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山中铸剑人

章节字数:1699  更新时间:19-06-14 16: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当,当”沉重的铁锤砸击在赤红的钢铁上,生出点点火星“当,当,当。”  钢铁翻转,又一次沉重地砸击,钢铁在铁锤之下不断颤抖,渐渐形成一把剑型。                  
    “呲~"钢铁入水,白气升腾,雾气散尽,露出水中的一把玄铁长剑。                          
    “终于铸好了!”一个少年兴奋的说道,“这次师父一定会满意了吧。”                    
    少年伸出手握起水中的剑来回把玩着,“不错,不错,很好!很好!”少年自言自语道,“这次师父一定不会失望的。”    
    少年名叫柳子何,刚满十六岁,身穿简朴青衣,面目清秀,身体却略显消瘦。                             
    但,谁也想不到的是,这个刚满十六岁的消瘦少年已经整整打了四年的铁剑,而少年这样坐正是因为他口中的师父。           
    柳子何是孤儿,无父无母,从小跟着师父长大,师父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对他来说,师父亦师亦父。    
    他满脸兴奋,抱着铁剑就急匆匆跑出了打铁的小木屋。    
    木屋建在山上,山名昆吾,地处流洲。柳子何和师父一直隐居在这里。柳子何还不时下山买点东西,而他师父却从不下山半步。    
    少年小跑着,绕过屋前的竹林,再往前走了一段,一个竹屋出现在眼前。                    
    这就是柳子何师父的住处。                                
    少年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内简陋但干净整洁,一支方形木桌摆在屋的正中间  。一个背对的身影正坐在桌前。桌上摆着瓷质的茶壶和茶杯,茶壶上还冒着热气,显然,集中的茶水是刚刚泡制。                                
    那身影闻声站了起来,转过身,那男人一张俊美的脸却满头白发,再加上白衣白鞋入身处白雪。这就是柳子何的师父  ,陈离。
    柳子何不知道师父的年龄,在他的记忆里,师一直都是满头白发但又不显老态。
    “又跑去铸剑了?”陈离低声问到。                           
    柳子何点了点头,然后递过刚铸好的剑。                                
    “唉。”  陈离叹息一声,接过剑。                              
    “子何,”他注视了一会儿,手扶铁剑问,“今年你几岁了?”                           
    “师父,我今年十六了。”柳子何回答到。                          
    “唉,对啊。”他抬起头,又轻叹道,“十六年了。”似乎在感叹,又似乎在悲伤。
    陈离回过神来,重新盘腿坐下,将剑横放在两膝之上,问道,“子何,你已铸剑四岁有余,可还记得你第一次铸剑时为师问你的话?”                       
    柳子何也在他的对面盘腿坐下,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当时师傅问我为何要铸剑。”            
    陈离不急不缓,倒了一壶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笑着说:“对,当时为师问你为何要铸剑,你回答因为要筹钱买糖人吃,说铸剑可以卖钱。”
    柳子何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道,“我当时还不懂事嘛。”
    陈离手握着青瓷茶杯,继续微笑着说:“哦?那么你现在懂事了?那你回答我你为何铸剑。”
    “师父,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当然知道铸剑是为了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呀!不然还能为什么铸剑?”柳子何回道。
    “唉,”陈离叹息一声,说道,“子何,当你真正知道为何而铸剑时,才能铸出最好的剑。而你现在所铸的剑只是一块无魂之铁,并不能称之为剑。”
    说着,陈离站起身,缓步走到了竹屋后面的房间里,柳子何也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很普通,但墙上挂了一把带有黑色奇异剑鞘的剑。剑鞘由檀木所制,上面花纹繁杂而美丽。柳子何每每看到都为之心动,曾经无比想拥有它。
    陈离伸手将剑取得下来。柳子何一惊,那是师父最宝贵的东西,从来不让他碰。
    有一次,柳子何不小心把它撞掉,师父用竹条将他的手板心打得疼了好几天,从此他就再也不去碰那柄剑了。师父这是要把它取下来做什么?柳子何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子何,你在山上已经待了十六年了,每年下山也不过五回,是时候下山闯荡闯荡,见见外面的世界了。”说着,他将手中那柄剑交到了柳子何的手中,“这柄剑就让你带下山吧!”
    “师父!”柳子何如梦初醒,猛然叫道。
    陈离猛然抓住柳子何的手腕,微微皱眉,沉声道,“子何,你要知道,你不能一辈子呆在山上,你得出去。到了山下,师父不能照顾你,这柄剑或许能帮到你,但你得切记,非处绝境不可拔剑!”
    柳子何盯着手中曾经无比想得到的剑,面无表情,心里却不是滋味。
    陈离放开他的手腕,然后挥了挥手道,“好了,你回去收拾行李吧,明日就准备下山。”
    柳子何手握着那柄剑,没有说话,按照师父的吩咐,默默的走离了竹屋。但他心里却并非表面那样平静。师父这是想赶我下山呐!不对,不对,那他为什么要送我这柄剑?难道是临别送礼?
    就这样,少年一路心中波涛汹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第二日,昆吾山,一位青衣少年腰带一柄玄铁剑,背负行囊和一柄黑鞘剑,下山而去!

    作者闲话:

《铸剑录》开始啦!请各位连城书友多多关注,记得点赞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