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游  9、院长

章节字数:3262  更新时间:19-08-25 07: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中秋过去,稻花鱼和小龙虾卖光了,田里的水稻也收干净了,只等温度再降低些种上小麦、油菜、甜菜、萝卜、白菜等农作物。

    因着和师父说好,过了中秋节要去溪山书院拜访院长吴亚子,李玄天蒙蒙亮就起来准备礼物。

    他先将昨天集市上买的三条三尺多长的草鱼去骨去皮斩成段,再倒入酱油、糖、黄酒、盐混合调料揉搓,等鱼肉入味,起油锅烧至七成热,倒入腌好的鱼肉炸熟,放在陶盆里晾凉。

    将昨天浸泡洗净晾干的鲞鱼下油锅两面煎黄,铺上虾籽,加上糖、黄酒、姜丝上笼蒸一炷香,出锅晾凉装罐就是“虾籽鲞鱼”了。

    忙碌起来时间总是过得奇快,等他将熏鱼、鲞鱼全部装罐密封好的时候已经到了巳正、现代时间的十点钟。他快速洗了澡,用澡豆将油烟味洗净,换上一身天蓝细棉布袍;用内力烘干头发,系上绣着云纹的同色发带;再套上深蓝色布靴,将巴掌大的储物袋塞到袖袋里,才提着准备好的礼物出了门。

    秋风送爽,天气已经不像盛夏时那么酷热,往县城的路上行人络绎不绝,每一张脸上都挂着丰收的喜悦。李玄脚下飞快,不到两刻钟就到了师父家。拎着师父早就备好的梅花酿并早上做的熏鱼、鲞鱼,他就去了北城的溪山书院。

    溪山书院占地约三十亩大小,有四个门,书院的夫子多数居于北门附近。吴亚子家就住在靠近北门不足半里的六宅头,门口有五棵百年老樟树。

    李玄一路走一路问,很顺利的就到了山长家里,吴亚子正在院中赏菊。“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菊花此时还是“花中四君子”之一,备受文人墨客喜爱。

    听到李玄自报家门说是白乐天的徒弟,吴亚子先是狠狠考校了他一番,四书五经没有考住他,又提到一些生僻、晦涩的知识点,搞得李玄紧张不已,还在揣测吴亚子是否如师父所说是好友而不是仇人。

    考校完毕,吴亚子示意他坐下,一边打量他一边道:“你师父太不见外了,入学的事都不亲自带你来找我,这师父当得也太不合格了。”他沉吟了一下道,“不如这样吧,你拜我为师。”

    李玄一直微低着头,听到这句,惊的猛然抬起头,他一直以为吴亚子故意为难他,才出些生僻的题目,从来没想到对自己青睐有佳。

    吴亚子正笑眯眯地看着他,圆圆的脸上一双不大的眼睛因为笑容挤成一条细线,李玄一时有些无措,不知该怎么回答。

    就在这时,吴亚子的妻子吴夫人走了进来,嗔道:“你个老顽童,什么都和白师弟抢,看人家徒弟不错,你就想截胡。”又对李玄道,“你别听你们吴山长胡说,他就是气你师父。你师父几天前不是去临县访友去了吗,他没时间,不能一起去,嫌你师父丢下他自己逍遥去了,正不高兴呢。”

    李玄忙站起身来,给吴夫人行礼。

    吴夫人连连摆手道:“不要这么客气了,都不是外人。以前就知道你师父收了个有灵气的徒儿,被他偷偷藏着,一直无缘得见,今天总算见到了。”

    吴亚子插嘴道:“白乐天那厮惯会如此,好东西总是藏着掖着,真真小家子气。”说完,还轻哼了一声表示鄙夷。

    吴夫人反驳道:“他要不藏着掖着,还不都落你手里?我记得他的《松溪论画图》、《玉洞仙源图》、《蕉阴击球图》都在你那儿?”

    吴亚子支支吾吾了一会,羞恼道:“我就是拿来品鉴品鉴,放在那里没人欣赏那不是暴殄天物嘛。哼,你就会偏心白师弟,总是替他说话。”

    吴夫人白了他一眼:“白师弟可是我从七岁看大的,你说呢?”

    吴亚子只好转头对李玄说:“你带了什么过来?”

    李玄忙回道:“熏鱼、虾籽鲞鱼,还有一坛梅花酿。”

    吴亚子喜道:“还是白师弟懂我,知道我就爱这一口。”不过,随后他脸色臭臭地道,“为什么不加一坛菊花酿?”说着,转头对吴夫人道,“师弟今年又偷懒了,没酿菊花酿,回头你要说说他。他要是还是不肯,你就说他小徒儿可在我手底下呢,让他看着办。”说完,洋洋得意起来。

    吴夫人没好气地道:“你比白师弟大十五六岁,就不能不和他一争高下吗?你们都不是一代人了。再说,白师弟出门前不是给你送了几坛桂花酿了吗?”说完,摇摇头,将李玄带来的礼物收好。

    李玄静静坐着,恨不得自己隐身。

    过了好一会,吴亚子好像才想起他似的,道:“你九月一日再来书院上课,这几天收拾收拾搬到你师父家好好复习功课,要通过考校才能安排你去合适的班级。”

    李玄忙道:“好。”

    吴亚子又问道:“明年有乡试,你打算下场吗?”

    李玄忙坐直身体,道:“学生还不知道学问如何,想先入学看看,能不能下场到时再说。”

    吴亚子点点头:“等你师父来了,我再和他商量。今天我还有事,就不留你了。”说完,端起茶碗。

    李玄忙站起身来,躬身行了个礼,就要离去。

    这时,吴夫人过来交代他过几天同白乐天一起再来做客。

    李玄连忙点头。

    出了吴亚子家,已近午时,太阳很是热烈,刚走几步,就有种汗流浃背的感觉,“秋老虎”发威,路人很狼狈,个个满头汗。好在李玄很快调整了体内的内气运转,将体内环境适度调节,很快就一副“清凉无汗”的模样。

    此时的李玄已经与刚醒来时大不相同,身高短短不到半年猛增了数寸,已经有现代社会的一米七五了,肌肉更是流畅,看起来不再是风一吹就会倒,真真是“脱衣有肉穿衣有料”。不管谁都会认为眼前这个少年已经褪去了不少稚气,变成一个俊朗阳光、身姿挺拔、气宇轩昂的青年。

    看看日头,已是午膳时分,李玄没有犹豫,踏入了本郡最有名的苏帮菜馆松鹤楼。

    松鹤楼据说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是个三层砖木结构的楼阁,黑底白字的招牌上用小篆写着“松鹤楼”三个字。走入正门,就能看到一幅尺寸颇大的松鹤图:古松下几只丹顶鹤飞翔起舞、仰天长歌,松树只露出下半部,枝干虬结,看不到树顶,但能看到有云雾围绕,扑面而来满满的仙风道骨、去凡脱俗之感。

    李玄瞟了两眼,没有细看,就见跑堂热情地招呼道:“客官,几位?”

    李玄四处看看,发现大堂已经坐满了,嘴上回答:“一位。”

    跑堂约莫十六七岁,十分伶俐,将他引入一扇屏风后,那里有张双人桌。李玄坐下,跑堂就一边沏茶一边报菜名,口齿清楚、声音清脆悦耳。李玄边听边点头,随口叫了几个招牌菜,就丢给跑堂一锭十两的银子,道:“除了饭钱,剩下的算你的。”

    跑堂大喜,忙连声道谢,除了饭钱,怎么也能剩三四两呢。

    菜上的很快,不过盏茶功夫,他点得四个菜,松鼠鳜鱼、响油鳝糊、八宝鸭、莼菜汤并一盘葱油拌面就上齐了。伸出筷子夹住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品尝,酸甜适度,带着淡淡的梅子清香,想来是用青梅酱替代了现代的番茄酱。吴郡乡间家家都会种几株青梅树,既能观花又能食果,比如将青梅加工成青梅酱、青梅酒、盐津梅、甘草梅等。烧酸甜口的菜色用酸梅酱点缀要比单纯用醋和糖口感层次丰富,李玄认为比现代的番茄酱还好。

    将桌上的菜色一一放入嘴中品尝,李玄眉头微蹙,神情十分认真投入。

    “噗嗤”一声轻笑传来,惊地李玄抬起了头。他将视线从桌上的盘子里移到笑声来处,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正坐在他对面。青年身穿绣着云纹的银色锦袍,头戴镶嵌红宝石的小巧玉冠,眉眼清俊,眼珠灼灼生辉。此时,他正拿着一把如意头翻棱漆骨的折扇把玩,看到李玄看过去,用右手里扇子上的如意头敲敲左手手心,笑得一副风光霁月。

    “咳”,青年干咳了一声,拱手道,“在下白鹤笙,这位公子有礼了。”

    李玄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坐到面前的,看看四周,已经没有空座,想来这人也是不得已才拼桌。只是他不明白这姓白的笑什么,难道他吃相很难看?心里有些不高兴,李玄淡淡道:“公子客气了。”说完,低头继续吃菜。

    白鹤笙见李玄全身弥漫着拒绝交流的气息,知道刚才的笑惹怒了这位看起来心眼不太大的书生,不好多做解释,只好讪讪地闭了嘴。而对面的李玄对他熟视无睹,淡然地将四盘菜和一盘面吃得精光,连油花都没剩,才拿出块手帕,抹了抹嘴,然后冲他点点头,起身慢悠悠出了松鹤楼。

    这时还坐着的白鹤笙耳边有人嘲笑道:“二哥,你不是向来认为自己魅力无边,所向披靡吗?怎么,今天这书生似乎没有感受到?哈哈哈。”

    又有一道清脆的声音道:“说不定那人心里还在腹诽二哥无理呢,也不知道二哥刚才笑什么。既然决定去搭讪了,不是应该引起人家的好奇跟好感吗?惹怒对方似乎大错特错吧?嘻嘻嘻。”

    白鹤笙一手托着腮,一手用折扇挠挠额头,面无表情,其实心里正连连吐槽:“我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怪胎,以往这么搭讪都是所向披靡啊。”

    跑堂见李玄的桌子空了,忙上前收拾碗筷杯碟,全然没有看到座位上还有一个公子。而很快白鹤笙闪了闪,消失不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