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客  54、定情

章节字数:3687  更新时间:19-07-25 13: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送走了乐颠颠的何沣,李玄拉住重尔,想从他口中了解这个世界隐藏的有关修行者的真相,比如传说中的仙人之国方诸真得都是翻江倒海、移山推岭的仙人组成的国度吗?那里是否有如同大周一样的社会体制?

    重尔笑笑,简单说了几句。

    正如李玄推测的,方诸不过是一个小世界,如同传说中的蓬莱仙山。

    这小世界与世俗界一样,都是某一个大千世界的碎片。

    不知多少万年前,这方大世界受到外力冲击,破碎成数片,这些碎片有的形成了修行界、亦即世俗界向往的仙界,有的形成了洞府,有的形成了世俗界、如大周期所在的世界,更有的被大能炼化成秘境。

    随后大千世界陷入自我修复中,无力保护这些脱离的小碎片,只好任由它们在时空中游走,产生涟漪,造成一些时空裂缝,这才有大把野史记载的类似“烂柯人”的故事。可以断定,那些野史并非全是传说,不乏真实存在。

    一想到寄居在一块世界碎片上,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李玄忍不住扭动身体,似乎椅子下面的地面脆弱得如同蛋壳。

    重尔道:“莫怕,世俗界是较大的一块碎片,能吸引周边小的碎片,并与之融合,目前无须担心。”

    “目前?你的意思是将来有可能出现危机?所以我并不是杞人忧天?”李玄忙问。

    重尔微微点头:“当然。如果与另一块较大的碎片争夺融合的主导权,就可能在边界产生时空风暴,那确是危险的。”

    李玄忍不住想像龙卷风一样却强数万倍的时空风暴,不禁打了个寒颤。修炼,只有努力修炼,才能在遇到这样的危机时找到一线生机,对,就是修炼。想到这些,原本对修炼有些懈怠的李玄如同打了鸡血,内心嘶吼着要增加每日修行的时间,坚决不能再像进京后的这段时间只顾口腹之欲,全无追求。

    李玄又问道:“如果我们这个世界碎片与另一个面积差不多的世界碎片融合,会天翻地覆,变成末日吗?毕竟产生的时空风暴很危险。”他还真怕大周期被毁灭。

    重尔摇头:“应该不会,融合边界会被世界意识保护起来。只是两个世界的居民或许会产生战争,不过那也是融合后的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后了。”

    李玄惊道:“原来真得有天道存在,连世界碎片都有吗?”

    重尔点点头。

    “那世界融合后天道也会彼此融合?”

    “或许吧。并不是每一块世界碎片都有幸产生意识,成为天道,也需要机缘。”

    “那方诸呢?也与别的碎片融合过吗?”

    重尔摇摇头:“方诸比世俗界大数十万、几十万倍,这是它能支持修行并承受修行之人力量的根本,其本身就强悍异常。从有记载至今,尚未有融合过其他碎片的记载,当然,方诸本身十分辽阔,有细小的碎片被融合却无人发觉也未可知,这种融合显然对方诸不产生任何影响,这或许就是会被忽视的原因吧。”

    李玄疑惑地问:“所以方诸并不是‘一面一千三百里,四面合五千三百里。上高九千丈,有长明太山,夜月高丘,各周回四百里,小小山川如此间耳。方诸东西面,又各有小方诸,去大方诸三千里,小方诸亦方,面各三百里,周回一千二百里,亦各别有青君宫室’?”

    重尔道:“有这种说法,只是方诸国的‘里’与大周期的‘里’不是相同的计量单位,要广阔的多。”

    李玄不由神往道:“破碎前的大千世界该有多宏大?而打碎它的又是什么力量?简直不可思议,完全超出了想象。”

    重尔点点头,叹道:“宇宙中何其危险,或许真得有大能‘手可摘星辰’,挥袖就能灭掉一个世界、一个宇宙。”

    李玄脑中不由闪过前世看过的修真小说,什么“吞噬星空”、“莽荒纪”等等等等,那里面的主角可不是一直修炼到随手毁灭一个宇宙甚至无数个宇宙的层次?

    一时之间,李玄被自己的想象震撼到了,脑中全是有关对大千世界的猜想,忘了许多本想问重尔的问题。

    倒是重尔颇有耐心,等着傻傻沉浸在幻想中的李玄清醒。

    他静静坐在官帽椅上,拿起案几上水果盘里的樱桃,用随身带着的一把小巧银刀将果核一一挖出,放在李玄边上的瓷碗里,而李玄则机械的不停拿起去了核的樱桃塞进嘴里。

    “啊!”一声呼叫,李玄回过神来,舌尖的疼痛证明了走神所付出的代价,他微张着嘴,将舌尖伸出,似乎微凉的空气能将它治愈。

    重尔已经站起身,快步走到他跟前。

    伸出右手,虚虚捏着李玄的下巴,微微抬起,重尔仔细看了看他的舌尖,赤如丹朱,湿润柔滑,带着樱桃清香。

    这一刻,重尔希望时间就此停住,一万年,十万年,能这样陪着李玄,与他相依相伴。胸口中的情感翻腾不息,再也承受不住多一次的压抑,似乎只要有一丝缝隙,就会喷薄而出,将他淹没,将内心赤裸裸完整整地暴露出来。

    李玄见重尔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舌尖,不明所以,口齿模糊地问道:“是不是留血了?好痛。”

    重尔没有回应。他喉结滚动数下,定定地站了一会,目光从犹疑到坚定,似乎下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哑声道:“如果涂上口水会好得很快。”说完,低下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俯身噙住李玄的嘴唇,又用舌头勾住李玄的舌尖,轻柔的吮吸、舔舐。

    而李玄完全傻了,不知道作何反应,僵在那里,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会,他脑中一片空白,前世看过的一个笑话油然出现:“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

    不过,感觉好像还不坏,他莫名想。

    随后,他又数了数重尔的优点,厨艺好,长相英俊,博学多知,能修炼,最关键的是很会照顾他,要是一起生活,绝对不吃亏,赚了。

    嗯,对,就是赚了。这样的想法在脑中转了几转,他突然热情起来,站起身来,一把搂住重尔的脖子,激动地回应起来。这下,倒是让重尔吃了一惊,这样的反应绝对是意外之喜。

    两人紧紧相拥,吻得天昏地暗,直到室内的光线暗淡下来,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见两人唇间还挂着银丝,李玄随手扯出一块手帕擦掉,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这怎么感觉这么色气呢,还不到这个地步吧?尽管这么想,却无法制止脑中不停播放的小黄片,这让他一时有些出神。

    “你在想什么?”重尔揉揉他的发顶问道。

    李玄讪讪地笑笑:“在胡思乱想。”

    重尔追问道:“想什么?”

    李玄不好意思说出口,抬起脚尖,嘴巴凑近重尔的耳鬓,低低说了几句。

    重尔听到他的话,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的欢快与愉悦无不说明他的好心情。他没想到李玄这么容易就接受了他,如果是李重,还有可能,但现在这意料之外的收获让他倍感欣喜,胸口的喜悦已经汹涌而出,流出的却是粘稠浓郁、化不开的柔情蜜意。

    李玄看着重尔喜悦的模样,哪怕心底有丝遗憾,却没想过反悔。如果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有重尔相伴,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毕竟,他的寿命已经有七八百年,很难寻找到合适的伴侣,更何况他根本不想成亲。

    重尔总算停下笑声,眼神柔和望着李玄道:“你问我在我眼里你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何沣的,那么我就告诉你……”

    李玄忙摇头道:“我和何兄可没有什么不正当男男关系,你不要乱想啊。”

    重尔柔声道:“我当然知道。你就算有龙阳之好,也是因为我。”

    李玄被他肉麻的目光搞得全身不自在,仿佛有虱子在爬一样,坐立不安。

    重尔见他不自在,道:“你不舒服吗?”

    李玄摇摇头:“我只是不习惯你的变化。平时的你很沉默,也很少说笑,总是默默做事。就是李重,却也是性格跳脱。好像两个与你都不相同。”

    重尔道:“既然今天同你定情,当然向你袒露最真实的我,自然有所不同。”说着,手指舞动,一条宝蓝色的链子出现在掌中。

    拉开李玄上身的交领,露出脖颈,重尔将链子挂在他锁骨上,宝蓝衬着白皙柔滑的肌肤,别有美感。

    重尔忍不住,用指肚顺着链子抚摸着李玄的锁骨,轻柔缱绻。

    李玄实在忍不住了,握住重尔作怪的手,将领子合上,红着脸道:“好了,好了,我会时时带着你给得定情信物的,你就放心吧。”

    重尔反手握住李玄的手腕,将他轻轻拉到榻边坐下,并让李玄坐在他腿上。

    李玄微微挣扎了下,没有挣动,心底暗叹一声,重尔这是老房子着火啊。这一副恨不得吞了他的样子,让他很不自在。莫非守了两辈子的贞操今天要丢了?

    重尔揽着李玄的腰,下巴放在他肩窝,不时蹭一下李玄的脖子,动作很轻柔。

    良久,他才道:“唉,自负有些才气的我居然无法描述此时的心情,还是借用一首长短句吧。”

    李玄好奇道:“哪首长短句?”

    重尔抚摸着他的手腕,轻声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正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李玄一听,脸一下子更红了,红布一样,重尔念得这个后半句也太污了,简直不能忍。

    重尔嘴唇贴着李玄的耳根,柔声道:“这首长短句你喜欢吗?”李玄哪里还能想到什么长短句,只觉得耳朵酥酥麻麻,神思不属。

    重尔舌尖轻舔吮吸李玄的耳垂,轻喘着,声音若有如无:“还有一首,想听吗?”

    李玄闭着眼睛,胸口起伏如处风头浪尖,机械地问:“哪一首?”

    重尔顺着李玄的耳垂轻吮舔舐,一路下滑,从脖子到锁骨,直亲的李玄全身酥软、不住张嘴喘息,才道:“这一首你肯定喜欢。”

    “啊?”李玄双眼迷离。

    就听重尔道:“你弄我弄,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与我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李玄迷迷糊糊地道:“是‘你侬我侬’,不是‘你弄我弄’吧?”

    哪知重尔低低一笑,将他扑倒在榻上,道:“要不我们试试‘你弄我弄’,看谁说的对?”

    李玄恍然大悟,恼羞成怒道:“你怎么这么污?”说着就要从榻上起来。

    哪知重尔死死压着他,不停啄着他的面孔,哄道:“你不是也意会了吗,怎么只说我污呢?啊?这说明我们心有灵犀啊。”

    李玄翻了个白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