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章节字数:2873  更新时间:19-08-12 19: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古琴于秦琖,是灵魂与肉体的交融。

    如同诸多音乐天才,只需聆听一遍,他便能自如把握古琴曲高人寡之意韵,过眼便能记忆天书般的曲谱。

    当年,少言寡语的父亲秦守邕每天给怀孕的母亲弹琴消遣,秦琖出生那天,家里的书房凭空出现一具六弦古琴。

    礼之三本,琴之三音同为天、地、人。

    以血祭祭社稷,即为祭地。用人于亳社,即为人祭。燔柴于坛,牲六器玉帛,燔祭于天。

    琴为祭礼中最崇高的礼器和乐律法器。

    秦默除地为墠,架起柴堆。

    秦琖默默看着一溜排开的璧、琮、圭、琥、璋、璜。

    难道这丫打算把六器玉帛齐古脑扔火堆里燔祭?

    还真拿自个当三皇五帝了。

    赵佚把笔记本摊琴台上努力寻找卫星:“荧惑西沉,露气凝结,不失为消火的好时节。老大,你当真要开启药鼎”?

    “最坏不过鼎塌山崩”。秦默皱眉看向躺石台阶上的秦安。

    “四换一,我们好像有点亏”。赵佚点邮件发送。

    秦默扫过一色心形叶片,徒手爬上断崖,抛下几个野苹果。

    “我还是喜欢臊子面”。

    秦默走到他身后掀起衣服,赵佚的背像是被大象踩过一脚,大脚丫印紫得发黑,亏得没把脊椎踩折了。秦默吐出嚼碎的药,涂抹在他背上。

    “老实趴着,我还指望你对付那只奢比”。

    救护车接走了受伤的女生,部队卫生员替一群男生处理了皮外伤,建议他们去镇医院注射生物疫苗。

    “秦大侠,今晚我们就要离开佐盖多玛,我想跟你谈谈蒋教授的事”。张盟站在帐篷外,为难地看着秦珞。

    一行人艰难脱困后,张盟给林大教务处打电话,阐述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蒋邡是林大客座教授,教务处长建议张盟不要报警。同学们在省野生动物管理局的帮助下脱险,虽然有人受伤毕竟没生命危险。而且这种匪夷所思的事,铺上台面也难以教人相信,并承诺受伤学生的医药费由校方承担。

    张盟气得摔了电话,想想教务处长的话又不无道理:“太便宜那个禽兽了”。

    “不值得为个禽兽生气”。

    “听说你准备再进趟山”?

    “我家人还在里头”。秦珞笑笑:“婶子,小安姐是您亲生的么”?双手接过陆亦递来的粥碗。

    “这孩子,会说人话不”?陆亦扇了他一巴掌。

    “明天辛苦婶子跑趟山路,您得帮我们仨另铺条道”。

    陆亦诧异看着秦珞,等着他的解释。

    “这座山是个镜像体,我出来的那条裂隙对面肯定有条相同的水脉流入山腹,那才是我们的活路”。

    “倒霉催的孩子”。陆亦扶额:“重新铺条路没问题,可你不许再进去”。

    “怎么着我也不能让咱族长闷鼎里,何况还有小安”。秦珞嬉皮笑脸:“我想吃蕨麻猪,一会开车去合作”。

    “吃货”。

    陈波和江海洋坐秦珞的车:“大侠家真有钱,清一色揽胜”。

    “秦哥不单有钱还能跑能爬能打怪,不做盗墓贼可惜了”。

    “小说看太多的烧脑二逼”。秦珞笑骂:“我家祖上是守陵人”。

    “果然是有故事的家族”。陈波两眼放光:“大侠家替哪位皇帝守陵”?

    “始皇帝陵”。

    瞎掰一路,踩着饭点赶到合作。

    秦珞进扎西饭店点了桌散伙菜,酒足饭饱后与张盟等人道别分手,说定日后有机会到西安碰头。

    秦珞的名片只有姓名和座机号,江海洋问服务员要来笔,直到秦珞添上手机号才作罢。

    找了合作最好的酒店,秦珞洗澡更衣收拾利落,补觉到第二天下午两点才退房。一路找食,打包蕨麻猪、油饼、咸菜,四点多赶回佐盖多玛。

    “十一婶,侄拜托您的事妥了”?秦珞奉上小猪肉、酥油饼。

    “珞子的事,婶子啥时候掉过链子”。陆亦收起玩笑之色:“你爷爷说秦家人都聚在这太扎眼,留秦琛接应你们,罩着点小安”。

    “我今夜进山,就不送你们了”。秦珞换了身藏袍,肩上斜挎一只狭长的木盒,骑了毡房后的马,消失在黑夜中。

    昏睡两天的秦安终于在凌晨时分醒来,除了头疼还浑身乏力。

    秦默拍死俩大蜘蛛,从蜘蛛肚子里挖出两坨胶状物,随手掐了片黄草叶裹住蜘蛛胶,搓成条点燃。不一会,蜘蛛们全爬走了。

    “松风和水光都傻傻地分不清”。秦默递给她一个半透明的苹果。

    “你分得清为毛不早告诉我”?姐差点被勒成吊死鬼:“苹果怎么会长成这样”?

    “蜜蜂蛰的”。秦默又递给她一罐热水。

    秦安早就习惯了这丫的仙人气,啃着苹果打量四周。

    石阶上是条弯曲如勺状的裂隙,七座石台按天象构成北斗七星。魁首枢祭奉六器,璇位虚空,天玑祭奉縑帛,权位祭奉日晷,青铜晷针正指北向天极,玉衡位架着具五弦古琴,通体黑如墨玉,散发着温润的光泽,开阳位虚空,瑶光位祭奉的青铜古剑长度接近一米,剑柄的族徽仍是重明鸟。

    除地为墠,燔柴于坛,六器玉帛,禋祀于天。

    这丫行的是祭天之礼,秦礼以十月为岁首,怎么改八月了?

    秦默看了眼表,抬头就见秦珞攀着松风的藤蔓快速下至谷底。

    秦琖打开木盒,捧出希音放置于开阳位。

    赵佚换上黑T恤,看了眼同样黑衣黑裤的秦默。秦礼相较隆重的周礼本就简朴,老大敬天法祖的信仰甚是堪忧。

    凌晨三点一刻。

    秦默将六器、縑帛置于柴垛上点燃积柴。

    秦默、秦琖、秦珞执秦礼恭立于熊熊烈火前:“丁酉年庚戌戊辰,赵氏谟,秦氏琖、珞,敬天法祖,昊天上帝,神功圣德,垂法至今。华夏子民,仰惟圣神,万世所法”。

    刺破中指,滴血入土,三人双手捧起赵佚奉上的青铜尊尽饮。

    赵佚提起祭台上的青铜剑,秦珞跟上他直奔裂隙深处而去。

    秦安看看跪坐在古琴后的秦琖,冲秦默眨眼示意。

    秦默提了个铜盆放她面前:“看着火,别真烧了这块宝地”。

    柴堆不大,烟柱也不高,不知道昊天诸神能不能闻到禋祀的烟火气。秦安坐在台阶上,看着火堆里被烧裂的玉琮。

    凌晨坐在幽深的裂谷里听琴,秦安如入“大音希声,但奏无弦”之境。弹奏者闲适平和,聆听者静神虑、绝尘俗,真正的天地人之合。

    两具古琴相辅、相和、相争、相惜,似松涛、似流泉、时如清风、俄而澎湃。

    琴者,禁也。

    秦默和秦琖的武器竟是这两具“禁止于邪”的古琴。

    松风与水光静谧趴在岩壁上,仿佛在聆听琴音。

    天地清和,天光云影共徘徊的大山深处。有俩傻×,对着四根妖孽老藤清微淡远地抚琴。

    裂隙仿似迷宫,赵佚双手持剑,不时以青灰色剑身反照裂隙口的岩壁。

    岩壁上的一些刻纹很古老,甚至不能称之为文字。

    赵佚在石拱门前停下脚步:“门里有只奢比,能够镜像复制本尊,必须一击而中”。

    随后,秦珞看见了一张獠牙横生的鬼脸和一条藏獒尾巴,它身后是扇两米高的古藤大门。

    刺刀反撩插入奢比后颈,是复制镜像体。秦珞拔刺刀的同时往前扑倒,一个巨大的影子从他头顶上纵跃而过。

    卧草,秦珞暗骂,自己的内心得有多阴暗才能幻想出这么个怪物?从包里掏出小猪腿朝古藤门投掷过去,那怪物扭身就朝古藤门方向扑去。

    鬼马奢比,人的魇念比怪物更可怕。靠,就是条狗。

    赵佚用胳肢窝夹着青铜剑,看秦珞跟自己搏斗。

    “丫的,你就不能靠谱点”。秦珞很生气。

    “上回我跟自己玩了一个钟头,差点撞折脊椎”。赵佚挠挠头,看着被撞开的藤门。这创意不错,管饱又好吃,关键时还能丢出去引怪兽保命。

    “我的中午饭喂了狗”。

    “待会出去了,我请海鲜大餐补偿你”。

    “你怎么跟你老大长得一模一样,难不曾还给他当替身”?

    “你以为我愿意?一个锅里吃饭久了,长得越来越像他家的人”。赵佚摸脸哀叹。

    裂隙出口在大山的褶皱里,裂隙外秋高气爽,黄草没膝,石屋半掩在山崖下。

    “来根烟”。赵佚掏出打火机。

    俩人点烟吐出废气,赵佚诡异地笑了,掏出扁壶将酒洒在石屋门前:“既然你喜欢囚禁自己,我自然如君所愿”。

    干草瞬间燃烧起来,裂隙就像鼓风机,一道青烟直冲云霄。

    “老大应该得手了,我们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