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章节字数:2979  更新时间:19-09-06 17: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晨练完的张伟溜达进餐厅,一眼就看见靠边坐的秦琖,白衬衣搭牛仔裤,奔四十的男人看着比他身边的小鲜肉秦琛还养眼。

    张伟请朋友帮忙调查他,丫的一医学博士,来给刘菲做司机,肯定没按好心。

    早餐时,张伟使劲夸赞秦琖开车技术稳扎,整得原本打算去合作人民医院叙谈工作感情的秦琖继续当车夫。

    刘婧贪嘴多吃了几块烤香猪,油腻得滑了肠,一晚没睡好,肿俩眼泡恹恹地毫无食欲。刘菲仍坐秦琖的车,副驾座的保镖换成张伟。

    车轮碾过铺满冰雪碴的砾石山路,翻越山口陡坡。

    丫的,你个博士,车技如此了得,导师知道否?

    秦琖被张伟看得后脊梁直冒汗,那关注的眼神太有CP感了。

    “前面有座观景台,休息半小时”。

    刘婧受不了山路折磨,枕着刘菲的膝,直接倒后排了。

    刘菲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甚至没察觉秦琖驻车:“我们刚过的大峡谷也叫土道,东侧是太子山主峰下的海眼”。套上羽绒服,秦琖推门下车。

    “我得下车活动活动”。刘婧裹着大衣挪下车,峡谷内冰雪葱茏,远山嵯峨,峰高云低:“驴导,今儿咱打算跑多远”?

    “今晚我们宿三岔沟”。秦琖回眸拿着相机四处取景的刘菲:“小刘,记住不临边不近崖。这地方常地震,上有飞石,下有断崖,务请注意安全”。

    “初八我们能赶回合作么”?刘菲约了二月二十三日药师佛节,前往米拉日巴佛阁拜谒祈福。

    药师佛节日,作何善恶成千倍。

    “没问题,时间安排很宽裕”。秦琖摁灭烟头投进随身携带的密封盒:“我们不爬太子山,几乎不会有意外情况发生”。

    “驴导,你这个医生难道不用上班”?刘婧斜白秦琖,这丫简直就是一不管人死活的庸医。

    “我既不坐诊,也不上手术台,专治没事找事、无病呻吟的假病人,医术不精,但绝不会致人死命”。秦琖无所谓笑笑。

    张伟顿时乐了,这么个闲人混迹于西安交大附属医院,且医德风评极佳,是自己看走了眼?

    “老五,别在风口久待,提过神赶紧走人”。秦琛用车灯照照低头看手机的秦琖。

    秦琖收起手机,不经意瞥了眼刘菲。

    三辆车驶离和铁公路,峡谷里石壁万仞,形态各异的群峰与积雪相映,颇具玉宇琼楼之意境。

    冰封的小溪在灌木林里蜿蜒,隔着莹亮的冰层,可见游弋的小鱼。

    一行人走过洁白无垠的草坡,刘婧搓搓冰冷的脸颊,感慨万千:“咱中国人就是含蓄,我都不知道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有这么好的地”。

    刘菲捧起雪团糊她眼眶上:“这里的雪极干净,敷敷你的肿眼泡是极好的”。

    一时间雪球飞舞,刘婧同刘菲闹成一团。

    秦琖出神望着不远处的太子山主峰,大山的某处,紧紧搠住了他的心。

    日落前,车队如期抵达三岔沟。

    三条沟中流淌着三条溪流,零散的民居、小桥镶嵌其中,田园诗画,宛如世外仙境。大尖山巍峨险峻,积雪封顶。赤壁红崖,在冰雪的映衬下分外妖娆。

    两幢三层碉房,古朴粗犷,主人却是对汉族老夫妇。二层中间设有火塘,锃亮的铜锅里煮着油茶,浓香四溢。

    三层的四个房间虽是藏式陈设,淋浴房、沙发、电脑等一应俱全,WIFI信号非常好。典雅的床铺,舒适度不亚五星级酒店。

    秦守戎能在这么个穷犄角旮旯里寻觅到如此精致的宿营地,的确很有一套。

    喝了碗油茶暖胃,刘菲敲门叫张伟出门拍摄晚霞。

    秦琖敞着羽绒服,肩上斜挎双肩包,手里提着个狭长的木盒正要上车。

    “开夜路可要小心”。张伟瞄定他,好在后两天一行人就在三岔沟里转悠。这片地,山坡平缓,积雪也不厚,很适合调养生息。

    刘菲心里记挂着父亲,并不打算走太远,见此处宁静清幽,住得又非常舒适,于是乎三岔沟便成了行程的终点。

    秦琖驾车绕过达瓦湖,驻车在山旮旯里,背起花俩月时间收集齐的一大包中草药制取剂,捧出请七叔公仿制的至静,跪坐于毡垫上,轻挑琴弦。

    琴音如潺潺流泉,水光莹莹,松涛杳杳。一道黑影沿山麓飞速延伸而至,攀上其肩。

    流泉般的琴音渐行渐远,俄而几不可闻。

    秦琖用指腹轻柔挠挠水光的小触角,水光骤然卷住其腰,将他提起。

    射灯的光照在工整的小抄本上,这本药鼎使用说明书是秦安缠着赵佚,花了半个月整理出的杰作。

    虽已烂熟于胸,秦琖依然看得很仔细。

    抚摸着温热的铜鼎,内釜受热气流推动,转动时发出轻微的“噜噜”声,寂静的深夜里,他能感觉自己的心已然与之交融。

    异常奇异的感觉,发至内心深处。

    如果赵悼知道后人用炼制长生之药的宝鼎炼制清肺祛痰的止咳药,估计得气得重新睡进棺材里。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

    秦琖守着属于他的药鼎,等着他炼制的第一颗药出炉。

    现代人偏爱西医,硬生生将中西医掰成俩不同的范畴。早在秦汉,中国的医生已能做高难度的开颅手术,中医也绝非现如今的样子。

    赭石可以长时间为药鼎提供热能,使萃取、浓缩中草药精华变得简单易行。

    清冷的晨风吹进药庐,秦琖开启药鼎内釜,一颗褐色药丸静静躺在釜底,带着花蜜的芬芳。

    将包里的药剂依次倒入内釜,秦琖坚信,他一定能够改变秦氏家族的未来。

    中午,秦琖回到三岔沟。秦琛的无人机在峡谷里盘旋,秦守戎则忙着准备速降器材。

    刘菲出了意外,清晨拍摄赤壁红崖映朝霞时,不慎失足摔倒,跌落断崖。

    秦琖也是醉了,这片峡谷地势相对平缓,农田、草坡、灌木林,竟能被个不到一石的美女摔出个断崖来。

    刘菲感觉后脑勺磕破了,既然被推下断崖,眼下能做的唯有装死。

    若非下雪戴着保暖头套,若不是及时抓住灌木丛裸露的根茎,她必定掉下沟壑,非死即残。

    刘婧慌乱不已地看着卡灌木丛里的刘菲,面前的陡坡就是给她十个胆,她都下不去。

    看到刘菲脑后晕染开的鲜红血迹,刘婧不敢久待,绕过塌陷了一大块的山崖,溜进暖和的碉房。窗外柳絮般的飞雪,会替她抹去一切痕迹,还大地一片清白。

    刘菲曲臂护住头部,从陡坡上滚落的碎石因惯性作用雨点般掉进沟壑,刘婧不仅在她身后暗下黑手,竟还做卑劣的落井下石之事。

    高原的生活,闲散且安逸。晨练完的张伟小跑回房间冲了把澡,刘菲约他九点去吊水崖,八点五十了,她房里依旧悄无声息。

    敲敲刘菲的房门,无人应声。张伟叫醒刘婧拿备用钥匙开门,刘菲不在房间里,相机也不在,似乎独自出了门。

    张伟边寻找刘菲,边拨打其手机,手机始终无法接通。

    爬上碉房后的山坡,昨天傍晚俩人拍摄晚霞的天然观景台。张伟看着脚下倒伏的灌木,心底升起不祥的预感。

    雪地上凝结的殷红血迹,让张伟不顾一切地抓着灌木根茎、抠着岩石缝隙爬下陡坡。

    小心翼翼抱着刘菲挪至山崖下稍平缓的石台,张伟才发觉,在最需要救援的时候,俩人的手机都没信号,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冲动之举。

    秦琛对毫无团队观念的张伟恼火到极点,牵来主人家养的藏獒,给狗闻了张伟的背包,被狗拽着冲出院门。直到中午,无人机方确定二人的准确位置。

    张伟和刘菲所处的陡坡,速降下去很容易,但绝无可能带着伤者爬上凹凸起伏的松散断崖。

    无人机送来急救包,张伟替刘菲处理、包扎枕骨上的伤口,除轻微脑震荡引发的晕眩及腰椎旧伤复发,下肢无法动弹,刘菲别无异样。

    对讲机那头传来的消息让刘婧忐忑难安,她无法确定刘菲跌落时,是否看到尾随其后暗下黑手的自己。

    刘菲身体情况尚可,让秦守戎略松了口气。既然上不来,秦琛只能带足装备往下探路。

    秦琖、秦琛同酷毙的黑保镖周寅下山救援,秦守戎与王茗邱、苏强开车带着刘婧、徐琪追踪秦琛携带的定位器信号。

    下至二层台,作为医生的秦琖先给刘菲做检查。

    刘菲拍摄过多部仙侠、武侠片,在片场曾跟专业武术指导演习拳脚、剑术,敏捷的反应在危及关头救她一命。

    秦琖帮张伟清理满手的刮蹭伤口,用医用钳夹出二十多根棘刺,半个多钟头,才将他的双手整干净。

    被固定在急救担架上的刘菲裹着牦牛绒毯,焦急看着一脸淡定的秦琖和默不出声的张伟。

    秦琛继续下行,二十多米的陡壁下是条灌木丛生的沟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