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游  28、社交

章节字数:3038  更新时间:19-07-12 1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作为一名全新出炉的十七岁举人,李玄受到了乡邻的热烈欢迎。一走进望亭村口,就被团团围住,村长孟广盛并乡邻得知他今天回乡早就等在那里了。

    一看到李玄,孟广盛远远就高声喊道:“咱们村新举人回来了!”随后,乡邻一阵喧哗,都是道喜的声音。

    李玄并没有因为中举就倨傲起来,而是如同以前一般向道喜的人群拱手行礼。乡邻对他的举动显然很满意,纷纷夸赞起来。

    一个人说:“李家小子不错,一点也没有因为中了举就瞧不起人。”

    有人回道:“可不是嘛,不像镇上那姓胡的,三十岁了才中个秀才,就拿鼻孔看人。”

    还有人乱入:“没错,还有严举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一副高高在上的大爷样,也不瞧瞧他的岁数,都五十了。”

    “严举人?是不是玉山镇的?听说他五十二了,还要进京考进士呢。”

    “可不就是他,孙子都能娶媳妇了。”

    “咳,听说他一直自诩满腹经纶,有大学问呢。”

    “有大学问还五十才考中举人?听说还是最后一名。”

    李玄听着他们讨论,发现楼越来越歪,就咳了两声,请孟村长一起往家里走。

    孟村长拉着李玄的手,热情如火:“李小子,你家里很长时间没人住,还要收拾,还是先去我家吃饭吧,你娘娘已经烧好菜,正等着呢。”

    李玄推脱不过,家也没回,就跟着孟村长到了他家。果然如孟村长所说,家里已经准备好,满桌的鸡鸭鱼肉,丰盛之极。孟村长还请了村里几位颇有名望的人,除了上次温居见过的胡不归、三个秀才、林之顺、秦枫、赵青山,还有几位村里年岁最长的老爷子及与李玄关系亲近的王婆婆,只是王婆婆与村长家女眷坐在一起。

    李玄忙一一弯腰行礼,对方又忙回礼,于是大家乱作一团。

    直到李玄走了一圈,村长才重新招呼大家坐下。

    席上酒酣耳热时,大伙对李玄一阵吹嘘,说得他都要以为自己是“千古第一才子”,彩虹屁吹到最后,搞得他面红耳赤,以为说的是别人呢。

    大家笑闹了一场,就放李玄回家。

    回到家中,房间内并没有落满灰尘。他忙寻找那茶杯银杏,就发现公孙白回了老家,并不在家。因着前段日子他一心备考,身心俱全情投入学习,没有时间与公孙白嬉戏胡闹,公孙白就不愿意去城里白乐天家,反倒留在了望亭村。家里卧室、书房没落下什么灰尘,还多亏公孙白帮忙。

    没有见到公孙白,李玄有些失落,开始安排李重将回村时采买的食材交给负责傍晚流水宴的厨师,安排村里人坐席,这些都不能少。

    李重手脚麻利的去忙了。

    大家都在忙,前院及厨房里人来人往,挤做一团,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李玄更不知被谁推了一把,道:举人老爷别在这里添乱了,赶紧一边待着去。

    李玄只好缩回后院。

    正拿着本书这里站站,那里转转,闲的发指的时候,客堂正门外有人高声喊道:“太玄兄,我来也。”

    李玄听到这喊声,赶紧迎了出去,就见王卿之正咧着嘴扑过来,他猝不及防被扑个正着,身体受冲击噔噔噔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被王卿之抱了个满怀,更是被紧紧搂住,差点喘不过气来。

    王卿之嚷嚷道:“恭喜李兄,啊,不对,是太玄兄高中举人第四名。整个书院都传遍了,今次去参加考试的三个人全都中了,夫子院长都高兴得不得了呢。对了,李兄,你怎么取了个太玄的字?我还以为你会取又玄呢,毕竟,玄之又玄嘛,嘿嘿嘿。”

    李玄轻轻拍了他一下,眯着眼睛看着他道:“你是不是不想要我这次考试的总结?调侃我一点也不打折扣。”

    王卿之吐了下舌头,忙扯过旁边的青年,转移话题道:“李玄,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哥王卿文,在进士科甲一班,明年去京城参加会试,要是你也去,正好做伴。”

    李玄抬头一看,青年长着卿之一样的杏眼,脸庞比卿之的婴儿肥肉嘟嘟圆脸瘦削许多,身姿也更挺拔。他看过去的时候对方也正看过来,眼神锋利甚至带着审视。

    王卿之拉拉王卿文的袖子,道:“大哥,这就是我在书院认识的好友李玄,和你说过很多次的。”

    王卿文回望小弟,眼神瞬间变得温和,带着宠溺道:“不错,我听你说过,他送了你一副《西山行旅图》,对不对?”

    王卿之大叫一声:“大哥,你记性可真好。不过李兄还送了我好多好东西呢,爷爷喜欢的那套根雕茶台就是他送的。”话语间丝毫不掩饰心中的洋洋得意。

    王卿文听到这里,看了李玄一眼,毫不掩饰眼中的厉色。

    李玄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了不怀好意或者另有所图的钻营之人,却不好解释。天地良心,他只把卿之当儿子宠,真没想要从王家得到什么,遂只好摸摸鼻子尴尬地笑笑。

    王卿之见他二人间的气氛微妙,小声埋怨王卿文道:“大哥,你老毛病又犯了,总把别人当坏人,老是觉得别人有所图谋,难怪你交不到好朋友,哼。”说话间,拉着李玄走进会客的厅堂。

    李玄招呼卿之坐下,亲自给他泡了杯香甜的奶茶,加了他喜欢的珍珠。又在他跟前桌上摆了一盘点心,有马蹄糕,山药糕,泡芙,桂花糕,都是他爱吃的。

    李玄见他高兴地吃得停不住嘴,说道:“晚点就吃饭了,就没多上,你稍微甜甜嘴,免得吃饭的时候吃不下。”说着,拿手帕给王卿之擦掉嘴上的奶沫。

    眼睛余光无意间扫到王卿文,见他面色铁青,眼含怒火地正瞪着他。李玄觉得莫名其妙,疑惑地看看他,又看看王卿之。良久,后知后觉的他才想到王卿文生气的原因,谁让他手贱帮卿之擦嘴呢。拍了下头,李玄觉得王大哥想的可真多呀。莫非这就是那些心机深沉之辈能狡诈如狐的原因?

    李玄摇摇头,不想理会。

    王卿文压抑住心里的怒火,再三告诫自己,回去要好好和小弟谈谈,不知道他有没有吃亏。目前不能打草惊蛇,更不能杯弓蛇影,万一小弟与李玄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呢?只会吓到小弟。一瞬间,思绪万千,在脑中转了数遍。最后,僵硬地扯出一抹笑,王卿文对李玄道:“在下王卿文,是卿之的大哥。这两年蒙你照顾小弟了,在下不胜感激。”说完,郑重行了个礼。

    李玄被王卿文这变脸速度惊到了,却并未形于色,而是正色道:“王兄客气了,我将卿之当挚友、幼弟,平时有所提点毋庸置疑,但却也在情理之中。谢来谢去就见外了。”

    王卿文暗想:就是要见外啊,你可不能将小弟当成自己人啊。

    不想,王卿之抹抹嘴插道:“本来我和李玄就不分你我,大哥真是会瞎客气。”

    王卿文恨不得抓住他的双肩狠狠晃醒他,鬼才客气啊,我说得全是心里话啊,就是挚友也该保持适当距离才对。

    无奈,王卿文只好将暗示李玄与卿之保持距离的话咽下。

    第二个来的是朱景行,他还带了不少贺礼,吃穿住行用上的都有。一进门,他就哈哈笑着说:“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太玄家中,你可要好好招待,让我宾至如归啊。”

    经过科举的考验,二人之间有种说不出的铁瓷,李玄不等他说完,就笑道:“争取让朱兄满意,快,快,进来上座。”

    王卿之不满李玄喜新厌旧,撇了撇嘴。

    余光看到他的表情,李玄轻笑了一声,介绍道:“朱兄,这位是卿之大哥王卿文。”又给王卿文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一同参加考试的朱景行朱兄,他中了第二十四名。”

    这二人又各自起身行礼寒暄不提。

    期间还有世绅商人来道贺,只是李玄都不认识。他们只是来混个脸熟,略坐片刻就告辞离去。

    等顾浅君到了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他还没落座,就道歉道:“太玄,我来迟了,真是对不住。昨天我外公迷了痰,我们这些晚辈生怕有变,守了一夜。今朝迟到,希望太玄不要见怪。”

    李玄忙道:“不会,不会。不知老人家可清醒了?”

    顾浅君回道:“还算走运,已大好了,今早吃了两个肉馒头,一碗白粥,一碟青菜。”

    李玄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顾浅君明年要参加会试,万一老爷子有个不测,必定会影响他是否赴京应试。

    顾浅君是此届解元,在座众人都知道他,互相介绍后就熟稔的聊了起来,当然也少不了一波商业互吹。弄得好似吴郡俊才只有在座的各位。吹过彩虹屁,大家才有些讪讪,看来修行还不够,脸皮太薄。

    招待完友人及乡邻后,李玄将祖坟修葺一新,祭了祖,就回了师父家继续苦读。此时离明年三月的会试也不过五月有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