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章节字数:2294  更新时间:19-09-19 20: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爬了三百多级陡峭的台阶,秦安再度走进秦岭腹地。

    手电光不及的黑暗中亮起一盏飘摇的小油灯,住在这种地方的即便是人,也是妖人。

    “咯咯咯”的轻笑声戛然而止,油灯不再移动,微弱的光照见一张女人脸,因为常年不见天日,皮肤呈半透明状。

    “……”女人紧盯着秦默的脸,不住倒退。

    秦安懵了,那女人说的话,她竟然完全听不懂。

    “……”秦默擒住女人的手腕,毫不怜惜地将她拖至脚边,顺势一掌刀劈秦安颈侧将她砸晕。

    女人试图挣脱秦默钳制反被他踩在脚下,野兽般狂暴的挣扎撕咬,对于秦默毫无效果。

    半小时后,她虚脱得再也无力抗争。

    秦默蹲下身,居高看着她,她能感觉下颚已被捏得变形,但绝不会如他所愿。

    疼痛得即将晕厥时,男人松开手指,轻柔拍拍其脸颊,俯身凑到她耳畔……

    秦安醒来时,躺在一张石床上。

    石桌上,油灯的灯芯爆开一朵小小的灯花。

    秦默又不知去了哪里,一转头就看见抱膝坐在角落里的黑衣女人。

    她痴痴看着秦安,宛若石像。

    秦安一骨碌坐起身,摸摸右脚。

    女人见秦安醒了,捧起油灯前的石板放在她膝上,石板上堆着一坨白色粘稠的“食物”。

    秦安自感没法与之交流,只能冲她善意笑笑,拿起粗糙的石条开吃。

    直到吃完,她也没能分辨出吃的究竟是啥。

    微咸、带着麦秆香、夹杂有少量石屑。

    秦默不知打哪又冒了出来:“没做噩梦”?

    秦安笑着点头。

    手电光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翻开角落里的布包,包裹着一身类似小安穿的衣服。

    用石刀割断拖在地上的头发,彻底斩断前尘往事。

    抬手遮挡住洞外射来的月光,一只白色的小蝎子钻出衣领,爬进她枯草似的头发里。

    蜿蜒下行的裂隙逐渐变窄,秦默握着秦安的手腕,却未走来时的路。

    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满天星斗闪耀夜空,秦安回头看向身后,是秦岭的最高峰拔仙台。

    “你们达成了什么协定”?秦安很好奇,秦默找人做事的方式,简直野蛮得不可理喻。他对自己的臭脸色,看来已是温柔得无以复加了。

    “今夜,她就能离开这里”。

    “她为何要听你的”?秦岭腹地的裂隙不可能被堵死,是走是留岂是秦默说了算的。

    “她没得选”。这个对野兽尚且心怀善意的男人,口气很是轻蔑。

    跟秦默聊天是件挺困难的事,通常他很少搭人话茬,要不就说断头话,教秦安无法继续话题。

    俩人默不出声走过石滩,野地里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惊呼声。

    秦默耳力极好,寻着呼救声传来的方向疾跑。一头野猪紧追着个人影左突右顶,冬季山里食物少,野猪会被游客随手丢弃的垃圾吸引到驻地附近觅食。

    秦安拨开荒草杆,打着手电加快脚步追赶上秦默。秦默已放倒了两百多斤的大野猪,匕首从野猪脊背上捅入,刺破心脏一刀毙命。

    吕燕的呼救声招来了冻得睡不着的宿营者,有人搬来铺板,小心将休克的莫小奇抬回营地。

    秦安先帮莫小奇止血包扎大腿上的伤口,山旮旯里,既没疫苗、药物,也没必要的医疗器械,他断了三根肋骨,必须送医院治疗。

    吕燕扭了脚,除皮外擦伤,别无大碍。

    驴友喂莫小奇喝了碗采药人煎的中药,神智不清的他不再胡乱呓语。

    秦默伐了两株手臂粗的冷杉,割了帐篷,做了个简易急救担架。

    板房客店老板建议走大、小文公庙到保护区入口,联系景区工作人员安排索道和出山车辆。

    天微亮时,康师傅找来俩挑夫帮忙抬人。

    袁杰和戴晟整理背包,帮着康师傅一同背莫小奇和吕燕的装备。

    山脊上的小路紧挨着陡峭的悬崖,抬着人更难走。一行人歇歇走走,四个小时方才到达大文公庙。

    吕燕的脚疼得厉害,再也走不了。

    袁杰自愿留下照顾她,吕燕怕耽误最佳治疗时间,恳请大家帮忙照顾好莫小奇。一队住宿在大文公庙的驴友,热心承诺照顾吕燕。

    路虽不好走,但伤者急需医治,一行人加快步伐赶往小文公庙。

    在小文公庙补充体力后,继续直奔天圆地方的天下索道。

    索道工作人员接力送莫小奇下山,康师傅却傻了眼。莫小奇喝了药一路就没清醒过,吕燕卡半道上下不来,掏干净兜里所有钱都不够付给俩挑夫。

    还好袁杰带了现金,谢过辛苦一路的挑夫,垫付给俩人八千大洋。

    摊上这样的意外,康师傅跟了景区安排的车送莫小奇去医院。

    这回轮到袁杰傻了眼,他垫付的钱很可能要打水漂。

    累成狗的四人悻悻走到候车站,秦安不由一愣。

    赵佚看见秦安,明显也愣了下。疑惑地瞄了眼秦默,走向停路边的车。

    将背包塞进尾箱,赵佚从后视镜看看秦安:“秦岭空气好,气色养得不错”。

    秦安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姐气色红润那是缺氧给憋的。

    难得赵佚一路无话,在鼓楼放下仨人。

    戴晟提了行李、办理酒店入住登记。袁杰给康师傅打电话,电话始终处于通话状态。

    秦安拍拍情绪不佳的袁杰:“你垫的钱我转账给你了,收钱逛夜市,明天安心回家”。

    “秦姐”。袁杰急忙掏手机上网给秦安退钱:“原本是我自愿的事,要不回来就算了”。

    “我住西安,联系康师傅比你们方便,而且这类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徒步,向导会买旅游意外险,保险能赔付,你把挑夫写的收条给我就行”。

    赵谟秉承上车睡觉的好习惯,他能十天半个月不说一句话,赵佚绝对没他这种体质。

    车拐进地下车库,赵佚拉起手刹却不熄火下车。

    “你当真希望看到我一个人回来”?

    一晚没睡着觉的赵佚天不亮就等在出口的停车场,他甚至刻意无视秦安的存在,揣度完事后老大会消失多久。

    “是你说必须除掉九婴”。赵佚没好气地怼回他,跟团爬秦岭,周围其他人的存在会时刻提醒老大收心管住手。

    “我把厍姬放了”。

    这回老大病得无药可治了,简直是脑洞大开的节奏。妖婆娘恨毒了老大,食肉寝皮算是心慈手软的:“那对白獬尚不够劲,哪是厍姬的对手”。

    “我有办法拿捏她”。赵谟推门下车,如今的世界距离厍姬太过遥远,先糊弄她一段时间再说,随手将信封丢给赵佚。

    赵佚抽出里头的薄绢,薄绢上写满古怪的鸟书,老大糊弄人的本事见长了。下车刷电梯:“秦安变的怪物,我下不了狠手,你得快刀斩乱麻趁早完结”。

    “先娶她进门,再收拾残局”。

    赵佚瞪大眼瞅着赵谟,老大肯定被门夹坏了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