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书生 【求枝枝】

章节字数:3159  更新时间:19-08-04 2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凉州官道上,一行长长的车队正慢慢悠悠的往上京城赶着,车队末尾一辆马车内,付离放下手中诗集,接过书童从车外递进来的食盒,打开,从食盒内拿起一串糖葫芦,递到车内一个正举着本诗集瞧得起兴的娃娃面前,笑眯眯的说道:“郁之,你瞧,糖葫芦。”

    那名唤郁之的小娃娃放下诗集,看着被付离递到眼前的糖葫芦嘴角一抽。

    糖,糖葫芦?

    付离见郁之迟迟不接糖葫芦,嘴里哄道:“快接下,糖葫芦可好吃了。”

    郁之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奶声奶气的对付离说道:“付离哥哥,郁之不喜这糖葫芦,付离哥哥还是自己吃罢。”这糖葫芦他幼时吃多了,如今,是真的不喜。

    付离一僵,讪讪的将糖葫芦放回食盒,口中问道:“那桂花糕呢,郁之可要吃上些?”

    郁之手一僵,这桂花糕,他也是一口都不沾的。

    郁之对付离微微一笑,道:“多谢付离哥哥,不过郁之实是不喜桂花糕,付离哥哥就不必管郁之了,自个用吧。”

    付离无奈,颇有些受挫的合上食盒盖子,看了郁之一眼后,重新拿起诗集。

    这娃娃真是奇怪的紧,说话行事就如同大人一般。

    他付离乃凉州知府付宣独子,一月前他嫁到上京的姑姑来信说甚是想念他,让他进京见上一面,长辈邀约,付离不敢不应,只得匆匆带了两名侍卫一名伴读书童匆匆离了家,朝上京赶去。

    走到半路上遇到一员外举家迁往上京,那员外刘老爷为人热情,一再邀约付离与他一道同路,付离拒了两次之后,那刘老爷仍旧一再邀约,无法,付离只得答应与这员外老爷一路上京。

    这刘老爷有妻有女,付离为避嫌,便远远跟在员外车队尾处,而他车上的这娃娃‘郁之’,便是那员外最小的幼子,前几日突然闯进他马车内,说是娘亲车内吵人的紧,想静上一静,之后,除了夜间,便一直呆在付离马车内不走了。

    边想着,边又忍不住看了郁之一眼,见郁之举着诗集看得津津有味的那副模样,忍不住一笑。

    真是喜人得紧,小小年纪,也不知能看懂否?

    郁之无意间瞥到付离偷偷躲在诗集后面那双看着他带笑的眼睛,他一挑眉,口中直接问道:“付离哥哥,你笑什么?”

    付离放下诗集,笑吟吟的看着郁之问道:“小郁之,瞧你举着本诗集看得认真,你且告诉付离哥哥,那诗集上写了什么你瞧得懂吗?”

    郁之嘴一撇,不在意的回道:“不就是些之乎者也么,有甚么瞧不懂的。”

    付离一愣,这娃娃竟真的识字。

    郁之瞧着付离那副傻兮兮的样子甚是有趣,当即眼珠子一转,起了把这书呆子逗上一逗的心思。

    他低咳一声,口中说道:“其实,郁之虽是能识得诗集上的字,可却是不知那些个字是为何意,唉,听闻付离哥哥学识过人,不知付离哥哥可愿替郁之解惑一二。”

    付离忙道:“付离哥哥自然是愿意的,郁之快说,你哪处不懂。”

    郁之偷笑一笑,口中故作正经的说道:“就是此处,付离哥哥可听好了。”

    付离点头:“你且说来听听。”

    郁之低咳一声,道:“这书上说着张家小娘子与隔壁的小秀才结成了亲家,二人因自幼相识,故感情甚笃,尤其是快成亲这半月更是如胶似漆,那小秀才夜夜会翻墙去寻张家小娘子幽会,唉……”郁之叹气,问道,“付离哥哥,郁之便是此处不懂,那二人想要见面,为何不在白日里相见,偏偏要在夜间相见?这夜间黑乎乎的什么都瞧不见,若是一个不好,摔了伤到身子骨该如何是好?”

    付离早在郁之说张家小娘子与秀才夜间私会之时,便面色僵硬如石,傻兮兮的看着郁之。

    郁之忍不住嘻嘻一笑,口中又问道:“付离哥哥,这春宵一刻值千金是为何意,还有那芙蓉帐暖度春宵又是何意?”

    付离脸色猛的涨得通红,伸手就去夺郁之手,口中急道:“你看的什么书,快快给我,你,你不许看了。”

    “能是什么书?自然是从付离哥哥车中翻出俩的诗集。”郁之嘴里回道,手上却一动不动,任付离将他手中的诗集夺了去。

    “不可胡说,我车中怎么这种书。”付离将诗集夺到手中,这才发现那诗集后面竟还夹着一本不入流的春情话本子。

    付离面色更红了,心中又羞又怒。

    这,这春情话本子小娃娃是从何处寻来?

    付离抓着话本子,看着郁之责问道:“这话本子是何人给你的,快快说,若不说,付离哥哥便要罚你了。”

    郁之一挑眉,作出一脸无辜的模样问道:“郁之从未离开过付离哥哥放马车,那话本自然是从付离哥哥车中寻来的,倒是付离哥哥还未回答郁之呢,这话本子上说那小秀才与张家小娘子夜夜春宵,这夜夜春宵又是何意。”

    付离红着脸道:“你,你不许问了,再问,若再问我真要罚你了。”

    郁之笑嘻嘻朝付离伸出手道:“既然付离哥哥不肯告知,那郁之便只能自己看了,快,将话本子还给郁之。”他才看了一半呢。

    付离忙将话本子藏到身后,口中道:“想也别想,此书,你,你不能看。”

    郁之一挑眉,道:“付离哥哥这是想自己看么?”

    付离脸上一红,嘴里回道:“我不看,你也不许看。”

    见付离一副要将那话本子守到天荒地老的架势,郁之只得耸耸肩。

    罢了罢了,不看便不看,左右那男男女女之情与他无干,他也就是闷得慌了,又无意间寻到这话本子,才会拿出来瞧着解解闷罢。

    郁之抬手伸了个懒腰,然后随手从身后一掏,又抓出一本话本子津津有味的瞧了起来。

    嗯,还是这本看得有趣,有妖有怪,有师兄有师弟。

    说到师兄,唉,也不知他师兄这两日可能赶来与他见上一面。

    付离扑过去,将郁之手上这一本又夺了过来,口中叫道:“不许瞧。”

    郁之瞧着好笑,口中道:“付离哥哥,你可要瞧清楚了,这可不是什么春宫话本了,你抢去做什么,快快还我。”

    付离仔细一瞧,这才发现手中这本虽然也是本让人瞧了会不务正业的闲书,可到底不是那些春情话本子了。

    郁之朝付离伸出手,懒洋洋的道:“书呆子,可瞧清楚了,若瞧清楚了,便快快还来。”

    付离将这本同样藏到身后,口中道:“就算不是,那你也不许瞧,再者,我年岁长你不少,你需像先前一般唤我哥哥,不许叫我书呆子。”先前多乖啊,一口一个付离哥哥,怎的就一眨眼的就叫他书呆子了。

    郁之挑眉,笑嘻嘻的看着付离。

    付离谆谆善诱的道:“郁之,你听付离哥哥一句,你如今还小,需得多读四书五经,那些个闲书话本还是少看为妙。”

    郁之刚想开口说话,谁想一直缓缓向前行驶的马车忽然一停。

    郁之顿时嘴角一勾,守了那么久,可算是来了。

    付离回头对着车外的书童问道:“景蓝,出了何事?”

    书童回道:“公子,景蓝不知,是前面的刘老爷家先停的马,许是刘老爷家出了何事。”

    刘员外为人极好,一路上对付离那是一直照顾有加,是以,付离一听到刘老爷出事便急道:“景蓝,快,快去瞧瞧刘老家到底出了何事。”

    书童脆生生的应了一声,便跳下马车往前跑去。

    付离仍旧担心,他回头对郁之说道:“付离哥哥去瞧瞧你爹爹出了何事,你乖乖呆在车中,不许乱跑。”

    郁之不语。

    “乖乖呆着。”付离将手中那两本话本子随手塞入怀里,打开马车门就钻出了马车。

    郁之一人静静的坐在马车内,心中默数,果然,不到一刻钟,那书生付离就满面惊恐的跑了回来。

    “嘘,前面有贼人,”付离爬进车中将郁之抱进怀中,从车上下来,在车队不远处寻了处草丛让郁之躲到了草丛内,口中低声说道:“躲好了,万万不可出声。”

    郁之眨眨眼睛,看着付离不语。

    付离说道:“郁之千万不要乱跑,若害怕,就闭上眼去。”

    郁之垂下眸,点点头。

    付离这才起身,朝车队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身又朝郁之跑来。

    郁之眼一眯,这书呆子到底是想与那些贼人拼命还是想躲起来保命。

    若是想保命,到也正常,这世间谁人不怕死,谁人不想活。

    付离奔到郁之面前,用力将腰间一直挂着的一块玉佩扯下塞进郁之手中,口中对郁之说道:“此乃付离哥哥娘亲留下的遗物,若是付离哥哥回不来,你便……唉,郁之记住,从这往前在走十里便有一处小镇,你将这玉佩交到小镇衙门里,让衙差将玉佩送到凉州知府府上。”

    郁之乌溜溜的大眼眼一眨不眨的看向付离,口中道:“你大可与我躲在此处保命。”

    付离摇头:“前面有老有幼,付离岂能躲在此处偷生,郁之记住,万万不可出来寻你父亲与娘亲。”

    郁之点头,道:“付离哥哥你放心,我会乖乖躲着的。”

    见郁之又叫他哥哥了,付离忍不住一笑,抬手摸摸郁之脑袋,便起身毅然决然的朝前方贼人所在处跑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