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庄永兮

章节字数:1796  更新时间:19-07-13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前年吧大概,我在NhaTho遇到她了,”沈喻身子向前微倾,“你肯定想不到她老公和池州是同事!”

    池州。张小领神经一秒地紧绷,“他还好吗?”

    “不知道,他辞职了。柴果果说同学都联系不上他了,发短信,打电话都不回。”

    “为什么?”

    沈喻犹豫了几秒,“他老婆出轨他上司,事情在公司闹的挺严重的,柴果果他老公和他不是一个部门都知道了,估计觉得丢人就辞职了吧。”

    “又不是他出轨,他为什么丢人?”

    “男的嘛,我觉得他倒不亏,儿子都判给他了。”

    三年,她躺了三年。他已经结婚生子了。张小领捏紧地手掌掩在桌下,“儿子多大了?他一个人扶养孩子应该很辛苦吧?”

    “管他呢,哎!张小领,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别的意思呢?”

    “没有,就问问。”

    “你我还不知道?”沈喻越过面前的菜指着张小领,“你出车祸不到两个月他就结婚了,那种人渣你关心他干什么?我是秉着他过的不好,能让你舒坦些才告诉你他离婚的!”

    张小领一副被拆穿地模样,“那我现在重新追他,还能追的到吗?我真挺想他的。”

    “你别犯混行吗?!那种男人分了就分了,有什么值得你去给人当后妈的?!”

    “我追了四年才追到,真的挺不容易的。”

    “可你没选他,小领已经知道答案的事,为什么还要重复一次?”沈喻道理一大堆,要真换做自己也不晓得会怎么选。

    “你也认为是我错了?”沈喻,如果你知道池州一直以来喜欢的是你,你会是什么表情?

    沈喻转身坐到她旁边的位置自然的攀上她的胳膊,那瘦到凸骨的手腕让她眼眶不由红了,“我了解你,了解你家的情况,了解你没有退路,可池州不了解,他…”

    “他没有想要了解,”张小领笑着打断她,“小喻,他没有想要了解,原因并不重要。”

    “好,就算,就算他不,”张小领和池州分手的原因沈喻是知道的,也许原因有很多,她觉得小领有事没有说,“那如果重来一次,你怎么选?”

    重来?重来自己是不是那天就不会走那条路?是不是就不会被车撞?“不会变,小喻,我的决定不会变。”

    “那放手吧,小领。”

    简衡一个小时前便在办公室准备就绪。十点,十点十分,十点半,足足一个小时也没有等来江泰谷。等待的过程中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给周越时打个电话。考虑到江泰谷的身体状况,简衡在十一点零六分的时候联系了周越时,响了两遍无人接听。

    简衡正在纳闷的时候,郭亥年电话打了进来,“老简别等了,江大侄子又进我们医院了。”

    “什么情况?”

    “他爸动手打的。”

    “什么?!”简衡现在除了惊讶全无其他想法,江父不是很宝贝这个儿子吗?

    “具体的我不知道,老周也不肯说,乱成一锅粥了,老周让我知会你一声,别等了。”

    “行吧,你说,我去医院看看合适吗?”

    “呦,你好奇心还挺重。”

    “p话,怎么说也是我病人。老周也是我朋友,你是人吗?说这种话。”

    “得!我的错,你来你来,来观察观察这一家子的精神问题。”郭亥年留下了病房号就挂了电话。

    17楼1702四人一屋的脑科病房。

    “你小子行啊,能把你爸气的动手,活腻了是吧?!”围挡起来的隔帘传出周越时咬牙切齿地质问。郭亥年靠在病房的门上饶有趣味地听着。

    “舅,你回去吧。”

    ‘啪’地一声响彻了整间病房,“你还没清醒是吧?!”

    接着又是一记,郭亥年看着周越时挥动臂膀地力度,这巴掌抽在江泰谷脸上,他看着都觉得疼。“清醒了没有?!”

    江泰谷的沉默烧旺了周越时本就燃起的怒气,“庄永兮,是吧?那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样?!你为了她赎罪的时候她在哪?!你发病的时候她在哪?!走了几年音讯全无,现在回来找你,你不知道她图什么吗?!你都大了啊?你脑子发育健全了吗?!你tm以为这是什么童话还是怎么地!不管是什么,都不会因为她爱你!”

    郭亥年从慵懒着慢慢站直了身体,他本不打算制止一向隐忍自律地周越时。随着围观的病人渐渐拥到一起,他才大步上前撩开病床隔帘,“喂,注意点形象,周大医生。”

    周越时猛呼一口气,他其实打两下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这时正好给他一个台阶下,“气死我了,这小子从小到大,”他又呼出一口浊气,“从小到大被宠的无法无天了!”

    “好了,他这脸最近没法见人了。”郭亥年对周越时使了使眼色,“这么多人面前算给我个面子,你教训的也够了。就他这身子骨,”

    “知道了!”周越时恨恨地揪住江泰谷的衣领,“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别让你父母为你操心了!在医院待几天好好反省反省!”

    周越时和郭亥年走后,病房里的人也渐渐散了。江泰谷额头上缝针处隐隐作痛,他瘦可见骨的手指缓缓地在纱布上摩挲自我缓解痛感。

    庄,永,兮,他无声地念着这三字,上挑地嘴角带着不可闻地笑意。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