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躺

章节字数:2135  更新时间:19-06-17 15: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015年7月21号,张小领的内部调职申请经过长达近两个月的审批得以通过。调职通知写明从2015年9月1号开始,她将调往素云油脂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越南分公司任越南语翻译一职。2015年8月27号,出发去往河内的前两天。一场车祸让张小领从25岁躺倒了27岁差两个月。

    2017年10月5号,包慧收拾完注射器开始记录监视仪上的数据。ECG-57,NIBP(106-90),RR-18,这些数字十来天变化不大,包慧一边写一边对照着同一页上的数据,TEMP-37°5C,多数高于正常值37°3C一点的体温。

    2017年10月19号,张小领半眯着眼皮,打量带着裂痕的天花板。手臂上缠着的臂带压缩着空气连带收紧起她的腕部,她试图用手去撑开眼皮,试了几次手刚离开床面就垂了下来,她僵硬地四肢表示自己不是在做梦,背脊与地面撞击的声音真实的存在过。md!太久没有情绪的起伏令她眼前一黑,骂了句脏话又瞬间失去了意识。

    2017年10月20号,例巡查房的包慧记录着监护仪的数据,大差不差的数字没有提醒任何人她曾经苏醒过。

    --张桂翔?她在做梦吗?

    --这对话也是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

    --他们在说她吗?安乐死?

    氰化物,大剂量麻醉剂,凝血剂三选一。

    --医生吗?

    有什么区别?

    --是张桂翔没错!

    都是死,能有什么区别?

    那就麻醉吧,另外两个我也不晓得是什么东西。

    --我不想死!

    她心里不断飙着脏话,我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太冤了!我多不容易才能外派到越南,怎么能就这么死了!md,哪个王八蛋撞的老娘,老娘还要撞回来呢!

    张小领再困也不敢睡了,病房里的灯亮了灭,灭了亮,不知哪些无聊的人开开关关也不怕弄坏了。多少脚步声来来回回后,周围变得嘈杂起来,她能感觉身上的仪器渐渐的撤了。

    为什么?!她不甘心的在心里嘶吼着。吼到她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在快要窒息的时候,她用劲全身力气张开嘴吸了口气。

    一阵响亮的尖叫,在她耳边回响。也亏了这叫声,她彻底的清醒过来,身上开始有了知觉。

    手腕上的臂带又重新绑了回来,随着胸前冰凉的触感她听见‘滴,滴,’的声音再次响起。她满意地吸着空气又有了点困意,但她知道现在不能睡,一睡他们会当自己是回光返照。于是她努力地睁开眼皮,比任何时候都想证明自己还活着。眼珠在干涩的眼眶里转动,酸的她眼泪水直流。

    “她哭了!”包慧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张小领当下做不出其他表情,面对十几双眼睛的瞩目,她卖力的转了转眼珠。

    有意识后张小领觉得时间过的十分难捱,除了手指和眼部可以活动,其他地方像是被石膏绑起来了。

    医生,现在怎么办?--张桂翔在她的心里和一张催命符差不多了。

    条件不符。

    --三选一的果然是医生。

    她睁了下眼又没醒。

    --我缓一缓不行吗?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行,再观察一段时间。

    得到医生的否定她才放心的睡过去。

    2018年2月7号,张小领27岁生日后第13天,在聂绿萍的陪同下去门诊部做CT扫描,除了行动缓慢外,生活和正常人一样可以自理了。

    黄晋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看她,又看看CT片,那眼神让她觉得黄晋随时想请她到解剖台。

    2018年4月6号,周六。张小蓓挺着六个多月的肚子来医院看她,她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上的午间新闻。在为数不多的台中,中央电视台的频率格外清晰。

    “小领,新闻有什么好看的?”

    张小蓓越过电视屏幕来到看靠窗的病床边。

    “姐,你出门不方便,不用来看我的。”张小蓓的二胎,张小领恶意地想着希望还是个女儿。

    “现在胎稳没事,你姐夫单位过年发了点干货,我煮了点汤给你补补。”赵大磊,罗马海鲜假日酒店的厨师长,五年前张小领在他们婚礼上见过一次。

    “谢谢姐,”她笑着接过张小蓓手里的保温壶,“我午饭吃了不少,现在真是吃不下了。”

    “汤又不抵饱打开喝点,”张小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找了一圈没看着人,“聂绿萍呢?”

    “中午没什么事,我让她回去了。”

    “小领,家里花钱是让她在这陪你的,你这样不是让这钱白花了吗?”

    张小领低头扭着保温壶盖的嘴上一丝冷笑,一碗浓稠的白汤散在她的饭碗里,她站在床边看着油花一圈圈的散开,忍了又忍才没有把它摔在地上,“好我知道了,再过一会她会来陪我去做复健。”

    “这两天复健的怎么样?”

    “挺好的,黄医生说我恢复的挺快。”

    “那就好,医院毕竟没有家里住的舒服。”

    —怎么会呢?我反而觉得医院比较自在。

    “先喝点,汤一会冷了。”

    “好,”她端起碗吹着本就不多的热气,“姐,撞我的是什么人啊?酒驾吗?判了多少年?”

    张小蓓摸在肚子上的手一顿,“姐不想瞒你,这事私了了。”

    “什么意思?”

    “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如果不是私了,你这些年的住院费我们家根本负担不起。而且前几年肥料价格跌的没底,家里的生意不好做,小畅的学费一个学期好几千,护工一个月三千,爸妈为了省钱给你请护工,过年连新衣服都不舍得买。”

    --所以过年买新衣服很重要?

    “赔了多少钱?”

    --二十万?六十万?还是更多?

    “我不知道。”两百万的赔偿他们早就商量过不让她知道,“你出事的时候我在外地实习你也是知道的。”

    “姐,那肇事司机是男是女你总知道吧?”

    “女的,”张小蓓转头看向窗外,“我也是回来后听说的,车祸那天警察到现场后,那女的和你一起送到医院抢救的,据说是发病失去意识才会冲到人行道上的。”

    “发病?什么病?”张小领不自觉的挑了下淡不可见的眉毛。呵,发病还不忘拉个垫背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