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师  第10章 散步约会

章节字数:3029  更新时间:19-06-24 1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离开结社大厦的我和津凪现在来到了六路木车站前。

    从名字可以看出,这里是六路木市内最热闹的地方。基本上是环城地铁(六路木没有通往城外的铁路车站)中最北端的车站,也离结社总部大楼不远。

    非常普通的繁华街道。咒术师的城市并没有改变什么,全国开设的连锁小酒馆、便利店、快餐店应有尽有。

    也就是说,要找到六路木独有的东西应该比较困难。现在除了六路木以外,在便利店里也能买到避开自卫用咒术的商品。

    "所以,来到这附近,基本上什么都能买到。没什么区别,不是吗?"

    "是的。虽然有点意外,仔细一想,这里也是日本。"

    "虽然没有车站,但走的是县道,从这里开始,还有类似六路木市的招牌。没错。平时有几千人或更多的单位,进进出出都很正常。"

    "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普通的连锁店?不能搬进来。"

    "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陆地上的孤岛,但这是不可能的。表面上看,这只是个普通的城市。这就是为什么平静的入侵被忽视了。没有能够一一监视到那种程度的机能和人员。因为城里来了诅咒师,所以什么都说了。那个结界的真正功能,其实另有所图。"

    "这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只有诅咒师住在这里嘛。"

    一边点头一边回答,我今天的目的就是带津凪参观这一带。

    因为出水的一声鹤鸣决定了我和津凪的同居。我敢用命令的口气说出这句话,大概是出水的顾虑吧,但我还是觉得心情沉重。

    主要是在如何向真代解释这一点上。

    "真讨厌。"我只能垂下肩膀。那个妹基本上缺乏对姐夫的客气和敬意,不知会遭遇什么。

    既然是我擅自决定的,那么无论她对我说什么,都只能甘心接受。

    归根结底,接受与津凪共同生活是我的判断。

    也没有推给谁的责任。津凪和出水都没有要求我这么做。所以,如果我想拒绝,至少我可以拒绝,但是这是我自己的意愿。

    实际上,作为结社委托的正式工作,我请求照顾津凪。

    大前提是津凪没有地方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而且连赚钱的手段都没有。

    在这个城市,听说津凪打算作为战斗诅咒师活下去。

    但是有个问题。津凪虽然是诅咒师,但也许是因为所属的机关不同,所以没有资格成为公共的诅咒师。虽说只要是伪造的非法许可证就会持有,但不管怎么说,要以此为依据介绍战斗诅咒师的工作,结社是做不到的。如果不是因为问答无用而被送到警察局,反而应该感到庆幸。

    据说出水用自己的特权行使着灰色的力量。

    本来只要有酌情考虑的余地,就能相对灵活。光凭笔试是不可能取得资格证的,在取得资格证之前,个人多少也会施展一些咒术。在这种程度上,甚至不会受到指控。

    "——津凪,你是因为不得已的情况被非法组织囚禁,强迫使用咒术的。好吗?"

    这是一个关于出水的故事,没有问详细情况,就这么决定了。

    不过,在津凪的情况下,似乎真的处于那种状况。既然决定不听,我也无话可说。

    不管怎么说,由于这样的原因,暂时的生活费由结社——或者说是由国家补助。由于申请需要很长时间,所以结社会在一定时间内代理我的工作。

    这种援助咒术受害者的制度体系,是普通存在的。

    所谓咒术,基本上就是技术。只要学会,每个人都有可能使用。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和普通的咒术不同,其中有需要特别适应性的咒术。

    不幸的是,有一定数量的孩子由于具备这种特殊能力而被非法的咒术组织逮捕。

    变成诅咒师的人,出身很特殊的情况较多。变态这么多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对我和真代来说,这绝不是别人的事。

    自从咒术被世界认可以来,人类失踪事件的数量明显增加。

    特别是,年幼的孩子像神隐一样消失的事件至今仍在继续。被绑架的孩子在没有任何要求的情况下就从社会中消失了。

    我猜测,津凪就是这样的孩子之一。

    当然,处于这种特殊环境中的孩子,通常都会被国家——结社——救出来。那也是战斗诅咒师的工作之一。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他们得到了帮助,他们也不会回到父母身边。因为被诅咒的人会把诅咒撒在周围。

    两个洞还不够,打开过一次的那个,也许根本无法填补。

    "好吧,前面有个商场,我去那里买点东西。"

    我说。今天的第二个目的,是为津凪准备必要的生活必需品。

    据说她的逃亡生活最多也就十天左右,进城的时候丢失了换洗的衣服和其他东西。据悉,她在被斯托克撒下的诅咒击中时,把它落在了某个地方。

    当我告诉她我会带她去那里的时候,津凪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在这种时候,连一句感谢的话都说不出来,真是意外。是的,我想感谢你做的一切。"

    "别说得这么客气。。。。。。"

    虽然这是无意中说出的话,但是没想到津凪已经平息了。

    "嗯,出乎意料的粗鲁。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所得到的恩惠。"

    "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那种为所受之恩尽心尽力予以报答的人。"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改口。"

    "是会尽力的类型。"

    "已经成了一种自我宣传了。。。。。。"

    "这会给你带来麻烦,是啊,虽然不是很成功,但我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别说得好像你要出嫁似的。"

    "差不多吧。"

    的确,我想着,笑了起来,津也笑了起来。不,我不需要那个,但是。

    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格不会轻易忘记津凪带来的恩惠。对我来说,这也没关系,甚至还不如把它忘了。我一开始就不认为他们是出卖恩惠的。

    只是,我觉得津凪并没有那么灵巧。装得很巧妙,但本质更笨拙。

    好吧,也许只是自以为了解。不过,我敢肯定,即使我们在一起度过了至少一天时间,甚至还不到一天的时间,我也能理解她。

    我说意外并不是因为津凪的问题。

    对诅咒师来说,仅仅如此而已。

    只有想在伤害别人甚至自己的情况下完成某件事的人,才会选择诅咒师这条路。大原则没有例外。咒术只能造成伤害。

    当然,那只是她自己选择了咒术之路而已。

    不只是想成为诅咒师的人,也许只是没有别的出路。

    "好吧,好吧,那我们先走吧。"

    我没事,等着津凪点头,我迈开步子。

    走在我旁边的她笑着对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样的白天和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一起散步。"

    "第一次约会的对象是我?好吧,我会尽力帮你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嗯?难道永代已经习惯了?"

    "我不知道,嗯,习惯了的话,应该是真代的对象。"

    "哼,我开始期待了。能这样走在街上真是太好了。"

    正如她所说,津凪表现出了高兴的表情。

    如果仅仅因为这些,就能看到她那种表情的话。

    对于帮助别人来说,感觉并不稀奇,也不坏。

    买了最低限度的东西,然后我们一起在城里散步。

    这个城市和外面没什么区别。尽管如此,津凪还是很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愉快地眺望着。就像是翻倒的玩具箱里的东西,闪着光的孩子。

    我从后面看着,各种费用由社团承担,这次约会是以"保护津凪"的名义交给我的正式工作。——也就是说,我会从结社得到报酬。

    我没钱,我和真代两人生活所需的全部费用,都要由我靠诅咒师的工作赚来。因为我反对真代成为战斗诅咒师。

    诅咒师赚得不错。无论是多么简单的工作,都无一例外地与生命息息相关。

    所以虽然没有钱,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奢侈。如果不能把真代的服装费和交际费作为零用钱给她,哥哥的头衔就会被废除。虽然不能否认比较艰难,但也不至于穷。

    所以。偶尔我也可以稍微奢侈一下。

    中午,我带着津凪去常去的拉面店。对我个人来说,这是六路木最好吃的店。

    店的名字叫灰海轩,我不知道读的是不是正确,本以为店名看起来不会很赚钱,但店里的语音报时还算不错,至少没有要倒闭的迹象。

    因为太热闹了,老实说很难说是适合带女孩子来的店。但我还是选择了。因为我觉得这样津凪一定会高兴的。

    幸运的是,这个预测似乎是正确的。

    "这是我第一次进拉面店。。。。。。!"

    不知怎么的,紧张的津凪说出这样的话。

    "你没吃过吗,拉面?"

    "不,这不是真的,他们只是在做即兴表演。没想到在店里吃。。。。。。"

    "想法?"

    "吃得慢会被赶出去,这是真的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