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谭  第58章 小山内

章节字数:3210  更新时间:19-07-16 1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能穿这个吗?"

    "当然,如果你要上学的话,这件衣服是鵺的。"

    "好吧,鵺可以去学校什么的。"

    鵺似乎很兴奋,不停地从黑发中伸出猫一样的耳朵,啪嗒啪嗒地动着。

    她似乎非常羡慕前几天妹妹穿的女裙。

    "好的,就这么定了。"

    鵺和群青之间当然存在着比永代更为深厚的情谊。

    永代不喜欢这样超出了理论范围。

    二十多岁的叛逆期也很奇怪。

    "等等,爸爸。把鵺送去学校真是太荒唐了。"

    永代第一次和群青说了正经的话。对他来说,这是一种罕见的激情。

    "这样不是更有趣吗?"

    "鵺对人世间还知之甚少。"

    "这就是为什么,因为学校是社会的缩影。"

    "可是——"

    "永代你可能需要离开鵺。"

    听到群青的一句话,妹妹微微一笑。

    对于嘲弄的动作,永代无趣地转过头去。

    在懂事的时候,永代是鵺的最好的朋友、最能理解的人。

    永代和鵺之间也存在着不能用一句话概括的纽带。

    "我不希望错综复杂的关系和感情用一句"远离鵺"来结束。"

    "永代,别担心,鵺想去学校看看。"

    "如果鵺这么说。。。。。。"

    永代不情愿地退出了。

    "没关系,因为被编入的是妹妹常去的子芥子女子学院,没有坏人。"

    这句话并没有让永代安心。

    也许是因为对鵺缺乏感情的妹妹根本不可能支持鵺。

    "这个嘛。。。。。。这也是对永代的惩罚,因为永代破坏了鵺的灵格。"

    这么说的话,永代一个字都没有说。

    永代对现在鵺的现状负有全部责任。

    那是禁忌,本来被杀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父亲,堕落鵺的惩罚就这么简单吗?"

    这真的是惩罚吗?

    对于这种不像惩罚的惩罚,妹妹看起来很不满意。

    甚至觉得在学校要注意鵺的自己是被抽到最穷的一张彩票。

    "那么,永代也去上学吧。"

    群青愉快地笑了。

    群青的话一派胡言,但也是绝对的。

    "我会支付学费、经费和其他费用,所以不用担心经济问题。"

    在这里,大家或多或少都处于群青的统治之下。

    他具备这样的实力和影响力。

    只有鵺是例外。

    只有鵺才能对群青发表意见,也能贯彻自己的主张。

    这里就是这样的家。

    "父亲不能把鵺放回去吗?"

    永代他们走后,妹妹一边用熟练的手势收拾茶具一边问群青。

    "现在的鵺也不错嘛。"

    说出一些不成为答案的感想来搪塞。

    群青什么重要的事都不说。

    这个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个世界,有时候甚至连理智都不了解的男人知道问题的来龙去脉。

    因为只有问题本身引入的结果,所以问题和回答对他来说都没有多大意义。

    如果你觉得这很有趣,就保留它;如果你不喜欢,就改变它。

    对群青来说,世界不过是获得刺激的工具。

    "我觉得父亲对哥哥和鵺太放纵了。"

    "鵺事件,我并没有完全原谅你哦?是啊。总有一天,永代会在合适的地方受到合适的惩罚。"

    群青边说边慢慢解开眼罩。

    不久后出现的素颜是充满精悍的光辉和精彩的活力的美丈夫。

    从永代那里摆脱出迷恋的气氛,使之成长,再加上虚无主义的容貌,与其说是父亲,不如说是哥哥更加潇洒。

    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他那双细长的眼睛后面,蓝色的眼睛闪烁着深邃的蓝色,蓝铜矿般的邪恶。

    "对了,你们班不是有个学生自杀了吗?"

    "是的。"妹妹机械地回答。

    "她为什么要自杀?"

    "我不知道?"这次,她用略带戏剧性的声音回答道。

    群青经常称妹妹为"你"。

    尤其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是这样。

    不是因为妹妹不喜欢别人叫它真名。

    只是单纯地说,对群青来说,很正常。

    妹妹的名字情结并不是可爱或不可爱等级的话题。

    因为这个名字不能让父亲有所顾忌地称呼。

    不适合永代家的黑发和淡蓝色。

    那里横亘着根深蒂固的血液问题。

    所以她不喜欢自己的名字。

    "你是班里的委员吧?你在课堂上有什么问题吗?"

    "死去的女学生是特意从校舍的阳台上跳下来的。"

    "父亲,自杀就像现在女学生的流行一样。"

    "你真是个坏脾气的同学。"

    "坏脾气的是父亲。"

    因为群青知道了自杀的女学生的长相、名字、原因等一切后,还在不停地问。

    小山内毫无疑问是个梦寐以求的少女。

    从小就有幻想的毛病,今年十六岁了。

    父母担心她的处境不妙,但她并没有违抗父母的要求,而且她也不会惹麻烦,因此作为一个模范女人,她赢得了家内外的信任。

    但是,他们担心的是,她太专注于书籍,不愿意交朋友。

    比起现实事实,更憧憬在小说中被拼写成恋物语。

    贪婪地沉溺于阅读这类书籍,是她无人能够侵犯的日常生活。

    梦幻般的浪漫和奇迹让她激动不已,这几乎成了她世界的全部。

    也许有一天我自己也会有个王子出现,坠入命运之恋。

    也许,一定——。

    这样的期待和愿望在她的心中疯狂绽放,使她的脸颊泛红。

    看看镜子,一个面容朴素的女孩无助地看着自己。

    根据学校的规定,一个紧凑的编织。

    一张普通的脸,隐藏在一个庞大的轮廓中。

    其中唯一散发出个性的浓眉。

    在黑框圆眼镜后面,平稳摇晃的眼眸映照着瘦弱的身体线条。

    衬衫和裙子的睡衣简单而又洒脱,气氛恰到好处,毫不掩饰。

    试着装出笑容。

    可能不会给很多人带来温暖。

    但是,某处的某个人确实拥有响亮而温柔的音色。

    王子会找到这样的自己吗?

    他会像《灰姑娘》里那样注意到我吗?

    "巫师老太婆,你觉得怎么样?"

    没有回应。

    "也许是一盏神奇的灯。你是。。。。。。"

    "何人嗤笑你精神之处如此之深?"。

    揶揄了一句无关紧要的戏言。

    "不要接近佩刀的老师。"

    "又是这个?没关系,我讨厌月彦老师。"

    我耳朵里的声音,只有咫尺之遥,毫无意义。

    "还有,小心那个叫大室樱子的学生。"

    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委员长的名字。当然,无法理解。

    "黑发的话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自言自语之后,声音再次陷入沉默。

    她并不认为栖息在自己体内的"声音"是妨碍。

    虽然说的话大部分都带着疑问,但能让烦人的现实远离自己还是很感激的。

    女佣敲了敲房门,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小山内家虽然是老式的贵族血统,但财政状况很紧张。

    尽管如此,家里还是雇了几个仆人,桌上摆着昂贵的晚餐,纯粹是为了体面。

    小山内家虽然还没有退还贵族的身份,但是也没有余裕去奢侈。

    "最近学校怎么样?"

    在吃饭的时候,母亲的话题都是关于学校的。更进一步说,是关于成绩的。

    "父亲今晚也很晚吗?"

    她把刀子放进烤得很好的肉里,把明白无误的事说出来,转移话题。

    最近,小山内家母女之间有很多有意识的交流。

    她的父亲是个议员,但他的报酬不足以支付大笔开销。

    小山内家靠卖艺术品和古董勉强维持生计。

    父亲说干脆放弃贵族身份的时候,节子母亲坚决拒绝。

    "最近附近好像有很多失踪人口,所以要注意前后矛盾。"

    母亲的话很平淡,没有语调。

    "我觉得好像是商业通知,而且是针对我的。

    而且不用你告诉我,我早就知道了。

    "那我想还是不去上学,呆在家里比较安全。。。。。。"

    "你怎么能再让自己的成绩下降呢?我不希望看到太多,只要顺利毕业就行。"

    母亲的声音粗暴起来。

    最近,她的回答突然明显不对劲,节子对此怒不可遏。

    "对不起。但是我生气是因为在想你。"

    这样的母亲的道歉只是为了维护母亲的面子而肤浅的自我辩护。

    小山内思考,妈妈什么时候变成这种脾气暴躁的人了。

    她曾经是个严厉而温柔的母亲。应该有的。

    身为贵族的外表,以及随之而来的巨大开销。

    最重要的是,债务这一现实让母亲变得如此不同。

    因为财政困难,很多家庭都放弃了贵族身份,在这样的时代,小山内家也应该学习。

    "是的,是的,我忘了告诉你重要的事。"

    节子说话的方式很不自然,也很突然。

    今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奢侈,饭菜如此周到,仿佛就是为了这番谈话而准备的,小山内对她的不祥预感感到不适。

    "实际上,针对的是婚姻问题。"

    小山内说不出话来,没能拿出来更正确。

    她认为结婚还是第一次,便把母亲的话当成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别人的事,毫不犹豫地在耳朵外侧滑过去。

    "对方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个很厉害的实业家。"

    节子的话题继续进行着,连一张对方的照片都没有。

    "不是现在,是你毕业后的故事,非常好的,不是吗?"

    节子不好意思地笑着看着女儿。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关于筹钱的故事。

    在日本,一段好的婚姻是为了让小山内家族成为贵族。

    "先见个面再想也没关系,喂喂——"

    小山内起身,迈着凌乱的脚步冲进自己的房间。

    锁上门。

    在粗重的喘息中,小山内第一次觉得母亲很可怕。

    "尽管如此,不要碰我的父母!"

    栩栩如生地在精神深处针对嗤笑的声音刺耳地说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