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月下谈话

章节字数:2225  更新时间:19-07-18 13: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口带着浓郁的异域风味,虽说苦涩却伴随着丝丝甘甜,江默放下茶杯抬头看天,月亮依旧停留在原来那个地方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

    “冷静了?”

    苍老的声音打破了原本寂静的氛围,男孩这才回过神来。

    “侯老是不是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侯老脸上闪过一瞬惊诧,倒也证实了对方的猜测,“我确实知道。”

    侯老没有给男孩发问的机会继续说道,“那个柏家的大公子并不是第一个,你们来之前的一个月这里就已经出现了这种症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不要心急。”侯老抿了口茶继续开口,“我只能说这些人应该是都被下了毒,开始不会有任何症状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但是一旦毒发就会失了心智,以人肉为食四处杀戮。”

    江默点点头,回想起深林中白衣公子的模样和老者所诉的特征一一相符,“没法医治吗?”

    侯老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我之前曾从一名患者身上分离出毒素,只是这毒实在是怪,不像是鹤顶红一类炼制而成,倒像是蟒蛇的毒液一般天然存在。”

    男孩紧蹙眉头,“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动物的毒?”

    侯老放下茶杯站起身,活络活络手脚,“是动物呢?还是植物呢?”

    连多年行医的郎中都没有答案,江默就更没有,只是他想不通既然那个公子得了这种病那么他的尸首上就会有那些症状出现,这样一来——

    等等!江默突然一身冷汗,瞳孔紧缩,也就是那些人明明知道这个人的死和那奇怪的病有关,却还是要以杀人犯的身份逮捕他们,也就是说那个人的死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我,不对,如果是我那为什么在白无出现的时候……

    那些人就是冲着白无去的!这个想法浮现在脑海中,江默知道少年的武功很高,那些人联起手可能都不是白无的对手,但是如果这是一个阴谋,那么白无现在不就是羊入虎口吗?不对,应该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江默晃晃头都这个时候了,自己居然还在纠结羊和虎。

    “哦,对了。”本已走向内堂的侯老突然转过身,“我听说,这里的狱卒每晚只会留一个看管犯人,可能年纪大了都像我一样需要早点休息。”

    侯老打着哈欠继续往里走,又一段距离之后再回过身,院子里的人已经没了身影。

    夜半三更,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更夫靠着一个马车边上打起了瞌睡,脑袋一歪一歪的,突然后脑一痛接着意识就坠入无底深渊之中,江默放下砖头,才想起自己忘记问去衙门的路应该怎么走了,兜兜转转半天居然回到了揽月客栈!男孩运气借着屋檐一下跃到屋顶,只是刚落脚便立刻俯身隐藏起来。

    屋顶上居然有人!江默悄悄向外探出脑袋,微凉的夜晚男孩却冷汗直下,方才那人坐在另一头应该没有察觉到自己,难道是捕快在这里守株待兔?

    刚探出头,一张大脸就出现在面前,惊得男孩立刻向后退去,却忘记了自己本身就在边缘,男孩一脚悬空眼看就要落下去,面前的人立刻捉住男孩的衣襟往里一拉,自己向后仰。回过神来的江默发现自己竟然坐在那人身上,月光下这个人的脸被照得十分清楚。

    “你这小家伙,还不快下去!”那人低声说道。

    这语气,“你是白无?”江默试探的问道。

    那人倒也是一身黑衣,只是这脸却是十分的陌生,江默记得白无精通易容之术,也许是为了骗那些狱卒故意易容成其他模样,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

    “怎么认出来的?喂!等等!你干嘛!”白无还想打趣男孩一番,没料到这小孩居然直接去解自己的衣服,立刻出手制止,只不过现在自己刚好被压在下面,这样一看倒是有点被轻薄的青楼女子的感觉……

    被制止的男孩非但没有反省自己的行为,反而低下身十分严肃的盯着白无,一字一顿道,“你没有被用刑吧。”

    又是那令人讨厌的压迫感!白无冷笑一声直接向上一仰用自己的额头去撞对方的,直接把人撞到一边去捂着脑袋半天直不起身,自己倒是一点事都没有,江默疼得眼泪直冒,十分委屈的看着白无,自己不就关心一下嘛,竟然出这么狠的手!

    白无看着那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站起身背过身去,“谁让你不起身的。”这可能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出手过重了,也是第一次认真的考虑要不要道个歉?

    “你怎么逃出来了?”江默问。

    白无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到那小脸上的红印,嘴角一塌认命的走上前把手搭在江默的额头。好凉,这是江默的第一感受,下一刻,那火辣的痛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说起来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真正的肢体接触,虽然之前抱过但是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直接接触。

    江默想去握少年的另一只手却被很明显的躲开了,方才放晴的心情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就凭那种地方也想关我?”

    江默愣了一会才明白对方是在回答自己之前提的问题,搭在额头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那我们现在逃吧。”

    “逃哪里去?”

    “我——”

    白无的表情突然变得复杂,伤感以及悲愤,“有些事不是你想逃就逃得掉的,哪怕是时间过了很久,它也一定会出现的。”

    只是这复杂的表情只停留了一瞬,白无抹了把脸,“我想你应该察觉到那些人是冲着我们来的。”

    江默点点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不光如此,江默甚至认为金小吴也早就知晓了那些衙役的来意,只不过他可能以为那些人的目标是自己,这才下意识出卖白无,谁料正中那些人的下怀。

    “你还挺聪明的。”白无点点头,寻了一处房脊坐下,“现在还不清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我想狐狸尾巴应该很快就会露出来了。”

    “为什么?”江默挨着坐下。

    “那个公子哥已经死了四天了不是吗?”白无看男孩点头继续道,“如果是一个普通百姓可能这么久无人问津不奇怪,但是身为纨绔子弟的大少爷消失了正正四天才被发现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我之前也猜想那些人只不过利用这一点。”

    “他们确实利用了。”白无肯定了男孩心里的推断,“不过这之中应该还有更复杂的成分,目前的突破口只有——”

    “柏家!”江默抢先说出口。

    

    作者闲话:

    后期预告——

    柏家人实在是奇怪,为什么不举办葬礼?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白无到底是做什么的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