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游  27、中举

章节字数:3159  更新时间:19-07-12 1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等了几日,就到了放榜的日子,李玄情绪并没有太过起伏,毕竟尽力了,如果不中,只能来年再战。

    这会,李重已经去看榜了。

    李玄在小院中一株桂花树下站住,嗅着香甜的桂花香,心绪已经飘到了榜单上。朱景行、顾浅君也没有亲自去看榜,都使唤了随从。这会,朱景行正大力地扇着扇子,天气还有些炎热,身宽体胖的他额头挂着汗滴,正焦急地等着榜单的公布。倒是顾浅君,一副清凉无汗的仙人模样,只不过有些魂不守舍。

    三人各据小院一角,都无心闲谈,个个翘首以盼。

    约莫半个时辰后,李重回了来,一进小院,就高声喊道:“老板,老板,你中了,第四名,第四名!”

    李玄听到自己中了,高兴的大叫一声,还连翻了两个跟头。

    朱景行忙走到李重跟前,问道:“我呢?我呢?”

    顾浅君也走过去,道:“还有我,还有我。”

    李重忙回道:“朱公子是二十四名,顾公子是解元,第一名。”

    这下,三人欢笑一团。

    就在这时候,有敲锣的声音传来,想来是报喜的人来了,李玄忙对朱顾二人道:“你们赶紧让人把准备的喜钱拿出来,这锣声肯定是为顾兄报喜的,马上到了,快准备准备。”

    一向有些清冷的顾浅君急忙道:“对,对,报喜的喜钱,还有荷包。”一边嘴里喊着,一边团团转。

    李玄实在看不过眼,说:“你六神无主的,让你的随从安排。”

    这时,顾浅君的随从也从外面回来了,一跑进院子,就高兴地喊:“公子,公子,你中头名了,是解元,是头名解元!”

    顾浅君高兴极了,笑着说:“对,是解元。你快将准备的喜钱拿出来,我已经听到报喜的锣声了。”随从忙去安排了。

    一声响亮的敲锣声在院门口响起,报喜的衙役高声喊道:“吴郡顾浅君顾公子高中解元!”直喊了三声,顾浅君连忙走到门前,谢过报喜的人,又将备好的喜钱塞给他。这报喜的人还没走呢,又有锣声响起,有人高喊道:“吴郡李玄李公子高中举人第四名!”李玄忙上前谢过,给了喜钱。又和顾浅君一起,给同客栈贺喜的学子道谢。

    人群里有人说:“桂院,他们住的是桂院,难怪三人中了两个。明年我要试试住在这里。”

    有人嘲笑道:“照你的说法,只要住这里的都会中喽?那就不用用功读书了?”

    还有人说:“住这里或许能加持运气吧。我辈读书不能死读书,还要有运气啊。如果碰巧遇到喜欢你文风的主考官,分数肯定比不喜欢的评分高,中举的可能性也高啊。”

    “就是,就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有人附和道。

    “Duang——”又是敲锣的声音响起,报喜声由远及近,道:“吴郡朱景行朱公子高中举人第二十四名!”

    朱景行连忙从人群里挤出来,同样道了谢,给了喜钱,才笑容满面地接受别人的贺喜。

    今年的举人只录取了三十名,就是能成为孙山,也是不少人求之不得的,更何况他是第二十四名呢。

    这会客栈的掌柜也挤了过来,表示住宿费不用付了,算是客栈的贺礼,三人推辞不过,只好同意,相信下次科举这个桂院的租金会大幅度提高。

    掌柜笑容可掬的道:“三位公子明年不知去不去京城参加会试?如果去,还请继续住我‘状元阁’,跨马游街后,回转休息很方便。”

    三人忙谦虚了几句,却也并没过于推辞。毕竟,明年的事还要到时候再说。

    三人被贺喜的人围成一团,一直闹到午时,三人才带着同客栈的学子去了如意阁坐席。三人更被狠狠灌了一番酒,回客栈的时候都已经醉的走不成路,好在都有随从跟着,倒也没发生什么意外。

    不日,三人一同参加了鹿鸣宴,席间安排魁星舞,还颂唱诗经中的《鹿鸣》。他们也跟着一起唱和:“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李玄在宴会上既没发生被主考官单独留下、欲收他为弟子的事,也没有被设计失礼或者与莫名其妙的女人滚过一团的事,这让他有些小失望,就说嘛,那样的情节也只有发生在网上古早时期的女频言情小说里吧。

    对于李玄来说,阶段性目标完成了一个,只剩最后一个“进士”考试了,他很期待明年三月的到来。

    三人又逗留了几天,采买的采买,会友的会友,访亲的访亲,才在八月下旬坐船返回了吴郡。

    三人下船的地方在阊门码头,那里果然如朱景行所说,到处是南来北往的商贩、商船,人声鼎沸,熙熙攘攘,让赴考前无心观赏的三人一顿好瞧。

    中举的喜悦还挂在三人的脸色,全都一副意气风发、春风满面、喜气洋洋的模样。

    朱景行见李玄到处张望,忙扯扯他的袖子道:“李兄,你是吴郡本地人,怎么还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莫非你没到这个码头来过?”

    李玄道:“朱兄,说来惭愧,我还真没去过外地,也就因为应考刚去了金陵。朱兄可是交游甚广?”

    朱景行道:“我今年二十五岁,十八岁中了秀才后,倒是跟着家里人去游学了几个月,去过几个地方,像九江郡的白鹿书院,临安郡的西湖书院,长沙郡岳麓书院,新郑郡的嵩阳书院,及南京府的应天书院我都去过。”

    顾浅君听到这里,惊呼道:“这些书院可都是全国书院里的翘楚啊,能前去交流交流,一定受益匪浅。”

    朱景行耳尖通红,小声道:“惭愧,惭愧,当时刚考中秀才,学问见识有限,并没有感觉收获太多,应该是自己层次不够。不过,这些书院的风景都很不错,各有特色。”

    李玄问道:“只有风景不错?”

    朱景行笑道:“当然还有学子了,各地学子均有不同性格。比如岳麓书院的学子,可能跟他们常吃辣有关系,脾气相较其他学院来得耿直、暴躁、火辣。与咱们吴郡溪山书院的学子的脾气可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再比如白鹿书院,那里的学子个头普遍不如嵩阳书院的高。”

    顾浅君点点头。

    李玄听到岳麓书院的人爱吃辣,就问道:“爱吃辣,是吃茱萸吗?”

    顾浅君轻笑道:“李兄,当然是吃辣椒了。茱萸那可是很古老的辣味调料品了,现在很少用了。自从前朝太祖从海外带回了辣椒、玉米、番薯、土豆、西红柿、咖啡、可可豆等新鲜作物,民间百姓吃食品种越来越多,你没发现就连菜系都分成九大类了吗?”

    李玄忙问道:“九大菜系?都是哪些?”

    朱景行道:“这个我知道,鲁川苏粤闽浙徽湘西。”

    李玄略一寻思,这不是和原时空一样的八大菜系加上“西”吗?这“西”莫非是指西方菜色?他于是问道:“西,莫非是指泰西的菜色?”

    朱景行道:“不错,据说也是前朝太祖从海外带回的菜谱,主要就是一些油炸类的食物、汉堡、热狗一类,炸鱼、炸鸡、炸苹果、炸土豆。”顿了一下,他又道,“这些都是价廉的菜色,也有比较贵的,像牛排、千层面、披萨饼等。”

    李玄忙点点头,又问道:“我怎么没见吴郡有这样的店?”

    顾浅君道:“咱们吴郡人好东西吃的多了,这西式菜色不受本地老饕欢迎,生意一直不如吴帮菜。不过如果你仔细看阊门这个码头附近,就能见到好几家。这也是为了方便来往吴郡的行商,毕竟,吴帮菜略甜,有北方来客吃不习惯。”

    李玄点点头,这和原来的世界差不多,那里的苏帮菜勾芡放糖,很多北方人吃不惯。

    三人说着说着,从码头走到了一条长街,那里多是些商铺、酒楼,来往吆喝不断,喧闹不已。

    停下脚步,三人拱手告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约定书院再见。

    李玄带着李重,身后跟着一车在金陵买的特产,其中就包括几匹云锦,十几盏各种造型的明角灯。这明角灯又叫羊角灯,非常有趣,是将羊角熬煎成胶,加入颜料,挤压成各色薄片,再将这些薄片连缀成灯。这种灯坚固耐用,透光性好,不脆裂,最重要的是没有火患。金陵街道两边的酒楼都会在晚上挂上这种明角灯,一条街足有数千盏,将街道照耀的明亮如同白昼。晚上出行,根本不用怕黑,更不用自带灯笼。

    李玄最喜欢其中一套走马灯,那灯上透明如琉璃般的胶片上画着山海经里的动植物。一套灯十二盏,画出的动植物有近百种,个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让李玄爱不释手。

    也给师父准备了一盏灯,颇大,有半人高,上面描绘的是“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画面,相信他一定喜欢。

    随着牛车“轱辘轱辘”的移动声,转过几条巷子,李玄来到了白乐天家门口。他轻轻扣了大门三下,就见白乐天风一样开了门,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放开李玄,白乐天乐道:“第四名,马马虎虎,继续努力。”

    李玄也咧开了嘴,高兴地不住点头。

    这边,李重将牛车上的东西一一搬到库房,付了钱就打发了牛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