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谭  第62章 死者诅咒(3)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19-07-18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是不是该回教室去了?上课迟到月彦会生气的。"

    "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渚兰丸。"

    穿黑衣服的妖刀使者平静地回答。

    "兰丸。"

    誄心里洋溢着某种温暖的东西,少女不知道这种感情叫什么。

    "兰丸也叫我回教室吗?"

    誄的声音很高兴,没有责备的意思。

    "我不是老师,所以不会强迫你。。。。。。那么,你为什么进入女子学院?"

    兰丸一边收拾切好的花,一边向少女提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未来想做或者想成为的东西?"

    "我从学院毕业后就要结婚了。"

    誄低着头,圆形眼镜遮住了眼睛的忧郁。

    "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问题。那么你必须努力学习,然后毕业。"

    "你觉得结婚有意义吗?"

    "我是单身,所以不太清楚。不过,别人说结婚的人是幸福的人。"

    "嫁给一个你不认识的人?"

    声音里刚才的抑扬顿挫已经消失了。

    誄愣了一会儿,然后坐在了那个位置上。

    兰丸一言不发,把手放在少女头上两次,然后重新编织起来。

    "对方好像是某贸易公司社长的儿子,但我从没见过。"

    誄的声音冷淡得就像在谈论别人的事一样。用干渴的语气继续说道。

    "我的父母和对方都很喜欢这场婚礼,只有我不喜欢。这所学院也是父母强迫我入学的,就是为了给我增光。"

    "那个叫权宜婚姻的家伙?"

    "但是,没有办法。家族虽然是华族,但出身却是没落的名门望族。我的婚姻可以还清家里的债务,对方想把华族血统加入家族。。。。。

    少女双手抱着的膝盖很小。

    她大概已经忘了上课的事了吧。

    吐出自己境遇中最沉重的部分,目瞪口呆。

    誄感觉不太对劲。

    兰丸不同情少女。

    只是各自的立场和人生都存在。

    他再次告诉自己,自己是一个砍人的人,决不能救人。

    "我认识一个名门望族的小子,不知道你对什么不满意,离开了家,过着自立的生活。"

    "他是个好人?你的朋友。。。。。。"

    "不管怎么说,他是个混蛋。不止一条路吗?"

    说得好的话不如想象的出来。

    在这种时候,如果是永代的话,或许能说得稍微好一点。

    "他一定是个坚强的人。"

    "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风格,但是我不能模仿。"

    女孩补充了一句话,下课的钟声像是计算好时间似的敲响了。

    "兰丸,谢谢你今天陪我发牢骚。"

    "你可以和你的班主任商量一下最小的事情。我觉得一个人抱着最不好"

    誄抬起头来表示感谢,随即消失在校舍里。

    兰丸对自己毫无节制地变得饶舌感到困惑,但并不觉得奇怪。

    反而觉得心情变轻松了,奇怪地觉得得到了解救。

    也许是久违地与闇子相遇,心情郁闷。

    和别人玩语言接球可以改变很多心情。

    这么一说,他忽略了少女的名字,现在才发现。

    "兰丸,你经常在这种地方吗?"

    身后毫无动静地站着一位身穿孔雀绿连衣裙、笑容相宜的青年。

    腰间插着妖刀月下美人。

    "到处都是破绽,这不像是。。。。。。"

    多管闲事之后,月彦进入正题。

    "这是永代的留言,据说这个学院里住着鬼。详细情况,今晚我将在“左团扇“讲话。"

    兰丸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好吧。。。。。。"

    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几朵栀子花撒下了白色的花瓣。

    即使放学后下课,教师的工作也不会结束。

    永代早在一天之内就对自己的处境深感不满。

    一堂不合时宜的课。

    和不习惯的学生打交道。

    和不和谐的老师之间的互动。

    其他,杂务等等。

    不是不合永代的胃口,就是满是烦心事。

    最重要的是,他不能接受自己是个老师。

    平心而论,他厌烦了。

    "雨先生。"

    正要深深叹息的时候,一个学生叫住了永代,永代沉重的脚步停了下来。

    小山内誄按照校规规定站得严严实实,一丝不苟。

    "您知道我们班有欺负人的事吧?"

    她低下头,想起了永代的课。

    "带头欺负人的是北枕。"

    "北枕?"

    永代不知道妹妹和鵺以外的脸和名字,甚至都不记得了。

    "北枕石榴,是老师让在课堂上发表意见的学生"

    "啊。。。。。。"

    一个眼神坚定的美少女的身影从永代的脑海中掠过。

    誄继续不管不顾地指责石榴。

    话说回来,永代还以为誄是个大胆发言的学生。

    这些敏感话题通常都是选择地点进行的。

    在学生们来来往往的放学后走廊的正中央,一边注意别人的眼睛和耳朵一边说话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山内誄。"

    女孩似乎笑了一下。

    可能是因为永代完全不记得学生的名字而感到可笑。

    "除了药师寺之外,我是孤立的目标,但现在的班级非常和平,所以请不要担心。"

    誄带着平凡的个性微笑注视着永代。

    "谢谢你特意来,不用担心。我不担心,你也不用担心。"

    永代也挤出笑容回应少女。

    "还有先生——"

    "雨先生!"

    在看似无聊的对话中,尖锐的声音插了一刀。

    欧卡帕头和清澈的眼睛,还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浅蓝色大眼睛。

    是妹妹在走廊拦住了永代。

    "你好,是樱子吗?"

    对誄来说,临时班主任叫她的全名让她感到意外。

    学生中有个性的外表,名字也容易记住吗?

    还是只是记住了班级委员的名字?

    这个学院里只有兰丸知道他们是兄妹。

    "我有个问题,请过来!"

    半强拉着永代的手臂,他的脚步被一把有力的妹妹带走了。

    "砰"的一声,誄像是在思考什么,朝着和永代相反的方向踢去。

    妹妹把永代带来了,就是那个阳台。

    "这里是禁区。"

    "我已经贴好了告示,不让人看见。"

    "一切都很好,这么说吧。"

    "你想问他什么?"

    永代用知识分子的动作和声音触摸了一下时髦的眼镜,嘴角微微翘起。

    看来这是永代的形象。

    "什么是老师?你连教师执照都没有。"

    "你可以告诉你父亲,我不是什么都喜欢才教书的。"

    因为是群青吩咐的,所以只好模仿老师的样子,永代想说这不是他的本意。

    "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吗?"

    "我希望你能好一点。"

    "我不是一直都很好吗?"

    永代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那么,不要打哈欠或者肚子里的虫子,请挺直腰板,平时态度要认真。"

    "这样我哥哥看起来更酷,应该能看见。"

    "我想看看在过去的记忆中哥哥的样子。"妹妹急切地想。

    "谁也不认为我和你是兄妹。"

    "不是这个问题。。。。。。还有——"

    妹妹转向永代,视线落在阳台栏杆上的装饰物上。

    "明天哥哥帮我准备便当。"

    "太麻烦了,不行。"

    "即使麻烦也要做。"

    他们之间有一段时间。

    "趁闇还没变深回去吧。"

    永代用手上的班级日志敲了敲锯妹妹的头,然后答应了便当的事。

    毕竟,他是一个对妹妹很温柔的哥哥。

    鵺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对着黑板用粉笔画画。

    已经准备好回家了。

    她在等永代的工作完成,反正回家的路是一样的。

    太阳还没有落山,但窗外已经开始下黑夜了。

    这是完全不符合黄昏这个表现的这个世界的黄昏。

    荧光灯的眩光让鵺不由自主地在眼前投下了阴影。

    今天,她第一次体验到荧光灯的亮度。

    不可思议的光的白,把一切都暴露出来让人以为白人。

    "你的头发真漂亮。。。。。。"

    不知不觉,北枕石榴从背后抚摸着鵺的头发。

    "你不是人类,不是吗?"

    这次耳边传来了毫无起伏的声音。

    "你身上也有别的味道。"

    "那我们也许会合得来。。。。。。"

    石榴的手指伴随着不祥的无声,伸向鵺雪白的喉咙。

    "你在干什么?"

    突然走进教室的是小山内誄。

    毫无特征的声音很快消失在寂静的室内。

    "快放学了。"

    圆眼镜后的眼睛盯着石榴。

    "大声点,太夸张了,我只是想加深我们的转校生和友谊。"

    说完,石榴无动于衷地走出了教室。

    "大丈夫?」

    "什么?"

    "因为他对不喜欢的人很严厉。是啊,只有自己是班里的中心才能忍受。"

    誄注意到黑板上的一幅画,扭了扭脖子。

    "这是什么?"

    看着鵺指尖上的粉笔粉末,誄问道。

    "是鬼。"

    "鬼?"

    怪不得誄反问了。

    黑板上的东西看起来没有形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大大的嘴巴和獠牙,再说角像鬼,也许就是了。

    "这家伙是个善于躲藏的魔鬼,他是个麻烦。"

    为了不把视线从黑板上移开,鵺加了一个注释。

    "哦。。。。。。是吗?在你走之前把这张照片清理干净。"

    他颤抖着走出教室。

    妹妹在放学时间快到的走廊上加快速度。

    她粗鲁的步态可能表现出了急躁的情绪。

    不幸的是,她在办公室里被一位化学老师抓住,被迫在实验结束后帮忙收拾残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