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章节字数:3090  更新时间:19-08-29 19: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春节临近,姬溯望带领考古队回了西安。

    几台慈善晚宴等着金文应酬,瞄了眼闲懒无趣的秦安,真是羡慕嫉妒恨。

    车驶入地下车库,许宓冲正等电梯的秦安招手。

    秦安瞅了眼方诚问:“闺女呢”?

    秦琖皱眉瞪向她:“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雅让她妈带走了”。

    “方哥,您打算怎么着”?方诚和秦琖俩腹黑代表人物,岂能善罢甘休。

    “我已向法院起诉,要求她支付小雅这些年的生活费、我和我父母的精神损害赔偿等”。方诚笑道:“她想要回孩子,我如她所愿就是”。

    “悲催的娃怎么就摊上了如此奇葩的爹妈”?秦安扭头进了包间:“你们想过孩子的感受吗”?

    “做DNA,小雅铁定得跟她走,如果她真心后悔想要回孩子,我无法拒绝一位母亲”。方诚将菜单递给赵佚。

    “方哥,你一单身男士不可能通过法律手段得到小雅的监护权”。当年,小雅的妈死活不认DNA基因检测结果,咬定孩子的父亲就是方诚,方诚因此被调离医院。

    刚上第三个菜,秦安手机响铃。

    “秦安,赶紧回家,有俩警察找你”。邻居挂断电话时,她听见了小雅的哭声。

    秦安抓起手机拽着许宓就往外跑:“方哥,你闺女跑回来了,还有警察,咱赶紧回”。

    许宓上楼就见小雅俩手死命拽着门把手,一个女人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使劲掰开女孩的手指。

    “你松手,这样会伤着孩子”。许宓推开那女人,左腿立马被八爪鱼般的小雅紧紧抱住。

    “许老师救我,她不是我妈妈,她是个怪物”。看到同时上楼的方诚,小雅放声大哭:“老爸,你为什么不要小雅,为什么让她带走我”?

    “对不起,宝贝”。方诚蹲下身抱住哭得脱力的女儿:“对不起,宝贝,爸爸会想尽一切办法要回宝贝的监护权。相信老爸,给老爸点时间”。

    “方诚,你是个衣冠禽兽,在手术台上强奸我,还夺走我女儿,你不是人”。女人尖叫着扑向方诚:“不跟我结婚,你休想得到小雅”。

    楼道里围着一圈看热闹的邻居,秦琖绕过方诚上楼时,收脚慢了半拍,女人绊他脚后跟上,往方诚背上栽倒。

    秦安大怒,方诚被她拽着胳膊使劲一拉顿时歪了,于是乎,那女人就趴在了楼道里。

    许宓看向站门前的俩警察:“警察同志,难道就没有一条法律能制约这种泼妇”?

    “家庭矛盾以协商调解为主”。警察为难地看看钻进爸爸怀里的女孩。

    “警察同志,我是方小雅的班主任,父母之间的问题不应该影响孩子的生活”。

    这位许老师真够倒霉滴,学生父母吵架吵到了班主任家门口。

    “方小雅,跟妈回去,下回再敢跑这来,看我不打折你的腿”。女人踩着高跟鞋拽住小雅的手腕,用肩撞开拦在面前的方诚,大吼:“方诚,我管自己的女儿,轮不到你个外人插手”。

    “爸爸”。小雅紧紧抱住方诚。

    “钱女士,既然孩子不愿跟您回家,就让她暂时跟着父亲”。警察皱眉劝说,哪有当妈的这么死命拉扯孩子手腕的。

    女人气急败坏地从挎包里掏出张纸递给警察:“他跟小雅没毛线关系,孩子必须跟我走”。

    警察看看DNA鉴定书,亲子鉴定结果明明白白写着“不是”。方小雅不是方诚的女儿,却还赖着男人,这破事够恶心人。

    “既然孩子跟方先生没有亲缘关系,孩子得跟她母亲”。警察怜悯地看着方小雅。

    “爸爸不要小雅了……”

    “张警官、周警官,我们是救助儿童会的义工郑铭、刘舒,我们接到求助电话,请求帮助方小雅申请保护令”。一男一女向警察出示身份证及救助会证明函,郑铭的职业是法官,刘舒是位律师。

    “2014年9月法庭判决钱雯女士行为失当,取消其第一法定监护人资格”。郑铭向警察出示判决书,钱雯教唆六岁的儿子偷窃,事发后独自逃离,虽然监护人缺席判决,判决书依然具有法律效力。

    “法官有啥了不起,你们抢走了我儿子,还想抢我女儿”?钱雯目光闪烁,拖着小雅就朝楼梯间跑。

    “别总拿小雅要挟我”。方诚一把揪住她的后衣领,手肘将她抵入墙角:“秦安,替我照顾小雅”。大力反拧住钱雯的手腕:“我们是该心平气和地谈谈了”。

    钱雯没有挣扎,跟着方诚下楼,甚至不曾看女儿一眼。

    许宓请俩警察和郑铭、刘舒进屋,秦安泡茶,给小雅温了杯牛奶。

    “小雅,喝了牛奶先去洗澡”。秦安支开方小雅,方便许宓几个说话。

    赵佚给秦安打电话,哥几个没吃成饭,请她上楼整点夜宵。

    许宓给小雅下了碗酸汤水饺,刘舒坐餐桌边笑眯眯问胃口、气色不佳的方小雅:“小雅喜欢许老师么”?

    方小雅下意识靠近许宓:“许老师,我一定听你和秦姨的话,不会惹你们生气”。

    “寄养家庭要求,主要照料人的年龄在三十至六十五岁,许老师和小秦都没结婚,照顾孩子的经验有限”。刘舒轻柔牵起方小雅的手:“小雅愿意暂住在刘阿姨家么”?

    “我是小雅的班主任,儿童心理学在读硕士,我和小秦都会做饭,完全能够照料小雅”。

    “赵先生推荐的家庭肯定没问题”。郑铭将寄养文件依次平铺:“他发给我一段手机视频,小雅寄养在许老师家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对她学习非常有利”。

    刘舒含笑看向许宓:“我们会随时了解方小雅的情况,义工也会来看望她”。

    直到十一点多,许宓才折腾完厚厚一沓寄养文件。秦安收拾干净秦琖家的厨房出门,赵佚正站在电梯前送别郑铭,见她出来,相视一笑。

    源于对秦家人无由来的好感,许宓主动示爱,方诚则不假思索地一口应允。为得到小雅的监护权,俩人去民政局扯了红本本。

    许宓目光烁烁凝视无名指间的铂金戒指,闺蜜尚不知道她成了已婚妇女。

    方小雅已经在秦安床上睡熟了,许宓煮了碗泡面,边吃边把扯证的事告诉她。秦安听得目瞪口呆,原来许宓高二就暗恋上了方诚,憋了七年多才敢借着方小雅的事表白,这丫真够内伤的。

    许宓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秦安,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喜悦。高二暑假,她急性阑尾手术后被秦安接回秦家老宅休养,方诚和秦琖那会子正沉迷于中药汉方,哪有空在意她的目光。

    许宓成绩拔尖,但贫寒的农村家庭出身令她有些自卑。同为农村学子的秦安惯会贫嘴,与她惺惺相惜地做了闺蜜。

    方诚请爷爷秦踣做主婚人,他自小在秦守邕家里养病,完全融入秦家的方诚,秉承老秦家的做事风格,得秦踣倾囊相授。

    秦琖跟他是铁哥们,因此受命代表方诚招待许宓家人,拽着秦安开车去接许宓的奶奶、妈妈和弟弟来西安。

    秦珞负责婚礼酒席,谁叫他和秦琖是最亲近的堂兄弟。秦珞一出生就被爷爷秦踣抱到大伯秦守邕房里,秦守邕对他比自己儿子还用心,为了给他治病,耗白了头,甚至胡萝卜加大棒地强逼秦琖学医。好在秦琖天生对医生这一行当极具好感,顺水推舟地继承了老爹的衣钵。

    年初三,方诚和许宓的婚礼热闹开锣。听说秦安的房送给许宓做婚房,秦踣直夸赞秦丫头体贴懂事。许宓目瞪口呆看着同四爷爷秦踣热络谈笑的奶奶,狠捶秦安。

    秦安不敢得罪新娘,一个劲认错,卖力替她抵挡各色人等举起的酒杯。

    眼瞅着满脸潮红的秦安,秦珞替下熏熏然的秦琖,秦安抱住秦珞的胳膊好歹找回平衡。

    “安姐,喝茶”。

    秦安一气喝干范勤勤递来的茶:“下回就轮到你和珞子了,替咱家生个像你一样漂亮的姑娘”。

    “我宁愿生个像许宓一样能干的,瞧方哥乐呵的嘴角都咧腮帮子上了”。范勤勤扯扯许宓,笑道:“我打算住你家帮厨,许姐不能嫌弃我”。

    “小范,你未来的婆婆、咱家十七婶凭借一手好厨艺逮住了十七叔的胃,你何必舍近求远”。秦安大着舌头挽住范勤勤:“珞子店里的新菜品,都得我婶子点头才能主推上市”。

    “珞子,扶好安姐,我找婆婆去”。范勤勤掰开秦安的手,另找人腻歪去了。

    许宓的弟弟许信即将从陕师大毕业,打算回甘肃做老师,方便照顾奶奶和妈妈。

    喜宴收场后,方诚带着全家人飞马尔代夫。

    “老五,你真行,一封新婚贺礼直接撵走了方诚”。秦珞勾着秦琖的肩。

    “珞子,老秦家的规矩,族长不往地里下”。秦琖大着舌头靠他肩上。

    “别忘了,青铜筹还在你手里呢”。秦珞轻松笑应:“破了大宗魇咒,找到鉅龗剑,我们再算计下一步的事”。

    秦安窝在酒店大堂的皮沙发里发晕,鲁梅端了杯普洱茶:“安姐,喝杯茶醒醒酒”。掏出她兜里的手机:“你手机响铃有半个多钟头了,怕是有急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