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  039 别提,一提我就急火攻心

章节字数:3117  更新时间:19-07-23 2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擦擦鼻头,心里酸个什么劲,他本就是奉旨娶婚,说感情那是半点没有,自己一个农村的农民工怎么能配得上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真的连半点情意都没有。

    齐家安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

    “九王爷,你相信我吗。”抬起头,脖子酸,心更酸。

    “看你怎么说。”踢了把凳子,坐到面前来,那高高在上的姿态,令齐家安眼框一热,差点掉眼泪,真是无情啊,不过,也很符合皇家的风格。

    “那天王管家让我去书房,我去了,然后就掉到机关的密室里,里面有一颗金丹,我好奇就想拿来瞧瞧,没想到它自己跑进我肚子里,那颗金丹现在就在我肚子里,我的灵力,也是吞了它后才有的,过程就是这样,我没有半点谎言。”齐家安只是把过程省略着讲,但意思没有变,他的灵力就是这么来的。

    “你在说谎,本王的书房,没有设机半,更没有密室。”玄赤的眼神很冷,对他的话没有半点信认。

    “我为什么要说谎,事实就是这样,玄赤,你真的一点也不相信我?哪怕一点吗。”齐家安心里难受,他穿到这世,除了小环,就是这个王爷令他有点安全感,虽说脾气臭了点。

    “你要本王怎么信,本王十岁就在书房,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机关,更没有你说的石室。”玄赤猛得站起来,手在空中一抓,齐家安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过去,脖子被他掐住。

    “说谎编得真实一点,你的话一点信服力都没有。”玄赤的眼神真的很冷,齐家安这一刻难受的要死,他有点搞不懂这个男人,前一秒可以跟你搞暖昧,下一秒就可以无情的掐着你的脖子。

    “玄赤……你是猪脑袋吗,我为什么要骗你?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我又不是白痴,跟你讲什么狗血的谎言。”齐家安抓着他的手,吼得眼框发红,委屈的咬着唇。

    齐家安本就长得美,这一副我见犹怜楚楚可怜的模样,令玄赤心头一紧,手不自觉就松了开。

    “如果不相信,你可以让人去书房查看,石室炸开肯定会留下痕迹,你去看看,就知道我有没有在谎。”捂着脖子退到安全处,狠狠擦了一把眼泪,也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气的。

    “本王亲自去看过,什么都没有。”睥睨的眼神,他亲自去确认过,除了书还是书,什么东西都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你是想说我在做梦还是出现幻觉?那你来说说,我消失的一天一夜去哪了?”齐家安挺直腰,正面回击玄赤。

    玄赤皱眉,冷冷盯着他,被盯的齐家安心里发毛,但这一刻他不能怂,一怂就真的太被动,处处被压制,一点人权都没有。

    “本王不知道。”玄赤确实不知道,在他消失的时间里,他命人差点把整个王府都翻过来也没有找到。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就说我在说谎,玄赤,你脑子被猪拱了吗,你不知道的事就要代表不存在吗!”天知道齐家安说这话的时候心跳有多快,就怕对方恼怒一掌拍死他。

    玄赤脸绿了下,阴冷的盯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齐家安心脏狂跳,不能怂不能怂!咬着牙给自己打气。

    “我们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说话吗,你都不问清楚就要打要杀的,我很委屈好不好。”齐家安拿捏准着开始撒娇,语气软绵绵,眼神在挤出点眼泪,任谁见他这副样子都无法在狠心,果然,玄赤冷狞的眉间松开,气压马上上升一个度。

    长长在心里舒出一口气,应该是过关了吧。

    齐家安坐下,倒了杯茶,推到对面,玄赤瞟了一眼,坐下,两人面对面,谁也没有先开口。

    对视了好一会儿,玄赤挥手,绍尚走进来,把齐恩架出去。

    “你是第一个敢骂本王是猪的人,为了你这份勇气,本王在给你一次机会。”拿起杯子喝了口茶,他没有把杯子放下,而是拿在手里把玩。

    “你根本不相信我,说多少遍也是一样。”多废口舌而已。

    “书房本王呆了八年,根本没有什么机关,也没有发现过密室,你的说词根本不存在,还是说,要本王带你过去看一看。”玄赤身上的寒气又散发开,他真的很爱生气……

    “我齐家安对天发誓,如果我有半句谎言便不得好死,出门被雷劈死,死后魂飞魄散,这样,王爷可还满意。”齐家安起誓的非常庄重严肃。

    玄赤盯着他的脸,眼睛对视十几秒,齐家安没有回避,手放在膝盖上的手已经攥得青紫,此刻内心的强大令他自己都佩服不已。

    终于在齐家安坚持不住时,玄赤说话了。

    “本王信你一次,但如果被本王知道你是说谎,休怪本王无情。”说完甩袖就走了。

    背挺的齐家安终于坚持不住了,抱着头哭了。你还不够无情吗!

    齐家安哭了很久,也许是把上辈子的委屈一起哭了,上辈子被朋友背叛的慈味令他一直无法过去,没有真正一次发泄过,今天算是爆发了。

    “王爷……王妃哭的这么凶,会不会出事。”绍尚有点担心,这哭声比女人哭的还要让人心疼,他是有多难过才会哭的这么伤心。

    “一个男人哭的要死要活,男人的脸面都被他丢光了。”绍义不屑的冷哼一句。

    玄赤本要对绍尚发火,听绍义的话,毛头就指向他。

    “绍义,今年的新兵,你来带。”玄赤话很轻,绍义却是全身一抖,带新兵,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带新兵者要以身示范,每天单项极限10公里就能跑死人,七八项魔鬼的特训,最可怕的是被扔到鬼域林里呆一个月,带一项新兵,足可以让绍义脱层皮。

    “是属下嘴欠,求王爷饶过这一次。”说完,自掴一巴掌,单膝跪下。

    “下一批你继续带。”玄赤手里的笔放下,慢不轻心说道,这是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绍义不自觉的哆嗦了,没敢在吭声,默默的退了出去,他怕在多说一个字,又让他带下下批,那他真就别回来了,累都要累死在兵营里了。

    绍尚也是暗暗在心里捏了把汗,还好刚才没有说王妃的坏话。

    “把信送过去,就说本王这里没有他要的东西。”绍义接过信,他明白这信该送到什么地方,王爷真的很护着王妃。

    “王爷,御医药画子来了,在客厅候着。”卫兵来报。

    来的可真快,看来他很着急王妃。玄赤心里不爽,出了书房来到客厅,就见药画子在饮茶,一身白衣,风度翩翩好一个美男子。

    “王爷,你请我来还让我等,这就是王爷的待客之道吗。”药画子放下茶,凉凉的说道。

    “需要本王沐浴更衣迎接吗。”玄赤冷嘲了一句,坐到上位。

    “那还是算了,怕是等到死也等不到,九王爷今天请我来,不知有何事,你我可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药画子很好奇玄赤请他来做什么,上次闹的可是很不愉快。

    “去看看他,一个普通人突然有灵力,而且在天极之上,本王怕他身体无法溶合。”玄赤脸上没有表情,明明很在意,却要装出一副高冷的模样。

    “他?你说的是谁?”药画子猜不到是谁,天极之上的修者,在玄昆国基本没有,当然,眼前这位除外。

    “除了本王的妃子,还有谁能令本王叫你来。”玄赤傲慢的挑了挑眉,那自豪的样子有点幼稚。

    “他?不可能,上次我诊过脉,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没有半丁点灵力。”上次受伤给他治疗的时候,就诊过了,就是一具普通的身体。

    “他是这两天才获得的灵力,过程你不必知道,去看看,我需要你的确诊。”两人虽不对眼,但玄赤不得不承认,在医术方面,整个玄昆国还没有高过他的。

    玄赤用了我的称呼,药画子也不好在端着架子。

    “带我过去。”药画子有点担心起来。

    “王管家,带他过去,听候他吩咐,需要什么全都满足他。”玄赤叫来王管家。

    “你不去吗,就不怕我对他做点什么。”药画子挑眉,一副挑衅的样子。

    “做你该做的事,不该做的事别做,否则,你走着来,本王会让你躺着出去。”仙极的灵力释放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药画子马上闭嘴,没办法,技不如人,他虽也是仙极,但就是打不过……打不过!

    齐家安哭累了,躺在床上装死,小环但心的在屋子里乱转。

    “小环,你能不能让本少爷安静一会儿。”声音都哭沙哑了。

    “王妃,你醒了,你吓死小环了,刚才王爷前脚刚走你就哭了,一直哭了好久,问你也不说话,奴婢还以为你要哭死……呸呸呸,王妃,你饿不饿,奴婢给你去端饭来。”小环着急的语无轮次,能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担心自己。

    “别忙了,我没事,就是心里难过,哭出来就好了。”哭了一场是舒服多了,就是眼睛肿的难受,喉咙也疼。

    “王妃是因为王爷才哭的这么伤心吗。”小环小心翼翼问道。

    “别提他,一提我就急火攻心。”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有关他的任何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