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赐剑 【求枝枝】

章节字数:3425  更新时间:19-08-03 2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剑斩下,不止宋之郁浑身法力用尽,就连那枯枝也跟着碎成了木屑。

    女妖怪单手捂着胸口缓缓跪倒在地,临死前圆睁着双眼瞧着宋之郁,好似不敢相信自己死在了宋之郁这个小小术士手中。

    看着血淋淋的尸首,宋之郁双腿一软,整个人向前倒去。

    茂行抢先一步单手把宋之郁捞进怀里,口中说道:“莫怕莫怕,这世间那个术士不斩妖,哪个术士不见血,郁儿只不过比旁人见血早了几年,无碍的。”

    宋之郁浑身颤抖的坐在茂行手臂上摇摇头,他不怕,他只是止不住颤抖。

    茂行抬手,五指朝天一抓,脚下的迷魂阵一晃,弥漫在阵中的妖雾缓缓散开,困在阵中的农户,护卫等纷纷露了出来。

    阵一破,薛成忙带着人朝茂行跑来。

    宋之郁一指身后的黑洞,初七还困在洞里呢。

    茂行一笑,道:“莫慌,不过是蛛毒罢了,初七不会有事。”

    宋之郁心一松,搂住茂行的脖子将脑袋搭在茂行肩膀上,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茂行拍拍宋之郁后背,转身看着萧连玉笑道:“这般好斗,只怕日后这山中的妖怪要遭殃了。”

    萧连玉抬手揉揉宋之郁脑袋,道:“归吧。”

    宋之郁斩了一只妖,一只虽然受了重伤可修为足足有五百年的大妖。修能一听到消息就放下笔,快步朝清波苑走去。

    “师弟,今日可曾受伤?”

    宋之郁刚睡醒,正坐在软榻上乖乖吃着小奴喂到嘴边的饭食,闻言摇了摇头,身子往里一让,示意修能与他坐到一处。

    修能摇摇头,这是萧连玉的寝居,萧连玉的软榻,他没那个胆子坐上去。

    宋之郁眨眨眼睛,伸手在身旁软榻上拍拍。

    修能还是摇头,他在小奴搬来的软凳上坐下,口中继续问道:“快与师兄说说。”

    宋之郁来兴致了,忙直起腰把他今日如何与妖斗法,最后如何用玉清剑法将妖斩死之事全一股脑说了出来。

    宋之郁年幼,学会说话不过两年,往日里不觉得,今日说起正事来却尽显何为前言不搭后语,修能听了许久,才勉强将事情全都弄清楚。

    “那女妖怪一只八脚蛛妖?”

    宋之郁一脸神气的点头:“可不是么,有八只脚,身上还有黑乎乎的毛,生得丑极了。”

    修能抿嘴一笑,口中赞道:“师弟真厉害。”

    “郁儿自然厉害,”宋之郁年幼,不知谦虚是何物,闻言毫不客气的收下称赞不说,还嫌不够似挺起胸膛自夸道:“师伯说了,那可是只修了五百年的大妖,虽然本就受了重伤活不了几天,可到底是大妖,正所谓,正所谓……”

    正所谓……

    他没学问,他是个大老粗,内里没墨水,他所谓不出来……

    修能微微一笑,善解人意的接口称赞道:“五百年大妖!师弟真真厉害。”

    宋之郁腼腆一笑,口中羞涩道:“师兄会写文章,大字也比郁儿写得好,郁儿比不过师兄。”他做人一向如此,善于自夸的同时,也不吝于称赞旁人。

    修能揉揉宋之郁脑袋,口中说道:“再与师兄说说。”

    宋之郁点头,继续兴致勃勃的开口道:“薛成成说了,明日就下山寻个会写大字的秀才上山。”

    修能问道:“寻秀才上山做什么?”

    宋之郁咧着嘴回道:“薛成成要让秀才将郁儿今日斩妖之事写进话本内……”

    修能不解:“写进话本做什么?”

    宋之郁抬起头无比神气的回道:“日后郁儿也要像话本子里那些大侠一样,斩妖除魔……”而成为大侠的第一步,便是先将斩妖之事同那些大侠一般,写进话本去。

    修能摇摇头,心中也明了这定是宋之郁一人的主意。

    “师叔呢?怎的不见人?”

    一提起萧连玉,宋之郁的心情更好了,他满眼放光的看着修能道:“师父,师父去给郁儿挑剑了。”

    “挑剑?”

    宋之郁点头,嘴都快咧到耳后了:“师兄,明日郁儿便能像师兄一般习武了,郁儿可以练剑了。”

    此时武器库房内,萧连玉正坐在茂行身旁,看着奴才一把把递到面前的宝剑皱眉。

    这便是他师兄这些年来珍藏的宝剑?怎的尽是如此俗气,没有一把配得上他徒弟。

    萧连玉摆手让奴才退下,口中对身旁的茂行道:“师兄,先前在净月峰铸剑时可有千年玄铁剩下,不若你用那玄铁替郁儿也铸上一把罢了。”

    茂行正老神自在的饮茶,闻言头也不抬的道:“阿玉,仅剩的玄铁全给郁儿铸命铃了,师兄手中再无玄铁。”

    萧连玉揉眉:“这该如何是好。”这千年玄铁可不好寻。

    茂行放下茶,悠悠闲闲的开口:“薛成。”

    薛成忙上前:“主子。”

    茂行摆手:“去把我那把剑取来。”

    薛成道:“是。”

    萧连玉脸色微微一变,道:“师兄……”

    茂行微微一笑:“不知阿玉心中,师哥这把剑可配得上郁儿?”

    萧连玉双眼定定的看着茂行,口中问道:“师哥舍得?”

    茂行哈哈一笑,道:“如何舍不得,这天下除了郁儿,再无人配得上那把剑了。”说着站起身,口中吩咐道:“来人,将你们小主子请去静心院,让他在那安生候着。”

    此时清波苑内,宋之郁正专心致志的听他师兄说道以往斩妖之事。

    宋之郁满眼星星的看着修能道:“师兄好厉害,能自行斩妖……”他觉得他师兄比他厉害多了,无人相帮就自行斩了那只狐妖,不似他,这次斩妖全靠师父师伯暗中相助。

    修能摇头,道:“那次自行斩妖,师兄险些丢了一条性命,师弟,若日后遇到妖怪,万万不能想师兄一般莽撞。”

    宋之郁点点头。

    就在这时,小奴进来通报,让宋之郁快快去静心院候着。

    宋之郁一喜,从软榻上蹦下赤着脚就朝静心院奔去。

    剑,他的剑!

    他要有剑了。

    修能忙捡起宋之郁的鞋袜抱在怀里跟了上去。

    茂行与萧连玉走进静心院正殿时,修能正蹲在地上低着头帮宋之郁穿鞋。

    宋之郁一见到萧连玉,顾不上他才穿了一只鞋就扑过去跪在萧连玉脚下,口中急道:“师父,剑呢?”

    茂行笑道:“太心急了,太心急了。”

    宋之郁抓着萧连玉衣袍,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萧连玉:“师父,先让郁儿瞧瞧,快让郁儿瞧瞧。”他要看看他的剑长什么模样。

    萧连玉颇为无奈的摇摇头,茂行闷笑:“阿玉,便先让郁儿瞧瞧吧。”

    萧连玉缓缓点头,一旁捧着檀木盒的薛成上前,茂行接过檀木盒,打开,半蹲下身对宋之郁说道:“快瞧,快瞧。”

    宋之郁伸长脑袋看去,只见木盒内躺着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长剑上刻有古朴的符咒花纹,从剑柄到剑鞘皆是一片银色,像极了他师父手中那把玉清剑。

    宋之郁抬手轻轻抚上剑身。

    这便是他的剑,日后要陪他一道斩妖除魔的剑。

    茂行笑吟吟的看着宋之郁,口中问道:“郁儿可喜欢这剑?”

    宋之郁点头,喜欢,他喜欢至极。

    茂行又问:“郁儿可知此剑唤作什么剑?”

    宋之郁摇头道:“师伯,我的剑唤作什么?”

    茂行一笑,道:“此剑名唤玉清。”

    宋之郁一愣,玉清剑不是师父的剑吗,怎么他的剑也叫作玉清。

    宋之郁忙朝檀木盒内看去,他没看错,虽然长得像极,可绝不是师父的那把剑。

    “师伯,玉清剑不是师父的么?”

    “非也,”茂行笑道,“你师父手中的是净月,郁儿手中的才是玉清。”

    宋之郁更不解了,既然师父手中的剑叫净月,为什么谁都说师父的剑叫玉清剑?

    萧连玉半蹲下身,对宋之郁说道:“此剑,是为师年少时用的剑。”

    宋之郁眨眨眼睛,萧连玉继续对宋之郁解释道:“玉清剑是为师年少学艺时家中寻高人铸造的,因与为师第一次相见是在灵台山玉清院内,为师便替它取了个‘玉清’的名儿,为师年少时与此剑一道斩过不少恶妖,为师那套玉清剑法也是与此剑一道斩妖时悟出的。”

    宋之郁问道:“那净月剑又是从何而来?”

    萧连玉回道:“净月剑乃你师伯寻得的千年玄铁所铸,因你师伯是在净月峰赠与为师,为师便将它唤作净月,净月、玉清两剑生得极像,那些世人分不清,便总将净月认作玉清。”

    宋之郁又问:“那为何师父如今只用净月剑,不用玉清剑了?”两把剑都是师父的,为什么只用一把。

    萧连玉微微一笑:“玉清剑极为好斗,为师年岁长了,与它不配了。”

    好斗的剑!

    宋之郁细细的看着玉清剑,口中欢快无比的对一直静静候在一旁的修能说道:“师兄,你瞧,郁儿的玉清剑。”

    修能微微一笑,道:“此剑与师弟极配。”

    宋之郁一手握住剑身,一手握住剑柄,用力将剑拔出一寸。

    玉清剑‘嗡’的发出一声剑鸣。

    宋之郁满意至极,转头问道:“师父,明日郁儿便要用玉清学剑么?”

    茂行哈哈一笑:“又说胡话了不是,你才多大,这长剑你能挥起来么。”

    宋之郁一愣,那他拿什么学?

    茂行笑过之后,道:“今日只是赐剑与你,明日学剑郁儿先用木剑,待郁儿大了,再用玉清。”

    原来是先用木剑……

    萧连玉直起身,看着宋之郁轻声说道:“跪好。”

    宋之郁身子一挺,忙恭恭敬敬的跪好。

    萧连玉肃着脸对宋之郁说道:“今日赐剑,为师望你谨记,人有好坏,妖有善恶。”

    宋之郁道:“是。”

    萧连玉又道:“我派剑下只斩坏人恶妖,从不滥杀无辜。”

    宋之郁道:“是。”

    萧连玉道:“郁儿心善,为师盼你能一世保留本心。”

    宋之郁弯腰磕头道:“弟子谨记。”

    萧连玉点点头,道:“起吧,明日起除却修行吐纳,还需随着为师练剑三个时辰,风雨无阻,不得偷懒。”

    宋之郁直起身,道:“是。”

    自此,宋之郁修行之地从望天峰换到了净月峰,每日吐纳过后便接着同萧连玉学剑。

    风雨无阻,一日不少。

    时光荏苒,弹指间,便是十五年后。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