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回 鸳鸯庄中忍辱救夫 绝处逢生逃出魔窟

章节字数:4035  更新时间:19-08-20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云;才貌双全人,令人离魂,风月场中扣迷津,只因冥昏。
      忆昔相逢情切切,何等恺心,怜爱两相浸,不知何因?
    
    话说兆柳仁一路寻问打探,来到一所庄院,    
庄内建筑景色别致,庄重。柳兆仁来到庄口,想找个人打听打听,哪知庄外非常清静,直走到庄中,才遇见一个人,这人提着水桶,到井台打水,柳兆仁上前抱拳动问道;这位仁兄打扰了,你可晓得有位姓赵的此庄中?打水那人看了柳兆日仁一眼道;我们这里姓赵的有几位,说着提水便走。柳兆仁陪笑道;多给你添麻烦了,我是打听金榜题名姓赵的状元郎。这位打水之人,一听这话,愕然止步道;你问的名叫赵梦龙么?柳兆仁道;正是;那位打水之人立刻将水桶提起来道;我不知道。
原来这位打水之人,曾受过一朵花的禁令,凡有外人来打探赵梦龙的,一律不准告人,违令者斩。这人看着柳兆仁,心里不免有些畏惧。柳兆仁着急地将那人拦住道;我和那位状元郎是朋友,我现在有急事要找他,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两碎银递给那人,那人看看碎银欲接不敢。柳兆仁又道;我看着位仁兄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说,我知道,他被人劫持了,如若不然,我还不找他呢。劳你的驾,你只说这庄中有没有这位姓赵的状元郎就行了,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这人惊恐四瞿,见四周阒无一人,方才接过银子,低声道;你看,抬手往一座豪华的住宅一指道;姓赵的状元郎就住在那里,那里整日里笙萧歌舞,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已有半年之久。柳兆仁道;不是被人劫持来的么,怎么没有逃走?那人道;有金钱美女相陪,有吃有喝又快乐,谁还想做别的事。说着提起水桶,走进豪宅门中。
柳兆仁站在路旁,向豪宅门中望了望,碾转多时,意欲进宅看看赵梦龙,将事情的经过说明,转而一想,差矣,我与赵梦龙水米无交,萍水相逢,盲目造次,人家岂能相信怎能知到自己是甚么人。
柳兆仁一连几日不归,东绕西转行程数百里,今日得知赵梦龙被劫的地方,心中略觉骀荡。他在门外看了看豪门深宅,不便进去探望,只好日夜兼程,转回淮安,回到孙先林家中,将前后经过对孙氏夫妇及李彩云细述一遍。三人听了都非常高兴,遂设宴款待,一则为柳兆接风洗尘,亦是为庆贺李彩云小姐找到了亲人。
次日早晨,孙先林早已备好一匹快马,李彩云攀鞍上马,挥手作别,方才启路蹬程,一些客气话,离别情不必细敘说明。
今非昔比,李彩云虽然在孙家蹉跎了半年岁月,但在孙家,亦在柳兆仁的教导在下,学得了许多武功。李彩云知道,想报仇雪恨,必须学会武功。她被仇恨挫折,迫的她钢强坚韧。她勤学苦练,不畏艰难。李彩云何等聪颖,半年时间,她将柳兆仁所教给她的武功谙练熟之,各种招式切记心中。虽然力道不足,但,招式学得成功原满。
李彩云快马加鞭。她知道,一定要在极秘密的情形下,赶到那座山庄,那样她才可以知道,柳仁兄所说究竟是真是假。从淮安到这里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她心急如焚,患难之中,久别将要从逢,那是何等心情。
李彩云虽然不停的赶路,也走了二十多天,才来得一望无际的北国平原。时置隆冬岁月,道路上风雪滚滚,山川,原野雄浑苍茫,皑皑白雪,山漫遍野,与南方的气温景色,是截然不同的境界。
李彩云边走边问,知到离山庄只有几十里了,她行动更加小心,日间特意不在赶路,一直等到傍晚,才又换了一匹健马骑着,直奔山庄而来,等李彩云可以看到庞大的豪宅时,已是灯火辉煌,酉牌时分。
李彩云下了马,身子起伏向前掠了过去,转眼间,她便到了大门前,两名高手各夸腰刀,站立在大门两侧,李彩云在一株树后躲着,看了片刻,她一提气,便上了树冠,便隐约听到器乐丝竹声传了过来,李彩云略呆了一呆,忙向传来声音的方向掠去。一路上也遇上几位寻夜高手。但是,李彩云的轻功虽不及踏雪无痕柳兆仁,要避过这几名巡夜的人,自然是轻易的很,她听出那阵乐音,是从一个院落里传来的,而在一片漆黑中,独有那个院落灯火通明。李彩云身形一闪,来到院落中,寻个隐密藏身处,向屋内看去,只见屋内灯火辉煌,照耀的如同白昼,借屋内灯光,可以看到厅堂内的情景。李彩云一眼便看到,随着音乐的节奏,有七八个少女身披轻纱,正在曼妙的起舞。舞姿十分美妙动人。
在大厅之侧放着一张绣榻,李彩云才看到那绣榻上,有位女子,躺在一个男人怀里,那女人急乎等于裸体一样,一双粉白细腻的玉腿圆臀,全然裸露在外,而且身体还微微的扭动着。李彩云虽然结过婚,可她毕竟还很青春,那里见过这样的情景,一看之下,便面红心跳,不知如何是好,霎那之间,她未看清那一男一女究竟是谁,隐约看出那男人象是自己的相公赵梦龙。
从这样的情形看来,柳仁兄的话,竟然是真的,不堪入目的情景,已令李彩云大怒了,她怒不可遏,娇叱一声,一个箭步闯进大厅,等她闯进大厅时,见那两条欺霜赛雪的腿,滑腴嫰白的丰臀,正极力的往那人的身上靠。那女子瓜仔脸柳叶眉,樱口朱唇梨花面,目送秋波,春情无限,是一个极娇艳,又放荡的美人儿。
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盼夜想的相公赵梦龙。虽然李彩云和赵梦龙仳离不久,他瘦了不少,面上也有一种十分难看的青白色,鸠形鹄面,已无昔日丰庾。最大的分别是他的双眼睛,已不象以前那样炯炯有神了,他的目光呆滞,浑浊而散乱。
此时赵梦龙那散乱的目光,正望着那女子,看来像发呆一样,大堂之中,奏乐的曼舞的,全是妙龄女郎,李彩云进了大厅,她们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李彩云看到这种情景,耳际不禁嗡的一声,眼前一阵发黑,险些晕倒,柳兆仁所言竟是真的。李彩云知到,柳人兄不是说慌的人,也正因为如此,她才等到天黑赶来。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道,恩重如山,情深似海的相公,煊赫堂堂的状元郎,竟然如此昏聩梼昧。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睁眼看时赵梦龙和那女子仍然未曾看到她,那女人的身子向赵梦龙的身上偎去。李彩云看到那情景,实是忍无可忍。陡的大喝一声,她那一声大喝,实是突如其来,随着她的喝声,不但丝竹之声立时停了下来,正在轻歌曼舞的那些妙龄女郎,被李彩云突如其来的大喝声,吓得呆若雕塑,而赵梦龙的手臂本来搂抱着那女子的蛮腰,李彩云的一声大喝,象一声霹雳击在他身上,他不禁浑身一抖,搂着那女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缩了回来。他的手一松,那女子也随大喝声滚落在地。
赵梦龙不知不发生了甚么事,但他知道有意外发生,是以他勉强镇定心神,想看看究竟发生了甚么事,一抬头看见李彩云屹立堂中,他猛然一惊,这一惊,如梦方醒,赵梦龙此际真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脸胀的痛红。
此时,跌落在地的那位女子想站起来,李彩云踏步上前,连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一抬脚,踏在她的身上,定睛向赵梦龙看去,冷冷的说道。好啊,你在这里,吃喝玩乐,享受荒唐淫荡的生活,只见赵梦龙的脸上仍是一片茫然之色,只不过那茫然之色,持续了很短时间,又见他双眼眨了一眨,口唇嚅动了一下,象是在说甚么,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突然间一阵异样的红色,涌上他的面颊,青白变红,由红变成紫黑色,象是被污血喷头一样,双眼痴痴地看着李彩云。
赵梦龙这半年以来,沉溺在淫荡的酒色之中,这美女本就是有名的淫女荡妇。她不禁用迷药迷倒了赵梦龙,还拥尽了狐媚功夫来迷惑赵梦龙,一朵花又招一些能歌善舞的妙龄女郎,令赵梦龙沉醉在泥潭里,不能自拔,越陷越深。开始时,他午夜梦醒,静心自问,亦敢到极度的愧意,急于自拔,由于他在药力和狐媚的作用下,他不能当即立断,离开这是非之地,而是今朝推明日,明日推后天,如此日复一日,久而久之,他的心灵已然昏聩了,只知道人不风流往少年,得过且过,逍遥一天算一天。他享受着暂时的快乐,完全象似在做梦一样。
可是,就在他好梦方甜之际,突然间一声暴喝,李彩云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当他看到李彩云的一刹那,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接着就像似有一桶冷水泼在他的头上一样,将他泼醒了,他看得大厅内的情景,看到被李彩云踏着赤裸的美人,起自己这些日子的作为,他只觉得又惊,又羞,又愧。简直无地自容。这时李彩云的话,他根本没听见,他只觉得胸口一阵发甜,眼冒金星,渐渐发黑,以后的事他全然不知了。
李彩云一进大堂的一声娇叱,已惊动堂内所有人等,也早有人通报了太师之女一朵花,一朵花衣着綝纚,袅袅婷婷,姗姗来到大厅中站定,双目睥眤着李彩云道;来人可是李彩云李小姐了?李彩云道;正是小女,深夜造访,万望涵谅,一朵花道;莫说李小姐夜半来我鸳鸯庄中大闹厅堂,你就是甚么也不做,鸳鸯庄中也已经大乱特乱了。李彩云道;如此说来,却是为何?一朵花笑道;似你这般美人来说,鸳鸯庄中男人如云,如何不争先恐后,前来看你。要与李小姐挣相同床合欢。只怕挣风之间,便要打闹起来了,如何不乱?
李彩云含垢忍辱道;你过奖了,小女子怎敢与当朝太师之女一朵花相媲美,花姑娘才是招蜂引蝶的能手呢。如若不然,鸳鸯庄中怎能有男人如云的说发呢?一朵花道;不同,不同,你现在武功高了,容光焕发,英气逼人,昳丽无比,只怕是天下第一美人了,李彩云强遏胸中怒火道;你来看我,到底有甚么话要说?一朵花道;我来只不过向李小姐讨一句话,尚祈李小姐明告,李彩云听了一朵花这样说,象是缓和了不少,她心平气和的道;你问我身甚么?一朵花明知故问的道;我想问李小姐来此庄中,究竟是为何事?是否是为壮元郎赵梦龙而来?李彩云听了一朵花问自己,心想,那必是她已无意和她再发生冲突,只是将自己的相公赵梦龙放还给她,这如何不令她高兴,但李彩云却故意道;我来这庄中做甚么,你还不知道?我是来生事的,一朵花笑道;李小姐,你是聪明人,来鸳鸯庄中生事,未免不是聪明人所为了。李彩云道;好,咱们索性打开窗户说亮话,我若不生事,你将我相公如何?一朵花虚与委蛇的道;好说,只要有李小姐这句话,你我之间的事很好商量。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窗前的椅子,笑道;李小姐日夜兼程,辛苦劳顿,有话请坐下说。她说着向李彩云身边走去,她拿定主意,自然是想存心羞辱李彩云一番,然后再置她于死地。但她却不立即出手,因为她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出手便罢,出手必须成功,这才是一朵花狡猾奸诈处。是以她口是心非的说着话,她左手暗中运力,疾点李彩云身上几处要穴,李彩云发觉不对那一刻,为时晚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