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章节字数:1941  更新时间:19-09-02 2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拨人背向而行,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小安,准备”。

    秦安反手拔出插背包里的古剑:“珞子,我一定要去看看白石照壁后的东西”。熔岩隧道中,传来窸窸窣窣的碎乱杂音。

    “好”。秦珞笑应:“赵班长,无论看到什么,请保持镇定,不要开枪”。

    强光手电,照见俩拳头大的鲜红色斑。一对半米长的红触角,敏捷探寻四周细微的空气震动。

    秦珞拔出刺刀,反撩向迎面扑来的镰刀形腭牙。

    “丫的秦珞,给姐闪开”。见秦珞直奔天龙的毒牙而去,秦安双手握剑削向几乎触碰到她脸颊的触角。一根触角落在秦珞脚下,秦珞的刺刀被腭牙咬住,两支钩状毒肢刺向其脖子。

    秦安拽住秦珞的后衣领,古剑贴着他的鼻尖挥落,腥臭的毒液喷了秦珞一身。

    被秦珞压在身下的秦安毛骨悚然地看着无数只长脚从俩人身上爬过,秦珞紧抓着秦安握剑的手,古剑划破天龙棕红色的腹部,能够清晰地看见纵贯其身体的直管内脏。

    “班长,我想出去”。

    赵畅强忍住剧烈的呕吐感,拽住往回跑的陶亮。

    天龙扭动身体努力往岩缝里钻,秦珞夺过剑爬起身对着岩缝一通猛刺。

    “珞子,小心别折了剑,那可是先秦的古剑”。火星子乱溅,看得秦安心惊肉痛:“我都看到那丫的直肠了,钻进去还是死路一条”。

    “赵班长,那不过是条大个蜈蚣”。秦珞把剑递还给秦安:“蜈蚣同类相食,估计前面不会再有蛇虫了”。

    “那口井明明就是出口,我们为什么不爬上去”?

    赵畅看着秦珞,既然他们能从那儿下井,为何要费力再找出路。

    “方才我们所处的位置在井的中部,没人知道石板下的水有多深”。秦安与秦珞相视苦笑:“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会走那条路”。

    “卫老先生说那口井是缚龙井,缚龙井是什么”?赵畅忍不住问。

    “缚龙井是传说中的东西,并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秦珞点起烟,深吸一口笑道:“我说井下有条龙,赵班长信么”?

    赵畅将信将疑看着秦珞和他脚下的一截蜈蚣触角。

    秦珆猛打方向盘,越野车拐进乡间黄土路。

    “四伯,您说的绝世宝眼就是这破地”?陆亦懂些风水堪舆,黄土山上草都不长一棵,车轮碾过,尘土飞扬。

    “你找的宝地是人心造就的,不在风水之列”。秦踣悠然笑道:“我知道你着急闺女,我孙子不也在底下”?

    “秦珆,停车,这片地信号很稳定”。

    “十一婶,您的先进武器肯定不及四爷爷”。秦珆拉起手刹,下车给爷爷开车门。

    “小陆,你要找的地就在那”。秦踣看着不远处的小村落,一垄垄麦地里积着薄雪,十几户人家,一色的红砖瓦房。

    陆亦拿起信号追踪器,跟上脚步轻健的秦踣:“四伯,您收我当学徒可好”?

    “你心思太过活络,帮四伯煎三年药再续下文”。秦踣一脸嫌弃地瞪回她。

    “四爷爷,明儿侄孙就上您家煎药去”。

    “陆亦”。秦踣叹了口气:“回去看我怎么收拾守戎”。

    “煎药我不行,给您做饭绝对没问题,每天不重样”。陆亦笑道。

    “小安究竟是不是你亲生的闺女”?秦踣换了脸色,郑重盯着陆亦的眼睛。

    “我从没骗过您,四伯”。

    秦踣从口袋里掏出份报告塞陆亦手里:“我们都怀疑小五子做了手脚,可这份报告……”

    陆亦瞪大了眼睛,教人难以置信的三联体检测结果,如果说是的可能是99。99%,而她手中这份报告的结果就是零。

    “四伯……”

    “四伯信你”。秦踣拿回报告纸撕得粉碎:“秦珆,去那户人家叫门,就说爷爷坐车累了,想讨杯热茶”。

    秦珆按爷爷吩咐敲门,开门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关中汉子。

    “老人家坐久了是该下车活动腿脚,天晚了,野地里风大,您先进屋”。

    陆亦叠声称谢,声音软糯,搀扶老爷子走进院子。

    院子收拾打扫得干净利落,大门边停着辆皮卡,积雪聚扫在中间的菜地里,虽然不见一点绿色,看着却很养眼。

    屋檐下挂着苞米和红辣椒,屋里的窗台上摆着万年青,红绿相印,熟悉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老伯,请上炕喝茶”。

    “大勇,老头子最喜欢的就是茯茶”。秦踣笑着盘腿上炕:“王积善家真是好福气”。

    “老伯过誉了,我不过是个守着几亩地过日子的农民”。中年人一愣:“老伯怎么知道我太爷爷叫王积善,我叫大勇”?

    “你家祠堂的门楣上写着积善堂三个字,你媳妇提水进门时,我听见邻居叫她大勇媳妇”。秦踣笑道:“门前的甜水井本在院墙之内,如今你喝水却得靠手提肩挑”。

    王大勇憨厚一笑:“村里打了几口机井,浇浇麦地、菜园还行,喝着有股苦涩的怪味”。

    “你把甜水井砌到自家院墙之外,可知道你这院子里还有眼宝井”?

    “你们怎么知道我家院子里还有口井”?王大勇警觉打量仨陌生人,精神矍铄的老者,娇小温柔的南方女人,二十不到的小伙应该有把子力气。

    “我孙子、孙女就在井下”。

    “这不可能”。王大勇诧异看着秦踣,一字一顿说:“而且绝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宝井”。

    “井仍在你家院子里,它就是宝井”。

    “您这话什么意思”?

    “不可说,不可说”。

    “大勇兄弟,我女儿带着超声波发射器,我们一路追踪至此,既然你知道井的存在,应该知道他们的处境很糟糕”。

    “小陆,此事不可强求”。秦踣拍拍焦躁的陆亦:“我们打扰主人已久,该告辞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