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章节字数:2987  更新时间:19-08-07 14: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树丛里却许久再无动静。

    “靠”。秦珞暗骂,掏枪在手,绕至侧后方缓步靠近那片树丛:“是你”?东北林业大学的张盟同学,身高体壮的山东人。

    张盟满身泥浆水,神情高度紧张地看着秦珞。

    “你们怎么进来的”?秦珞一边检查他受伤的手,一边点烟。

    “我们做科考的,不跟盗墓贼夹伙”。张盟的左脸颊有块擦伤,牛仔裤破了一大窟窿,膝盖也在流血。

    草,老子这就成盗墓贼了?秦珞摇头无奈笑笑,跟一小屁孩较真,吃饱了撑的。

    “其他人呢?我刚才投了蛇引,外面的蛇很快会被吸引回来,未来几天这里非常危险”。秦珞拿出酒精棉、消炎药、大个防水创可贴:“我帮你处理”?

    “谢谢”。张盟看着秦珞:“我和其他人走散了”。

    秦珞呛了一大口烟,真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些专业人士,一丁点破地也能走丢人:“你受伤了,我送你出去,回头来找他们”。

    “给我根烟”。张盟伸出颤抖不止的手:“我是班长,不能丢下同学不管不顾”。

    “你有病,我给你药就是”。秦珞掏烟给他:“发生了什么事”?

    “有吃的么”?秦珞翻出袋压缩饼干。

    根据张盟讲述,秦珞推断其他人应该还被困在大山底部的某条裂隙或某个山洞里。

    秦珞仨人进山那天晚上,蒋教授找到一位当地藏医,藏医告诉他们有条地裂通往那个山谷,曾经有人在山谷里采到过灵芝,初出茅庐的年青人听了都很兴奋。山谷的独特气候对蒋教授正在做的山脉与地域性动植物研究很有裨益,蒋教授当即决定前往一探究竟。

    一群没啥经验的大学生连夜准备进山所需的器材、装备,连着两晚没好好睡觉,他们一早就跟着藏医走进太子山脚下的裂隙。

    在地底,他们发现了该地域所没有的三种蛇类,一种两栖爬行类,采集并记录生物样本,一天时间就在愉悦和兴奋中度过。那天晚上,藏医找到了一处干燥的洞穴,蒋教授决定让大家好好休息一晚。吃过晚饭后,女生负责整理笔记,男生们对自然形成的山体裂隙充满好奇,结伴去探把小险。蒋教授特意嘱咐他们别走太远,小心迷路。

    当男生们回到那个洞穴,却发现女生和藏医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洞穴整面石壁上都是绿油油的小眼睛。当时所有人完全吓傻了,连装备都来不及拿,架起瘫软在地的仨人逃出洞穴。事后想想,那应该是群洞穴蜘蛛,眼睛接触了照明光,积聚了光能在黑暗中发出比较诡异的绿光。

    混乱中,男生周陶手里的打火机掉落在一条丝巾上,化纤丝巾点燃了背包里的固体酒精,从而引发了一场洞穴火灾,部分装备和笔记、样本在火灾中归零。

    人的本能是先挑有价值的东西拿,因此损失的装备大都是食物、水和个人随身物品。一伙人对被烧毁的笔记、样本耿耿于怀,要完成有价值的科考,只有继续前进,获得新样本。

    藏医被吓破了胆,无论学生们如何解释忽悠,再不敢往前走。蒋教授不便勉强,反正就这一条裂隙,做好标记应该不成问题,藏医也允诺,他会在返回路上再帮他们做一遍标记。

    藏医离开后,一行人重新分配装备,继续前行。

    此后的行程变得艰难起来,大家都没预料到裂隙因地震发生塌陷,两段深达二十多米的断层带几乎耗尽所有人的体力。

    进入裂隙的第二天晚上,队员们产生了分歧,以张盟为代表的一方主张退出裂隙。相反,俩女生认为已经走过了最艰苦的路段,放弃考察太可惜了,应该继续前进。

    女生这么一反对,男生们再提退出的话题,就显得格外怯懦,张盟只好保留意见,统一行动。

    就在秦珞赞叹古代杰出工艺之际,蒋教授一行自裂隙爬进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水蚀岩洞。

    手电光照见层层叠叠挤压成团的植物根茎,因为看不到植物上部的茎叶,连蒋教授都说有可能发现了新物种。令人振奋的猜想,激励所有队员努力向上攀登。

    张盟说,其实那时候他想劝大家休息。他这个队里体力最好的男生落在了最后,却因此发现了蒋教授的某些怪异举动。

    张盟甚至觉得蒋教授来过这里,可以说是他故意将队员们带进了地下岩洞。

    秦珞问他原因,张盟想了好一会,才说了俩字:直觉。

    秦珞嗤之以鼻。

    张盟又想了想,说:在他们遭受蛇群围攻时,蒋教授首先把俩女生推入一个小石窟躲避。很明显,那是个人为开凿的石窟,里面有几个破旧得像文物的陶罐。

    哥们,女士优先,知道不?这更好地证明蒋教授是一谦谦君子。

    张盟啃了几块饼干,恢复了些体力。荒山野岭能遇见个活人真不容易,就算是蒋教授说的盗墓贼,也比自己瞎转悠强。

    张盟决定不再敌视秦珞。

    秦珞并未感受到张盟内心的煎熬:“你是在蛇群围攻时和同学跑散的”?

    “不是,蛇群只是围着我们,僵持了大约半小时,之后蛇群散去,我们回头再去石窟找教授和女生,里面突然窜出一条蟒蛇”。张盟说到这依然有些惊魂不定。

    他只记得自己慌乱中掏出把叉子一路跟着蟒蛇翻滚,等他在泥浆水里甩开蟒蛇爬起身时,除了那条被戳了一身叉子眼的死蟒蛇,他莫名其妙地滚出了地下岩洞。

    秦珞挠挠头,这丫讲故事可真够凌乱的。但那一身擦伤,足以证明其所说的真实性。

    张盟讲故事的当间,秦琖和秦安已速降至断层处。

    秦琖往下看看,蛇们在裂谷里四处游弋,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你是从哪冒出来的?没被蛇咬吧”?秦安蹦哒下地,到处是砾石、老树根,硌得脚底疼。

    “你下来干嘛”?秦珞很不爽地皱眉瞪着她。

    “我们看到了一面镜子”。秦琖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句。

    “镜像体结构”。秦安补充其意。

    “怎么可能”?秦珞扶额。

    秦珞往谷底速降时,秦琖和秦安围着药庐及药鼎仔细拍照。

    整座药庐建于巨大的岩隙间,从外部看就像一块有些风化的沉积岩。秦琖对药庐的里里外外都很感兴趣,因此发现药庐的石壁厚得离谱。

    于是,俩人又回到药庐。这座药庐的石壁竟是由九块打磨平整的石板磊叠而成,至今尚能移动自如。

    最古老的石板以金文为主,陶文为辅,秦安展开丰富的想象力,猜测药庐是为商王子昭而建,历时三十年始成。

    药庐在商周时期共经历六位药师,记载的多为仙方。每块石壁通篇刻有百十来个金文,秦安掰掰手指,好歹认识七、八个。

    秦宣公十年,药庐归赵氏接管。

    赵悼应该是最后一个掌管药庐的人,他似乎很喜欢使用籀书,这种极其繁琐的文字比金文、陶文更难解读。

    正当俩人看得入神,秦珞用对讲机呼叫说裂谷底下还有其他人。

    秦琖顿时急了,攀爬上花岗岩凸崖,正要速降下至谷底,却意外欣赏到海市蜃楼奇景。

    裂谷里水汽充沛,秦琖计算透镜和反射镜角度,这奇异之景绝对是人造的。

    让秦琖傻眼的是,他在海市蜃楼里居然看见一具古琴,酷似希音,却比希音略窄且少根琴弦。

    他们拍照的药庐,也有个琴台,但空无一物。

    这个神奇的裂谷里必定有另一座药鼎。

    彼此能够看见,却不知道对方隐藏在哪里。

    神奇或者诡异,秦琖无法形容。

    “先找人”。秦珞拍拍张盟:“你甩开蛇站起身的地方总还记得吧”?

    张盟点点头,从地底下顺坡滚上地面这事,依然令他非常困惑。

    趟过一滩泥沙水,秦琖朝被砾石堆半掩的岩溪走去。

    “砂岩水蚀洞,竟能冲出一堆砾石”。秦珞也是无语了。铲去砾石,急流夹裹着粗沙,涌入树林里的浅水塘。不一会,堵着出口的碎砂岩被冲刷干净,露出个半米多高的黑洞。

    这位深沉的盗墓贼大哥一定是地质勘探学院的优等生。

    趟着湍急的溪水很难往上攀爬,秦珞拧亮装备包肩带上的射灯,提起射锚枪钻进洞里查看。

    秦珞的射锚枪在五十米内可使用机械动能发射,是他用半年辛苦换来的顶级户外装备。即便在视角很差的岩溪下坡,同样精准命中目标。

    秦琖接过他递来的枪,侧贴岩壁透过秦珞肩部射出的光线观察岩溪侵蚀形成的倒喇叭洞穴。

    秦珞拔出M9横叼嘴里,拽着绳索一下窜上十几米高的湿滑斜坡。接着上坡的是秦安和张盟,秦琖压轴。

    “就是这”。张盟指着溪边几块片状砂岩:“是被我脑袋撞塌的,摔倒时脸杵在沙子里”。

    “陶陶,陈波”。张盟大叫着同学的名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