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章节字数:2637  更新时间:19-08-20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望无垠的蓝天,雪山高耸入云端,狂野的砾石戈壁,荒凉之美,美到极致。

    戈壁滩上,霸道的车轮碾压过砾石,涉水疾驰而过。

    一架军用直升机停在纳赤台兵站的操场上,赵佚将车开进兵站,提起后座上的合金恒温箱飞奔向直升机。

    范泽渊看表,直升机将接力赵佚抵达西宁曹家堡机场。

    秦琖的下巴颏蓄起一撮胡须,眼睛熬得通红。方诚躺沙发上,毯子在地板上。

    一星期,许宓就成了医大研究所门卫的老熟人,抱着保温饭盒直接上楼。

    “我们能叫外卖”。

    许宓无奈看看他,你是好打发,家里还有个秦珞不是,那吃货……

    许宓无语扶额,烙了一回白吉馍做臊子肉夹馍奖励方小雅,结果却被秦珞盯上了,大清早敲门叫起,为了吃口臊子肉夹馍。

    一碗鸡汤,俩臊子肉夹馍,秦琖看向睡得正熟的方诚,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好兄弟加油。

    方诚一骨碌起身坐桌子旁,也不洗脸刷牙直接开吃。

    “许宓,你这老师做得亏不亏?管了学生还得管学生她爹的饭”。秦琖翻看完实验数据,目不转睛地盯着彩超照片,思忖着法医丹珠和片警洛桑身体里的异常影像究竟是什嘛鬼东西。他俩是除了安多合作寺喇嘛丹增以外最先接触蒋邡尸体的人,为何丹增好端端的,他俩就得被送进焚化炉。

    秦琖重重锤击桌子,丹珠从法医专业毕业才三年,是家里的独生女。洛桑更是一家人的顶梁柱,大女儿十岁,小儿子幼儿园还没毕业。

    “别揪头发了,快秃了”。许宓收拾碗勺,秦安托她照顾秦琖,这丫一脸的沧桑颓废,怎么跟朋友交代:“秦安有消息么”?昆仑山里手机没信号,连赵佚也联系不上。

    “秦医生,丹珠要求安乐死”。护士长打来电话。

    “方诚,我在西宁,你和秦琖准备实验室”。赵佚匆匆挂断电话。

    “请护士长给丹珠注射镇静剂,加大抗生素剂量,请她不要放弃”。方诚冲着秦琖的手机话筒大吼。

    认真洗完澡,秦琖消毒双手帮方诚穿起防护服:“能打开腹腔切除那个异物么”?

    方诚摇头,看着墙上铺展的照片:“CT扫描,丹珠的肝脏、肺叶、脑垂体上都发现了寄生源,就算切除腹腔内的,也会刺激其他部位的寄生源突变”。

    “我真是服了两三千年前的仙人板板”。

    赵佚谢过开车的警察,拎着恒温箱走进医大研究所。

    “这又是什么鬼玩意”?近来秦琖对真菌类特感冒,恒温箱内的冰块上,铺着几片半透明的银耳。

    赵佚打开手机相册,挑了张照片放大:“它叫冰耳,生长在极寒地区的原始真菌”。

    “冰耳在亿万年间始终保持原始单纯的形态,线性体真菌则在不断变异”。秦琖喃喃自语,捧起冰块直奔实验室。

    将最原始的子实体植入变异体,不可改变和不断改变的两者会发生何种冲突。

    啃了俩臊子肉夹馍,赵佚凑近看方诚的显示器:“秦琖比我俩先植入菌丝体,为毛他屁事没有”?

    秦琖隔着玻璃门瞅瞅他,赵佚体内的菌丝紧贴血管外壁生长:“你百年后会变成个大蘑菇,就像楚国墓主人,即使埋泥里二千五六百年,还能死而不僵”。

    赵佚嘚瑟地点点头,问:“方诚会变成什么鬼”?

    “他比你值钱多了,菌丝侵入他的血管,骨髓会钙化成禋祀最高等级祭品,散发着奇怪味道的香料”。

    “难怪这两天我总感觉身上有股子臭味”。方诚嫌弃得直皱眉:“那丫的怪物碰到你就死翘翘,你们老秦家的基因肯定有问题”。

    “如果真是基因问题我也认命了,我给自己做过检测、排序、筛查,我就是个普通人”。秦琖很无奈:“O–M175子系O3–M122,先羌标志性基因,纯正的华夏族”。

    “我就奇了怪,赵佚怎么会是O1–M119”。

    赵佚撸起袖子,往床上一躺:“我一奴隶,诸夏血统,连雅言都没资格说”。

    “子所雅言”?方诚笑道:“有空教教我”。

    秦琖给赵佚挂上平衡液,接上心脑肺监控,一针戳他手臂上。

    赵佚皱皱眉头,晕了。

    “卧草”。方诚忙提溜起便携式彩超,检查其血流束和腹腔脏器:“剂量过了,还好问题不大”。这丫绝对是健康体质的标准典范,管保能再活七八十年。

    刻把钟后,附着于赵佚血管外壁的絮状菌丝变得模糊起来,多普勒超声显像中的斑点渐渐消失不见。

    秦琖看看病床液晶板上显示的赵佚体重,给方诚也挂上平衡液。

    一针戳进手臂,方诚好好地看着他。

    躺对面床的赵佚扯掉身上监护仪的线,拔了吊针:“卧草,就晕个针,至于么?秦琖,你观察方诚的情况,我带药去合作”。他扣好衬衣扣子。

    秦琖将储存针剂的恒温箱递给他:“按体重调整单位剂量,五十公斤为标准单位,每五公斤增减一个单位”。

    “秦琖,你跟赵佚去合作。储药间有箱研究所新研发的渗透压平衡液,或许用得上”。方诚感觉手脚发冷,睏得睁不开眼。

    助手唐宇给方诚接上监测仪:“我们会照顾好方所长,定时记录监测情况”。

    “方诚,给我开张证明”。赵佚拿起外套,就听见钥匙掉地板上的声音。

    方诚的手臂垂在病床边,不知是晕了还是睡着了。

    “呼吸、体温、脉搏、血压,基本体征正常”。唐宇看向监测仪:“颅压和心率也没问题,估计方所长这些天太累了,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从近处仰望雪山,感觉很冷。

    下午两点,老残梯队抵达海拔高度五千二百米的新营地。

    次仁帮秦安卸下登山包,新营地因物资和占地面积有限,俩人一顶帐篷。

    “我要跟李毅一顶帐篷”。李晗率先发话。

    上新营地的路都是碎石坡,李晗拉着李毅亲亲我我一路,还没到目的地,就扯下抓绒帽亲上嘴了。

    “小安”。姬教授冲秦安招手,自己一老头又是她的老师,虽然别扭,总好过让她跟其他男人睡一顶帐篷。

    “我跟次仁一起”。秦安大大方方看着次仁。

    “好”。次仁的回答同样干脆。

    沈姚和李毅选定了一条之字形路线,三十度的仨大雪坡,耗费体力,但安全系数相对较高。

    次仁早起上山插警示旗,以防一群菜鸟级登山人员只顾走路不看脚下。

    何况冰层埋在雪盖下,就算菜鸟们专心走路,也不一定能发现隐藏的危险。

    李晗含着漱口水走过秦安睡的帐篷,秦安叼着块压缩饼干,举着望远镜看雪山。

    这丫也不怕把眼睛看出雪盲症。

    秦安向来怕冷,临行前老爸特地叫人送来TNFSUMMIT三件套,果然暖和、透气、轻便。

    “看不出小秦不仅有内涵还有money”。李晗吐了漱口水:“可惜一身两万多的装备,人上不去也是白搭”。举相机给她的光辉形象留个纪念。

    “只要暖和,你管我上不上得去,海拔高度上升五、六百米而已,小菜一碟”。秦安无所谓笑笑。

    “你也就骗骗老实巴交的藏族小伙,切”。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骗他了?只要次仁点头,姐老牛吃嫩草,立马跟他走”。

    钱罡笑歪了,回头就看见蹲地上试冰爪的次仁:“小师妹可是咱考古系的第一活宝,次仁,你凑活着领回家得了”。

    没曾想次仁这么快就回了营地,秦安挠挠头:“抱歉次仁,我没想占你便宜。我知道,你看不上我”。

    “你的确差把劲,好好努力或许有一天我会看上你”。次仁声色平淡。

    秦安调整装备包肩带,试了试冰爪、冰镐,爬大雪坡时冰镐可以当手杖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