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9-07-22 2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宓走了没十分钟,秦琖就来了。顶着两黑眼圈,看来这丫也是一宿没睡。

    二十几张A4纸打印的行程加攻略,难道亲就没察觉被人入侵了电脑?

    佐盖多玛。

    说起那破地,秦安就脑门疼:“黄金周人多车堵,我懒得动弹”。

    “我是族长”。

    “都什么年代了,难道我不去,丫的你还能把给我沉潭了”?

    秦琖一巴掌抽她后脑勺上。

    “别打头行不”?秦安怒了,昨晚被赵佚抽,一早又被这货抽,姐不活了。

    “你不去也行,手机不许离身,我传照片给你”。

    “大哥,那鬼地方手机没信号”。秦安胸闷气急:“上回我跟一仙人板板都差点嗝屁,跟你还不得死得冰凉梆硬”。

    “那些奎木是从佐盖多玛挖的”?

    秦安点点头。

    “难怪会跑出些奇怪的东西”。秦琖揉揉眼眶:“既然是你惹的祸,我更要去一趟了”。

    “什么叫我惹的祸”?

    “但凡有奇物之处必有守护之灵,奇物与守灵相互依存。你把奎木挖了,守灵就会离开原本的栖息地,寻找新的庇护”。

    卧草,丫你个博士说这话,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王院长一早给我打电话,牧民的马被咬了,死了两匹,那片地已经被圈起来,禁止人畜进入”。

    “靠”。秦安一拍脑门,恨得咬牙切齿:“我去”。

    “我们回趟老宅,明早出发”。

    “大哥,您知不知道黄金周的高速就是高架停车场”?

    “少废话”。秦安被他拎出了门。

    秦琖一回老宅就被爷爷秦跖逮走了。

    秦安溜进厨房盛了一大碗羊汤,十七婶做的饹面,诀窍就在汤里。

    秦珞盛了碗汤,坐秦安对面:“你跟秦琖有病啊,男不婚女不嫁,还总结伴出游”。

    “我有病,你有药么”?秦安郁闷得无以复加,你当姐想去,姐是倒霉催滴。

    “秦琖药多,你找他要去”。秦珞瞪她一眼:“你印堂发黑少出门为妙,实在想出去,别去西藏、甘南、青海,那几个地方于你不利”。

    我去,怎么家里也出了个仙人板板?

    傍晚,老爸店里的伙计开车送来两捆速降绳、岩锥、防水照明灯等户外野营装备。

    秦珞急了,不敢冲进爷爷的屋子质问秦琖,一把拽住秦安问她:“你们到底干嘛去”?

    秦安撇撇嘴:“自己闯的祸自己去擦屁股”。

    “你要去佐盖多玛”?秦珞咬牙问。

    “丫的,怎么一眨眼你们都成神仙了”?家里好像只有她一个大傻叉。

    “带上我,否则你也休想去”。

    “你以为我想去”?秦安看看他,秦珞比她小一岁,老爸秦守雍四十不到就去世了。秦琖的爷爷特心疼秦珞,绞尽脑汁替这个体弱多病的孙子调理体质。秦珞不怎么喜欢读书,当了四年兵退伍回来,开了家饭馆。

    “去可以,你开车”。秦琖拿碗盛汤。

    “老五,你虽是族长,但秦安得听我安排”。

    “有没搞错。秦珞,我是你姐”。

    “行”。秦琖干脆利落地卖了秦安。

    六点不到,仨人开车上路。堵了一段高速,秦珞下高速改走国道,继续堵。

    秦安躺后排睡了两觉,还没出陕西,秦珞被俩瞌睡引得哈气连天。在小县城停车加油吃饭时,决定走省道,绕一段山路先到合作再去佐盖多玛。

    乘着路况不错,秦安开车。秦珞放平副驾座椅休息,秦琖坐后排,粗针歪线地缝了仨香袋,搞得一车子刺鼻药味。

    秦珞被熏醒过来,见天已经完全黑了,便打开导航,换下秦安。在时不时的颠簸中,秦安又睡着了。

    “族长大人,咱到合作了,是找地眯会儿,还是继续前进”?

    秦安睁开迷蒙睡眼,秦琖看了眼表,凌晨两点。

    “你开了一天车,眯会先”。

    难得睡到自然醒,秦安洗了澡出门找食。秦珞坐酒店大堂里一边吃早饭一边上网,抬眉瞅瞅秦安,诧异问:“老五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滚”。秦安狠狠抽他一巴掌。

    秦珞吸气缩背,咧嘴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卧草,用得着那么夸张”。秦安夹起藏包塞嘴里。

    “完了,咱族长大人丢了”。秦珞把火烧蕨麻猪挪她面前:“蕨麻猪味道不错,吃饱了好有力气爬山”。

    秦琖一脸疲惫地走进酒店,也不说话,坐下开吃。

    秦珞找前台妹子要了杯热茶,啥都不问,自顾自上网游。

    “前天,牧民的马在湖边饮水被那东西咬死了,牧民们找乡长弄来两台抽水机,打算抽干湖里的水,除掉祸害”。

    秦珞抬头看看秦琖:“结果水里游出很多蛇来”。

    秦琖点点头:“那地方该不是要地震吧”?

    “去年那刚震过,达瓦湖就是地震后才出现的”。秦珞撑着下巴:“族长大人,这破事有点麻烦,让秦安留下,我跟你去”。

    “秦安,你们在哪挖到的奎木”?秦琖皱起眉头,自己咋忘了这茬。

    “是在一片山谷的向阳断崖上”。

    “秦安,你留下”。

    “我必须去”。秦安淡定看着秦琖:“知道你打算去佐盖多玛,有人给我看了几张地图,那儿遍布巨大的山体裂隙,你们进去铁定会迷路”。

    “把地图画下来”。秦珞“啪”地合下笔记本显示屏。

    “画下来你们也看不懂”。何况千余年来地貌会发生改变,就像地震后出现了达瓦湖,赵佚都不能确定迷宫般的裂隙和通道是否可行。

    秦珞驾车直奔佐盖多玛。

    “停车,快停车”。几个牧民骑着摩托赶超过来。

    秦珞一脚猛踩刹车,车在草坡上停下。

    “山坡上的湖里有毒蛇,不能进去”。老牧民说着别扭的汉语。

    “我们就是来捉蛇的”。秦珞一贯的没正经,掏出秦琖做的香袋晃晃:“我们有蛇药,不怕蛇”。后一句说的是藏语。

    然后,秦琖和秦安只能干瞪着秦珞,看他跟藏民们热情地聊天。

    藏民将仨人请进毡房,老藏民打了通电话,过了十来分钟,开来一辆吉普。

    “秦医生,辛苦你了”。来人也是藏民,汉语说得很溜。

    “应该的,我们的装备都在车上,要麻烦您带路”。

    车一路上行,翻越险峻山口,秋天的草甸,铺陈着金色阳光,甘醇静谧。

    远处是两座巍峨的大山,直立陡峭的崖壁上一道飞瀑倾泻而下,蜿蜒流曲,汇入弯月形湖泊。

    此时,达瓦湖基本见了底。湖边搭着帐篷,几辆越野车停在帐篷两侧。

    秦珞走到湖边,湖底还有浅浅的一层水,不时溅起的泥水里,纠缠成团的黑蛇露出了首尾。

    秦珞翻出防水裤套上,径直往湖底走去。

    省野生动物管理局的专家蒋教授指着秦珞,朝秦琖跳脚道:“秦医生,王院长推荐你来协助我,你们就一定要听我指挥”。

    “太子山属昆仑山系分枝,去年五月的地震使地下裂隙发生塌陷,从而形成您面前的堰塞湖,这条裂隙一定通往太子山某处,而且据我所知,这一带蛇类很少见,特别是蝰蛇”。

    秦珞趟着泥水搬起一块石头,水里的蛇纷纷扭动身体朝别处游去。

    “石头上有字”。秦珞翻过石块杵在秦琖面前。

    秦安正喝着水,顺手用矿泉水冲洗石面。

    “湖底有条裂隙,蛇就是从那逃出来的”。秦珞抬头四处张望:“老五,你觉得这儿的地势像什么”?

    秦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侧是太子山主峰,另一边是八楞山,自己夹在中间……

    “像鼎”。秦琖喃喃自语。

    “不愧是药师”。秦珞仰头看着山崖顶上郁郁葱葱的树木:“如果我是药师,一定会在宝鼎的中心处修一座药庐”。

    “如果这里有一座药庐遗址……”

    “它的入口绝不会在平地上”。秦安站在秦珞身后,低声笑道:“丫的,那地图竟然是这么个看法”。秦安转头看着秦琖:“这里绝对有座药庐,入口在山崖的另一面”。

    仨人把石块上的泥刮洗干净,石块上刻的花纹很凌乱,像千足虫的腿,全是细细密密的线条。

    “我再下去找找”。秦珞把蛇扒拉到一边,在水里到处乱摸:“有块大个的,搬不动”。

    “把水抽干再看”。

    水落石现,秦珞抹了把泥水浆,石面上刻着个极大的“禁”。石块直径两米多,厚约两尺。虽然秦珞很想将它翻转过来,没起重机帮忙,只能干瞪眼。

    水底半露出一条黑乎乎的裂隙。

    站在泥水里愣了好一会,秦珞骤然泥鳅一样窜出湖底,大叫道:“快往湖里灌水,越快越好”。来帮忙的牧民都讶异看着他,秦珞几锹撅开堰塞住流曲的石块,湖水很快上涨起来。

    “这块封石原本压在裂隙上,地震后裂隙塌陷,地表发生改变,封石也被压碎了。设想,引水淹没裂隙的人,如果并非单纯为了隐藏裂隙,那么除了蛇和蜥蜴,裂隙里肯定还有其它东西”。

    “那玩意怕水”。秦琖沉声接口:“我们上崖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