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游  21、重尔

章节字数:3140  更新时间:19-07-12 1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将寻找娟娥二人兄长“重尔”的事放在心上后,李玄就托乡邻打听有没有在望亭村附近见过乞丐或者做帮工的年轻男子,一时之间没有收获。

    李玄并不着急,既然重尔确定在吴郡一带,又有仙人老子、妹妹暗中照料,就算被敌人盯着,也必定有机可乘,会如愿与他会合。

    时间不紧不慢地流走,转眼月余。

    这日午时,李玄在书院与交好的学子一起去吃午膳。刚坐下,就见邻桌的学生带着一个身材瘦削的青年走过来,介绍道:“诸位,这是我表兄权同修秀才,要来书院进修,还请多加照顾。”

    那权秀才拱手行礼,与在座的人一一见过,两桌于是并作一桌。学子们并没有遵循“食不言”的礼节,而是边吃饭边谈古论今,个个意气风发。

    午饭过后,在座的人谈兴正浓,就提议说下午既然没有课,不如相约到书院的茶室“同坐轩”继续清谈。一波人于是又转移到“同坐轩”。

    往来谈论的话题由史书传记变得天马横空,连奇人异事也涉及到。

    这时,权秀才长叹一声,道:“说到奇人异事,为兄痴长几岁,还真得遇到过。”

    在座诸人不管是从志怪小说还是从传奇话本中都读过不少这类的故事,但没有人真得经历过,现在有人现身说法,不由得都精神大振,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权秀才。

    权秀才见大家都很好奇,也不饶圈子,忙叙述道:“大概四年前,我考举人落第,心情郁郁,为了散心,去了湖州一带游历。在游历到一处偏僻村庄的时候,因为喜欢那里的景色,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一晚,贪凉,不幸染了风寒,卧病不起,钱财也花了个精光,一时贫病交加,心灰意冷。”

    这时,他表弟孙平责怪道:“湖州离吴郡并不远,交通也方便,表兄为什么不托人捎信来?”

    权同修微笑道:“那年落榜后,猜想一切不顺都是命运使然,心态消极惫懒,就是病的下不了床,也没有多少求生欲望,只是觉得对不起爹娘祖宗。”

    众人默默点头,都在想像万一自己落榜会如何行事。

    权同修继续道:“当时我在村中雇了一个帮工来照顾我的日常生活,到了我生病的那会,已经一年多了。有一天,从昏睡中醒来的我忽然想喝母亲煮的甜豆汤。记得小时候,读书疲累时母亲就会给我煮一锅赤豆汤,并加甘草调味。”说着,权同修的语气变得轻柔,眼神柔和地望着远方。

    众人也很感动,俱都回忆起生活中父母给与的温情,茶室内有温馨柔软的情感脉脉流淌。

    权同修道:“我于是吩咐那帮工给我煮一碗甜豆汤,最要紧记得加甘草。帮工答应了,只是烧火煮水,却并不去取甘草、赤豆。我以为他见我没钱付工钱所以懒得再伺候我,心里不由又是愤怒又是酸涩。一时间,这倒激起了我的求生欲。”

    端起桌上的茶杯,权同修喝了一口,润了润口。

    旁边坐着的王卿之赶紧帮他倒满,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权同修,等着后续。

    权同修被他逗乐了,拳头虚握,举到嘴前,咳了一声,说道:“胸中怒火激荡,我就死死盯着帮工,试图给他施加压力,尽管也知道徒劳无功。那帮工好像没看到我的气愤一样,只是微笑着出了门,不一会,手里拿着一把折来的树枝返回。他不停揉搓手里的树枝,反复揉了盏茶工夫,就将它放到灶上火上微微烘烤,只一下,树枝就变成了甘草。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将愤怒完全忘在了脑后。”

    “这么神奇?”

    “真乃奇人也。”

    听故事的诸位不停惊叹,有人却疑惑道:“莫非是障眼法?”

    有人肯定道:“幻术,一定是习自西方的幻术。我在京城还见过将人截成几段又重新拼凑完整的呢。”

    有人问权同修:“权秀才,你是当事人,你怎么看?”

    权同修微微一笑,继续讲道:“当时我非常吃惊,认为那帮工是个有修行的人。帮工准备好甘草,又出去捧了几捧粗砂,同样又搓又揉,将粗砂变成了赤豆。他于是将甘草、赤豆同煮,不一会,室内就弥漫着甜豆汤的香甜。帮我盛了一大碗,我接过喝下,味道同母亲煮得一模一样。”

    众人啧啧称奇。

    权同修道:“遇到这样神奇的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让我发现人生有太多可能,一时也没了求死之心,反倒振奋起来。病也在帮工的照料下,慢慢好了起来。只是因着那场大病,身上的银子花了个精光,只能再行筹措。想到包袱里还有一件锦缎的外袍,平时会友才穿,尚有八分新,就拜托帮工当掉,买些酒食,宴请村里有余财的士绅地主,借些银两,好返回家乡。”

    权同修停了下来,起身去如厕。

    有人跟了出去,想他早点透露以下故事情节,比如性急的王卿之同学。还有人真得尿急,就一起,勾肩搭背地走了出去。更有人不动如山,死死坐着,静待说书大家归来,如李玄等人。

    在座仅剩的三两人还在猜测权同修后来又遇到了什么,那帮工又如何帮了他,还有那甘豆汤究竟是障眼法还是神仙法术。

    “真希望我能认识一位这样的奇人。”王卿之欣羡的语气都要突破天际了。李玄抬头一看,见他正像小尾巴一样紧跟着权同修返回。

    李玄将手里的马牙头留青竹扇横展在胸前扇了扇,又收拢,再打开,再收拢,烦躁的心情溢于言表,这心里莫名涌出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小尾巴丢了一天吗?

    权同修再次坐下,待众人回返,才又开口道:“那帮工并没有接受我的衣袍,只是说当了也不够置办酒席,还是让他来想办法吧。”

    “权兄,快讲,快讲,那奇人是如何解决的?”王卿之急道。

    在座的各位都比王卿之大几岁甚至十几岁,见他着急的模样,都忍俊不禁。

    权同修笑道:“就讲,就讲。”他啜了口茶,继续道,“那帮工就出去砍了一棵枯死的桑树回来,将它劈成几筐木片,用碗盘盛好,随后喷了一口水,木片就变成了大块大块的牛肉。又打来几坛水,将水变成美酒。随后,就请士绅地主来用饭,受邀而来的人人都酒足饭饱,还大方地送了我三百两银子,足够我回转家乡。”

    这会,在座诸位倒没说什么,李玄猜想大概被那喷了一口水变成的牛肉恶心到了。

    权同修说:“得到那么一笔银子,让我很惭愧,这全都拜那帮工所赐。如果我请来的帮工不是他,可能就病逝、埋骨他乡了。于是我羞愧地向他道歉,承认原来的自己幼稚傲慢,那么久都没认出他是高人,还把他当仆从,喝喝呼呼,一点都不尊重。”

    “没错,正常人都会心里不安吧。”有人评论道。

    “确是如此。”有人赞同。

    权同修笑了一下,神色怪异:“那帮工说,他确实不是普通人,但因为犯了小人,被罚操持贱役,合该为我这个秀才役使。如果时限不够,还必须被其他人役使,直到完成惩罚。他请求我像以前一样使唤他,不要客气,以免误事。”

    有在座的书生叹道:“这就为难权兄了。”

    有人回:“不错,明明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必然心胸宽大才能一如既往。”

    权同修点点头道:“的确如此。虽然我答应对他一如既往,但是每次使唤他的时候,总是觉得局促不安,别扭不已,除了他是有道行的人,还因为我将他当成了救命恩人。”

    众人皆点头不已。

    权同修道:“没多久,那帮工就向我告辞,还说我果然误了他的事。”

    李玄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人八成就是他一直寻找的“重尔。”他于是问道:“权兄,不知你还记得不记得他的样子,能不能画下来?有故人托我寻他,已经月余,一直没有音讯。”

    权同修很惊奇,却也同意了。

    李玄从茶室掌柜那里拿来纸笔,递给权同修。

    权同修略一沉思,手腕轻挥,一副小像一挥而就。

    在座诸位都很好奇这人长什么模样,纷纷探过头来察看。

    只见那画中人眉眼平和,不过中人之姿,十分平凡。

    大家心底均暗想,难怪权同修与他相处了一年有余都没发现他的奇异,实在是这人太没有高人的气质。

    李玄看了画像,颇为苦恼,难怪娟娥给的相认之物不是画像而是其他物品,这样的相貌或许根本不是重尔本来的面目,或许重尔的面目可以变换?

    叹了口气,李玄就要将小像收起。反倒权同修低声同他道:“我看李兄很失望,莫非你从没见过他?”

    李玄沉吟了一下,不知该不该透露,良久才回答:“我只见过那人的亲戚,并未见过他本人。亲戚相貌极好,故而有些吃惊这人的普通。”

    权同修了然一笑,耳语道:“其实那人还给我留了几句话,他说世间万物没有不能化解的,只两物除外,那就是淤泥中的红漆筷子及头发,任何药力都无效。”其实,权同修没透露的是重尔还告知他的寿数及今后的仕途命运,只这不便告知外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