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红尘客  81、离京

章节字数:3107  更新时间:19-08-29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转眼坐馆满三年了,散馆之后,李玄拿到了外放的公文,不日就可启程离京。这已是仲春时节。

    顾浅君亦然,他果然是去番禺做县令。两人商量着一起前往粤州,路经吴郡时略停两日好与亲友道别。

    赴了几次告别宴后,两人就收拾好东西乘船一路南下。有作弊的储物袋,两人只留不多的布料、书籍、家具随船,就这样还装了整整一船,让李玄忍不住大呼小叫。其实,如果不是重尔送给他一个随身洞府,就他从宫中藏书库里抄来的书就无处可放,更别提他离京前大肆购买的北方特产,像皮草、布料、花草果蔬的种子根茎、文房四宝、家具文玩、焦炭煤炭等等,还有许多平时不舍得买或者购买了会造成不良影响的物件。

    看着通州码头的塔影越行越远,李玄有些唏嘘,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三四年过去了。又看看身边的重尔,那会他还以仆人自居,两人关系还没有如此亲密。

    重尔见李玄看了看他,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得到的第一份对修行有利的天材地宝就是托李玄的福,在贺之郢那里得来的石乳,尽管那会懵懵懂懂。

    顾浅君并不与他们同船,成了亲的他整日与妻子亲亲我我,浑身充斥着恋爱的酸臭味,哪还顾得上他这个好友?李玄有些愤愤地想。

    唉,谁能想到,顾浅君成亲后就像变了个人,一点也不高冷冷情了,动不动就咧嘴一笑,傻乎乎地实在与形象有损。

    船行了七八天,一直闷在船舱,实在无趣。这天天气不错,李玄于是出了舱,打算在甲板上走走。

    “怎么了?不高兴?”重尔见他神色郁郁,问道。

    李玄闷闷地道:“船上的日子过于无趣了。”

    重尔想了想,道:“不如我们用神识钓鱼?”

    李玄摇摇头:“没意思。”

    重尔又道:“或者瞧瞧水底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李玄眼睛一亮:“这个好。我还不知道神识能查看深水呢。”

    重尔笑笑:“既然能穿墙越壁,当然也能透水了。”

    李玄嘿嘿一笑,拉着重尔就往甲板上跑。

    重尔轻声道:“莫急,莫急。其实你躺在床上,一样可以外放神识查看水底。”

    李玄不由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你怎么不早说。”也是,躺着比坐着舒服。甲板上有不少船工,他又是官老爷,形象还是要保持的。

    重尔笑道:“反正今天天气好,就出来晒晒太阳吧。”

    两人尽说些没营养的话,来到了甲板上。

    也没让人拿桌椅,而是放了蒲团,盘腿而坐,还放了些水果茶点。

    李玄惊道:“这么多人你怎么能从储物袋里拿东西出来?”

    重尔淡淡一笑:“我用了幻术,没人能发现的。”

    李玄觉得他太不小心了,不高兴地道:“如果修为比你高深的呢?你莫非认为自己在世俗界已无敌手?”

    重尔轻轻帮他抹掉嘴角的点心渣,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傲然道:“或许有比我修为高的,但是幻术比我精妙的不多。”

    李玄也不想知道他幻术究竟有多精妙,而是喝了一杯茶,双眼微阖,面朝水面。

    重尔知道他肯定已经放出神识到了水底。

    “唔……啊?啊……喔——”李玄嘴里不停发出象声词,让重尔听地心痒难耐。他忍不住问道:“看到什么了?”

    李玄乐滋滋道:“先是些小鱼小虾,还有一些水蛇。再往深处去,鱼就变大了,不过鱼眼变小了。”

    重尔不出声,这不是废话嘛。

    李玄继续道:“还有水草,乘客不小心掉落的杯盘碗壶等物。”

    重尔晒着太阳,懒洋洋道:“或许你能看到沉船、骷髅、兵器、首饰银两呢。”

    李玄点头表示同意。

    此后数天,李玄就一直玩寻宝游戏,期望在河底发现什么有趣的玩意,可惜,倒是寻了些金银首饰、残兵断刃,却没有让他觉得好玩的东西。当然,骷髅倒是见了一些。

    这日,就快到扬子县时,李玄又将神识放入水底。

    黑漆漆的河底,有东西一闪一闪,吸引了李玄的注意。他试着用神识收起,洗干净之后,露出的是一颗白如羊脂的浑圆卵石。这让他心里一动,从储物袋角落里翻出一颗黑色的石头,拿出来比较,发现两颗如同孪生,大小一样,只颜色不同。

    重尔惊讶地道:“你还留着?”

    李玄点点头,将黑石递给重尔。这颗石头还是娟娥给他寻找重尔判定身份时的依据。

    重尔接过黑石,就见其如同婴孩见了父母,兴奋地跳上跳下,围着他飞着转圈。

    重尔微笑道:“这颗石头是我的伴生石。”

    李玄好奇地问:“有什么用吗?”

    重尔道:“每一个方诸人出生时都会有一颗伴生石,结为道侣时交换伴生石是最高层次的誓约。”

    李玄“哦”了一声,不再理会,反正他没有,也没法交换。

    将白石收起,李玄挥手道:“既然是你的伴生石,你就自己收着吧。”

    重尔也没有推迟。

    李玄整理着储物袋,发现里面有许多需要“断舍离”的物件,他打算送人的送人、丢掉的丢掉,不能白占空间。

    这日傍晚,船总算到了阊门码头,同顾浅君道了别,李玄就同重尔一起回了望亭村的家。

    尽管数年没有回家,房子因托村长照顾,并没有败落的迹象。

    见到李玄回来,乡邻很高兴,帮着收拾、整理,直从中午忙到下午才散。

    李玄同村长说将去南方做官,路途遥远,在任上的时间无法返回,还要村长多多照料房屋。村长很高兴,连连答应。

    匆匆吃过饭,李玄又去上坟,随后才带着重尔到了山里的银杏林,同公孙见面。

    公孙早就知道李玄归来,很高兴再次见到他。还将在山里修炼的青蛇子衿及多年仍未孵出那颗不知什么品种的鸟蛋的近况说给李玄听。

    其实如果不是公孙偶尔提起,李玄都要将这两位给全忘了。他想到刚来这里的时候在陶安国还曾经收过谢礼,只不过他日子一直过得平顺,并没有放在心上,尚不知是什么,或许要找个时间看看。

    子衿见到李玄,很不高兴。它难道不知道李玄早就忘了它们了吗?只是李玄一向不喜欢蛇,它无法接近,也很无奈。

    李玄只好安慰道:“我很快又要去南方任职,你们要跟我去吗?”

    那颗蛋在他手心里跳来跳去,很热情,让李玄心里一软,觉得自己太不尽责了。如果在得到这颗蛋的时候就每天输入一些修为给它,是不是现在已经孵化了呢?见它并不抱怨,还是要跟着他,他心口一热,就决定带这颗蛋去南方。

    至于子衿,它体型向来能小能大,为“蛇”也很能屈能伸,当然要跟着,却不再把希望放在李玄身上。此时正缠着重尔,希望重尔能接受它,带它一起去南方。好在重尔答应了。它化作手镯套在了重尔手腕。

    南方靠海,或许有它成龙的机缘呢。

    临近分别,公孙白十分不舍,可惜李玄没有能装下他的随身空间,无法带他离开。

    李玄见他难舍难分地样子,忍不住又劝道:“多修炼,能早点化形,就能来南方找我。”

    公孙白听了,脸一黑,他还是个宝宝,怎么能每天修行修行呢?”

    倒是重尔提醒李玄,他送的随身洞府尽管不是级别很高,却也能将公孙白随身携带。

    李玄同公孙白二人于是从“洒泪而别”的难舍难分迅速进化成互怼吵嘴,可见二人心情有多好。

    离开前,李玄让重尔多布置了一套幻阵,将银杏林隐藏起来,以免有心怀叵测的人搞破坏。

    次日李玄又去拜访了书院的吴山长夫妇。

    可惜此次回吴没有见到王卿之,他去年没有考中举人,今年游学去了。索性他家中已经有数人在朝为官,他压力不大,加上年龄尚小,倒是不急着再次科举。

    忙忙碌碌三天,重尔又大肆采买了些本地的特产,丝绸、扇子、湖鲜、水果等物,这才登船继续南下。

    未来数年,李玄想他是不会回来了。

    至于师父白乐天,刚收到他托人带到玄妙观的乌龙茶,原来他跟着太初到了武夷山,一路上遇到不少有趣的人和事,日子比在吴郡的时候精彩多了。

    隔壁顾浅君的船也已经启航了,顾浅君难得没有同妻子腻在一起,而是像李玄一样背着手,望着远去的码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古语有云:父母在,不远游。但是顾浅君想,他又要离开父母了,这一去就是数年,心底不由愧疚。或许该庆幸家中有兄弟照料,父母身体还算康健,不会发生“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事,忠孝确实难以两全。正惆怅着,妻子抓住他的手,温柔一笑,让那颗空落落的心再次落在实处。不久的未来,他或许就会迎来一位新成员,只不知是调皮的儿子还是娇软的女儿。

    顾浅君回给妻子一个浅笑,反握住妻子的手,两人悄悄进了船舱。

    这让偷偷观察好友的李玄有些不爽,莫非此去粤州数千里,老顾每日就同妻子腻味,不来陪陪他了?唉,伴侣果然是好友的大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