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假

章节字数:1928  更新时间:19-06-20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SpO2—82,心率—56,监视仪上不断下降的数值伴随着警告声,杨琴看了眼墙上的病号牌大声的喊,“张小领!张小领!听的到吗?张小领!”

    32床没喊醒,倒把走廊里的病患喊了进来。

    “别看了!别看了!回自己病房去!”杨琴一边把人往外赶,一边朝值班医生办公室跑。

    许鹤一进来先看了眼床头的病号牌。黄晋的病人。

    “黄医生在门诊值班,王捷电话联系他。杨琴,32床病史。”

    王捷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杨琴对32床也不熟悉,被这么一问也有点蒙,“这个,”她拿起床尾的记录表读了起来,“4月11,38度6,38度9。4月12,39度4,39度1…褥疮,高烧,“

    四肢湿冷、发绀。

    低氧血-70,心率-32,瞳孔放大,对外界没有反应。

    收缩压8。9kPa,内脏和腔道有出血迹象。

    数值还在不断下降。

    感染性休克。

    “300ml5%葡萄糖注射液,多巴胺20mg,静脉注射。“

    “好,我去准备!”杨琴手一松夹本就撞回床板。碰到同层当值的龚艳艳差点撞到一起。

    “黄医生,您好,我是住院部内科护士王捷。”

    黄晋周一下午半天专家门诊,前面看了十几号病人正好有点累,“哦,王捷啊,什么事?”

    “许医生让我联系您的,您32床的病人情况不太稳定。“

    黄晋对许鹤的印象是不错的,年轻人虽然经验不多,临场应变能力还是很好的。

    “哪里不稳定?“

    王捷支吾了一会,黄晋想她多半也说不清。

    “我这边还有十几个号没看,你和许医生说让他先顶着,我把这边看完就过去。“

    王捷回到病房门口,听见许鹤的声音,“第二次除颤300J,准备。“

    32床的锁骨下胸骨上端,右肩胛下角随着电极接通,跟着除颤器弹了起来。

    “心率有了!血氧63,呼吸12,”

    徐鹤放下除颤器,徒手继续做心肺复苏。

    “心率-30,42,56,”

    龚艳艳看着慢慢升上来的数字,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

    “注射液拿来了没有?“

    “来了,在这。“杨琴拿着吊瓶往前挤了挤。

    “赶紧输液,“许鹤往后退了两三米远把空间让出来,看到身后的王捷,“黄医生怎么说?”

    “哦,黄医生说他走不开,后面还有十几个号排着。让您先顶着,他那边忙完了就过来。”

    说的轻松,让他怎么顶?32床又不是他负责的,“我知道了。你去通知32床家属,告诉他们要转重症。“”好的。“

    舒家圆做完CT,觉得病房空荡了不少。

    “哎,32床去哪了?“

    女儿一说,她也发现了,姓张的姑娘连人和床一起不见了。

    舒家圆转脚和女儿去了隔壁病房,平时聊天的病友正在椅子上吃的枇杷,“哎妹子,问一下啊,你还知道我病房那姑娘哪去了?”

    “她送去抢救咧。”

    “不会吧?中午还好好的,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舒家圆还有点不相信,那姑娘除了发烧看上去没什么毛病啊。

    “哪个讲不是呢,她也是点背,正好没得人在,还知道什么时候发病的呢,听讲心都不跳了。”

    “不会吧,这么严重!”

    “听讲都下病危通知了,估计悬。”

    2018年4月18号下午四点十二分,张桂翔错过了医院的第一通电话。

    下午四点十三分,十六分。王捷连打了三个电话都联系不到家属。

    2018年4月19号上午八点零九分,张桂翔打开店里的卷帘门准备营业的时候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门面租在环宇路201号,张桂翔赶到手术室外。一名护士向他确认了身份,“是张小领患者的家属吗?“

    “是,我是他爸。“

    “你怎么到现在?医院早就通知你了。“护士递给他一张纸,”病人要立刻手术,你看一下在同意书上签个字。“

    于月看他不急不忙的接过纸笔,这是亲爸吗?怎么一点都不急?等这份同意书已经快四十分钟了,像他这样看下去也不用手术了,估计得直接送殡仪馆了。

    “郭医生在里面吗?”

    “对,这场郭医生主刀,就等你签字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像你这种分秒必争的时候还能这么平静的看着同意书的家属真不多。

    好不容易见他在同意书上签了字,于月接过,“家属在外面等着。“就推开门进去了。

    手术中三个字在张桂翔的头顶亮了起来。

    来的路上很多想法在张桂翔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他一路不抢三秒,总觉得只要自己再慢点也许就不需要签字了。两年多前的和解让他们不太富裕的家得到了二百万的补偿,这两百万在无止境的医药费下已经花了将近三分之一。他和老婆本来打算给儿子买套房子做婚房,照这种情况耗下去金山银山也会见底的,所以他才会去找郭亥年问安乐死的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最后关头那丫头竟然醒了。

    “怎么样?”吴美菱打这通电话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她不像自己老公那样重男轻女,但从小没养在身边的孩子,她实在是没什么感情。

    “签了字了。”

    张桂翔听见老婆在电话里叹了口气,也不由跟着一叹,他觉得他俩想一块去了。

    “如果这次没捱过去,也不能怪我们俩狠心了。”

    “那房子还买吗?”吴美菱想着儿子不由又担心起来。

    “买!”张桂翔一咬牙,“我现在就回去,你联系那个小方就买我们上次看的那套,给现钱把合同签了!”

    “好,那我在店里等你?”

    “行,最多半个小时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