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客  47、卷入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9-07-18 13: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沣被锦衣卫带走了。”

    李玄刚进翰林院,就被顾浅君拦住了,并告诉他一个坏消息、

    李玄忙问道:“说因为什么了吗?”

    顾浅君烦躁地道:“左不过因为‘妖书’。”

    李玄脸色严肃,低声道:“我们晚上回家在说。我先去找徐学士问问。”

    顾浅君道:“何沣现在吏部任职,徐学士未必知道原因。”

    李玄轻声道:“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人揭发诬告。这案子眼见着扩大化了。”

    顾浅君轻轻点头,道:“我也找人问问。”

    两人分头打探。

    徐然见李玄进来,放下手里的茶碗,道:“是为了何沣的事吧?”

    李玄点点头,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

    “我不知道找谁,只能来问问大人。”李玄正襟危坐。

    徐然摆摆手,让他放松,轻声道:“他这是糟了无妄之灾。给事中钱梦皋正是他的上司,就有人告发他与钱同谋。”

    李玄嗤笑一声,道:“就何沣兄那脾气,钱梦皋怎么可能看上他,在密谋的时候拉上他呢。熟悉的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徐然点头。

    李玄又道:“认识何兄的人都知道他这段时间痴迷古书,指望着买到的古书里有脉望,好以此向星使求取灵丹,不说成仙,起码恢复身体健康。他哪有心思耍阴谋呢。”

    徐然道:“你先不要着急,现在还没有新消息传过来。”

    李玄点头,面带忧色,道:“大人,这‘妖书’案不会将我们翰林院卷入吧?”

    徐然正端着茶碗,吹着水面的茶叶,闻言面冷如霜,厉声道:“我绝不允许有人施展诡计,将我翰林院也拖入泥潭。”

    说着,重重放下茶碗。

    李玄这下放了心,只要主官强硬,那些魑魅魍魉就不容易作乱,就能保持一方净土。

    徐然吩咐李玄道:“你先出去做事,何沣的事我心里有数。”

    李玄连忙起身,弯腰道谢,随后回到办公桌。

    此时,因为听到何沣被捕,几个往日与其交好的同僚都惶惶不安,不知道他因什么获罪,会不会受牵连,气氛很紧张。

    两日后,李玄被告知何沣回了家中,他忙告了半天假,同顾浅君一起去何家看望。

    到了何家,何父正在当值,何母招待了他们,并让仆人带他们去何沣院里。

    何沣听说李玄来看他,很高兴,脚上踩着不同颜色的鞋子就跑出门迎接他。

    与李玄想象到的何沣不同,他并没有遍体鳞伤,受到严刑拷打,倒是面色红润,比原先还好。

    李玄暗想,莫非何沣得了什么奇遇不成?

    不怪乎他这么想,不仅他自己,身边的友人也不时有奇遇,更不要提总能听到获得奇遇的人的消息,这还不算野史笔记上提到的。这是个机遇遍地的时代,隐隐有种风雨欲来的势头。或许这些获得奇遇的人都是为大世的到来所做的准备。

    看到何沣脚上的鞋子,李玄笑道:“何兄,见你没事我等就放心了。”

    何沣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没什么事,就是在诏狱里听到拷打声及凄嚎声有些怕而已。”说着,面色一僵,身体抖了一下。

    李玄忙拉住他的手,拍了拍,安慰道:“你没受刑太好了。”

    何沣抓着李玄的手,笑道:“太玄,我真得得到脉望了,还引来了星使,已经求了丹药服下,你看我,现在身体非常好。”说着,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转了几圈,还上下蹦跳了几下,“瞧,全都好了。”

    李玄还没说什么,边上的顾浅君就惊道:“真得引来了星使?”

    何沣好似这会才看到顾浅君,忙招呼道:“浅君,快坐,我让人沏你最喜欢的大红袍。”说着吩咐仆人上茶。

    三人围坐在榻上,何沣一点也不掩饰好心情,道:“那天见锦衣卫来抓我,我吓坏了。我要去的可是诏狱,就这副小身板能活着出来就算命大了。不瞒二位,我差点尿裤子。手脚无措下,顺手拿了本新买的书塞到了袖子里,根本没看内容,哪顾得上?”

    顾浅君问:“莫非就是在这本书里找到了脉望?”

    何沣摇摇头,道:“那倒不是。

    那天我两腿发软,被两个锦衣卫一路拖回到诏狱,正担惊受怕,哪知并没有人来审问我,甚至没人理睬我。我又庆幸又忐忑,不知能否逃过一劫。

    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有个宦官问我上月二十九日酉时去钱如皋家做什么。

    我实话实说道:‘听说钱家藏书甚多,我去借书。’其实我是想能不能在那些藏书里找到一只脉望。只是这话不能直言,万一找到了,算我的还是钱家的?所以招供的时候就有些心虚。这让他们抓到把柄了,非让我从实招来。”说到这里,何沣扯扯头发,一副无奈的样子,又道,“可我招的就是实话啊,还怎么招?”

    李玄急忙道:“他们没上刑吧?”说着拉起何沣的袖子,想看个究竟。

    何沣忙回答:“他们是要给我上刑,结果……唉,有点丢人。”他嗫嚅道。

    李玄顾浅君同时道:“怎么?”

    何沣扭捏着道:“我一听他们要上刑,吓得放声大哭,涕泪交加。反正很丢人就是了。”

    顾浅君安慰道:“那可是诏狱,你不是第一个放声大哭的,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何沣不住点头,道:“不错,不错。那个地方的人简直不是人,他们可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李玄问道:“后来呢?”

    何沣回答:“我没办法,只好把脉望的事情说给他们听了,反倒让他们嘲笑一番。不过也免了上刑之苦。”

    李玄点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本来脉望的事情只是传说,从实说就好了。”

    何沣忙不迭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什么都没有命重要,要是上了刑,我可能连诏狱都出不来了,我们家可就我一根独苗。”

    顾浅君也笑:“不错。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何沣接着道:“我见他们不再审问我,放了心,就靠着墙胡思乱想。牢房里到处灰沉沉的,不想点什么,肯定要被吓死。”

    李玄眼睛含笑,看着何沣。

    何沣颇为不好意思:“我胆子一向很小。”

    顾浅君道:“到了诏狱,胆子大的想来不多。”

    李玄也点点头:“那后来何兄怎么得到脉望的呢?”

    何沣道:“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袖子里的书掉了出来,我拿出一看,那居然是本《神仙传》。我闲着,就借着昏黄的灯光打开了书,没想到看到了数只蠹鱼在啃食书页。我灵机一动,就用草茎将一只蠹鱼推到‘神仙’字眼处,希望它能啃三次。”

    李玄好奇地道:“莫非这个法子有用?”

    顾浅君则摇摇头,道:“估计没什么用,道法自然而已。”

    何沣点头道:“不错,如果这个法子有用,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能养殖收获脉望了。一直忙活到半夜,却没用,我很失望,就靠着墙睡着了。次日一早,吃着干瘪的馒头,我又查看了那本书,无意间发现扉页的夹层里居然有一个脉望,只是形状娇小,与我前次发现的大小不同。我乐坏了。这时,又传来放我出狱的命令,我于是乐颠颠的回了家。好好洗掉晦气,昨晚我连觉也没睡,一直等到深夜,才用脉望映照正空的星星,希望引来星使。”

    李玄道:“我见何兄脸色极好,莫非真的引来了星使?换得了灵药?”

    顾浅君也道:“星使长得什么模样?是头戴玉冠,身披银甲吗?”

    何沣摇摇头:“我将脉望放在一个玉碟里,跪坐在蒲团上祷告,祈求能让我身轻体健的灵药,足足一刻钟后,就见一团星光从天而降,笼罩着玉碟,须臾后,里面的脉望不见了,却多出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绿色药丸。”

    李玄道:“你果然吃了丹药。

    何沣道:“我当时激动坏了,拿起来就丢进嘴里,药丸入口即化,变成液体流入身体,一时也没有什么变化。倒是今天早上,身上被腥臭的黑褐色脏污覆盖,连冲了数桶水才洗干净。”

    顾浅君惊讶道:“莫非是传说中的‘洗经伐髓’?何兄运气不错。”

    何沣朗笑道:“不错,洗好澡我就发现身体轻如羽毛,心脏砰砰跳动,十分康健。照照镜子,连脸色都变得红润。想来我的身体全好了。”

    李玄本来还想见识一下那灵丹呢,没想到连药渣都没有。

    他拉过何沣的手腕,把了把脉,脉搏强劲有力,确实康健。他于是点头道:“何兄身体十分健康。准确地说,就像十岁的少年一样年轻。”

    何沣大笑道:“哈哈,我再也不用担心早逝了,娘肯定开始帮我挑亲事了。”话音一转,他又道,“据说那丹药能成仙,我这算什么?地仙吗?嘻嘻,我果然还是有仙缘的,错过一次,还有第二次。”

    李玄与顾浅君均相视而笑,这样的奇事不多见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