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捡垃圾

章节字数:2079  更新时间:19-07-06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小领注意到沈研不耐烦的用手扇着空气。闷热的六月这位大小姐怕是没有吃过苦吧。

    “家里风扇坏了,我们到外面有点风,这屋里不通气闷。”张小领拎起地上的垃圾袋,沈喻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同手同脚的往外走。

    “你这毛病改了怎么又犯了?”沈喻在后面笑道。

    “同手同脚算什么毛病?”张小领停住脚步,左右晃了晃手,缓慢的跨出右脚甩出左手,重复了几遍走起路来才看着没那么变扭。“顶多算肢体不协调。”

    沈喻在后面笑的更欢了。

    “你号码换了吗?”张小领领着她们到楼梯口。

    “没啊,回国还是那个号码。你号码呢?”

    “我换了,手机,身份证都不见了。身份证补办都办不了,烦人。”

    “为什么?”

    “说我整容了,你看我有没有觉得变扭?”

    “有点,不过还好真的,”沈喻认真打量着她,“躺着的时候不觉得,你现在能说能笑的,看着比以前好看了。”

    “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那你身份证怎么办?”

    “过几天回老家办吧,”张小领在胳膊上抓了抓,“我们别在这喂蚊子了,过两天我约你出来吃饭吧?”

    沈研已经回到车里发动了车子,一首歌都快放完了。沈喻不好让她等太久,“我妹性子比我还急,那你把号码给我,我约你。”

    “你约也是我请,你就别和我争了,”张小领摸了摸两边的口袋,“手机忘家里了,新号码我还没记住。你这次回来是出差还是什么,准备待多久?”

    “我我申请调回国了,请了一个月事假,管他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想起来就糟心!改天跟你说,正好这两天我也有些事要办。我们过几天坐下来好好聊聊。”

    “好。那你们回去慢点,路上车多。”

    沈喻也不跟她客气。“行我知道了,那我走了啊。”

    “嗯,拜拜。”

    三河园小区1997年的楼盘。1999年御景置业购入了二万平方的地皮,在三河园小区东北面建了御景华庭。2002年御景华庭二期开建,直至2009年御景华庭共四期全部建成。张小领穿过御景华庭一期的边缘,抄着近道花了二十分钟到了越岫公园。张小领兜里揣着在市残联办理的残疾人证,越袖公园是离她家最近且对外收费的公园,她把残疾人证和五块钱一起递到窗口,工作人员直接收走了上面的五块钱,瞥了残疾人证一眼,就从一打纸上撕下一张票。

    票上的图片印的晕开了,越岫公园,郾城市林业局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设计,嘉城开发有限公司承建。门票:10元/人,1。1米以下儿童免票,1。1至1。4米儿童,残疾人员(凭残疾证),60至65岁老年人(凭郾城市老年人优待证)半票。张小领一字一字读完票上的所有信息才往检票口走去。

    2018年6月3号,手机的亮光刺激到刚睡醒的眼睛,武汀拿远了些,18:09。这一觉睡到晚上,适应了亮光后他在通话里划了两下,“你干吗呢?我通话记录里都找不到你了。”

    听筒里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笑声,“你能不能再夸张点?我在秦辉店里。”

    “你跑他那干吗去了?”

    “捡垃圾。你来吗?”

    “滚!老子不去!”武汀怒笑了一声,从床下跳下来,到壁橱里扒拉了件短袖往身上套,“我想撸串儿你赶紧的。”

    “我走不开,你自己去吧。”

    “你是不是兄弟啊?!”武汀故意对着手机喊了一声,想到对面皱眉的样子心里就一阵得意,“我累死累活的把你送到医院,让你陪我撸个串儿你还不肯?!”

    “是你背的吗?人出力的还没说话呢。”

    “我算是看透你了江泰谷,你tm就一个白眼狼!”武汀骂完就掐断了通话。对付江泰谷,他从小学开始就有一套一套的法子,不说百试百灵也算的上无往不利。

    十分钟,二十分钟,md!江泰谷这兄弟真是白交了。武汀刷牙洗脸一切准备就绪,还吃了冰箱半桶陈年冷饮,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江泰谷也没有回个电话过来。最终还是他没忍住先打了回去,“你怎么回事?!兄弟还做不做了?!”

    “我快到贺家湾了,最多二十分钟,你可以出门了。”

    “草!你不早说!”武汀上扬着的声调听起来心情不错,“我马上出门!”

    武汀骑着毛驴躲开了家门口拥堵的一段下班潮。不时温热的风吹在脸上,连毛孔的舒张都让他舒服不已。

    七点零四分。武汀脚撑着地在阴凉处抽了半根烟才看到江泰谷从出租车上下来,扶着车把用脚划着往后倒车,“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下车。”

    “把烟掐了。”江泰谷皱着眉站着不远前走。

    “md浪费!看在你赶过来的份上,我让你一回。”武汀嘴上不满地念叨,还是把烟扔到了地上用左脚捻了捻,“行了吧?!快点上来老子快饿死了。”

    一顿只有武汀大快朵颐的麻辣串串。武汀顶着辣的通红的嘴唇一边吸溜着气一边口齿不清的问,“你去秦辉店里干什么去了?”

    江泰谷看着他满布细汗的额头,对着自己的额头指了指,“你这叫自虐。”

    “老子乐意。”武汀哼了一声用纸巾擦了擦汗,“你赶紧的,一个问题你想让我问几遍?”

    “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吗?”

    “噢,没事的时候觉得我管的太宽了是吧?”武汀放回手里的竹签到锅里,拿纸擦了擦嘴上的辣油,“所以呢,你想怎么地?”

    双目对峙了几秒,江泰谷发出一声轻叹,拉开一瓶易拉罐啤酒递过去,“喝点?”

    武汀看了一眼不接,“骑毛驴不喝。”

    江泰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他放下啤酒,又挑了一串黑毛肚递过去,“这个呢?”

    “吃饱了,歇会儿。”

    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江泰谷掩饰心中的不耐,手一松黑毛肚落回锅里,溅出几滴红油,“孙南林想复合。”

    孙南林?这个名字令武汀紧抿双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