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师  第25章 奇迹

章节字数:3020  更新时间:19-07-01 1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但是,无论是仕種还是夜羽,都无法将其视为空隙。

    信用评级已经结束了。当他无法理解时——当对方的世界观超越了自己的世界观时,他作为诅咒师的败局已定。

    "话虽如此,事情很简单。当然,死去的人不会复活。用咒术只能杀人——当然。那我就没死。现在,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我确定你已经死了!"

    他忍无可忍,只见那仕種大声喊道:

    是的,因为那个时候,灵魂已经完全从出水中消失了。

    那是被诅咒致死者的特征,绝对不可能从那里复活。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只是说如果不是普通的话是有可能的。你们以为你们到底与谁为敌?我叫井峰出水。别以为能用常识来衡量,蠢货。"

    "什么。。。。。。"

    然后,想到这里,仕種和夜羽才发现自己的失策。

    的确,出水之后,灵魂就消失了。但是,如果说她是死于等级制,那就绝对不是这样了。

    出水会说话。也许他们注意到了什么。

    "现代咒术就是自我世界观的现实化。只要你相信这是真的,诅咒师就能把谎言变成现实。就像刚才我把"鬼"这个概念,你把"老鼠"这个概念,放在自己身上一样。现在,我有个问题,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附身,却没有想到呢?"

    附身的反义词,他们只知道一个咒语。

    "。脱魂咒术。。。。。。是吧?"

    "可是。。。。。。真傻,什么时候的事?"

    脱离灵魂。这与附身相反,是一种咒术。将自己的灵魂从肉体中分离出来,直接接触灵界,这是一种将更高级的灵性存在——神降临的技法。

    如果用更容易理解的表达方式来表达的话,最终就是幽灵离体。

    说出来你就明白了。那正是所谓符合常见咒术形象的主要东西。

    "我只是误以为你们随意地死去而已。"

    出水就说。不过,这也不难理解。

    他无法想象会有人在战斗中做出如此危险的行为。进入出神,意识完全站立,也就是说完全无防备。只要走错一步,他们就会真的杀了你。

    最重要的是,咒术并非那么简单,只要慎重起见,就可以改变现实。只有符合大前提的仪式行为才能实现这一原则。

    因为和咒术所说的世界观,与个人的价值观完全不同。这是根植于世界、与历史共同成长的信仰。正因为很多人相信这一点,所以才能在现实中拥有力量。不是个人能重新粉刷的东西。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逆坂津凪。

    "是把“神“请下来了吗?放在自己的身体上。。。。。。!"

    "不要惊讶。你们也知道咒语和信仰同在吧。你觉得他们为什么把鬼放下来?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放下上帝?因为它们可以拟人化。"

    "事情没那么简单。。。。。。"

    夜羽呻吟,因为出水告诉我们,降下来的神就像模仿人类一样。

    的确,这符合咒术的原则。

    如果我们能够相互理解,我们就能够相互联系——也就是说,相似的事物具有相同的属性。

    但是,绝对不能简单地说"鬼和神都像人,所以能模仿"。

    "所以我才叫你别舔,没有注意到只能说是怠慢,是啊,不过,真代反而更注重简化仪式,所以这一带各不相同。"

    出水慢慢地走起来,捡起刚才扔掉的香烟,放进了手中的便携烟灰缸里。

    两人注意到那支烟还在冒烟。

    "你的观察力不够,你们这些笨蛋。结社的人会在大街上做随处抛弃的垃圾吗?就算扔掉也要灭火,而且只是为了夺走你们的意识而扔烟头?别傻了——那太舔我了。这肯定也是媒介吧?我向你保证,你会用烟雾对付,你这个白痴。"

    "哦,你的脸怎么了。的确,我告诉过你不要舔永代,但那只是因为那家伙很容易被舔。不要一开始就舔我,即使你什么都没说。理所当然吧,这种事情。——即使这样,我还是个特级诅咒师呢?所有的行为都是一种仪式。从一举一动到呼吸方式,一切都是计算。我,只要我在那里就是个咒语。年龄不同了,孩子们。"

    水从鼻子里喷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她似乎还在为什么事生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两个歪着头的人面前,吹水把愤怒变成了语言。

    "天哪,这就是现代咒术!如果你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完美,那么,你怎么会认为你知道所有的事情?你受过什么样的教育?"

    她的愤怒似乎并不适合仕種和夜羽两人。

    ——是的。显然,她对教育他们的"王国"很生气。

    "不会吧。。。。。。你。"

    "是的。当然——像你们这样的小鬼,杀了又有什么用。与其这么做,不如从一开始就作为结社的一员来处理这件事,我是来拯救你们的。"

    为了拯救逆坂津凪。

    他们把责任推给了比自己年轻的永代。

    如果作为大人的出水救不了和津凪一样处境的孩子,该怎么办。

    所以她等待着,直到使用了仕種和夜羽从津凪那里得到的咒术。他们打破了这个规则,建立了应对方法,并在结社里为收留他们而战。

    "呼,呼——别开玩笑了。。。。。。!!"

    听到这句话,夜羽叫了起来,忍不住大喊大叫。

    因为,这太糟糕了。夜羽受不了这种同情,不需要那种强加于人的救赎。

    "别跟那些工具混在一起。。。。。。!我是按照我的意愿成为诅咒师的!没有什么理由让你救——!"

    即使是恸哭,出水也会放声大笑。

    "好吧,这个永代可能是有效的。但我听不懂。我不在乎你的情况。"

    "什——"

    "是的。不是吗?大人有责任指导一个做坏事的傻小子。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不在乎你们会怎么看待它。教育从一开始就是洗脑。喂喂,你们这些不懂世故的家伙。但是现在你变聪明了,记住,成年人是肮脏的。"

    "糟糕。。。。。。糟糕。。。。。。!!"

    呻吟,夜羽盯着出水。站在他旁边的仕種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清澈的眼睛看着出水。

    "话说回来。你现在是谁?"

    "好吧,好吧。不管怎样你们输定了。我还确认了你们施了什么咒。那你先反省一下吧。接下来就被结社束缚了。"

    之后不久,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对自己做了什么,突然昏倒了。

    我轻轻地抱住两个倒在地上的人,让他们喘口气。

    让他们躺在铁轨旁边,她也靠在墙上,放松下来,看起来有点虚弱。

    "真的。没想到真的会被杀一次。太麻烦了,该死的。"

    她从怀里取出香烟,点燃叼起来,看向铁轨的另一端。

    出水并没有向他们解释一切。的确,吹水已经脱离了灵魂,他们以为已经死了。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使受到的诅咒无效化的理由。

    不管是脱魂还是什么,诅咒本身都受到了。他们两人所掌握的新的世界观咒术,即使出水也无法打破。能轻易把它传递给任何人的津凪,确实是不能置之不理的存在。

    "拜托了,永代,恐怕只有你们才能阻止津凪。"

    看到吐血的真代,我理所当然地想跑过去。

    我只是。。。。。。那个动作,被掌心朝向这边的真代阻止了。

    "没、没关系,所、所以。。。。。。大哥,别这么热,给我。。。。。。"

    真代……

    她的咒术确实很强大。但即便如此,咒术仍是咒术。当然,越是强大,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对象使用过的所有诅咒都会一次性返还——具有无比巨大效果的真代的"赎罪",可不是这个词面那么方便的咒术。

    这是她为了惩罚使用魔法的罪行,给予禊祓赦免而采取的行动。这是一次洗礼,旨在将所有罪恶漂白,使其恢复纯洁。

    这等于强行扭曲了本来只能用来伤害的咒术。

    用咒术做出这种行为的矛盾,自然会反弹到她的肉体上。真代在自己的灵魂里积攒了这个诅咒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污点。

    诅咒一定会打开坟墓。

    那么,谁来承包呢。这就是这个故事。

    她的咒术原本是为了通过使用,让真代继承诅咒师的罪孽而创造的。

    诅咒就是诅咒。

    如果这是不可避免的,把扔进洞里的尸体变成另一个人就好了。

    可以说,真正的代理人就是为此而被选中的——决定死亡的祭品。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接受了诅咒师所犯下的罪行,并为了自己的死亡而牺牲。一个被迫承担各种罪恶行为的娃娃。一片白色。

    那就是真代诅咒师。

    改良其技法,攻击性地进行重建的就是"赎罪",能够这样做的技术力量才是真代特别指定的级别,当然也有其局限性。

    她迟早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不,现在还活着本身就是个奇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