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章节字数:2230  更新时间:19-09-03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人走出院子,秦珆打着手电,搀扶秦踣慢踱向停野地里的车:“四爷爷,王大勇为何把井埋他家院子里”?

    “王大勇祖上是道士出身,元末结草庐于此行医斋醮,从不论钱财多寡”。秦踣轻叹道:“一辈子做善事的人不少,难得的是其子孙秉承祖训世世为善”。

    “难怪四爷爷说此地的宝眼是人心造就的”。

    “王道士怜悯受春旱之苦的乡民,带领大伙挖井找水,撅出了王家门前的甜水井和院子里的宝眼。据说挖到宝眼,大伙移开井盖时,霎时天降大雨,一场雨便解了数月干旱”。

    “缚龙井”?

    “王道士虽有些道行,却并不认得井的来历。一时间四方乡邻都赶来拜谒,有信众从井里看到了来世前生,有人看到了真龙,于是便生出舍身饲龙的事。据县志记载,有一个月投井之人多达百余,死了那么些人,井水依旧清澈。王道士见初心已改,更痛惜那些络绎不绝的投井乡民,趁着深夜弄了个障眼法,让乡民相信宝井已被妖孽侵占。王道士的话很有威望,在他主持下,乡民们凿龙壁封闭井口。他发下宏愿,世代守护此井,五十多岁娶妻生子,其子孙便在井边定居”。

    “老爷爷您是谁?怎会如此了解我们王家的事”?

    “爷爷姓秦,秦踣”。

    “什么是缚龙井”?

    “缚龙井不过是个传说”。

    “山海经也是传说”。

    “缚龙井下必有大墓,所谓的龙,是墓主豢养在墓道里的噬人野兽,防止盗墓贼进入。所谓缚,是为囚禁,野兽吞食药饵长大,奇诡如异兽,它们被困在特定的区域内,捕食一切能吃的食物,绝大部分会死,偶尔也有例外”。

    “老爷爷,我看您是个和善的人,所以才跑来告诉您,我爷爷说下井的人没一个能活着上来,更不能在夜里朝井下看,会让人迷了心智”。

    “好孩子,谢谢你告诉爷爷这些事,快回家去”。

    “四伯……”

    “如果珞子他们连这种坎都迈不过去,你铺路也无益。一旦揭开井盖下起暴雨,更给底下的孩子们添堵”。

    “四伯说的是”。陆亦颓然靠车门上:“明知他们的位置却帮不上忙……”

    漆黑的熔岩隧道愈发湿滑陡峭。

    赵佚抵住岩壁刹停脚,看了眼腕表:“老卫,这条道不对劲,我们已在地下近二百米深度,前面可能是暗河,再下去太危险了”。

    卫愚夫扶着岩壁站稳,两人默不出声,隧洞深处隐约有水流声回荡,和着莫名的噼啪声,听得两人心里直发颤。

    “快往回走”。卫愚夫听到了轻微的呼吸声。

    “来不及了”。赵佚的腿被一条黏滑的东西扫中,身体失衡,顺着隧洞向下滑去。

    在极速滑行中迅疾调整体位,本能应对未知危险,这对体能要求极高。赵佚靠着背包,左手拔枪射击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巨颚和尖牙,右手反拔出岩镐砸入上方岩石,收缩身体跃过等着囫囵吞下他的黑洞。

    跟一条大鱼亲密接触的感觉让赵佚直犯恶心,蹭了一身腥臭黏液,鱼尾巴几乎扇断了他的腿骨。

    “小赵”。卫愚夫举弩弓连射,短弩直没入大鱼体内。

    “我还有口气”。幸得水浅,滚入水里的赵佚竭力找边靠:“老卫,下面像是个鱼塘”。

    受伤的大鱼甩着尾巴滑回岩洞,噼里啪啦的水声盖住了赵佚的说话声。

    卫愚夫喘了口气,大叫:“小赵,靠边躲着”。撒开脚直奔向隧洞底部。

    咬着手电筒,卫愚夫连射不停翻腾的巨型肺鱼。卡岩缝里的赵佚生怕伤到对面的卫愚夫,不敢随便开枪。

    足足折腾俩钟头,肺鱼躺浅水里不再动弹。

    俩人一身血水地靠在隧洞石壁上,仰望着六十度斜坡啃干粮。

    岩洞连着地下暗河,但进水口只有拳头大。

    赵佚凝视着黑峻峻的岩孔,洞的另一头似乎有什么东西,教他心悸不已。

    “小赵,你打算从水下走”?卫愚夫领教过秦珞的聚能爆破,见赵佚又在整药包,忍不住问他。

    “卫夫子,您往回走,去找珞子”。赵佚明知岩孔的另一头必是死路,仍铁了心要去一探究竟。

    “小赵,既然夹了伙就没有单独走的道理”。卫愚夫矮身躲避崩飞的火山岩碎屑。

    “这片地很邪门,我心里乱得毫无头绪”。赵佚戴上防水头套,束紧衣领袖口:“无论有何发现,两个小时我一定回”。说完“噗通”一声窜入暗河。

    卫愚夫皱眉看着赵佚潜入水中,脱了外衣裤装进防水袋,穿底裤活动十来分钟后,潜进被炸开的岩洞。

    黑暗中回荡着岩镐敲击岩壁的咚咚声,不久又传来爆破的闷响。

    地下河水不太冷,卫愚夫深憋一口气,打着防水手电小心游过十来米宽的河段。

    钻过一段充满浑浊水体的火山岩隧道,手电光照见一个大型岩洞,四周岩壁凹凸不平,刻画着类似象形文字的图案,岩洞潮湿,图案已斑驳不清。

    一边穿衣服,卫愚夫一边查看周围情况。岩洞地面上沉积着厚厚的深色淤泥,黏糊糊地留下一行清晰的脚印。

    卫愚夫没来由地一阵凌寒,打着手电顺着赵佚的足迹爬上幽暗的石洞口。

    手电光将站在洞穴中央的身影照得格外诡异,赵佚一动不动仰面看着洞顶。

    层层叠压的枯骨让卫愚夫无从落脚,他顺着赵佚的目光,举起手电筒看向头顶。

    头顶上一对眼窝怨怼瞪着呆立其下的卫愚夫,褐色骨殖被七根青铜钉钉在岩顶上。满是绿锈的铜钉穿透颅骨,连着盆骨的脊柱和挂在铜钉上的腿骨似乎下一刻就会朝他扑来。

    “我做不到”。赵佚仰头怒吼,重重跪在骨殖间。

    骷颅眼窝里的怨怼化作两道黑雾,黑雾环绕逼近卫愚夫。

    “不要伤害不相干之人”。赵佚用力扯开衣衫,露出坚实的胸膛:“不孝子孙甘愿领罚”。

    黑雾凝结成团扑向赵佚,卫愚夫一激灵,举弩劲射。

    “老卫,住手”。赵佚将诡异的黑雾挡在身后,激射而来的弩箭直接插入他的肩窝。

    “小赵,咬破舌尖,别中了魇咒”。

    赵佚用力拔出弩箭,血随即流淌下来:“老卫,离开这”。

    “小赵”。卫愚夫感觉有什么东西拉扯他的双臂,试图抢夺弩弓。

    “告诉秦珞,我找着了故地。老卫,别让他到这来”。赵佚摊开双掌,一团团黑雾停留在他满是鲜血的掌心里。

    卫愚夫看着异常颓废的赵佚,这丫思路清晰,不像被鬼上了身。而此间的一切,也绝非印象中的大宗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