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章节字数:2743  更新时间:19-09-15 19: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真是邪了门”。众人的目光一同落在莹石龙眼上,有疑惑也有惊诧。

    秦安戴起手套蹲下身,仔细研究发光的龙眼珠子。四条龙,八颗莹石眼珠,为毛只有俩能发光。抬手遮挡住光源,诡异的龙眼恢复灰白状。

    “靠,吓我一跳”。窗户外,赵畅骤然往后倒退。玻璃窗上,大半截自粘塑料窗纸没贴平,鼓起层气泡,存放在货架上的彩陶罐在凸透镜效应下,变形的彩绘纹饰异常诡异。

    大伙挨个尝试赵畅的新发现,秦安俯身趴在地上继续琢磨石膏倒模板。

    夕阳落寞,保存室里一片昏暗,赵畅递过个手电,秦安一转头就看见回廊顶部正对着窗户的照明灯。

    起身从货架上拿俩竹篾,秦安跟那对会发光的眼珠杠上了。捣鼓半天,手电光里弹射过一道阴影。

    “赵班长,请把手电举到廊灯的位置”。秦安将手电筒抛还给赵畅。光线从自粘窗纸上方的空隙射入保存室,石膏倒模板上的骨龙成了独眼龙。

    “握草,谁干的阉脏事?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他”。保安部的老李破口大骂,掉转头就往楼下姬教授的办公室跑,那儿有一排存放重要文物的保险柜。

    “轰隆”一声巨响,房屋倒塌掀起的灰尘和着惊呼:“握草,碰上恐怖袭击了”。正西面的临时办公区被挖掘机撞出老大一窟窿。

    三辆铲车紧随挖掘机横冲直撞,合力铲起翻到在墙板下的保险柜。

    “靠,还有没有王法了”。秦安跑下摇摇晃晃的楼梯。

    警告无果后,特警战士们举枪朝着挖掘机射击,挖掘机开足马力倒退着向特警战士们碾压过去,掩护铲车快速逃离。

    一片混乱中,秦安拔脚奔向探坑发掘区。

    探坑中央、陶屋位置伫立着个高大的身影,拖迤及地的黑袍滑过陶屋檐角,削刻般坚毅的侧脸,夜色中无法看清他颧骨上那块似字非字的刺青图案。

    震耳欲聋的枪声逐渐平息,探照灯的强光映亮夜空。在警察和特警队的围攻下,除被击毙的挖掘机司机,其余悍匪俱缴械投降。

    黑影平淡对视秦安,在探照灯转向他的一瞬间,背后张开巨大的黑羽,消逝于夜空中。

    汪指导员带领特警支队驻守大宗墓发掘现场,考古队员们则被大巴直接拉回西安市区。

    没曾想盗墓贼们敢明火执仗地抢劫,把文艺性考古整成了新型高危行业。

    秦安被张伟单独请上警车,这丫魂不守舍地仰望夜空已有半个多钟头了。

    秦安的失态,让张伟确信,她同样看到了那个挥动羽翼从墓穴中央飞上夜空的诡异黑影。

    “大伟警官,我能打个电话么”?

    张伟手握方向盘颔首。

    秦安掏出手机,指尖轻滑拨通赵谟的电话。

    秦安半夜打来电话却不吱声,让赵谟心底闪过一丝阴霾。

    张伟侧目看看她,这俩的默契……

    作为资深刑警,张伟怀疑过秦安和秦珞。

    但父亲之言,让他重新审视这些秦陵的守护者。他们内心深处的隐秘,远非“迷信”二字所能囊括。

    按捺心底疑问,张伟专心开车,更不想听秦安的敷衍之词。

    秦安在二手烟中清醒过来,警车停在一片建筑工地里,看着有些眼熟。

    张伟靠在车门上抽烟,二手烟便顺风灌进车里:“砖家,出来瞧瞧这井能不能下人”。

    “金总,叫男秘弄点吃的,我睡了一路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了”。秦安挪下警车:“不是早让您封了井、浇地坪、盖厂子,你咋就这么钱多得犯贱呢”?

    “小秦,只要能把井下的人捞上来,我宁愿给你当孙子使唤”。金文俩眼熬得通红,拽着秦安就像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

    “等天亮吧”。秦安看表,刚好凌晨三点。

    “底下的人已经被困二十多小时”。张伟看看穿戴好装备的消防救援队员,楞被金文的哥嫂死命阻拦着不让下井。

    几个风水师吐沫星子横飞,把那口井掰成了人间地狱,简直是谁下井死全家的节奏。

    凌晨三点,男秘无处觅食,只得叫起工地做饭的阿姨,熬了一大锅稀饭。

    秦安就着咸菜疙瘩搅和稀饭,好在大师们瞎白活一整天,个个累成了狗,见金总大人不再急于下阎王井,都找地歇菜去了。

    “这井似乎很邪门”。张伟干了两大碗稀饭,胃舒服了好些。

    “邪门”?秦安抬头看着他,笑道:“大伟警官,说白了考古就是个体力活,养足精神才有力气下井捞人”。

    张伟吃饱了开始犯困,被折腾得精疲力竭的金文吩咐男秘清理会议室供大伙休息。

    六点多男秘拉来一车好吃的,秦安在工地上转悠一圈,请师傅把吊装建材的汽吊开到井边的空地,启动吊臂悬停在井口上方。

    速降绳、保护绳、备用绳连带一组滑轮被固定在吊钩挂的钢索上,秦安站在井沿边,打着强光手电努力查看井下情况。

    契合在井壁间的木板层被劈开一个孔洞,手电光照入孔洞中,底下很黑,隐约能看见被困者的手臂。

    “根据卢斌供述,警方抓获了藏匿在酒店中的程秉、孙吉。卢斌来警局投案自首,是因冯福为了救他才被困井下”。

    “金总说的不错,不管冯福是死是活,都得把他捞上来”。秦安咬着下唇皱眉嘟囔。

    手电光将井下目光能及处的细节照得很清晰。

    “挂井里的细铁链是做什么用的?井壁上那些凸起的石块看着很别扭,不像是装饰画”。

    “铁链上的麻绳用来系挂羊皮钱袋,如有盗墓贼下井,墓主先赠以银包,而对贪得无厌之辈自然是毫不留情”。手电光照见木板上一坨坨的黑色物:“那些是氧化发黑的银锭,散落在木板上的片装物是盗墓者的遗骸,他们甚至没有留下一块完整的骨殖,直接被压成肉泥,和衣物残片混杂在一起”。

    金文听得腿都软了。

    秦安关了手电,笑道:“这应该是座隋至初唐时期的墓葬,墓里的消息锁历经千年能发挥的防盗作用很有限,不必过分紧张”。

    “可万一……”男秘揪心地瞅着秦安。

    “万一的事多得去了,吃饭也能噎死人”。秦安斜白男秘,设定智能手环二十分钟倒计时提醒,携带必要装备,调整半身安全带,戴好空气呼吸器。

    她以左手制动,刻意避开井壁上凸起的石块,小心翼翼穿过木板上的盗洞。

    阴冷寒气扑面而来,将身体悬停于木板下,秦安调亮头灯。

    三层木板纵横搁置在凸出井壁的石沿上,缝隙中填满油灰。

    强光未能照见井底,六条手臂粗的铁链一溜串起三具木椁,最下方的木椁是一截直径二米多的原木,木椁上有些奇异的金色反光点。

    冯福趴在最上层的木椁盖上,手里死死拽着铁链。

    凝重的寒气顺着秦安的腿脚向上半身蔓延:“抓住环套”。秦安冷得牙齿打颤,解下绑腰里的备用绳抛向冯福。

    黑暗中对方的头灯照得冯福睁不开眼,依稀可见刺眼的白光里垂落一条绳索。

    张牙舞爪的黑色藤蔓朝着亮光攀援而去。

    “冯福,我是秦安,珞子的姐姐”。秦安感觉有东西抓住了她的脚。

    冯福本能伸手抓住前方的绳索,环套骤然紧缩勒住其手掌。与此同时,秦安的头灯灭了。

    井下恢复伸手不见五指的墨黑状态。

    秦安拉扯备用绳,在滑轮组作用下,仅凭单手之力将虚脱的冯福缓缓提升起来。智能手环发出震动报警,提示气瓶还能坚持十分钟。

    虽然手掌被勒得很痛,冯福咬牙借力,双腿绞住绳子,身体离开棺材板,从木板的破洞钻了出去,等候在井沿边的张伟招呼人将他抬上救护车。

    五分钟后,秦安被吊臂缓缓拎出深井。张伟拉住她冷若寒冰的手,扯去其脸上的呼吸器面罩。

    金文吩咐男秘去煮红糖姜茶。

    “弄几坛酒,买只热乎的烤全羊来”。秦安瑟瑟发着抖,嘴唇冻得青紫。

    金文很诧异,在井下趴了一天的冯福没被冻死,简直就是奇迹。

    裹着张伟的棉衣,秦安喝下一大杯姜茶。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