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客  53、药引

章节字数:3568  更新时间:19-07-25 05: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何?”李玄停下把玩折扇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急急问道。

    李重洗了洗手,用干布巾边擦边缓缓说道:“没有法子。”

    “什么?连你也没有法子了吗?”李玄惊叫。

    李重嘟嘴道:“你怎么会认为我有办法呢?你可是知道我才刚跟赵师伯学医,工夫还浅的很。”

    还不因为你曾经是方诸的战神,精通医术,连天人衰老都能延缓?李玄暗道。

    难到要等哪天重尔出现的时候再让他诊断一下?

    李重指着躺着昏迷的何沣道:“老板,你和他很熟吗?”

    “见过几次,很谈得来。”李玄眼睛看着何沣,轻声道。

    李重看着他,眼神怪异:“老板,莫非你有龙阳之好?你看何公子的眼神好奇怪。”说着,嘟嘟嘴,还抖了抖肩。

    李重也不知道自己是好龙阳还是好女人,他从没喜欢过人。于是抱着钻研精神问:“什么样的眼神?”

    李重鼓了鼓腮,眼神飘忽,支支吾吾道:“就是那种不知道是长辈看晚辈还是丈夫看妻子的眼神。”

    李玄举起手里的扇子,轻轻敲了一下李重的头,瞪他一眼道:“那可是两种不同的情感,你可真逗。”

    李重低声嘟囔道:“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情感,我都没见过。”

    李玄装作没听到,交代李重道:“让何公子睡一会,等他醒了再去书房叫我。”

    李重忙点头。

    李玄走出客房,往左首的书房走去。

    书房靠墙的三面书架上摆满了或抄写或印刷的书籍,有他从宫里抄来的,有他从书铺里搜集来的,还有友人之间相互借阅时抄下来的,丰富了他的收藏。每当走进书房,看到上面满满当当的书的时候,他就倍感充实,心里充满满足感。

    南窗下是一张半丈长三尺宽的书桌,上面摆着红木笔架、砚台、笔洗、镇纸、墨盒、纸张,收拾的整整齐齐。就连火盆里每次练完字不满意的作品投入焚烧时的灰烬都被清理干净。这就是李重在家时的好处了,他从来能注意到这些细微之处,并妥善处理。

    在这样心细如发之人体贴入微的照顾下,意志难保不被一点点腐蚀,难怪他会越来越懒惰了。日常需要什么,想到什么,就不由自主地喊声“李重”,真是一刻也离不了。

    好在,如无意外李重会与他相伴百年,这多少让他有些安慰。

    往砚池里加了水,他拿起墨条磨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摊开宣纸铺平。等墨磨好,拿起狼毫,饱满地蘸满墨汁,手腕摆动,一挥而就。

    为了防止袖子沾上墨汁,每次写字,他都会戴上从财婶那定做的套袖。

    一缕淡金色的阳光照在李玄脸上,绒毛清晰可见,显示着主人的稚气,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意识到李玄还只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青年。

    李重站在窗外,透过花窗定定地看着李玄,眼神忽冷忽热,忽而明澈忽而深沉,捉摸不定。

    写完数张纸,李玄才发现李重正站在窗外观察他,他早就习惯了李重最近性格的多变,猜测其两个人格或许是在融合中。他于是喊道:“怎么了,李重?可是有什么事?”

    李重好像从梦中醒过来,冷冷道:“没什么。”说完,居然转身离开了。

    李玄好笑又好气的摇摇头,垂着头继续写字。

    “你为什么摇头?”李重鬼魅般不声不响的站到书案边,把李玄吓了一跳,手底的字也花了。

    白了李重一眼,李玄擦手道:“你没发现自己很不对劲吗?”

    李重看着他,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哪知李玄站定身子,眼神迷惘地看着窗外绿蕉,并不开口。

    李重也不催,两人就这么站了一会。

    忽然,李玄好像下定了决心,转身道:“你身体里有两个人,一个叫李重,一个叫重尔。此时此刻的你应该是重尔吧,方诸国的战神阁下。”

    李重站着一动不动,眼神越来越冷,脸色越来越僵:“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玄笑笑,没有回答,双手抱臂,倚着书架,淡定地盯着李重,道:“说吧,你什么时候恢复全部记忆的?”

    李重听到这话,好像卸下了面具,挑挑眉道:“既然你知道了,就不用扮小白兔了。”说着,大剌剌的走到官帽椅边,抖抖衣袍,坐了下去,还翘起了二郎腿。

    李玄低笑一声,道:“呵,你果然融合成功了,李重消失了是吗?”

    重尔哈哈一笑,眨了眨右眼,道:“你猜?”

    李玄无语的看着他。

    重尔仰天长笑一声:“我也没想到,居然分裂了一个纯善的小白兔人格,或许是我曾经的性格吧。我知道你最喜欢他。”

    李玄低着头,隐藏住内心的伤感,低声道:“也没怎么宠,都是他照顾我。”

    重尔嗤笑一声:“照顾你的从来只有我。就他整天丢三落四,做个菜能忘记放盐,煮个饭能成粥,也能照顾你?”

    李玄此时倒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每次夸赞李重厨艺好的时候,他都不好意思。想来他是知道自己厨艺不咋得,反倒会受表扬,也只能是一直对他不错的李玄才会这么做了。况且,李玄从没把他当仆人,他心里一直困惑,虽从没有问过缘由,却也猜测是因为失去的那段记忆。

    尽管知道希望不大,李玄还是目含希望的望着重尔问:“李重还会出现吗?”

    重尔低低笑了一声,似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你喜欢的从来只有他。也是,谁会喜欢一个心肠狠辣、双手沾满人命的屠夫呢。”

    他声音极轻,每一个字都好似有半截吞在咽喉,就连李玄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叹了口气,重尔道:“如果你想见他,当然还是能见到的。”只要做好伪装就能出现。

    李玄摇摇头,叹气道;“算了,我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你们已经融为一体,那就是一个完整的人了。你是他,他也是你。”

    重尔道:“你这么想很好。”最好将多余的关注倾泻到我身上。

    李玄想到躺在客房里的何沣,忙问:“刚才你给何沣把了脉,他还有救吗?”

    重尔正色道:“那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何沣不对劲的?民间任何一位医生都会认为他气血雄厚,身体康健,就是脸色也好。”

    李玄道:“我能感到何沣身上的生机在流逝,却不知道为什么。就猜测脉望能让人成仙的传说绝不可能换取仙丹这么简单。”

    重尔点点头:“不错,世间哪有那么多奇遇,大多都是愚弄人的罢了。”

    李玄心想,那可未必,他就遇到许多奇事,当然也有奇遇。

    重尔接着道:“脉望这个东西,其实是一味药引。修炼星辰之力的修士如果阴寒属性能量吸收过量,就会失之阴阳平衡。要解决这种问题,就要服用一种阳属性的丹药赤阳丹,这丹药需要一味药引,即是脉望。”

    李玄问道:“脉望莫不是阳属性的生物?”

    重尔摇摇头道:“脉望很不容易生成,只有在凡间才有,它是无属性的,但妙在身上有时间之力,这样就能缓和修士服用赤阳丹时体内冷热相激产生的痛苦。”

    李玄点点头,又问:“传说蠹鱼啃食书页上‘神仙’字眼三次就能变成脉望是真得吗?”

    重尔讥笑道:“这种说法滑稽至极。”

    李玄心想,这可是赵范阳说的。赵范阳应该算是世俗界修炼有成的修士了吧?忙问道:“怎么说?”

    重尔不屑地道:“蠹鱼吃书出于本能,可笑读书人却以其为榜样,还写了类似‘我本生蠹鱼,自爱纸中裕’、‘胡为学蠹鱼,梦入扁简香’、‘不如寻蠹鱼,简编阅兴衰’等的诗句来赞扬它。莫非他们不知道蠹鱼不光吃麦粉、馒头、丝绸、毛发、虫尸,连自己蜕的皮也会吃吗?”

    李玄听到这里,脸上忍不住皱成一团。他还真不知道。

    重尔见他脸色糟糕,笑笑道:“好吧,还是说脉望吧,脉望本身不能算生物,它本质上是一种凝聚了时光之力的结晶。”

    李玄高呼:“什么?它不是生物?”

    重尔好笑地看着他:“这有什么不可能吗?”

    李玄忙道:“可何沣将它掰断的时候,为什么会流出水,烧掉的时候还有毛发燃烧的味道呢?”毛发燃烧的味道可是蛋白质燃烧的味道,非生物能生成蛋白质吗?除非它长在生物上!

    重尔莞尔一笑,道:“既然脉望含有时间之力,自然能容纳万物了,只是水是最易得的。”

    李玄这才恍然大悟,道:“虽说脉望生成的说法与事实有出入,但对它形状的描述还是对的。也难怪何沣能找到不止一个了。他真得很幸运。”

    重尔道:“是不是幸运,还要看他能不能活下来再说。”

    李玄忙靠近重尔,问道:“对呀,何沣身上生机流逝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重尔道:“何沣并不是生机流逝,而是时间在他身上流逝过快。我猜测他有时间灵根,只这灵根忽隐忽现,他又没有学会修行,才面临这样的困境。”

    “那我该怎么做?”何沣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李玄招呼他坐下,重尔也向他点点头。

    两人早就发现何沣走过来了,要不然,也不会贸然讨论修行的事。

    李玄也盯着重尔,他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太少。

    重尔只好道:“你是李玄的好友,我就教你基本的修行法门,只是我并没有适合时间灵根的功法,你还要自己寻找。”

    何沣很激动,忙不迭的点头:“那是不是我修行了以后,就不用早死了?”

    重尔笑道:“你可能弄错了一件事。目前你身上的时间流逝过快,并不意味着它一直维持这样快的速度,也有可能在某一天它会比常人慢数倍,所以无法判断你会早死还是会长寿,要你修行后才能判断。”

    何沣这才放下心来,不用早死,还能修炼,他高兴坏了。

    李玄叹道:“难怪何兄能幸运的找到两个脉望,他就是脉望之母啊。”话音未落,就掩住嘴巴,惊觉失言,巴巴地望着重尔。

    如果有时间灵根就能制造脉望,那何沣不就危险了?

    重尔轻轻摇头,道:“无事,天人是无法来世俗界的,这里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

    李玄这才放心,恍然大悟道:“难怪用脉望引来的星使只是一团光球,原来是无法亲来。”

    随后,重尔站起身来,中指食指并拢,轻点何沣的灵台,将功法传给了他,并嘱咐道:“记得每天都要运行九个周天。”

    何沣忙点头,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