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章节字数:2016  更新时间:19-09-18 20: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如秦默所言,徒步穿越的野路很不好走。

    秦安的脚趾木得有些妨碍行走,但好过疼得不能着地。

    段子手康师傅对速度的掌控力不错,一行人按他的节奏休息、用餐、拍照。

    桃花雪后的晴天,秦岭宛如童话世界。皑皑白雪夹裹潺潺奔流的小溪,让魔都小伙伴兴奋得不住尖叫。

    冬季徒步穿越,康师傅不敢教大伙太过劳累,早早在老庙子安营扎寨。

    秦安点着野营炉,开水煮泡面的能量驱走了风寒。晚饭后,吕燕拿出肉干、巧克力棒分给大伙补充热量,夜宿老庙子通常会冻得人睡不着觉。

    头顶满天繁星,人手一杯VC泡腾捧着取暖,听莫小奇讲述旅程经历。

    这是莫小奇第三次徒步穿越秦岭,却是他徒步旅行中唯一的雪季穿越,以纪念逝去的前妻。

    秦默叼着烟,不经意皱起眉宇。黑瞳映着清朗的夜空,似乎在做抉择。

    寒风呼啸而来,吹得帐篷不住摇晃。秦安钻进睡袋,她能感知脚趾缝里蠕动的异物,却没勇气脱袜子一看究竟。

    “小秦,给支烟”。吕燕坐秦默旁边的石头上:“我这人说话冲,你别记仇”。点烟深吸一口,她舒坦地吐出烟圈,笑道:“我看你俩不像姐弟,倒像打算分手的恋人,留一段记忆,而后分道扬镳”。

    “我们不是恋人”。秦默按熄烟头,收拾完狼藉的垃圾,头也不抬钻进帐篷。

    帐篷外鬼哭狼嚎的风声,吵得人难以入睡。凌晨四点,风停了,雪花簌簌飘落。

    康师傅说下雪过跑马梁太危险,好在大山里风雪来去匆匆,雪停天霁,九点多拔营继续前行。

    雪后的美景难以用语言形容,戴晟、袁杰的手机和相机彻底没电关了机。

    冰天雪地的跑马梁风很大,一行人跟着康师傅艰难地走过石海。

    笼罩着金色的夕阳,于天黑前抵达大爷海宿营地。

    饱餐热腾腾的饭菜后,累成狗的戴晟、袁杰早早睡了。

    莫小奇找秦默商量,能否在大爷海多停留一天,向导康师傅的费用由他承担,秦默很爽快地应允。

    吕燕买了包高价烟,恹恹走出板房,见秦默站空地抽烟,径直走他跟前:“小秦,这破地有啥好多待的,没见我给你使眼色”。

    秦默懒得搭理她,抽完烟拔脚走人。

    吕燕斜白秦默隐入夜幕中的背影,丢了烟头朝秦安睡的帐篷走去。

    “秦安,睡着了么”?她拍了拍帐篷顶。

    “有事”?刚睡迷糊的秦安拉开拉链,冷风立马冻得她头脑清醒。

    “心情不好,想找个人聊天”。

    徒步时嫌秦默、秦安走得慢,中途休息嫌弃戴晟、袁杰拍照耽误时间。原本就是来找虐的,又不赶时间,一路踏雪而来,吕燕却是心境越来越差。

    秦安磨蹭着套上羽绒服钻出帐篷,跟她走进板房餐厅。

    吕燕要了俩荤俩素一小瓶二锅头,一口气吹了半瓶白酒下肚:“三年前,他的前妻江雪夜登拔仙台失足,他是为了祭奠前妻才雪季穿越秦岭,他至我于何地”?

    秦安眨巴眨巴眼,打破了醋坛的吕燕,再美的景致也无心赏析了。

    “毕竟是已故之人,他心中的念想而已”。傻子才会跟死人较真,秦安揉着酸胀的小腿肚嗤之以鼻。

    吕燕已有了醉意,也没真拿秦安当朋友,拍着桌子自顾自地发牢骚。见秦安兴致缺缺,神秘兮兮凑她耳边:“你家秦默也不对劲,你得好好上心了,回头有你哭的”。二两二锅头没对付完,吕燕就趴桌上不省人事了。

    秦安结了账,顺路招呼莫小奇领回很受伤的吕燕。

    秦默不知去向,秦安抱着电暖宝,冻得一夜未眠。

    除了酩酊大醉的吕燕和徒步达人莫小奇,其余人睡得都不好。秦默的脸色白得发青,徒步鞋冻得梆硬。

    秦安点着野营炉,招呼袁杰过来给鞋做热身。

    莫小奇和吕燕吃过高价早饭,精神状态极佳地牵着手有说有笑走回营地。

    戴晟嫉妒得直撇嘴:“昨晚秦姐就该把她扔板房里,我出去上厕所看到她跟老莫回去的时候清醒着呢”。

    秦安却不接茬,拍拍袁杰:“捐俩VC泡腾片,姐给你们煮羊肉面”。

    袁杰想用野营炉煮面烧水,又不好意思说,既然秦安先开口,戴晟立马光俩脚丫跑回帐篷拿包。

    烤暖和鞋子,秦安分发卫生巾给小伙伴垫鞋里。脚底板贴上暖宝宝,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泡面,满足感爆棚。

    戴晟和袁杰团团围着冰封的大爷海拍照,吕燕喝醉了耽误莫小奇早起观日出,俩人决定午后登拔仙台看夕阳。

    冰雪季的大爷海游客不多,秦默补觉起来,秦安正坐大爷海冰盖边沿的石头上发呆。

    “秦默,别让我变成怪物”。

    “过会,我带你去见个人”。秦默捧起松软的积雪搓脸:“就你变的怪物,分分钟被秒的货”。

    “一言为定”。秦安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是平静温和的笑意。

    俩人收拾除帐篷外的装备,随性走向石海。秦默走的地基本无路,轻装的秦安紧跟他的脚步,以免落得太远自己找路更费力。

    眼前的大石滩很快让秦安失去方向感,粗喘着爬上山梁,裸露的大石头上刻着字:山崖陡峭,严禁攀登,其余的小字已经模糊不清。

    男人背靠着高大的冷杉,漠然看着她。

    此刻,秦默带给她的是极度陌生的感觉。秦安相信,这个没有任何情感甚至情绪波动的男人,绝对会兑现他的承诺。

    秦安伸手等他拉自己跨跃一米多宽的石隙,秦默扯下缠树杆上的干藤抛向她。

    诚如警告之言,山崖很陡峭,秦安手脚并用,朝山体中部的裂隙口攀岩而上。

    裂隙口上的破铁栅栏根本起不到拦阻作用,秦安打着手电跟随秦默钻进裂隙。猫腰走了百多米,前方豁然开朗,分成左右两条道,俱是蜿蜒黝黑。

    秦默选择中庸,抵住分道石用力猛推,手电光照见一条上行石阶路。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