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家破 下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19-06-08 22: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宋之郁在地上滚了两滚,刚抬起头还未叫出娘亲便被人抱了起来。

    宋之郁回头,发现抱着他的是三叔公。

    老人单一手抱着宋之郁,一手拉着宋之谨,奔至一块怪石后躲藏了起来。

    “叔公。”宋之郁小声唤道。

    “嘘,乖些。”老人压低声音道。

    宋之郁身子在老人怀里扭动起来,他要去寻爹爹和娘亲。

    宋之谨也急道:“叔公快些放开手,谨儿要去救娘亲和阿姐。”

    老人无法,只得将兄弟二人压在身下,伸手捂住兄弟二人的嘴:“勿要乱动,万不可让你爹爹白白失了那条性命。”

    宋之谨呜咽着流下泪水,爹爹已死,娘亲和阿姐落到了贼人手中,他如何能躲在石后苟活。

    老人将兄弟二人压严实后,抬头朝那石后偷偷望去,只见满地尸体,那些土匪已将男人全部杀尽,正挥着刀将女人孩童赶至一处。

    一名土匪举着火把在女人堆中绕了一圈,片刻后揪起芸娘与宋清言拖至那土匪头子面前。

    “大哥你瞧瞧,这难民中竟有这等货色。”

    那土匪头子定睛一看:“妙啊,老的风韵,嫩的水灵,老七眼光果真不错。”

    那名叫‘老七’的土匪喜道:“大哥,这般货色卖去勾栏院着实可惜了,不若将这母女二人带回上山让兄弟们快活快活。”

    土匪头子笑道:“那是自然。”

    芸娘一惊,宋清言更是吓得直往芸娘怀里缩。

    那名叫‘老七’的土匪搓着手嘻嘻笑着走到芸娘面前,在宋清言脸上掐了一把:“水灵,真水灵。”

    宋清言吓得大叫一声,芸娘偷偷握着匕首的手一紧。

    那老七一把将宋清言从芸娘怀前扯出来,芸娘尖叫着挥着匕首去夺宋清言,谁知被身后的土匪拖了回去,手中的匕首还被夺走了去。

    那老七对芸娘怪笑一声,将宋清言搂在怀里在宋清言脸上香了一口:“心肝儿,你且乖乖伺候哥哥,若让哥哥得了快活,哥哥定也让心肝儿欢喜。”

    宋清言心中又恨又怕,忍不住低头在那老七手腕狠狠的咬了一口。

    老七吃痛,放开搂着宋清言腰,抬手挥掌将人击了出去。

    “骚娘们,给脸不要脸,”老七抽出刀走到宋清言面前挥刀就砍,“还敢咬老子,老子让你咬。”

    眨眼间,宋清言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已身首分离。

    “啊啊啊啊啊……清言哪……”芸娘嘶吼泣道。

    被三叔公压在身下的宋之谨与宋之郁一见自家阿姐被土匪杀害,顿时又不要命挣扎起来,要去找那些土匪拼命,可偏偏压着他们的三叔公仿佛重若千斤,任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再看芸娘这头,宋清言一死,芸娘就傻傻愣愣的坐在地上。

    那老七抬脚将宋清言的头颅踢向芸娘:“小娘子快快接好,你亲亲女儿来寻你来了。”

    话音刚落,围在一旁的土匪便哄笑出声。

    芸娘将女儿的头颅小心放在一旁,站起身泣声哀道

    “夫君。”

    “谨儿。”

    “小宝。”

    可任她如何呼唤,终是无人应上一声。

    芸娘心如死灰,一家五口就剩下她一人,活着还有何义。

    老七走上前在芸娘脸上掐了一下,嘴里嘻嘻笑道:“哥哥的手段小娘子可见识到了,你可要乖乖听话,不然哥哥就送你去见你那乖乖女儿。”

    芸娘恨恨的看着面前的贼人,藏在袖下的手将木钗越握越紧,就是这贼人,杀死了她的女儿。

    老七将脸凑上前,口中嘻笑道:“小娘子为何不说话,可是吓傻了。”

    就在这时,芸娘趁这贼人不备,举起手将木钗刺向那贼人的眼睛。

    芸娘手上这木钗是前几日宋天德亲手做的,寻的是那山中最为结实的木头,是以,芸娘轻易便将木钗刺进了那土匪的眼里。

    那老七大叫一声,捂着眼睛退了几步。

    芸娘抓着木钗,最后远远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宋天德一眼,转身奔向身后的怪石,一头撞上怪石,缓缓的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土匪‘老七’捂着眼睛绕着芸娘的尸首行了两圈,最后跪在了土匪头子跟前。

    “求大哥做主。”

    那土匪头子面上也不好看,他人还坐在此地,竟让那小娘子取走了自己兄弟的一只眼。

    “老七莫急,且看大哥的手段,大哥定叫那母女二人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多谢大哥。”

    “都是自家兄弟,大哥自然要为尔等做主。”那土匪头子说罢,便又从怀中取出两根木刺,朝芸娘与宋清言尸首上掷去。

    就在那两根木刺快碰到芸娘与宋清言之际,芸娘身后漆黑无人之处忽的飞出一粒石子击在了那两根木刺上,两根木刺势头一偏,直直朝一旁的两名土匪飞去。

    两名土匪躲闪不及,被毒刺穿胸而过,当场倒地而亡。

    而那两根毒刺去势不停,足足穿过两块怪石,才钉入了第三块怪石内。

    土匪头子一惊:“来者何人?”

    话音刚落,那无人之处又飞出一粒石子,土匪头子脑袋一偏,堪堪躲过,可他虽是躲过了,他身旁那些个土匪却是倒了血霉,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额颅上泊泊淌出血来。

    土匪头子大怒,大喝:“有本事出来与我等打过,躲躲藏藏算什么好汉。”

    回应这贼人的是一粒小小石子,小小石子击得贼人‘哎呦’一声,从怪石上摔落下来。

    土匪头子趴在地上,心中怒不可揭,若非他是只修了两百年的妖怪,不然定要被那小小石子夺去性命不可。

    土匪头子从地上爬起,这才发现那芸娘尸首前早已悄无声息的立了一名男子。

    那名男子一袭白衣,面色清冷,远远望去竟不像是世间俗人,倒像是那天上下来的嫡仙。

    土匪头子一脸戒备的看着白衣男子,口中问道:“阁下是何人?”

    白衣男子瞥了土匪头子一眼,口中不语。

    土匪头子心中一怒,站在他身后的一名土匪上前挥刀指着白衣男子喝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还不快快报上名来受死。”

    白衣男子垂着眸,袖下指间一弹,将手中最后一枚石子击了出去,顷刻之间,那名挥着刀叫白衣男子上前受死的土匪颈上头颅就如同那瓜果落地一般,碎裂开来。

    土匪头子心中又惊又惧,摇摆不已,他吃不准这白衣男子究竟是内家功夫强劲的剑客,还是那修行斩妖的术士。

    若是这白衣男子是个修行的术士,那他就寻个法子逃命去,若只是个普通的剑客,那他定要活活吃了这白衣男子。

    仔细想了想,那土匪头子对着剩下的土匪一挥手:“兄弟们,给我剐了他。”且让他试上一试,看看这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众多土匪互看了眼,皆心生惧意,但想到自家大哥的手段,只能咬紧牙冲上前与那白衣男子拼命。

    白衣男子抬头看了眼土匪头子,挥袖一甩,围上前的土匪皆被震了出去,口鼻涌出鲜血,倒在地上扭了几扭便因五脏碎裂咽了气。

    土匪头子骇的脚一软,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土匪头子直起身子,故作镇定道:“阁下既要取我等性命,何不留下名来,好让我等死个明白。”

    白衣男子面无表情的看了土匪头子一眼,薄唇轻启,吐出冷冷三字。

    “你也配。”

    土匪头子咬牙道:“那便看招罢。”说罢身形一闪,身后无人之处跃出一只满嘴獠牙,牛犊大小般的黑色恶犬。

    土匪头子大叫:“阿弟,撕了他。”

    那恶犬狠吠两声,便朝白衣男子扑去。

    白衣男子不急不慌,抬起手虚空一抓,那跃至半空的恶犬便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喉咙。

    那恶犬停在半空四肢抽搐,口中凄凄哀吠,不消片刻便呜呜咽咽的断了气。

    土匪头子心中惊骇至极,原以为这男子是一名武功好深的剑客,是以,便将自己弟弟唤了出来,想凭兄弟二人之力将这名男子宰杀干净,可谁知,这名男子竟是一名斩妖的术士。

    土匪头子顾不上自己倒在地上刚刚咽气的弟弟,转身就逃。

    “好汉且饶小的一条性命罢。”

    白衣男子抬起手,凌空摘来一片绿叶掷出,那土匪头子身子一倒,大张着眼缓缓现出原形。

    白衣男子回身,对着已然看傻的难民一颔首,随后脚尖一点,便不见了踪影。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