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落雨潇潇  第27章 雷正夫妇

章节字数:6268  更新时间:09-02-13 16: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日下西山时,可依再次从梦中醒来,睁开眼便看见雷掣正笑着望着自己。

    “啊,大色狼,你走开!”可依使劲拉开与他的距离,第一次看见有人如此有精力,从早上到现在他一共要了她十几次,每次都达到高潮,一两次后可依就累趴,哪知道他那么精神,待她休息半个时辰后又将她吻醒继续做。虽然说过程很美好,但次数也太多了吧,他不累,她都快挂了。

    “你到底吃的是什么啊,真不敢相信,连着几个时辰,你……你那……那个都完全不要休息的?真是怕了你!”她很是不满。

    “当然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再来个几次我都行。”雷掣笑着搂住她,一手将贴在她额际的几缕发丝拂向耳后,一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背部。

    “啊,放过我吧!我好饿,什么力都没了,身上又臭,怎么办啊,都怪你拉,像只唆索无度的野兽!”可依无力地抱怨。

    “哪有臭,我的兮儿最香最甜了。我先抱你去沐浴,然后再用膳,可以吗?”雷掣说出他的打算。

    “我自己走才不要你抱呢,谁知道你安什么好心!”可依说着欲起身下床,“啊,好痛!”说着重重摔回床上。

    “兮儿,你还好吗?!伤到哪没,快,我看看。我说了吧,还是我抱你吧,我吩咐了下人准备好了温水和西域特制的香油,洗完身子后涂点香油到痛处,过一两天就好了。来,我抱你去,说不定我的孩子正在你的肚子里萌芽呢,我还是小心伺候你的为好!”雷掣笑着一把抱起可依向浴池走去,望见床单上朵朵绽放的红梅,这让雷掣觉得很满足。

    “胡说,哪那么快,何况我还不想那么早当母亲。”感动他的周到,沉浸在他说到孩子时脸上露出的幸福笑容里。他今年二十九,她十九,按古代习惯是该有个孩子了,有个孩子未尝不是好事……哎呀,她都在想什么啊,不害臊!

    两人沐浴完穿戴好,却见雷掣的卧室中央已摆好了各式菜肴,香味浓浓。

    “哇,好香哦!”快速抄起碗筷,可依便七手八脚狼吞虎咽起来,“好吃好吃……掣,你真是太理解我了!”

    “知道你饿的慌,叫下人将晚膳搬进了房间,你喜欢就好……哎呀,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见可依不顾形象的与他抢食,没有丝毫做作,雷掣自心里觉得幸福。他开始憧憬以后与她朝夕相伴的婚姻生活了,那一定非常有趣和幸福。

    经此一事后,可依非但没有因为雷掣的试探而之闹翻,相反使他们的关系更进了一步。后来,可依才明白,雷掣之所以有那样利用语嫣来测试自己的感情不明智的举动,全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才使得他一直心里毛躁不已。可依庆幸自己对雷掣居然有着那么大的影响力。以后她时不时的故技重施,让雷掣紧张万分。

    可依与雷掣的感情日渐增进的消息传进某人的眼里,某人眼中透着阵阵阴狠。

    北方的冬季尤其寒冷,大雪飘飘,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北风呼啦啦地吹打着窗棱,冷的可依直打哆嗦。这对于在台湾那种四季季风的环境长大的可依来说,这个冬天真是寒冷啊!

    “兮儿,怎么还呆在床上,来,我带你出去走走!”雷掣走进飘渺阁,脱下外面厚厚的皮毛大麾交给小雪,接过小青递上来的暖手炉,走上可依的床榻对着紧紧缩在厚厚棉被里制露出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的可依轻笑。

    自从某天,可依将自己来自南方,家境情况,如何被人绑来北方等事先后告知雷掣后(当然,她所说的全是兮舞的遭遇,也没有告诉雷掣其实是林勇俊害了兮舞),知道可依怕冷后,早在秋初时便特地派人去南方梁朝都城建康最好的制衣坊——彩衣坊为可依量身定制了七套冬衣和十套鞋袜裤,其所有的布料都是来自南朝最好的绸缎和北方最纯净不含丝毫杂毛的动物皮毛。然而看情况,可依的体质怕是比一般人怕冷的多。这可如何是好呢?

    “窗户和门帘都确定关紧了?”转身对立在一旁服饰可依的四个丫鬟凌厉道。

    “禀……禀堡主,奴……奴婢们……确……确定将所有的门窗都……关紧了……”面对雷掣严厉的语气,四个丫鬟害怕地连话也讲不全。她们也很担心小姐啊,小姐那么善良,可是为什么这该死的天气就这么冷呢?她们从小都在北方长大,早已习惯了北方冬日的寒冷,可是对在南方长大的大小姐来说,这无疑是比生命还严重的挑战!

    了解堡内的下人们对雷掣的畏惧程度之深,可依开口为自己的丫鬟解围:“掣,不是她们的错……是我从来没度过过这样寒冷的冬天,一下子……无法适应,不要……责怪她们……哈欠……”呜呜呜,好冷!猛地将整个脑袋埋进被窝。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北方的冬天不仅冷,而且格外漫长,若是可依再这样下去,他无法肯定会不会冻伤了她。

    “去多拿几个暖炉过来,将室内的火再烧旺点!”雷掣冷冷吩咐。

    “是!”四个丫鬟分头行事。

    片刻钟后,室内的炉火被烧的“兹兹”响,温度有所爬升,但对于可依来讲,是没多大用处。雷掣将小雪递来的三个暖手炉全塞进了可依的被窝里,她被窝里已经有六个暖炉了,情况稍微好转。

    “舒服多了!”可依不仅感叹,她将小脑袋伸出被窝,但身体还埋在深深的被窝里。

    “小雪,你们下去休息吧,这么冷的天,别冻坏自己了!”可依对四个丫鬟们说,这么冷的天还要服侍别人,都是爹娘养的,只有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这么没人性。可是可依可是21世纪的新新人类,受到的都是21世纪的科学教育,看着这么小的四个女孩,为了照顾自己,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可依于心何忍。

    “可是……小姐?”丫鬟们甚是感动,但是她们不能没良心,瞧小姐痛苦成那样,她们怎么能只顾自己呢?

    “你们先下去吧,小姐有我照顾!”经过怎么长时间的相处,雷掣非常了解可依的脾性。她对自己的四个丫鬟可是关爱有佳,对待她们像自己的亲姐妹,从没将她们看称是下人,好东西一起分享,也从来没有呵斥过她们,人前人后从没有小姐的高傲和任性,也从不因为她的绝世容貌和他对她的宠爱觉得比别人高贵骄傲,对人总是谦和有礼,微笑温柔,能碰到她,雷掣想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吧。

    “是,谢谢小姐,谢谢堡主!”四个丫鬟鱼贯而出。

    瞧瞧这,先谢她,才谢他,就知道在那四个丫鬟的心里,兮儿恐怕才是她们真正的,最忠实的主子吧!雷掣想着,欣慰地笑。

    放下暖炉,和着被一把将缩成一团的可依抱进自己的怀里。因为天气原因,顾及到她怕冷,已经很久没和她亲热了,他好想念她的味道哦。一边想一边暗暗将自己的真气输入她体内,提高她的体温。

    “掣,我不是说了嘛,不要输你的真气给我,这样会有伤你的身体。”可依感觉到自己渐渐觉得暖和,便知道他又在乱费他的真气了,难道他不知道即使她能保她一时,也保不了整个冬天啊,反正等下她又会觉得冷,何必呢?哎,这个男人啊!

    “没关系,你比较重要!”两人都不再说话,享受着这片刻的安静。

    一刻钟后,雷掣对怀里的人儿道:“现在好点了吗?我们去前厅用晚膳可好,顺便介绍两个人给你认识。”

    “恩,好多了!好啊,那我们去前厅吧,我都好几天没看到小茵了。”身子一暖和,精神就回来了,马上扔掉身上厚重的被子,搂着雷掣的颈项高兴道,“那我们走吧!”

    前厅。

    饭桌前坐着一对慈祥中年夫妇(至于为什么看出他们两三夫妇,因为可依看到他们眼中在注视对方时洋溢的款款浓情,就好像可依与雷掣对视时的眼神一样)。从男人被岁月雕刻的脸上,依然可是看出年轻时的俊逸与不凡;而女人年轻时也应该是一可人的丽人儿吧,尽管容颜因岁月的流逝稍有褪色,却依旧掩不去风华与灵慧。

    “掣,这是?”好一对完美组合。

    “还是我们自己来介绍一下吧!我们是你口中‘掣’的父母,你来堡时我们正巧出门去了,也就没来得见上一面。今天终于让我们见到了使我们宝贝儿子改变那么多的什么神秘女子,你好漂亮,知道吗?”雷母自告奋勇为可依介绍自己,一边夸她的儿子,一边夸可依。

    “啊,原来是伯父伯母,两位好!”可依脸通地红了,为进厅时在雷掣父母前亲昵的喊地那句“掣”而尴尬不已。“小女子姓文名兮舞,家住江南。伯母您才美呢,您不说我还以为是掣的姐姐和姐夫呢,兮舞冒昧问一句,您是怎么保养的,真的好年轻哦!”可依忙站起身,不慌不忙地给雷父雷母鞠了一弓,她适应力一向很好。雷母好可爱,她喜欢。

    “好好好,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不仅人长的美,而且有气质;谈吐像个大家闺秀,讲起奉承话来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做作;头脑也聪明,至少能让他们头疼了10几年的调皮女乖乖听训就足以证明她人美才高,配他们家儿子简直绝对,何况是个人都看得出,她家儿子的心早已被这位美丽独特的女子彻底收服了。

    “爹,娘,你们都不知道兮舞姐姐好厉害,她会我们很多不会的东西,还能出口成章哦,上次就将老夫子败得……啊!姐姐,你干吗踢我?”雷茵正说得高兴,猛不迭地被可依踢了一脚。

    “你还说!”斜睨雷茵一眼,警告味浓重。

    “呵呵,小茵乱说的,伯父伯母不要介意。”可依忙不迭地解释。

    雷掣好笑地看着可依和雷茵这对活宝,脸上尽是宠溺的笑容。

    “哇,老爷,你看我们儿子笑了,笑得多帅啊,有多久我们都没看到他这么笑了?”雷母惊讶极了,不得不佩眼前的女孩子,她的确与众不同。

    “恩,看来我们被招回来真的是要办喜事,易堂那小子没骗我们。”雷父打心里高兴,盼了快三十年,总算看到儿子要成器家,他肩上的担子终于可以放下了,雷家堡他也就能安安心心全部交给儿子了。

    “本来就是嘛,姐姐,你满腹经纶,老夫子都不是你的对手!”雷茵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她想要可依成为自个的大嫂,当然极力在爹娘面前说可依的好。

    “哦,是吗,兮舞姑娘?”雷正对女儿的话不是很相信,他自己就对诗词歌赋很感兴趣,远至孔子的《春秋》,屈原的《离骚》,近至曹操的《短歌行》,陶渊明的山田诗,不说博览天下,至少也算半个诗人,若真如女儿所说,那他一定得和他这位未来的儿媳妇好好切磋切磋才行。

    “伯父你不要那么见外,叫我兮舞就行!我才没有小茵说得那么好,只是一点皮毛而已。”在这位前任雷家堡堡主身上,可依感觉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亲情,就好像小时侯爸爸抱着她喜欢用胡渣扎她小脸的熟悉味道。想到这可依突然觉得鼻子一酸,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啊,兮舞,你怎么了,是不是伯父吓着你了?”一见她眼眶红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兮儿,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雷掣心都紧了,他最不愿意的是看到她流泪。

    “姐姐你怎么了?”小茵也吓到了,和可依相处的几个月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

    就在所有人为可依的哭忙乱着手脚时,一旁的雷母倒是冷静得很,“你们别瞎问,人家兮舞只是想家了!”

    “你怎么知道?”雷父疑惑地问,他可从来没听过他亲爱的老婆有这种特异功能,能看透人的心思。雷掣和小茵对雷母也怀疑。^

    “啊呀,你忘了,当初接我过门的那段时间,我不就很怀念远在西边的父母?看着公公婆婆和你坐在一起开怀大笑时,我就想家想到直掉泪。兮舞现在大概和我当时的情况差不多吧,是不是兮舞?”雷母娓娓道来,还不忘抛给雷父一记卫生球:你那时可真不体贴我啊!

    可依听到雷母如此说,真是说到了她心坎处,不免难为情地点了点头。

    “呵呵,还是夫人您厉害!亲爱的老婆大人,为夫知道那时的确对夫人您有所忽视,但为夫的后面不是加紧给你补偿了嘛,瞧,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感情还像新婚的夫妻一样如胶似漆,甜甜蜜蜜,一点也不输给那些年轻的小夫妻,夫人你说对不对?”雷父哄妻子可是有一套的,毕竟那是在几十年潜移默化的夫妻生活中锻炼出来的。

    雷正此时还不忘教育儿子,向雷掣一眨眼,仿佛在说,看见没,学着点,这可都是经验啊!

    知道拉!雷掣回以雷父一了解的眼神。

    “喂,你们两父子在干吗,眉来眼去的,快跟我安慰安慰兮舞,瞧人家哭的多伤心,没良心你们真是!”雷母一边哄着可依,一边抓住机会给两个大男人上教育课。

    “遵命,老婆大人!”雷父的典型的宠妻子宠上天的男人,难怪雷掣受其遗传,宠兮舞宠到扔掉所有的男性尊严和威慑。

    “兮舞,你真的想家了吗?”其实雷掣也猜到七,八分,远在农场的草原上第一次见到她是,他就对她的身世背景很是疑惑了,毕竟一个如天仙般的妙龄女子只身一人出现在偌大的草地上实在是令人心生疑窦,只是对她的爱超越了这份疑惑,令他不去也不愿去向她追问她究竟是何许人也。直到后来她告诉自己她所有的事,包括她来自南方,家里是南方有名的“百年绸缎庄”,是被人掳来北方的等等,他从心里想,其实还满感谢那个掳她的人,要不是因为那个人,他怎么可能跟她相遇,从而相恋。

    “兮舞姐,你不要伤心拉,只要和大哥说,大哥会带你回家看爹娘的。”雷茵家入安慰队伍。

    “真的吗,可是我在历史书上说……啊,不是我听说南北战乱频繁,我可以回家吗?”可依在历史书上知道南北朝时期正是动乱年代,她可以回文家见兮舞的父母吗?

    “恩,是的。”雷掣虽然是有这个能力,但他还真的有一千个不愿意,谁知道她一回家还记不记得他。

    “当然可以啊,你还不知道我大哥的厉害?雷家堡在南北大地上可是赫赫有名!”雷茵生怕可依不相信她大哥的能力。

    “真的吗?掣,你带我去江南好吗?我好想家哦!”虽然那不是她的家!

    “恩……”他需要时间考虑。

    “傻儿子,还想什么啊,早去晚去总是要去见一趟兮舞的爹娘的啊!”雷父适时提醒,想当年他为了娶他亲亲的老婆,可是吃了很多苦头,上天入地,跋山涉水,刀山油锅,就差没将太阳摘下来给个她家老爷子当火炉烤火……现在轮到了他宝贝儿子,俗语说的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好想看看他生的儿子是否有遗传到他优良的基因,也如当年的他一样雄姿英发,过关斩将,最终赢得美人归。

    “啊,爹说的对,谢谢爹提醒。兮儿,找个时间,我陪去江南看望你爹娘。”爹说的对,要想娶她,总要上人家门把亲提一提,早去是去,晚去是去,何不早点上门征求到文家父母的同意,将她尽快打包回家,省得夜长梦多。他相信觊觎她亲亲娘子美色的男人怕是不少,对了,她那猥亵的表哥就是其中一个,想到这,他就气打一处来:要是因为林勇俊,他这次怎么会差点失去兮儿。找个时间他得确定一下她对她表哥的看法。

    “好了,儿子,早点送兮舞回房间休息,看人家乏的!”雷母见到兮儿在饭桌上好几次打着哈欠,一副没睡足的样不禁怜惜起来。

    “啊?”可依唆的挺起身,忙道:“我不累,我不累!”还不是因为天气冷,她已经习惯整天带在床上,起身就吃,躺下就睡的生活。哎,冬天何时过去啊!

    “啊,相公,我家儿子不会霸王硬上弓,还没成亲就将人家吃干抹净了吧!”看可依困乏的动作和神色,雷母不禁心生疑虑。

    “夫人,我也同样的感觉!”想当初他也是用这一招获得他夫人娘家人首肯的第一章王牌,果然虎父无犬子。雷父很欣赏儿子的如当年他的作风。

    “可是儿子怎么能那样做,难道你忘了我们和裴家还有一段……”雷母虽然很喜欢兮舞,但她心中还有一块疙瘩至今仍张在那里。

    “夫人!”雷父打断雷母的话,“儿子,我和你娘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你也早点送人家兮舞回房休息。”雷父搂着雷母向厢房走去。

    “啊,姐姐,今天睡我房里,好吗?我有话对你说。”雷茵待父母走后,马上拉住可依的手说道。

    “好啊……”

    “不行!”还没等可依说完,雷掣抢先回答。

    “为什么啊?”可依和雷茵同时问道。

    “因为……因为我和你姐姐还有事要说,是吧,兮儿?”向可依暗示一眨眼,言外之意很是明显。

    “这……姐姐?”雷茵一向最怕他大哥了,他的话就是圣旨,不过现在可依在,她把可依看成她大哥的克星,“姐姐,好姐姐,你告诉大哥有事明天在说好吗,今天很晚了。”

    “哦,好……”

    “你敢?你忘了我可是精力充沛哦,不听我的话,小心……恩?”雷掣意有所指。

    “啊,小茵,我还是和你睡吧!”天啊,想起天气暖和的时候他们之间的亲热,可依脸不自觉就红了,虽说随着天气的转凉,他正经了很久,但是难免他发起“疯”,那她一晚都别想睡了,先拿小茵做做挡箭牌,“有事明天在说吧,小茵,我们走!”

    “好,你遛,跑的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下次我要你加倍赔偿今晚你的忤逆!”落下话,雷掣往雷阁走去。这小妮子,听他说“有事和她说”就脸便的通红,逃都来不及,活象要吃了她似的,他只不过看她今天累了一天,想抱着她睡个好觉,哎,是她自己想歪了!也好,随她去,他就趁着空挡找白易堂好好聊聊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