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猫妖 下

章节字数:2984  更新时间:19-06-15 2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黄衫女子看着萧连玉脸上现出惧意:“且慢,我并未伤到你徒儿。”

    萧连玉脚下一停,低头看了脸上尚挂着泪水的宋之郁一眼,若他晚来一步,他这徒儿就要被这妖怪活活开膛破肚了。

    他看向黄衫女子说道:“勿需多言,动手吧。”

    黄衫女子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虽身受重伤,可到底是修了八百年的妖怪,你与我相斗,只怕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萧连玉手一抖,将宋之郁抛到进财怀中,对黄衫女子说道:“出招吧。”

    黄衫女子咬牙,双手掐诀将身上最后一道冰符逼了出来朝萧连玉击去,恶战既免不了,那就只能拼死一战了。

    萧连玉左手弹出一道火符对上那道阴寒至极的冰符,随后唤出净月剑对着两道符咒上一挥,当场便破了黄衫女子的冰符。

    黄衫女子退后几步,喉中涌上腥甜,她抬起头一脸震惊的看着萧连玉手中的剑,道:“玉清剑?你是萧连玉。”

    萧连玉手中净月剑发出一声剑鸣,寒光颤颤的剑身上密密麻麻的符咒一现一隐。

    净月剑一醒,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黄衫女子一咬牙,将自身命脉封住,唤出法器便不顾一切的朝萧连玉击去。

    萧连玉提剑迎上,二人战到一处。

    匆匆对了十几招后,黄衫女子手中的法器便被萧连玉一剑斩碎,待黄衫女子护身术法一消,萧连玉抬掌将人从空中击落了下去。

    黄衫女子倒在地上,口中吐出鲜血。

    萧连玉缓缓落下,提着剑朝那黄衫女子走去。

    黄衫女子抬头看着萧连玉叫道:“萧连玉你不能杀我。”

    萧连玉冷冷看着她,道:“我为何不能杀你?”

    黄衫女子道:“你发过誓的,你手中剑下只斩恶妖,我修行八百年从未做过恶事,今日你若毁我修为取我性命便是违背了誓言,你若不怕天打雷劈只管来取罢。”

    萧连玉看了宋之郁一眼,对黄衫女子说道:“你心中已生了恶念,纵使我今日饶你一命,你迟早也会为祸人间。”

    黄衫女子也看了宋之郁一眼,接着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杀我,你不要忘了,你徒弟还欠我一份恩情。”

    进财急道:“胡说八道,小宝何时欠你恩情了。”

    黄衫女子冷笑道:“莫要忘了,这破庙可是我的地盘。”

    进财大叫:“甚么你的地盘,这是我们燕州的城隍庙。”

    黄衫女子看向萧连玉,口中道:“你也是道术中人,如何能不知山中那些修行不过百年的精怪最是喜食稚童幼女,若没有我在此地镇着,你这乖乖徒儿只怕早被那些精怪吞吃入腹了。”

    萧连玉面上一片寒霜,手中的净月剑不时发出骇人的剑鸣声。

    黄衫女子咬牙接着道:“不管你认与不认,你这徒儿欠我恩情是真,今日你杀了我便是替他种下了因,恩将仇报,因果循环,日后且有得他受呢。”

    萧连玉手中弹出一道符咒击在黄衫女子身上,黄衫女子低呼一声,口中又吐出一口鲜血。

    “今日便饶你一命,日后胆敢做恶那符咒便会取你性命,滚。”

    黄衫女子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离了破庙。

    进财走上前:“老爷,要真放了那妖怪?”

    萧连玉收剑回鞘,口中道:“我们修行之人最忌恩将仇报。”

    进财道:“可那妖怪想杀了小宝,那恩也应该不算数才对。”

    “郁儿终归是无事,”萧连玉从进财怀里接过宋之郁,“郁儿可记住了?”

    宋之郁点头:“郁儿记住了,师父,那黄衣裳阿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萧连玉回道:“山间野猫子成精罢了,这野猫精虽是易喜易怒,性子善变,倒是极少作恶,郁儿日后遇到若是觉得烦人将他们赶跑便是。”

    宋之郁乖巧应到:“是。”

    “那便回吧。”

    宋之郁身子微微一扭:“师父,再等等。”

    萧连玉问道:“又怎么了?”

    宋之郁小声的嘀咕道:“我想进去寻寻爹爹娘亲。”

    “嗯?”萧连玉不解。

    进财一脸牙疼的看着宋之郁:“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怎的又开始了,都到如今了难道你还不知你爹娘的声音是那妖怪幻化出来的么?”

    宋之郁自然是知道的,可那是他家人,左右师父来了,进去寻一寻也碍不了什么事不是。

    萧连玉问道:“这是怎么了?”

    进财三言两语把事道了出来,萧连玉沉默片刻后开口唤道:“郁儿。”

    宋之郁抬起头,眼里已经含了两朵泪花。

    萧连玉揉揉宋之郁的小脑袋,口中柔声道:“郁儿可知这天下间有说不清的精怪,有万千种术法,那些术法中有一术法为入梦之术。”

    “入梦之术?师父是说那妖怪看到了郁儿梦中之事?”

    萧连玉点头:“郁儿聪慧。”

    宋之郁把脸贴在师父胸口闭上眼睛,他想娘亲,想爹爹,想哥哥姐姐。

    萧连玉抬脚往外走,口中说道:“郁儿莫急,再等几日,待到了月中极阴之时,为师替郁儿燃上一道引魂符便是。”

    回到客栈,萧连玉便让进财自去寻大夫疗伤,进财乐呵呵的称是,可离了客栈却不去寻大夫而是直奔城中的一品斋。

    待他重回客栈时,萧连玉正闭目靠坐在窗前软塌上,宋之郁撅着屁股歪着脑袋趴在萧连玉腿上睡得正香。

    进财将他在一品斋候了一个时辰才买到的流云酥轻轻搁在食案上,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宋之郁腿上的伤后才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去。

    “且慢。”闭着眼睛的萧连玉开口唤住了进财。

    进财忙弯着腰跑回萧连玉面前问道:“老爷,可是有什么要吩咐?”

    萧连玉睁开眼睛,道:“我有事问你。”

    进财一脸恭敬的回道:“老爷请问。”

    萧连玉摸了摸宋之郁脑袋,口中问道:“你与郁儿是何时相识的。”

    进财回道:“回老爷,小的与小宝是在一月前相识的。”

    “为何相识?”

    “小宝兄长被人打死在了小的赁来的院子中。”

    “你替郁儿将他兄长安葬了?”

    “是。”

    “那我再问你,这一月中你待郁儿一直如此么?”

    进财看了熟睡中的宋之郁一眼,猛的在萧连玉面前一跪,道:“小的不敢隐瞒老爷,小的自与小宝相识便一直将小宝视为亲弟,只是小的这两日对小宝确实比以往要殷勤些。”

    “为何?”

    “小的与家人在此地失散,前儿得了个消息小的家人如今便在那上京城,从燕州去那燕州尽是山精野怪土匪贼人,小的斗胆,想随老爷小宝一同上京寻个亲。”进财说完,便弯腰将脑袋磕在了地上。

    萧连玉沉吟不语,郁儿甚是喜爱这店小二,这回京路上路途遥远,若有这小二赔着解闷,郁儿路上倒是不会烦闷了。

    见萧连玉沉默不语,进财心中一急,咬牙道:“老爷不知,这飘香楼掌柜最是不喜小宝,如今战乱生意难做,那掌柜的便将一切怪到小宝身上,小宝与老爷一走,小的只怕会被掌柜的活活打死,求老爷救小的一命。”

    “自去寻掌柜吧。”萧连玉开口。

    “啊?”进财抬起脑袋,就见一片金叶子朝自己飞来。

    “多谢老爷。”

    “去吧,办妥了再来寻郁儿。”

    “哎。”

    进财一脸欢喜的捧着金叶子奔下楼寻到正在查账的掌柜,谁曾想那一身肥肉的掌柜乐呵呵的接过金叶子就脸色一变,抬脚把他踢了出去。

    进财抬起头道:“老爷这是做什么?”

    掌柜的呸了一声,道:“跪好。”

    进财不情不愿的爬起来跪好,他并不是这掌柜买来的奴才,可他见到这掌柜却得像奴才一样下跪。

    待进财跪好这掌柜又一脚将进财踢翻在地:“做什么?你是爷的奴才,爷打你还需理由么,还不跪好。”

    进财大叫道:“我何时成了你的奴才了。”他在这飘香楼做店小二时尚未和家人失散,进店至今从未签下卖身契,怎的如今他孤身一人了就成了这店家掌柜的奴才。

    掌柜的‘呸’了一声,道:“莫不要以为那小贱种寻了个师父爷就不敢治你了,你且等着,待那小贱种一走,看爷怎么好好伺候你。”

    话音刚落,门外便飞来一块‘石子’狠狠的击打这掌柜多肉的屁股上,掌柜当下就‘嗷’的一声抱着肥屁股跳了起来。

    “谁?哪个不要命的敢打大爷?”

    楼上闭目的萧连玉耳朵微微动了动,抬手又拈起一块流云酥弹出了窗外,随即,楼下又响起了一声杀猪般的猪嚎声。

    进财傻傻的看着地上的两块流云酥,片刻后起身对掌柜的说道:“前几日你将我关进柴房时说过只要一片金叶子就可以离开客栈,如今我已给了你一片,日后我与这客栈便再无关系。”进财说完就匆匆跑上了楼,这几日他是万万不会离开小宝身边了。

    作者闲话:

    求眼熟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