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章节字数:2244  更新时间:19-09-12 21: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安在秦珆的监督指导下努力运动减脂。

    许宓特意带小雅来健身房,让她理解自律的重要性。自打从合作回来,方小雅时常独自躲房间里发呆,一出房门又立马换上乖巧的笑脸。

    一个小女孩心理扭曲到如此程度,许宓看得是心惊肉跳。

    秦安的食谱彻底改头换面,粗粮、蔬菜、鸡胸肉、低脂类鱼肉、白水,低盐且无油。

    小雅目不转睛看着大嚼所谓健康食品的秦安,就已经觉得饱腹感满满:“秦姨,今天妈妈生日,老爸不在家,你陪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陪你吃饭没问题,你们吃,我看着”。秦安看看大厅里的钟,坐一边发呆的许宓看起来心事重重。

    秦安去了更衣间,小雅偷看向许宓,眼神闪烁不定。

    许宓一直在暗中观察小雅,她很生气偏又不能发火。

    秦安换了衣服,把车开到健身会所门前:“小雅上车,秦姨陪你们去吃牛排”。

    许宓红着眼睛,直接摁断方诚打来的电话。

    “妈,我去洗手”。小雅感觉情况有些不对,找个小借口开溜。

    秦安揽住许宓的肩:“生方哥气了”?

    “没有”。走进灯光幽暗的西餐厅,许宓哽咽了。

    秦安递了张纸巾过去:“你这后妈做得很憋屈,鸭梨山大”。点了两份菲力套餐、一杯柠檬水,秦安笑道:“我叫小雅给你买生日蛋糕去了,有啥要我帮忙的尽管直说”。

    “心理学TMD都是狗屁空话”。难得许宓爆粗口:“前天晚上,小雅洗完澡坐飘窗上朝着楼底发呆。当时,我真想冲进房间狠狠揍她一顿”。

    “如今的孩子,小小年纪就在思考人生,感悟自己为什么活着,他们甚至不畏惧死亡”。秦安扶额呵呵了:“所以你带她来健身会所?没人能够面对母亲的死亡无动于衷,也请你给她一些缓冲的时间”。

    “秦安,和你做同学,我幸福满满”。许宓靠着她的肩膀。

    “你个傻妞,破烂记性简直气死我了”。秦安揪揪她耳垂:“二十年前我们就认识了,我拿一支水笔换走了你最喜欢的布老虎”。

    许宓转头茫然看着她,小雅捧着玫瑰蛋糕站在桌前:“妈,生日快乐哦”。她笑着冲秦安挤眉弄眼。

    秦安请服务生帮忙点燃生日蜡烛,小雅唱起不着调的生日歌。

    秦安搂住小雅:“替妈妈许个愿”。

    小雅双手交握放在胸前,闭上眼睛虔诚默念。

    邻桌俩小伙边喝咖啡边玩手机,眼角却不时瞟向秦安。

    “请问,你是0875车主秦安么”?

    “没错,是我”。秦安冲面前超有型的警察点点头。

    “你的车在车库被人怼了,车库管理员报了警,请跟我走”。

    “许宓,方哥发短信说一会过来,你们不用等我,处理完事我自己回去”。

    秦安坐进警车,方才邻桌玩手机的俩小伙坐上驾驶和副驾座,一起交通事故至于来仨警察么。

    “我是刑警队的大伟,来向你了解一些情况”。大伟点亮车内照明,从文件袋里抽出一沓照片递给她:“看看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秦安忍住一肚子疑问,仔细看照片。照片截取自监控记录,光线角度虽不咋滴,但程秉、孙吉、卢斌三人的脸仍很清晰。

    “和你一起吃饭的第四人叫什么”?

    “冯福,是个退伍军人,我堂弟秦珞的新兵班长”。

    “小秦,你为什么休学”?

    秦安一愣,这算神马鬼畜问题。

    “你指认的三个人已经确定是盗墓团伙的成员,而你是一名考古学硕士”。大伟看着她。

    我去,一顿饭就成了盗墓贼共犯。秦珞,你给姐等着。

    “我休学是因为个人原因,也并不知道他们是盗墓贼”。秦安回看着大伟的眼睛:“如果我有他们的任何信息,一定立即告知警方”。

    “说说秦珞的情况”。

    “珞子当了四年兵,退伍回西安有两年了,他朋友很多”。秦安哀叹:“他敢做违法的事,我爷爷肯定不会轻饶他”。秦安看着淡定得毫无表情的警察蜀黍:“大伟警官,若您认识市局的张正任督察长,您可以问他”。

    “接电话”。大伟撤回犀利的目光。

    “师妹,我发了那么些视频给你,你咋不回个信”。钱罡大声抱怨:“卫老爷子病了,鬼畜的大宗墓都快把我逼疯了”。

    “今天许宓生日,我在外头吃饭没空看手机”。秦安回得心安理得。

    “给你五分钟,看完了就算瞎掰也给我个回信”。钱罡摁断电话。

    “五分钟,当我是万宝全书呢,全信书不如无书”。秦安嘟囔着上了微信。

    视频由文物临时保存室的防盗监控探头拍摄,时间为凌晨两点。

    摆放在地上的石膏倒模板射出两道莹亮的白光,诡异的光线将原本方方正正的房顶扭曲成穹隆形状,怎么看都像个墓室。

    我擦,敢情是要上演博物馆奇妙夜的节奏。

    六分多钟的恐怖短视频还没结束,钱罡又打来电话,秦安对着话筒笑道:“师兄,依我看就是摄像头的问题,给老师提个醒,加强夜间巡查,我觉得有贼惦记上那儿了”。

    “秦安,今晚开车来洽川行不”?钱罡哀求。

    “我正有事呢,今晚肯定过不来”。上了微信,手机就不停提示有新消息。

    这才打发了钱罡,金文又莫名其妙地打来电话,秦安果断给掐了。

    学考古的女生,内心很强大。

    大伟看了几眼秦安手机播放的短视频,无声的诡异场景,令他这个常年跟尸体打交道的人心生寒意。摄像头下,陪葬器物随荧光扭曲变形,犹如被赋予了生命般栩栩生动。

    金文不停骚扰秦安的手机,秦安忍无可忍对着话筒怒吼:“金总,现在我不方便接电话”。

    “小秦,你在哪?我派车接你,求你帮忙确认一下,塌陷的那块地究竟是古墓还是水井”。

    “金总,有事找警察去,我真帮不上您”。说完按下关机键。

    大伟撕了片纸,写下手机号给她:“我的联系方式,有情况及时通知我”。警车靠边停下,秦安郁闷地下车,步行回车库。

    “秦安”。金文的保时捷横停截住普拉多的车头:“我请的福建风水大师让我换块地建厂子”。

    “金总,您弄块石板封了井口,整平地继续盖您的新药厂,别被那些神神叨叨的风水师糊弄了”。秦安不胜其烦:“就咱关中平原这风水宝地,哪片黄土下不埋着死人?您别再纠结折腾了,不去扰动地下亡者也是积德行善之举”。

    “秦安,若真是古墓葬,你好留份记录不是”。

    秦安看看金文,下车上了保时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