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2619  更新时间:19-08-09 2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茎蔓从水蚀岩洞顶上的窟窿里探出,很快铺满砂岩层。张盟从没见过生长如此迅猛的植物,估计一夜时间,整座山都会被它所覆盖。

    看着岩壁上缓缓靠近的影子,张盟侧身一滚,匕首扎在岩石上断成两截。一脚踹在蒋教授的小腹上,张盟将匕首踢下凸崖:“你就是个禽兽”。

    “把她们抱上祭台,否则所有人都得死”。蒋教授看着祭台上的血迹:“秦家的蠢货,竟然玷污了神迹”。

    “他们根本不是盗墓贼”。

    “秦琖,你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蒋教授几近癫狂,猛扑向张盟。

    一声枪响,张盟头顶上的影子蓦然折转扫向祭台下方的岩壁。

    “靠,子弹居然射不穿这玩意”。秦珞暗骂,手脚并用爬上凸崖。

    白色茎蔓悬立于凸崖前,居高临下看着仨人。

    “老家伙,这时候还想害人”。秦珞瞪着蒋教授,想必扔张盟一蟒蛇的就是他。

    茎蔓垂落到汉白玉祭台上,手臂粗的茎蔓布满细密的白色绒毛,像比例放大十多倍的猫尾巴,傲娇地竖着。白茎顶端长着两根五六厘米长的触角,看着很软活。

    “丫的,请问你是条巨大的虫草么”?秦珞默默问候它。

    白茎好奇地在祭台上探寻,触角缓缓移向血迹。

    “张盟,快跳”。在小白触角即将触碰到血迹的一刹,秦珞和张盟掉进了绿叶丛里。

    “这是什么鬼”?一大片叶子呼啦啦竖起,像群小狗朝二人涌来。

    “别怕,叶子不咬人”。秦珞被茎蔓绊住脚,连滚带爬地往下跐溜。

    “姓秦的,瞧你干的好事”。蒋教授跳得慢了,被白茎拦腰缠住。

    秦珞朝白茎连打两枪,白茎毕竟没有眼睛,完全倚靠触感,甩开蒋教授,悬停在半空。

    秦珞刚要喘口气,腰间骤然一紧,身体往岩壁上撞去。

    他甚至来不及拔刺刀,抱住缠在腰间的茎蔓,本能转身调整体位,双脚一撑岩壁快速回缩,疼归疼,好歹腿没断。另一条白茎直接朝他脖子甩来,秦珞才草了一半,被这玩意拴住脖子肯定跟车裂没区别,腰背发力凌空翻转,抱住白茎一口咬下去。

    秦琖提着秦珞的射锚枪,对着一团混乱不知往哪射。

    “老五,你住手”。秦珞顺着茎蔓大头冲下,吧唧趴砂岩上。

    要不是秦琖及时抱住他的腰,秦珞肯定摔断了脖子。

    秦珞的鞋子飞出老远,秦琖揉着肩,嫌弃得直皱眉:“你几天没洗脚?连妖孽都被你的臭脚熏走了”。

    秦珞歪着头看看他:“这几天你洗过么”?

    “当然洗了”。秦琖扶着他的颈椎,一拧下巴,扳正了歪脑壳:“我讨厌人斜巴着眼睛看我”。

    “我刚死里逃生,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脆弱的小心灵”。秦珞揉搓着脖子:“老五,要是你在咱家书里见过这玩意却不告诉我,回去我跟你没完”。

    秦安和一圈娃躺地上努力装死,爬满地的茎叶已经对他们失去了兴趣,兴致勃勃围在秦琖脚边而又尽可能地远离秦珞。

    可总这么装死也不是个事,迟早会变成真死人。疯长的茎叶不断从地下往外蔓延,从一切能钻出去的缝隙、小孔往外钻。

    秦安真心害怕,这玩意迟早会把山涨破。

    秦珞捅捅秦琖:“我跟这丫再玩会,你和张盟把两个姑娘弄下来,往岩溪上游跑,那儿应该有出口”。

    “理由”。

    “银蜘蛛”。银蜘蛛喜欢栖息在有水草的干净水域,猎食小鱼蝌蚪。

    “如果你说的出口只能游小鱼怎么办”?

    “我包里有药”。

    “你的药我笑纳不起,我爸说全死里头都不能砸鼎”。秦琖苦笑:“鼎一旦塌了,我们能收拾得了这孽障”?

    “握草,头一回跟族长出门办事就得捐躯了”。

    “丫的,我又没请你来”。

    “你是族长,你说咋办”。

    “你和张盟上去,我来对付这妖孽”。

    “你是嫌死得不够快吧”。秦珞恨得咬牙切齿:“把你闷鼎里,我还有脸回去?不如你现在就把我浸猪笼沉潭里”。

    “这货只有两根茎,我们人多分开跑”。陈波早在地上趴烦了,与其等死不如搏一把。

    众人一起点头。

    秦珞竖起三根手指,秦琖撒腿往凸崖的反向跑,悬立着的两条白茎一扭就绕到他前面。秦琖咒骂一句,刹不住脚一脑袋撞在头上长角的白茎上。

    毛茸茸的茎蔓滑腻绵软,还真有点像猫咪尾巴。既然这丫如此傲娇,秦琖用指腹轻柔挠挠大尾巴狼,白茎扭了几下,直接躺地上了。

    秦珞看得目瞪口呆,捅捅同样惊掉下巴的张盟,各背起个女生顺岩溪爬回先前生火休息的山洞。

    秦琖打手势让江海洋把摔昏的蒋教授背回来,自己可怎么办才好?两条白茎爬在他身上,东蹭蹭西拱拱,竟然还掉毛,搞得他浑身发痒。

    秦安后悔死了,刚才一通乱砸,会不会连克制这妖孽的方法一不小心也被砸了?

    秦琖真他X背,难得搞次破坏,就搭上了小命。

    秦安拨开爬满岩壁的茎叶,到处找字。

    秦琖看着一脑门冷汗的秦安,心里也没啥感慨。他跟秦安就像窗和窗帘,面对相同的景致,互替对方抵挡外界侵扰。

    秦安用口型示意,她找到一扇门,比划着问要不要进去。手还没碰到门,俩条白茎骤然朝她射来。

    秦琖被甩得翻滚出十多米,幸亏身下是老大一片软和的茎叶,否则即便保住性命也得被粗糙的砂岩蹭掉一身皮。

    握草,妖孽竟然炸毛了。

    在被拍向岩壁的一瞬,秦安看见白茎上附着的小白毛全都竖立起来。

    丫的,姐这就要变肉酱了?

    又一条粗大的白茎钻出裂隙裹住缠绕着秦安的两条茎蔓。

    秦安的身体被扯得快四分五裂了,丫的,你还不如痛快地拍死姐。

    秦琖顺着岩隙往上攀爬,被那两条白茎守护的门里,或许有解决麻烦的方法。

    三条白茎纠缠在一起,秦安被它们甩得头昏脑涨。原本缠在她腰上的茎蔓挣扎着游向秦琖,身体失衡的秦安,顺势荡向岩壁。

    姐就算撞死在石头上也得拉个垫背,秦安紧紧抱住正欲攻击秦琖的茎蔓,一口咬在它脑袋顶上,两根小触角在她嘴里乱钻。

    三根茎蔓再次纠缠成团,就在秦安感觉脑壳必碎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三根茎蔓一同扯了回去。

    头很疼,好在脑壳幸存。

    握草,妖孽怎么长出了四根茎蔓,这不科学好么?

    倒,两株奎木竟然盘踞共生于同一座山里。

    诡异的镜像体,居然连奎木都能复制?

    秦琖拽下裤袢上的折叠军刀,找准凹坑用力一捅。

    靠,为毛秦珞撞门很是轻松随意?大力连撞几下,秦琖肩臂疼麻如同骨折,门终于开了。

    两根茎蔓疯狂挣脱同类束缚,连同茎叶齐涌向秦琖。

    门后是条巨大的裂隙,远胜于镜像体的另一端。

    跑进裂隙,秦琖能够看到已经泛白的天空。

    天空异常清澈,今天天气晴朗,适宜出游,应该也适宜晨练。

    他竭尽所能地奔跑,竭尽所能地喘气,更希望秦安竭尽所能地坚持。

    浓绿的茎叶在他身后延伸铺展,爬满裂隙。

    秦安感觉缠绕在身体上的茎蔓松开了些,连忙深呼吸,努力让每个肺泡充满空气。

    总算不用大头冲下了,姐脑袋破了,经不住这么淌血。

    两条茎蔓追着秦琖跑了,几次救她小命的茎蔓将她缠成一个大茧子,勒得不紧不松,细密柔滑的绒毛体感很舒适。

    “谢谢”。秦安手上的血糊了白茎一触手:“抱歉,我故意的”。虽然姐岁数大些,好歹也是处子血:“糟糕,你头上的触手少了一只,是不是刚才为我打架折断了”?

    茎蔓猛地提起秦安,将她塞进垂直岩壁上的裂隙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