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章节字数:3770  更新时间:19-08-15 19: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研究所门前下了出租车,门卫见秦安牵着小雅,硬是不让进。不给进,姐就回去。还没拦着出租车,门卫又追出来,请她们赶紧上楼。

    卧草,当姐是啥,呼来喝去的。

    “秦安,什么时候了还耍小姐脾气”。秦琖从三楼探出头火气贼大。

    “族长大人,我一学生贴钱打车过来,你还给我看脸,我宁可回家看孩子去”。

    “秦安,别生气”。汪海一路跑下楼梯:“小雅,你怎么到这来了”?顾不上秦安,一把抱起方小雅。

    “汪叔叔,我钥匙找不着了,回不了家”。小雅趴汪海身上大哭:“爸爸的电话只会嘟嘟嘟地响”。

    “汪主任,是方诚的闺女”?秦安再看看方小雅。

    “方院长昨天下午临时出差了”。汪海给小雅擦眼泪,招呼行政实习的女生帮忙照顾小雅。

    “狗屁老爸”。秦安暗骂。

    “秦阿姨,你别骂我爸爸,他只是工作忙”。方小雅拉住秦安的手。

    一沓纸啪地甩她面前,秦琖哪根筋抽了,搞得跟吃了火药一样。

    秦安被迫一夜不睡觉,头顶的疤涨疼得直犯晕,心慌气盛。

    “你不要凶秦阿姨,秦阿姨昨晚流了好多血,只能坐着不能睡觉”。

    方小雅的话让秦安心绪平和了些,因为熟,秦琖才会冲她发火。一定是碰到了棘手的事,令他如此失态。

    翻看着模糊不清的影印拓印,秦安暗自感慨,真是遇上仙人板板了:“拓印应出自春秋时期的楚国墓,这些不是墓志”。

    “石刻出自墓的后室,你确定是楚墓”?

    “墓室损毁很严重”?

    “完全塌了,除了碎陶和压断的石刻,没有出土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是楚墓无疑”。秦安将拓印平铺在地面上:“石板残缺得太严重”。指尖滑过那几个看似简单却从未被解析的文字:“这些不是文字,是木衡的权”。

    “权衡”?

    “是”。

    “称量黄金或药,才会使用的符号”。秦安抬头看着秦琖:“墓主人可能是你的前辈”。

    秦琖咬唇沉思无语。

    秦安看着地上无法拼凑起的文字:“古楚有厍氏得仙草奉母,母得长生故名厍母草”。

    “石板上镌刻的是药方”?

    “或许”。秦安扶额,头疼得很厉害。

    “不舒服”?秦琖俯身扶住蹲得站不起来的秦安:“我送你回去”。

    “秦阿姨”。小雅眼巴巴看着她。

    “汪主任,你联系上方诚,让他去我家接小雅”。秦安斜白秦琖:“不敢劳驾族长大人,小的自己能走”。

    秦琖拽住她:“我错了,请你吃饭”。

    “秦阿姨有男朋友了”。小雅夺回秦安的手。

    秦安和秦琖诧异看着方小雅,现在的小屁孩脑袋里都装了什么鬼?

    “他叫秦琖,我叫秦安,他是我五哥,小雅滴明白”?秦安弯腰平视方小雅:“秦阿姨是齐天大剩,没男朋友”。

    “秦阿姨,我能看看爸爸工作的地方么”?

    “汪海,带小雅去看看”。秦琖扶秦安坐下,递了瓶水给她。

    “出什么事了”?

    “蒋邡教授死了”。

    张盟等人回到佐盖多玛随即与蒋邡分道扬镳,范泽渊派车送他们去合作时,蒋邡并未同行,张盟一行也不知道蒋邡去了合作。同秦珞告别后,张盟去合作市人民医院探视仍在输液的施妍妍和李澄,八个男生当晚住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里。

    第二天下午,张盟接到合作市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被告知蒋邡死在离安多合作寺院护法殿一公里远的荒坡上,尸体被野兽啃噬得非常凌乱。张盟几个到公安局时遇上了方诚,方诚要求男生们脱光衣服检查。要配合调查,就不能不提秦琖和他的驱虫药。方诚得知秦琖在太子山里,意识到问题很严重,而这种事还不能明说。他建议立即火化蒋邡遗体,隔离所有接触过蒋邡尸体的人以及间接接触者,随后联系秦琖的老爹秦守邕。秦守邕叫侄子秦玥打飞的送来几瓶药,被隔离人员服药后,方诚得到了十多种奇葩的线形寄生物样本,但这些人皮肤上诡异的出血点仍未消失。

    秦琖出太子山接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方诚从研究所打来的,秦琖明确告诉他,蒋邡是线性寄生物原体,太子山岩溪中的银蜘蛛是过渡载体,张盟等人是受载体。这些奇葩的寄生物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寄生真菌,以厚垣孢子方式繁殖。

    “靠,蒋邡被蘑菇吃了”?秦安懵了。

    “蘑菇涵盖不了真菌类”。秦琖揉揉太阳穴:“我和秦珞回老宅查阅古籍记载,早在四千年前这种寄生菌丝就被移植入人体培养,菌丝体长到一定阶段会形成疏松或紧密的组织体,并与人体组织结合。一旦寄主死了,菌核会进入休眠,等待时机”。

    “晕菜,还能一起愉快地吃蘑菇么”?

    “寄生菌丝会因寄主而异,方诚采集到的近二十种样本,由同一类原生菌丝繁衍而成”。

    “秦琖,你的前辈们怎么尽干这种缺德事”。

    “这事是咱老祖宗造的孽”。秦琖恨得牙根痒痒:“在人体内培养菌丝有可能得到禋祀必需的香料,结晶化的人骨髓在烈火焚烧时会散发出奇异气味。

    “那些接触过蒋邡尸体的人怎么办”?秦安极度藐视他:“一把火烧了”?见汪海牵着方小雅走来,秦安站起身:“即便他们不被蘑菇吞噬,也会死于营养不良的并发症”。

    “你带小雅先回去”。

    “秦叔叔,你真是秦阿姨的哥哥”?

    “千真万确”。秦琖笑道:“等你爸爸回来,你问他就知道秦叔叔有没有骗你”。

    “如果我有弟弟妹妹才不会像你一样欺负他们”。方小雅撇撇嘴,仍在记恨秦琖。

    “因为是一家人,秦叔叔才会肆无忌惮地发脾气,秦阿姨才会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心平气和地原谅他”。秦安凑小雅耳朵边:“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我在你楼上买了房,给你套钥匙”。

    “你得吃药了”。秦安大怒:“你们买房跟我没半毛钱关系,都离我远点”。

    “隔壁新邻居是赵佚”?秦琖呵呵了:“我那装修完,你搬上去住正合适”。

    秦安抄起地上的拓印直接丢他脸上。

    刚坐上出租车,街机铃声大作。

    “秦安,你在哪?为毛手机一直忙音?小雅呢?小雅在哪”?

    “许宓,你怎么了?你别哭啊,你问那么多问题,我先回答你哪一个好”?

    “小雅呢”?

    “当然和我在一起”。秦安把手机凑方小雅脸边。

    “许老师,秦阿姨带我去看我爸爸工作的地方”。小雅对着手机说。

    “谢天谢地,吓死我了”。电话里许宓长舒了口气,有男人焦急的叫着:“小雅,小雅”。

    “爸爸,我喜欢吃披萨,么么哒老爸,一会楼下见”。

    出租车没停稳,许宓冲上前拉开了车门,气得师傅直朝她瞪眼。秦安付了车钱看看方诚,冷笑道:“方所长,幸会啊幸会”。

    方诚一把掌糊向她的后脑勺,小雅眼明手快,跳起抱住老爸的手臂:“老爸,秦阿姨的头不能碰,会流血的”。

    方诚个子不高,也没注意秦安的头顶,仔细看去果然秃了一块:“本事见长了秦丫头,连你方大哥都敢调侃”。

    “你这爹做得太不靠谱了”。秦安抱怨:“孩子长得和小鸡仔似的”。

    “秦阿姨,你认识我爸爸”?

    “你秦阿姨六、七岁的时候,就会爬墙、爬树、游野泳、偷石榴……”

    “我爬墙、爬树偷来的石榴、梨不是全被你和秦琖骗去了”。秦安那个郁闷。

    短没揭完,楼上下来俩警察对许宓说:“你家里的情况不是入室盗窃,应该就是行凶报复,好在两边家里都没人,只有财产损失”。

    “警察同志,大白天我家被砸成那样,真让我无言以对苍天了”。许宓哀叹:“这种专找孩子下手的变态,请警察同志一定想方设法逮住他”。

    “家里被砸了”?秦安眨巴眨巴眼睛:“方哥,您调回西安两年也没想着来瞅瞅小妹,您一来看我,我就流离失所了”。

    “许老师,真的非常抱歉,还影响了你考试”。方诚牵着女儿笑道:“我早该上楼认认许老师家的门,直接把小雅寄你们家里,管吃、管住、管成绩”。

    “有道理,没人性”。秦安斜白他,笑道:“原来许宓说的那位从孩子入学从未照过面的家长就是您”。

    “爸,我真能住许老师家”?

    “想住许老师家是有条件滴”。许宓捏捏小雅的脸蛋:“接受条件、达到要求才能住得长久,否则惩罚很严重”。

    “我一定听许老师的话,就算卖了老爸,我都愿意”。

    进了楼下的披萨餐厅,秦安特意嘱咐服务员去掉披萨馅料里所有的蘑菇。

    方诚深有同感,他也对蘑菇感冒。

    秦安接通手机:“爸,我休学了,没见过姬教授,姬教授要去青海纳赤台”?六十岁的老学究冬季爬雪山,不是没事找事么?

    秦守戎直接从青海飞去了上海,两标箱德国edelrid装备要从上海港入关。

    披萨还没吃完,秦珞开车过来,告诉方诚写恐吓信的家伙在秦琖家撬门入室时被秦珀逮个正着。公安局调取方诚和秦安居住的小区监控,有那俩家伙在入室打砸发生时间段进出小区的影像。秦安楼上的装修工人听到异常响声后曾下楼查看,指证正是那两个人。

    秦琖的课题组主攻分子靶标研究,依据多肽与靶标分子的特异性结合,通过物理方法偶联到载体表面,实现主动靶向效果。五位肝癌晚期自愿者接受药物靶向治疗后,取得比较好的临床效果。但秦琖的试验报告还没完成,其中两位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离世。异常沮丧的秦琖在寻找原因时发现,两位患者生前都在服用欣悦医药研制的抗癌新药。

    一年前欣悦医药推出的抗癌药,价格虽然不便宜,据说效果很好,二十天试用疗程,需要一万多。秦琖托朋友买了一个试用疗程,化验分析得出结论,药的主要成分是浓缩大豆蛋白。摄入过多的蛋白质,会加重肝肾负担,摄入量也要因人而异。

    于是秦琖实名举报该药虚假功效,涉嫌暴利销售,请求药监局核查。

    欣悦医药是家民营上市公司,牛逼哄哄的董事长很快平息此事,并且通过了新药临床试验。为消除举报事件的不良影响,欣悦董事长出五十万请医大药物研究所所长方诚替药正名。

    方诚了解到秦琖实名举报的真实情况,反而给了欣悦医药当头一棒。该药被药监局责令暂停上市,引发了股票下跌。

    秦琖料知有人欲对他不利,请秦珀住家里守株待兔,兔子逮着了,却连累秦安遭殃。这事不该牵扯到方诚的闺女,许宓要求警察蜀黍严惩那俩嚣张的行凶者。

    回家收拾了些衣服,秦安拆下被摔坏的笔记本硬盘,幸好收在文件袋里的拓印完好无损。把车开出车库,既然秦琖是罪魁祸首,拿钥匙捎带一车人去他家暂住。

    把闺女交给许宓和秦安管教,方诚直接回了研究所。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