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客  52、道心

章节字数:3055  更新时间:19-07-24 1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很快,被斩首的李玄投生到了上辈子地球的家。

    父母还是那对父母,只是与原来不同的是,这次父母能力十分强,而且恩爱非常,家中不仅富贵,感情还特别融洽。作为家中独子,李玄日子过得自然十分逍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李玄记得前世,有个“不能开口说话”的执念。尽管他不清楚为什么不能开口说话,却知道一旦开口就会造成某种不可原谅不可弥补的错误。

    日子一天天过去,长大成人的李玄在父母的张罗下认识了妻子,并很快结了婚,还连着生了三个儿子。

    儿子们从小聪明伶俐,玉雪可爱,让李玄喜爱不已。

    父母欣慰孙子不像儿子是哑巴,也放心将来儿子有人照顾,自然十分欢喜。李玄的日子仍然十分好过,尽管不能开口说话。

    时光飞逝,转眼父母老去,而儿子们也长大成人。

    家里的事业早早交到儿子们手里,且被发扬光大,父子兄弟间没有争产夺权的事发生,彼此感情很亲密,李玄仍旧过着富足而又幸福的生活,没有一点波折、坎坷。

    六十岁生日的时候,感情一向甚好而又温柔贤惠美丽大方的妻子早早张罗着给他过这个整寿,并将儿孙都叫回了家中,同父母一起为他庆祝。

    哪知道这天发生了一个人间惨剧。

    那天,妻子将安眠药放入饭菜,将李父李母并儿孙十余人迷倒,并将他们一一捆好。

    叫醒昏迷的李玄,妻子满眼柔情地望着他道:“和你结婚几十年,你为什么从来不和我说话?我一直想听听你的声音。如果你再不和我说话,我就把你的亲人一一杀死。”说着晃了晃手里雪亮的菜刀。

    那是一把西式菜刀,一把尖刀。

    李玄也被绑着,无力阻止妻子,他不住摇头,但没有开口说话。

    妻子甜甜地笑道:“说话吧,我知道你能说话,只是你为什么不说呢?我们可都是你最亲的亲人,你怎么能不同我们说话呢?”说完,还轻轻抚摸他的脸颊,眼神缱绻多情。

    李玄只能拼命摇头。

    妻子见他不肯开口,狠狠地将刀捅入李玄父亲心口。

    本来昏着的李父连哼都没哼就断了气。

    李玄十分震惊,想开口劝说,却又闭了嘴,心里焦急不已。想着要怎么做,能把儿子们叫醒,来阻止这场危机就好了。

    才想到这里,还没有动作,转眼间,面色平静的妻子又杀了李母。

    妻子平静的模样让人很难相信她杀的是平时亲如母女的婆婆。

    李玄惊惧不已,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来,身体不停颤抖,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伤心。

    妻子又将雪亮的尖刀捅入大儿子的身体。

    大儿子连挣扎都没有,就生生断了气,血顺着他的白衬衫流了一身,又顺着身体流了一地,而李父流出的血已经有些干涸发暗。

    妻子见他不开口,又去杀二儿子。

    就这样,李玄一直没有开口,而妻子杀掉儿子,又开始杀孙子,直至家中血流成河。

    望着眼前的人家炼狱,李玄一边无声流泪,一边悲痛忏悔,心里痛苦非常。然而,尽管心碎悲泣,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并不后悔没有开口。

    直到妻子将刀捅入他的腹中,又割断自己的动脉,李玄都未发一声。

    脸上的泪水犹如雨下,冰凉苦涩,止不住、忍不了,李玄闭上眼睛,一时透不过气来。等再次睁开眼,发现他仍然坐在丹炉边,而有芬芳馥郁的丹香从炉中飘出。

    他伸出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心里满含痛苦悲伤,刚才幻境中的绝望悲痛仍然在心中徘徊,无法纾解。

    就在这时,赵范阳来到丹炉边,打完收丹诀,掀开炉盖,就见六颗雪白滚圆、鹌鹑蛋大小的丹丸静静躺在炉底。

    如果是平时,李玄定然会好奇心大作,缠着赵范阳盘问,可此时此地的他心中郁结难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赵范阳将丹丸收到六只瓷瓶里一一放好,才转头对他道:“怎么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丹炼成了,可见你守的很好很成功。”

    李玄垂着头“嗯”了一声,脑中一会是父母的慈爱面孔,一会是儿子们的欢笑声,一会是孙子们高喊“爷爷”的呼唤声,更有妻子裹着毒药般甜蜜的说话声。想到妻子杀人时甜笑的面孔、冷静的心理、狠辣的手段,李玄打了个寒颤。他猜想自己不可能娶妻了,这辈子、下辈子、只要有记忆永远也不可能娶妻了。

    尽管已经知道父母儿孙都是幻境,投入的感情却实实在在是真得,这让他很不舒服。

    他很想问问赵范阳,是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经历这样的幻境,却又忍住了。他并不想将前世的事情告诉别人。

    就这样,李玄没有告辞,就魂不守舍地离开了白鹿观。或许回到家里,那个熟悉的地方,才能让他心情好受一些吧。

    赵范阳望着李玄失魂落魄般的背影,摇摇头,轻轻叹道:“唉,还是个年轻人呢!”看到六个装着丹药的瓷瓶,喜道,“居然忘了问我要丹药,真是运气,还是我收着吧。”说完喜滋滋地将瓷瓶藏了起来。

    恹恹地回到家中,李玄脱掉鞋子,衣服没换,就躺在窗边的榻上发呆。

    透过八角形花窗,几株芭蕉正伸展着肥厚的叶片,随风轻摆。

    这几株芭蕉是李玄从江南老家带来的。其实,北方的京城并不适合这种植物生长,李玄花了不少功夫才让它活了下来。

    芭蕉旁边是几株低矮的佛肚竹,不是李玄喜欢的品种,他最喜欢毛竹,高大、笔直、亭亭玉立,却不适合家养。

    不能停下,对,要一直观察这些郁郁葱葱的植物,这样才能转移注意力,将他从刚刚历经的悲惨人生里吸引出来。

    可是仔细一想,在幻境里经历的一切是不是就是他心底最真实最诚恳的想法,隐藏在日常之下的潜意识?

    师父白乐天是目前他最重视的人,所以在看到白乐天因为保护他受伤的时候,他才差点忘记需要坚守的东西。

    同样,皇权,在这个封建社会,无疑是至高无上的,而他偏偏在发现了幻境的真相的时候毫不在意,无所畏惧。这究竟是他内心缺少对皇权的敬畏,还是因为明了发生在幻境里的事不需要重视?

    至于最后一个幻境,太逼真了,逼真地让他以为自己真的过了这么一生,在六十岁之前如同泡在甜香的蜜罐里,幸福、快乐、充满安全感,就连亲情友情爱情事业都获得了圆满。

    对了,在那个人生里,尽管李玄不能说话,他的听力是没有问题的,这也是他成了著名的作曲家的原因。

    只是因为什么,他会执着于闭口不言,哪怕父母儿孙妻子甚至自身都失去性命而在所不辞呢?

    或许潜意识里,他认为自己不会真得丧命?

    又或者,潜意识里,他知道哪怕失去那么多亲人,得到的却会更多?

    他心底必是怀着赵范阳所炼制的丹药不凡的信念,这信念就影响了他在环境中的行动。

    只有坚守某种规则,这里是“不能开口说话”,才能收获奇迹,亦即某种功效的灵丹妙药。

    所以,对李玄而言,什么都比不上修行,比不上成仙,比不上长生。

    这一刻,李玄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以后的人生需要怎样度过,更再一次坚定了人生的目标及修行的信念。

    似乎在坚定了修行的道心后,因幻境人生产生的遗憾、悲痛、无奈等情感也消散了许多,父母子孙妻子的面容变得一片模糊,如同被雨水淋去的水墨画。

    李玄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全身放松地摊在榻上。

    运行一周天八段锦,他感到修炼的瓶颈有所松动,未来哪怕结丹,心魔也无所畏惧。这一次历经三次幻境,夯实了因修炼过快造成的根基不稳,实在是收获不小。

    “对了,那丹药!”李玄猛地拍了脑袋一下,发出一声惨叫,“怎么忘了问是哪一种灵丹妙药呢?更离谱的是,我居然忘了要两颗!就是自己不服丹药,也可以送给别人服用啊,唉,亏大了。”

    过了一会,他又自言自语道:“瞧瞧丹房墙根的药渣,赵师叔不知道炼了多少次都没成功,想来一定是守炉的这一夜极为难熬,他必定没有通过幻境的考验。这样想来,丹药能炼成,还多亏了我?”语气疑惑。

    片刻后,他又喃喃道:“不行,一定要抽时间去白鹿观一趟,那丹药起码要分给我一半才合情合理。只是那丹药到底是能起死回生还是洗经伐髓还是成仙成神呢?不管怎样,必然不凡。修真小说里只说如果丹药很高级,会产生丹劫,却没有写过成丹的时候还会产生心魔幻境呢。看来,尽信书不如无书啊。”说完,他重重拍了一下竹榻的扶手,似乎这样,才能表达内心的震撼及思考的收获。

    趟了一会,李玄下了竹榻,这会他有心情洗澡换衣了,生活似乎又充满了生机及希望,而他的心情再次恢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