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章节字数:1938  更新时间:19-09-09 1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断崖上往下看,枯黄的灌木带与草坡融为一体,感觉并不宽。下至崖底,秦琖竟迷失了方向。

    落光叶片的荆棘,参差不齐的尖刺连成一片。秦琛看着指南针,轮起工兵铲砍断横生的荆棘枝,开辟出一条小道。

    秦琖和周寅放下急救担架等着秦琛开路,张伟拢起毛毯遮挡住刘菲的脸颊,以免她被棘刺刮伤。

    秦琖捡拾荆棘枝在下风处生起火,而后挖土盖灭明火,一股浓烟升腾上天。

    半小时后,苏强满头汗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还是五哥的土办法好使”。苏强不知打哪开了辆救护车来,车上的急救员居然是杨帆。

    色仓上师在安多合作寺主持祈愿法会时突发疾病,合作市人民医院接到电话立即派出一支医疗队,临床经验丰富的杨帆被安排随车同往。

    医疗队赶到安多合作寺时,色仓上师的病情已得到控制。于是医疗队驶进藏区,免费为藏民治病送药。

    杨帆颇为诧异地瞅着秦琖调侃:“想不到秦医生还兼职做向导”。

    秦琖喝了半瓶水应道:“上回你们医院十一名医护遭受感染,注射疫苗后都康复痊愈了。可法医丹珠失踪,刑警洛桑再度昏迷,那件事尚未了结”。

    “你过节休息来合作就为了这事”?

    “我来瞧瞧喇嘛丹增”。自幼被色仓上师收养的丹增,心中唯有佛陀。小喇嘛智力有点问题,从医学角度判断很可能是位自闭症患者。

    秦琖固定好急救担架,刘菲侧着头看向车外:“刘婧呢”?刘婧和徐琪都不在。

    “她俩的事,到医院后你父亲会对你详说”。秦守戎驾车直奔合作市而去。

    半道上,睡得迷了糊西的秦琖接到色仓上师的电话,随即叫司机王茗邱改道去安多合作寺。

    小喇嘛见了秦琖也不说话,转身往喇嘛舍房走去。

    “上师为何不去医院”?秦琖盘腿坐在床边的毡毯上。

    “老头子八十有三了,说走就走的年纪,何必强求”。色仓淡笑:“你对我说的事应验了”。若非秦琖说清了缘由,他定会顺从双眼所见,恭迎世巴塔义降临。

    “魔王的诅咒”。丹增注视着秦琖,说着磕磕巴巴的英语。

    “您需要我做什么”?

    “丹增,去给秦琖老师行礼”。

    “上师,您此举有违格鲁派法门”。

    “秦琖,你发誓将自己所知所学悉数传授给弟子丹增”。

    秦琖凝视着固执的老人:“我发誓”。拉起跪在身前的丹增:“色仓上师是你唯一的老师”。

    色仓从枕下拿出串钥匙、一只U盘交给秦琖:“丹增不会说汉语,但能听懂,请你善待这孩子。带上经堂佛像左手边的金刚铃、世巴塔义珍珠唐卡和需要的药材回到你的世界去”。

    丹增跪在床前恭恭敬敬地磕头同色仓上师告别。

    一出门,丹增就拉着秦琖往后山坡上跑。推开土房低矮的木门,一个脸色灰白的女人躺在草堆里。

    “钱雯”?秦琖差点惊掉下巴,她的两条手臂上布满针眼,吸毒过量的典型症状,意识模糊,死鱼般的眼珠迷茫盯着门前的秦琖和丹增。

    “方诚,我知道你喜欢我……”钱雯挪动身体试图靠近丹增。

    丹增厌恶地扭转头看向秦琖:“她是贼婆”。

    “你在哪发现的她”?

    丹增指向杵山坡顶上孤立的花岗岩石块。

    “方诚,你别走……”钱雯疯癫尖叫着。

    大喇嘛领着俩警察,一边说话一边往山坡上走。

    “讨厌警察”。丹增拖拽着他绕过白塔,从草坡上离开。

    回到合作市,秦琖带着丹增先去了色仓上师家。丹增捧着金刚铃,一脸疑惑地跪在佛像前。

    秦琖包了两朵云芝,将珍珠唐卡收入锡质画筒:“换下东嘎”。大冷天,小喇嘛光俩手臂,看着都嫌冷。

    丹增换上秦琖递给他的羽绒服和裤子,在佛像前磕头顶礼。

    王茗邱将秦琖送至合作人民医院,带着丹增先行返回博雅国际。

    经检查刘菲的伤并无大碍,趁她熟睡,秦琖诊了脉,捣腾好两块膏药请护士贴她后腰里。

    彻底挖干净埋在女儿身边的地雷,刘雄悬了多时的心总算落地。

    特护病房里,张伟守着刘菲,是难以自禁的爱恋与满满的心痛。

    “刘董处心积虑算计张警官,实在不够地道”。且不说差点搭上女儿性命,愣是把张伟憋得很内伤,一普通警察怎么可能对着大明星表白。

    “秦先生有何高见”?刘雄饶有兴趣看着秦琖。

    “想做岳丈,您得跟张警官明说,鼓励他向您家姑娘求婚”。

    刘雄呵呵笑应:“有道理”。

    留院观察两日,刘菲兀自懊恼为父亲祈福之事泡了汤,刘雄却对女儿遇险自责不已。

    张伟给刘菲戴上口罩帽子,俩人溜出医院直奔安多合作寺。寺中的格古喇嘛告知刘菲,近日堪布正在持戒修行,请俩人入佛阁跟随翁则诵经消弥病厄。

    虔诚跪了六个多钟头,学会三首简单的颂诗。临别时,堪布赠予刘菲秘制藏药,传话的格古说,对其父亲的病症有奇效。

    经堂大门外,刘菲郑重地给堪布行礼,许愿待父亲病愈,亲来重酬。

    天黑黑,俩人返回博雅国际,秦琖和刘雄坐酒店大堂里边吃晚饭边等人。

    直到进了酒店张伟才发现被王茗邱和苏强跟了一路,爱情果然会让男人变得愚笨木讷。

    刘菲心情大好,亲昵依靠着父亲笑语嫣然,当真不负神仙姐姐的美名。

    方诚一家度完蜜月,才回家就接到秦琖的电话。钱雯毕竟是小雅的亲妈,于是方诚带着闺女直奔合作市。

    许宓见秦安满身青紫瘀痕,一双手更是贴了十几块创可贴,便主动留下照顾伤残人士,也好给父女俩腾出私人空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