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章节字数:2432  更新时间:19-08-24 19: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虐雪涛后的玉珠峰,湛蓝的天空与皑皑白雪相应,玉宇琼楼很有些西王母瑶池的仙气。

    李毅清点完装备,带领除仨老教授外的队员离开登山基地。

    依靠GPS定位,一行人爬冰卧雪抵达祭台下的裂隙口。

    裂隙口被雪埋了大半,裂隙内一片死寂。

    秦安枕着次仁的膝,头顶的伤疤长出了细软黑发。这丫简直就是头猪,啃俩压缩饼干抱着狼、趴雪豹背上、搂着雪人各种睡,检查她冻伤手指的功夫,枕着他的膝又睡着了。

    寒冷异常的山洞里充斥着难闻的骚臭,她睡得如同婴儿。

    秦安自幼刻骨地恐惧寒冷,为避免陷入恐惧,她会本能地切换深度睡眠模式。

    次仁默诵经文,在极度寒冷的山洞里,寒食十天对任何人都是极端考验,何况身边还环绕着一群怕火的野兽。

    所有用电设备早在酷寒中耗干能量,沈姚完全放松身心,汲取肉食动物毛皮间的热量,维持生存所需的温度。

    杨梓从未像现在这般对上天充满敬畏,一诺之重,千金压身。

    “哥,潘栎”。

    潘栎恍恍惚惚张开眼睑,时间仿似凝固,满脑袋幻觉告诉他,自己尚且活着。

    一身冰寒的李晗扑进他怀里,砸碎了已然冻僵的思维。

    山洞里回响着野兽低沉的咆哮声,李毅的头灯照见一片黄绿色幽瞳。

    几声婉转的口哨立即使骚动的野兽群平静下来。

    “次仁”。李毅大喊。

    “吴队医,请你看看小秦的手”。次仁在黑暗中引导狼群离开山洞。

    “没太大问题,至少不会截肢”。秦安的手伤口连着冻伤,乍一看很吓人,但皮肤柔软保持着暖意。

    吴恬给秦安的手做了冻伤创面的清洁消毒,涂抹冻伤膏,重新包扎,又给她注射抗生素和破伤风抗毒素。

    “次仁,你受伤了”?吴恬看向次仁。

    “没有,是秦安的血”。

    李毅捣腾好自热炒饭,人手一份,抱着取暖。

    李晗帮秦安戴上羽绒手套:“关键时候好装备果然能救命”。

    秦安笑嘻嘻看着李晗,张嘴等着她喂食。

    “沈队,请您带队下山,照顾好秦安”。次仁低头收拾装备。

    “这回谁都不许落下,统一行动”。李毅立马否决了他,无措的等待实在太煎熬了。

    “我去收集骨殖,将她们迁葬至湟水之滨”。次仁平淡回眸。

    “我赞同李毅”。杨梓举手:“统一行动”。

    上祭台的通道已被冰雪堵塞,休整一夜,次仁背着攀岩绳,凭借短冰镐沿冰崖徒手爬上祭台。

    小雪豹搭秦安腿上,撒娇想抱。秦安抱起二十多斤的大猫趴肩上,借着头灯照明细看岩壁上的石刻。

    秦简公二年,秦出师伐魏败于郑,简公请宗伯禋祀昊天诸神。六年,魏伐秦,宗伯占卜不利,简公献珍宝禋祀,奉妻女侍昊天上帝。

    秦简公的大小老婆及女儿,因为一片龟甲,悲催地被烧成了灰。

    祭台上空寒风咧咧,骨渣被小心装进背包,传递至山洞。

    石壁上镌刻的历史,听得李晗浑身凌寒。

    沈姚看看表,又看看秦安。负重下雪山,丫的菜鸟加残疾,能否扛得住。

    次仁帮秦安调整背包肩带,她试着活动手指提起冰镐,戴着羽绒手套,僵硬的手指握不住,冰镐插进雪里。

    “小秦,把背包给我”。杨梓歉疚走近秦安,这事原本跟她毫无关系。

    众目睽睽之下,一片惊呼声中,杨梓跌进坑里。

    “摔哪了”?吴恬蹲坑边查看情况。

    “没事”。杨梓被吓懵了,结巴道:“我脚下有东西”。

    “这应该是个祭祀坑”。秦安查看坑口上碎裂的石板,十多厘米厚的花岗岩能被杨梓的小身板压裂,也是让人醉了。

    “你踩到的东西会动吗”?沈姚和李毅异口同声。

    “很硬,像石头”。掉下去的一刹,杨梓似乎崴了脚,定下神后,感觉身体并无异样,哪都不疼。站在半人高的坑里,看着周围诧异的眼睛:“各位,先拉我出来”。

    杨梓借沈姚和李毅的肩膀跳出坑穴,除了灰白色石屑,居然连皮都没蹭破一块。

    次仁下到坑里,俯身摸出一捧玉管珠和玉环,残存的丝线说明这些青玉属于某件祭祀礼器的一部分。

    “好漂亮”。李晗眨巴眼睛看着次仁手心里温润的美玉。

    “挑一个留念”。次仁平淡说。

    “真的可以么”?李晗捻起一颗两厘米长的玉管珠:“贪念会不会给我带来灾祸”?

    “不会”。从今以后没人能再回到这里,裂隙的秘密将重新深埋于雪盖下。报答践诺之人的玉石,是证明善念永久留存的最美记忆。

    次仁回眸秦安,收起掌心里最后一颗玉珠。

    湛蓝无云的天空下,寒风依旧凛冽,山脊上莹亮的反光晃得秦安直眯眼。

    次仁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秦安拄着冰镐紧随其后。

    李毅冲沈姚指指秦安的背影,这丫还挺有能耐,背着老大一包骨灰走得倒也不怎么吃力。

    次仁握住秦安的手腕,将她拉至自己身侧:“谢谢你,秦安”。眼底温暖的笑意蔓延至唇角。

    丫的,扑克脸居然会笑。

    秦安的心突地一跳,对视那双黝黑深邃的瞳孔:“说好了请我吃焜锅馍,不许耍赖”。

    次仁含笑无语,默默牵着她的手沿冰川,之字形走下大雪坡。

    下至雪线,在营地休整一夜,一行人早起赶往玉珠峰大本营。

    恢复通讯后,三位教授已被专车接出大本营。

    沈姚和李毅忙着检查车况,准备行程。

    次仁坐在本营前的大石头上,掐了几根枯草叶搓成细绳,穿起玉珠系秦安的脖子上。

    李晗伸长脖子等着次仁替她系玉管珠:“仁次,我觉得你比活佛厉害”。

    次仁无语搓草绳。

    “心即是佛”。秦安不喜欢在脖子上挂东西,可两只手涂满冻伤膏戴着手套,只能任人摆布。

    捻摸颈间的玉管珠,李晗看向秦安:“小秦,我觉得你肯定认识秦向导”。

    沈姚的直觉却是,秦安与次仁间的默契由来已久。

    秦安的回答打乱了沈姚的思绪:“秦向导是我爸”。她给出的答案吸引了本营里所有人的关注:“因为我爸报了警,才会有此次科考”。

    “小秦,原来你早知道山洞里的情况了”。李毅一按她的肩,恍然大悟。

    杨梓皱眉看向秦安,秦向导并未见过帛书,她既能随口解读,就绝不会是傻丫。

    “我来不过是给导师打打下手,煮碗热汤面”。秦安笑道:“蒙你个门外汉当是绰绰有余”。

    李毅翻翻白眼,李晗笑揽住她的肩:“谢谢你,小秦”。

    “照片毕竟不如实物震撼,我乐意来亲眼见证这段真实的历史”。秦安在次仁身边坐下:“小鲜肉,我们啥时候出发去湟源”?

    次仁丢了手里的枯草叶,直接起身走人。

    李毅笑得发颤:“小秦,看来你还得再接再厉。我们就不掺和了,你把车开回西安给沈队打电话”。

    秦安斜眼看看他,暗骂贱人就是矫情。这丫预定了跟李晗回香港的机票,哪有闲空去湟源搅和。

    次仁走回本营,掏出三小团白色毛发递给杨梓、李光和潘栎:“用它煮水喝”。

    传说中夜帝的毛发,医治百病的神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