正文  第四章 家破 上

章节字数:2897  更新时间:19-06-08 0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宋天德原以为逗留几日便能等到人来,到时男人一多,他就能带着妻儿安然穿过那‘落峰’土匪山,可谁知足足等了十几日,才陆陆续续来了些逃难的饥民,来人还极少,不足宋家村人口的一半。

    “夫君,当真不多等几日?”芸娘抱着宋之郁走到宋天德面前问道。

    “此地临近凉州,不能再等了。”宋天德说道。

    芸娘劝道:“夫君再去寻寻三叔罢,再等两日,两日便好。”

    宋天德叹息:“小六得到消息,那晋王命人带兵出城操练,芸儿,此地不宜久留了。”

    芸娘心中一慌,坐在她手臂上的宋之郁却未曾察觉她的异常,还歪着脑袋对宋天德道:“爹爹小宝要骑大马。”

    宋天德一笑:“好,爹爹让小宝骑大马。”他将宋之郁从芸娘手中抱起放在自家老水牛身上,“坐稳当了。”

    宋之郁一脸神气的坐在牛背上,短腿一蹬,指着前方大叫一声“驾”。

    身下老牛一动未动,鼻中发出‘哞’的一声,算是回应了宋之郁。

    芸娘看着宋之郁苦涩一笑,对宋天德道:“夫君仔细些,莫把小宝摔了。”

    “芸儿放心,小宝有夫君顾着呢,芸儿快带清言去拾掇拾掇。”

    芸娘点点头,转身离去。

    两柱香后,一切整装待发,宋家村里正(三叔公)拐棍一杵,所有人当即背着口粮离开这凉州官道,去往那落峰山。

    宋之郁咧着嘴坐在老牛身上不停的晃着短腿,与宋之郁不同的是,宋天德脸上却是半点笑意都不见。

    宋清言缩着肩膀紧紧挨着芸娘,面上一片惊恐。

    “清言莫怕,爹爹在呢。”芸娘安慰道。

    宋清言看了眼自家爹爹,对芸娘点点头,如今她们母女二人皆用布巾裹住了头发,面上涂满了污泥。

    “过了这个弯就到那落峰山了,三叔说了,过这落峰山道夜间便不歇脚了,行个三四日便可穿过落峰山,待到了燕州官道再停下歇脚,夫人拉好清言,谨儿跟紧爹爹,莫要乱跑。”宋天德叮嘱道。

    “夫君放心,芸儿晓得。”

    “走罢。”

    接下来一连两日都平安无事,第三日夜间,一行人赶到了落峰山尾段。

    一刻不歇的行了三日路,宋清言和宋之谨早就累得苦不堪言。

    “清言谨儿再等等,过了这峡谷便是燕州官道,到时再停下歇脚。”

    “爹爹放心,清言不累。”

    “谨儿也不累。”

    芸娘催促道:“夫君还是快快赶路罢。”

    宋天德点头:“走。”

    宋之郁右手抓着宋天德刻的木头蜻蜓,趴在牛背上一脸怯怯的看着谷中那些张牙舞爪的怪石。

    这些石头长的好生吓人,比那吃人的妖怪还要可怖。

    宋之郁将那木头蜻蜓塞进怀中,对着宋天德张开双臂,他怕极了,要躲爹爹怀里去。

    宋天德单手抱起宋之郁,另一支手取出自家木板车早就备好的外袍。夜间起风了,许是要落雨,他小儿子出生在战乱,自幼体弱,可受不住雨淋。

    芸娘上前同宋天德一起拿外袍裹好宋之郁,刚细细裹好,天上便落下了雨点子,芸娘伸手一抹脸上的雨水,二话不说就转身去取木板车上蓑衣。

    就在这时,前方探路的小六传来一声尖叫,芸娘心中一跳,手中的蓑衣掉落在地。

    宋天德高声呼道:“前面怎么了,小六?怎么无人应声?”

    宋之谨上前:“爹爹稍候,谨儿上前去瞧瞧。”

    宋天德看了看面色惨白的芸娘和宋清言,咬咬牙对自己长子点头:“爹爹就在这里,谨儿小心些。”

    “爹爹放心,谨儿去去就回。”宋之谨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

    芸娘死死抓着宋清言的手,一脸无措的站在宋天德身旁。

    片刻过后,宋之谨狂奔而归,嘴里对宋天德嘶吼:“爹,有山贼!”

    宋天德一惊:“什么?”

    芸娘惊叫:“夫君!”

    宋之谨奔至宋天德面前,嘴里急喘道:“爹,三叔公让你带着大家伙快快往回跑,出了峡谷寻块地躲起来。”

    宋天德一把抓住宋之谨,嘴里大喝:“将粮食扔了,往后跑,保命要紧。”

    芸娘紧紧跟在宋天德身旁,宋天德回头:“芸儿抓紧清言,跟紧夫君了。”

    芸娘咬牙,抓着宋清言的手更用力了些。

    一行人逃至峡谷入口,谁知那入口处竟也躲着不少土匪,宋天德心中悲愤欲绝,怨不得这两日平安无事,原来竟是在此地候着他们,如今前后无路,今夜只怕是九死一生了。

    众多土匪挥着刀将难民赶至一处,宋天德一家就挤在人群中。

    待人群静下,一身黑衣满脸横肉的土匪头子缓缓走上前来,当着众多难民的面举起右手,五指一收,那一直淅淅沥沥往下落的雨点子顿时一停,夜风一吹,躲在云层身后的月牙儿缓缓的露出面来。

    宋天德心中一惊,这土匪莫非还会妖术?

    这土匪头子宋家村三叔公拄着棍行到人前,弯下腰对着那土匪土头子行了个大礼。

    那土匪头子在老者身前的怪石上坐下,右手自怀中掏出一根黑色木刺,双眼睨着老者嘴中发出一声嗤笑。

    老者又行一礼:“诸位好汉,我等是从那通州逃难出来的饥民,皆是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老者话音刚落,一名山匪就不屑的叫道:“你等逃难与大爷何干。”

    老者叹息,再次拜礼:“小老儿斗胆,愿将手中米粮献出,求诸位好汉放我等一条生路。”

    那土匪头子冷嗤一声:“爷在这山中候了两日,区区米粮就想将爷打发了。”

    老者握着拐的手一紧:“大爷,这,我等皆是难民,身上最值钱的就是那几口米粮了。”

    “爷几日未曾开荤了,今儿个想开开荤。”

    “这……”这如今他们能去哪处寻得荤食献给这土匪头子。

    那土匪头子直起身子,嘴中突然破口大骂:“那臭王爷竟敢寻来术士对付爷,害的爷离不了落峰山,总有一日,爷定要活吞了那臭王爷。”骂过之后,那土匪头子便双眼阴恻恻的盯着那宋家村三叔公,“小老儿。”

    老者忙上前一步:“大爷。”

    那土匪头子道:“大爷瞧你等之中有不少孩童,你且将那些个孩童献与大爷,大爷便饶你一命。”

    老者一惊,大叫道:“大爷这可万万使不得哪。”

    那土匪头子看向难民中被宋天德抱在怀中的宋之郁眼冒绿光,口流涎水:“六、七岁大爷还能留下根骨头,那二、三岁的大爷能把骨头都咽下去。”

    宋天德抱着宋之郁的手一紧,芸娘发出一声惊呼。

    这贼人,竟是要吃人。

    宋清言木木呆呆的看着自己小弟弟,她的小弟弟如今才堪堪长到三岁。

    这些个畜牲竟是想吃掉自己的小弟弟。

    宋之郁双手紧紧搂着自家爹爹的脖颈,小脸上满是惊惧,他虽是听不懂那贼人说了个什么,却也能察觉那人看向自己的眼中满含恶意。

    宋天德一咬牙,将宋之郁递给芸娘,从怀中掏出匕首。这匕首是还未战乱时宋天德差村中铁匠大的,共有两把,一把在宋天德身上,另一把在芸娘手中。

    宋天德不舍看着自己妻儿:“夫君去拦住那些个贼人,芸儿带着清言谨儿和小宝快快逃走,切记,千万莫要回头。”

    芸娘含泪点头。

    宋天德在宋之郁脑袋上揉了一揉,对宋清言和宋之谨道:“清言谨儿跟紧娘亲。”

    那土匪头子冷笑一声,抬手一挥:“弟弟们,将男人全宰了,女人卖到勾栏院,孩童留下给大哥作口粮。”

    宋天德一急,大叫:“芸儿快跑。”说完,便咬着牙握着匕首朝那土匪头子抽去,不止他宋天德,宋家村男人皆拎着柴刀,挥着木棍朝土匪冲去。

    不拼命,定死无疑,拼了命,或能替妻儿博得一丝活路。

    那土匪嗤笑一声,抬起手将手中那黑色木刺掷向宋天德胸口。

    宋天德痛呼一声,捂胸倒在地上,再动弹不得。

    芸娘听到自家夫君叫声心中一痛,可就算是如此,她仍不敢停下脚步,若回了头,她的孩子定会没来性命。

    芸娘能狠下心,宋清言却做不到,一听到宋天德痛呼声,宋清言忍不住回身大叫:“爹。”

    芸娘心中一急,单手抱住宋之郁,空出一只手回头去拉宋清言,谁知这时,脚下被石子一绊,母女二人皆被绊倒在地,芸娘怀中的宋之郁也摔滚了出去。

    芸娘抬起头大叫:“小宝。”

    宋清言也急道:“小宝。”

    可哪里还有宋之郁的身影,不仅如此,就连一直跟在芸娘身边的宋之谨也不见了踪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