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拜师

章节字数:4207  更新时间:19-06-12 2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宋之郁恭恭敬敬的跪在父亲与兄长墓前,他的师父不仅寻了人将他的父亲好生安葬了,还将他的兄长重新收敛入棺与父亲葬到了一处。

    此时那夜间才会出来的月牙儿早就爬到了天上,那些个雇来帮忙的人早就已经离去,宋之郁因着舍不得父亲与兄长故而迟迟跪在坟前不肯离去,宋之郁跪在坟前哭哭啼啼,萧连玉自然不会独自离去,而是一直负手立在宋之郁身后静静候着,口中不蹭催促过一声。

    宋之郁一抹眼泪,弯下腰对着父亲与兄长又磕了几个头才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萧连玉上前将宋之郁抱了起来,看向宋之郁问道:“可好了?”

    宋之郁坐在他手臂上揉着眼睛抽抽噎噎的点头。

    “那便走罢。”

    二人来到燕州城门时,大门早已关闭,宋之郁看着紧闭城门心中自责不已,都怪他耽误了时辰,才会害得他与师父被关在了城外。

    萧连玉并不知怀中孩童心中所想,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城门一眼,脚尖一点,抱着孩童便悄无声息的跃过了燕州城门。

    宋之郁从未被抱着这么‘飞’过,当下惊的张开小嘴小声的‘哇’了一声。

    萧连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脚尖连点,消失在了原地。

    在燕州城绕了一圈后,萧连玉在飘香楼前停了下来,这个时辰燕州所有酒楼客栈都打烊了,就剩这家客栈里还守着一个小伙计。

    萧连玉看了靠在他怀里睡得正香的宋之郁一眼,抬脚走进了飘香楼。

    罢了,俗气便俗气吧,左右也就歇个几日。

    “店家可打烊了?”

    进财一激灵,弯着腰冲到萧连玉身前,口中叫道:“未曾,老爷里面请。”

    宋之郁听到进财的声音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还未睁眼便先软软的先唤了一声进财大哥。

    进财一愣,抬起头一脸惊喜的看向宋之郁:“小宝!”

    萧连玉疑惑的看了进财一眼,这店家竟与郁儿相识?

    进财一对上萧连玉双眼便急忙低下来头,这贵人便是买下小宝的人么?

    萧连玉从袖中暗袋里摸出两片金叶子夹在指间掷向进财:“两间上房,再备些易化的吃食。”

    进财双手捧着金叶子,弯着腰引着萧连玉往前:“贵人老爷楼上请。”

    宋之郁手足无措的坐在萧连玉怀中,此刻他早已清醒过来,也看清了此地是为何处。

    以往他莫不要说进这飘香楼了,就是他在飘香楼附近站上一会都能被飘香楼里的掌柜伙计毒打一顿,如今他人已在楼中,若是害得师父一起挨了拳脚该如何是好。

    宋之郁抬头怯生生的看着萧连玉:“师父我们快走吧。”

    萧连玉问道:“为何。”

    宋之郁脑袋一转,四处看了一看,口中小声答道:“若是被掌柜的看到了,又该打人了。”

    萧连玉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安生待着。”他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不长眼,敢动他萧连玉的徒弟。

    进财将师徒引至房内,还未将房内烛火点燃,就见那萧连玉将宋之郁放在地上,对宋之郁说道:“我已将你父亲下葬,如今便可拜我为师了吧?”言罢,袖袍一挥,正襟危坐在了宋之郁面前。

    进财先是一愣,随后大喜,他对着宋之郁说道:“小宝快快拜师,拜了日后就不用饿肚子了。”

    宋之郁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心中又慌又急,他如今不过三岁,还从未见过旁人拜师,这师该如何拜他着实不知啊。

    进财看得着急不已,口中忍不住叫道:“小宝,快给贵人老爷跪下。”

    话刚落下,宋之郁便扑跪在了萧连玉面前。

    进财跑去倒了一杯茶递到宋之郁手中:“磕头,小宝快见过师父,请师父喝茶。”

    宋之郁脑袋抵在地上,将茶举过头顶,口中恭恭敬敬的说道:“小宝见过师父,请师父喝茶。”

    “不对不对,”进财急道,“不是小宝,是弟子。”

    宋之郁急忙改口道:“弟子,见过师父。”

    进财又叫:“举高些。”

    宋之郁忙将手中的茶盏又往上举了举。

    进财大气都不敢喘的看着萧连玉,直到萧连玉眼中现出满意,进财才松了一口气。

    萧连玉接过宋之郁手中的茶盏递到嘴边喝了一口,随后放到一边,口里对宋之郁说道:“起吧。”

    进财忙上前扶起宋之郁,这师拜完了,便该轮到师父训诫了。

    谁知萧连玉还未言语,宋之郁腹中便忍不住饥饿先‘咕咕’叫了两声。

    宋之郁眨巴眨巴眼睛,心中羞涩不已,今日他已吃过两个肉包子了,怎的还会这般,明明以往两日不曾进食他的肚子也不会这般‘咕咕’叫唤的。

    萧连玉暗道自己今日是喜过头了,竟忘了自己这小徒弟如今年岁几何,他看向宋之郁,纵使一身奇骨,天资不凡又如何,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稚童罢了,就算他萧连玉将天下间的道理一一道来,只怕这小徒弟也是听不懂的。

    罢了罢了,左右人已被他寻到了,且已拜他为师,何须急这一时三刻。

    萧连玉摆摆手:“罢了,去用饭食吧。”

    话音刚落,宋之郁腹中又‘咕咕’叫了一声。

    饭食备得极为简单,一只烧鸡,几碟小菜,萧连玉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进财搓着手一脸讪笑:“老爷,这个时辰后厨实在是寻不到菜了,就只剩下这些个了。”

    萧连玉看了一眼抱着鸡啃得正香的宋之郁,对进财摆摆手:“无防。”

    “那小的便先退下,去给老爷小宝备些热水。”

    萧连玉对他点头:“有劳了。”

    宋之郁一个人将桌上的饭食吃了个干净,待放下碗筷,进财笑着迎上前:“小宝可吃饱了,若饱了,进财大哥便带你去刮刮身上的老泥。”

    宋之郁捂着肚子,小脸慢慢皱成了一团。

    进财笑容一僵,口中急道:“小宝,怎的了?”

    萧连玉手一伸将宋之郁抱进怀中,抬手就往宋之郁脉上探去,可他不是他师兄茂行,这小徒弟既没中毒,又无内伤,他哪里能知晓这小徒弟为何会平白无故的腹痛。

    进财着急不已,对萧连玉说道:“老爷,昨儿个店里歇了个郎中,可要小的去请来。”

    萧连玉急道:“快去。”

    “哎,小的这就去。”

    进财着急忙慌的将那老大夫唤了起来带到萧连玉房中,老大夫只看了一眼桌上的杯盘狼藉,伸手在宋之郁小腹上一按便对萧连玉说道:“公子不知,这饿得狠了,是万万不可暴食的,若是暴食,轻则便像这孩童一般腹痛难忍,重则胀肚而亡。”

    萧连玉听的眉头一皱,进财急道:“那大夫现下该如何是好?”

    老大夫一摆手:“无防,待老朽开上一副药,过几日小公子便可大好,只是小公子怕是要受上几日罪了。”

    进财松了一口气,受罪便受罪吧,小命无事便好。

    老大夫看向萧连玉叮嘱道:“公子切记,这几日小公子用食万万要拘着些,不可再暴食。”

    萧连玉点头,取出一粒银珠子递至老大夫面前,口中谢道:“多谢大夫。”

    老大夫一摆手拒了银珠子:“公子不必,若无事老朽便先回房了,稍下待老朽徒儿熬好药自会送来。”说罢,便背着手转身离去。

    老大夫一离去,萧连玉便低头看向怀中缩成一团哼哼叫唤的孩童,想了想便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玉瓶,打开瓶塞倒出一枚幽露丹喂进宋之郁口中。

    萧连玉从未服这幽露丹,不过师兄总说他炼制的幽露丹乃天下第一奇丹,不仅可解百毒,还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也不知小儿暴食腹痛这幽露丹能解不能解?

    好在服下丹药后宋之郁脸上便一缓,片刻之后更是自行从萧连玉怀中坐直了身,脸上再无半丝痛苦。

    进财小声的问道:“小宝可大好了?”

    宋之郁点点头,此时他肚子里暖暖的,别提多舒服了。

    “那还不快快从你师父身上下来,看把你师父衣裳糟蹋的。”进财催促道。

    宋之郁低头一看,这才看到师父洁白的衣裳上尽是被他滚出来的汤渍油污及黑乎乎的脚印。宋之郁心中一慌,不管不顾便要从萧连玉怀中跳出去。

    萧连玉一伸手将宋之郁拦腰抱稳,起身将宋之郁递到进财怀里:“带郁儿去沐浴罢。”

    进财点点头,抱着宋之郁转身进了屏风后,将宋之郁身上的破衣扒了:“站稳了,进财哥帮你搓搓老泥。”

    宋之郁双手扒着浴桶边缘,乖乖立在水中。

    进财拿着布巾在宋之郁身上搓了搓:“瞧瞧你身上这些个老泥。”

    宋之郁羞涩道:“进财哥,以往娘亲在时小宝也不是这样的。”他娘亲在时他身上也是像师父和进财大哥一样干干净净的。

    进财看着宋之郁鸡窝一般的乱发,叹了口气,问道:“小宝,大哥去寻把剃刀来将你头发剃了可好?左右过两月还会长出来。”

    宋之郁还未点头,屏风外坐着的萧连玉便先开口道:“且慢。”

    进财与宋之郁同时回头。

    萧连玉走进来,低头看向泡在浴桶里的宋之郁,且不说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家中有一只大秃驴便已够烦人了,难不成如今还要添上一只小秃驴。

    进财对萧连玉说道:“老爷,这孩童长的快,不出两月便可长出。”

    萧连玉挽起袖子,对进财道:“猪苓与我。”他好好一个徒弟好端端的做什么要当和尚。

    进财忙将手边的猪苓递上,口中道:“那小的再去烧些热水来。”

    萧连玉点点头,面无表情的揉搓着宋之郁的头发。

    进财转身抱起宋之郁换下的破衣就要离去,谁知这时宋之郁却急的叫唤起来。

    “站住。”萧连玉唤住了进财。

    “怎的了?”

    萧连玉伸手从那堆破衣里翻出几个小木雕,拿在手中看向宋之郁,宋之郁忙对他伸出双手。

    萧连玉将木雕递给宋之郁,口中进财说道:“劳烦再替我去拿大夫房中寻些药来。”

    进财问道:“老爷要些什么药?”

    萧连玉想了想,道:“替我寻些化肿去淤的膏药便可。”

    “唉,小的马上就来。”

    萧连玉与进财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将宋之郁洗刷干净。萧连玉替宋之郁换了身干净衣裳,抱着宋之郁来到床前,使了个巧劲将宋之郁虚虚的抛在了床上。

    宋之郁长那么大还未曾睡过这那么软的床,当下就忍不住在床上滚了两滚。

    萧连玉眼中现出暖意,看着他小徒弟说道:“长的倒是齐整。”先前这宋之郁小脸黑乎乎脏成一片,萧连玉根本看不清他长了个什么模样,如今洗洗涮净了,萧连玉才发现他这小徒儿生得虎头虎脑,甚是喜人。

    宋之郁忙乖乖坐好,萧连玉在床榻边坐了下来,抬头看了进财一眼。

    进财忙端着准备好的蜜饯上前,对宋之郁说道:“小宝。可知这是什么好东西?”

    宋之郁看着蜜饯摇摇头,他从未见过这东西。

    进财捏起一颗蜜饯塞进宋之郁嘴里,笑眯眯的看着宋之郁问道:“好吃不好吃?”

    宋之郁一脸惊喜的对进财点点头,甜丝丝的,别提多好吃了。

    进财乐呵呵的又往宋之郁口中塞了一颗:“莫急,全都是你的。”

    萧连玉趁机握着了宋之郁那只受了伤的右腿,只见宋之郁原本肿胀骇人的脚踝如今只剩下些许红肿,萧连玉暗道师哥炼制的这幽露丹果真不俗,先前替郁儿沐浴时他便已发现郁儿腿上的伤在慢慢好转,到此时,郁儿腿上伤竟上快大好了。不过,这幽露丹虽是能解毒化瘀,却并不能将错了位的骨头接回原位。

    是以,这错了位的骨头,还是得正。

    萧连玉手中握紧宋之郁脚踝猛的一正,他虽是不会把脉探病,可区区正个骨头还是难不住他。

    宋之郁痛的身子一缩,口中含着蜜饯叫唤了一声。

    “这几日勿要乱动。”萧连玉叮嘱道。

    宋之郁含着泪点头,进财看着萧连玉问道:“那老爷,不必上药了吗?”

    萧连玉缓缓摇头,先前不知这幽露丹这般好使,到害得这伙计白跑一趟。

    进财看了看宋之郁,口中试探道:“老爷,要不还是上些罢?”

    “不必,”萧连玉说道,“你将这蜜饯收了吧,郁儿今夜不可在进食了。”

    宋之郁眼巴巴的看着进财手中的蜜饯,口中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萧连玉替宋之郁盖好被子,口中说道:“好生歇息,过几日为师便带你回京。”

    注:

    猪苓:古代洗发水

    作者闲话:

    眼熟我眼熟我,会乖乖更新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