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师  第1章 我的职业

章节字数:4825  更新时间:19-06-20 13: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诅咒别人,只会害别人。

    这是战斗诅咒师学到的第一句话。

    当然,大多数人从一开始就听说过。这是一句著名的谚语,每个人都知道它的意思。

    尽管如此,他还是特意学习,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词。即使听不懂,只要说没关系也没关系。

    没什么。

    从一个不明白这个词意味着什么的人身上死去,因为事情就这么简单。

    诅咒师很危险,因为很危险,我可以说这叫做诅咒师。

    所以处理的时候要小心,基本上是不看说明书的人推荐不了的技术。是剧物,剧毒之类的,没有资格就不能使用。

    换句话说,特意取得战斗诅咒师资格的家伙,大半都是怪人或变形人——更确切地说是变态。诅咒某人的时候,那诅咒确实会反噬自身,那里没有例外,诅咒师法则系统是绝对的。

    明知如此,还是要插手禁忌,尽是些变态也不足为奇。

    ——话虽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例外。

    "为了报复被跟踪狂狠狠揍了一顿的愤怒。。。。。。而且失败后,又被人下咒,一边咒骂一边四处逃窜,实在是太麻烦了。。。。。。"

    深夜的街道,不眠的都市中心。。。。。。在湾区的一个角落里,我躲在一栋可疑的大楼的底层。

    是的,我在黑暗中喃喃自语。

    我不能这么做。我真心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丑时前被吵醒的那个人。我想诅咒师变态多,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为了安慰无所事事,他检查了一下右手握着的子弹夹。没有子弹,而且也不是真枪。这也不是什么玩具,而是一把咒枪——毕竟,这是诅咒的工具。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没办法,这也是我的工作。

    声音传来,那是从虚空直接震动脑髓而不通过耳膜的声音。

    这也是一种魔法,原来是为了让诅咒的对方产生幻觉,但是因为向远处传达意见的特性,现在只能成为联络手段。不,也许是成功了。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答应的。不像我们,你有权拒绝我们。"

    "并不是不愿意,世罗先生。"

    声音在我脑海中回荡,空气在颤抖。

    小声点,这就是即使在旁边也听不清楚的音量,然后就传出去了。

    通过名为咒术的纽带,我的声音传到了在另一栋大楼待命的同事那里。

    "我很欢迎这份工作,我还养活了一个人,所以我想要钱。。。。。。这件事你对世罗说过吗?"

    "没听说过,我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难道鸿上,这个岁数就有孩子了。"

    "不可,你不是还在上高中吗?"

    "是啊!"

    脑海中回荡着别人的声音,直到习惯为止,都会有一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

    就好像有人在窥探我的思想。

    "我有个妹妹。"

    “。。。。。。哦?“

    话音刚落,对面就传来了一丝惊讶。话虽如此,毕竟是超越咒术的感觉。

    过了两秒钟,世罗先生问道:

    "情义?"

    "为什么首先要确认?"

    我苦笑着。世罗先生是一个温厚的人,实际上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总之,他还是个有常识的人。

    "。。。。。。不过,是这样的。"

    "啊!真好啊!妹妹!真是浪漫。"

    "我有点不想明白这种浪漫。"

    "这意味着我知道。不,我一直很喜欢我的妹妹。"

    "我要确认一件事,在家吗,妹妹?"

    "没有。"

    "回顾这个前提,刚才的台词实在太恶心了,你没事吧,世罗先生?"

    "从上小学开始,我的梦想就是能不能有一百个妹妹。"

    "不要紧吧?"

    "我嫂子想要两百个。"

    "哪里不好,哪里不好。"

    "下次一定要把你的妹妹介绍给我。"

    "我怎么可能介绍你们认识呢?"

    "啊哈哈!"

    世罗微微一笑,所以我也微微一笑。大概是世罗在开玩笑吧。。。。。。你在开玩笑吧?

    不管怎么说,这就是空气中的感觉。

    在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的工作中,我们正在闲聊。与其说有这么多的闲暇,不如说没有这么多闲暇,就不能使用咒术。

    咒术。

    一种用来诅咒别人的魔法。

    唯一遗留在现代的神秘,却是一个可怕的缺陷。毕竟,除了伤害什么,我什么也做不了。施咒的人也好,被诅咒的人也好,在与咒术相关的时刻也好,都会受到伤害。即便如此,我们也不会放弃咒术,把一些东西当成奇迹继续使用。

    "那么,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歪着头——因为看不见,所以这是直觉——问我的世罗。我耸了耸肩——世罗一定看得出来——他回答道。

    "听好了,世罗先生,我是个好人。"

    “是吗?“

    "其实我也想只为自己着想而活。我想只接受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只靠理性和打算生活。是的,就像世罗先生一样。"

    “虽然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但是之前的发言非常令人震惊,世罗,真是无言以对。“

    "但是,先生。我做不到。不,我觉得我不是唯一一个。我认为人类并不会出乎意料地变得如此冷酷。说实话,我觉得能够真心实意地不为别人的不幸感到内疚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如果你遇到了困难,你会愿意帮助他们,不管他们是否真的愿意付诸行动?看到老人背着沉重的行李上楼,我只能把他推下去了!没有人会这么想。不是吗?"

    "是这样,不过说是太极端了,这样一来,社会生活就岌岌可危了。"

    "我会帮忙的,我会帮拿行李,其实我并不想做,但是我无法战胜内疚感,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会插手,我是个好人。"

    "什么事?我没有说错话,也许我应该得到赞扬,但我不想承认。"

    "没关系。"

    "你不介意吧?"

    "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来了。我想要钱,这是事实。但是听说人手不够,而且和世罗先生在一起好几次了。我想,如果我能帮上点忙的话,我也是。永远不要说感谢的话,好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前言到此为止。"

    "好久不见了!"

    "回归正题——明明有这种想法,打开盖子一看,原来是对咒术失败后失控的跟踪狂的处理。不,我已经想过了——别开玩笑了。"

    "我也这么想,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不说也知道。"

    "我知道你不需要知道。"

    是说难听话的世罗先生,果然是个怪人。

    在这种情况下,大脑中感受到的世罗的气氛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么。。。。。。"。向这样的你报告——奥崎胡说八道。再过十秒钟,对象就要到了。"

    "是的。"

    我回答道,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

    或者更确切地说,我不可能不知道。

    大楼二楼——也就是从一楼看到的天花板部分在颤抖。字面上看,我感觉到震动,简直就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

    用力握住右手的咒枪,我管他叫"白翼乌鸦"。

    摇晃会逐渐加强,尽管如此,只有在脑中回荡的世罗的声音才能清楚地认识到。

    和往常一样,声音一遇见就会断掉。"祝你好运!"

    "谢谢。"

    "还有三、。。。。。。二。。。。。。"

    "一。"

    "零。"

    数的一瞬间,大楼的天花板塌了下来。

    楼上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长三米,宽度也差不多。

    简而言之,他就是个怪物。

    没错,怪物。不管怎么说,不是比喻,打穿天花板出现的东西只能用怪物来形容。丑陋的容貌本身就是一种诅咒。

    比如说,用墨汁涂成黑色的鸡腿,像山一样堆在一起的形状——可以这么说吧。除非你知道怪物曾经是人类,否则你永远不会知道它是以人为原型的。被诅咒腐烂的肉体膨胀,将一个人变成了怪物。

    怪物落在我面前,就在我靠墙的地方,正中央。虽然世罗已经计算过,只要留在这里就不会陷入崩塌,但为了慎重起见,还是要确认自己也要躲避落下的瓦砾。

    幸运的是,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击中我,即使是那些从我身上掉下来的碎片。不愧是世罗先生,虽然是个变态,但工作还是可靠的。

    "说起来,奥崎先生吗,你故意让他跑了,对吧?"

    "啊哈,真是一团糟啊。你以为我会放过这么多小鱼吗?"

    回答我的声音的主人从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慢慢下来,穿过坍塌的地方。

    最后一个承担这次工作的人——奥崎无剑先生。在这个城市里,他也是年轻时最厉害的战斗诅咒师,相当有名。

    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工作。

    "到了这个地步,变回人是相当费劲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那之前把事情解决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问道。

    诅咒和时间关系很深。一旦被施咒,只要没有被解除,就一定会随着时间而深化。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离人越来越远——不久就回不来了。

    "啊?你对你的诅咒师习惯也有点奇怪。当然,这样更有意思。"

    "。。。"

    "你看看,鸿上,这家伙已经是散布诅咒的散布机了。如果你不是一个诅咒师,一个活生生的毒药,只要直视你的眼睛,就会崩溃?"

    "。。。。。。可能吧,实力差距太大,或许是自己拼命想解除咒术,于是又施了其他咒。就无法挽回了。"

    这就是事情的始末。

    这个怪物,原来是人类诅咒师斯托克先生。据说是因为被跟踪对象女性狠狠地甩了,气得火冒三丈,下咒要杀了她。

    但是,问题在于他施咒的对象是谁,那个女人也是个诅咒师,而且实力远不及男人。她下意识地回敬了一句咒骂。就在施咒者完全没有察觉的时候,诅咒反弹了,跟踪狂男子被自己的诅咒诅咒了。

    他好不容易才保持着理智逃到了这附近,但是他的身体却在周围不自觉地散布着诅咒,也就是说已经变成了剧毒的散布器。

    咒术就是这么回事。不管怎么对待,总会有害处的。

    我们被派来处理这件事。

    "反正已经太迟了,你也暂时适可而止吧,如果到了最糟糕的地步,我会亲手杀了他。"

    笑容满面的奥崎先生没有看这边。

    奥崎先生的兴趣完全集中在眼前的异形上。正如所说,战斗诅咒师是以使用咒术的战斗为生的所谓雇佣兵的职业。其中,奥崎先生是最热衷于战斗和嗜血的土生土长的战斗狂。

    听到这样的传闻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把应该得救的对象置之不理。

    我呼了一口气,然后轻轻举起右手。

    把咒枪瞄准眼前的异形。奥崎先生站在隔壁,我和他的目光相遇了一瞬间。

    "啊?什么?你干什么——"

    "白翼乌鸦。"

    我没有理他。"啪"的干巴巴的声音在大楼内部轻微回响。

    我拉动扳机的声音,那是咒术通过它射出的声音。

    瞄准的行为可以说是指向的行为的替代——这种联系被称为诅咒。

    就在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声音。就像刚才世罗向我传达的声音一样。

    我的脑海里回荡着被诅咒的他的声音。

    "咕、咕——"

    我感到难以忍受的恶心。空着的左手,不由得捂住了嘴角。

    变成异形的他,已经变成了不再是人的东西。特意把自己和这个漩涡般的诅咒连接起来的我,被这个余波所煽动。

    "。。。。。。你在干什么,笨蛋?"

    奥崎先生呆滞的声音震动着耳膜。你说得对,因为现在的我,是特意去受咒的。就算是对咒术再怎么有耐性的诅咒师,也不会有傻瓜愿意接受咒的。

    ——无所谓,现在听不到奥崎先生的声音,比起震耳欲聋的声音,我听得更清楚。

    是的,我我确实听到了他的话。

    "救救我!"

    我自己接住了他的话。

    被拜托了没办法,就帮帮她吧。

    为了在自己身上制造这样的借口。

    。。。。。。啊啊,真的,所以才讨厌这种事。事实上,我宁愿放弃这些该死的跟踪狂。

    诅咒就是诅咒。

    这是你自作自受。就算死了我也不能抱怨。这家伙的确想用仇恨杀死一个女人。说他是个死了比较好的人也没关系。

    这不是选择,这不可能是我的愿望,我现在没有自由。

    我承认我认为这样一个人应该为他的死付出代价。即使帮助了他,他也会被抓起来,但是改过自新的他为了赎罪而出狱,成为了好人,这就像花田一样的故事,我一点也不相信。绝对没有,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叫救赎。

    尽管如此,这和我想帮忙的事情并不矛盾。

    也许他确实是个死了比较好的人。但是,有些人宁愿死,也不会有人愿意死,我相信。

    因为我是个好人。

    我这个人的本性太好了,只要眼前有人遇到困难,我就不得不伸出援手。我的天啊。

    就是这样被下咒的。

    所以。

    我向前迈出了一步。

    "难道你想让他从这种状态变回人类吗?"

    奥崎先生惊讶地叫了起来。总之,这个人会大吃一惊吧。

    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不看那边,只用嘴回答。

    "是的。因为被拜托了,没办法。"

    "为什么——不,怎么会呢?"

    奥崎先生抬起了头。同样,我也抬头看着眼前的异形。

    他走近我,想杀了我。通过"救命"这个咒术听到的声音,只是与因咒术而消失的他的内心联系在了一起。

    眼前这个小小的我,一定会立刻高高兴兴地把它压碎,拿进去杀掉吧,这家伙真是个混蛋。

    "你不能吗?这种状态能让这个变回人类吗。。。。。。?"

    奥崎先生问我,这是理所当然的想法吧。

    所以我老实回答。

    "不过,如果不试一试,我也不知道。"

    "喂!"

    "只是。。。。。。嗯,有什么不能做的事吗?我想是的。"

    "是吗?"

    奥崎先生闭上了嘴。不掩护,不妨碍——我知道他的意思。这是一个值得赞扬的故事。

    "好了,我走了。。。。。。呃,不认识的跟踪狂先生。"

    我左手拿枪,一把用来保管东西的魔法枪。一个是诅咒我的人留下的纪念品。

    我会借助它的力量战斗,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他。

    因为我。

    "——战斗诅咒师,鸿上永代,现在要帮你的人的名字,不需要感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