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章节字数:2588  更新时间:19-10-01 19: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安捧着琴盒跟在秦琖身后等待过安检。

    “这么巧,上哪都能偶遇”?张伟一回头就见俩熟脸。

    “你们认识”?仨异口同声。

    刘菲摘了口罩,嫣然笑道:“秦医生,上回您给的膏药太好使了,我朋友一到冬天就腰疼,想麻烦您配几贴药敷敷”。

    “我的药因人而异,不是创可贴可以随便贴”。秦琖冷淡回应。

    “抱歉两位,我家老五面冷心热”。秦安瞥了眼不太对劲的秦琖:“大伟警官,您女朋友真像神仙姐姐刘菲”。

    “本来就是她”。秦琖似乎缓过了神:“每月第一个周五和月末的周三下午,治未病专家门诊有网上预约挂号”。

    “他们居然是一家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张伟对此深有同感。

    博物馆奇妙夜果然很奇妙,说白了就是《周礼。春官。大师》中的八音文展。

    整套西汉的编钟、编镈、玉磬、陶埙、泥缶、琴、瑟、筑、铮、竽、笙、箫、笛。难得的是,这些古代乐器保存完好,不像是从古墓葬里发掘出来的。

    文展配以古乐,用投影还原汉代宴享礼仪雅乐的盛大场景。

    “五弦琴”。刘菲诧异感慨:“周初增为七弦,此琴若非仿制,已历经三千年”。

    “此琴名曰:至静。古琴底部有商金文七枚,西周金文十一枚,东周金文五枚。发现它时,被作为礼器和乐律法器,放置于祭祀遗址的琴台上”。萌萌哒的讲解机器人,大脑袋显示屏配合解说词,详实展现古琴的细节:“此琴至今尚能弹奏出极其美妙的音乐”。

    讲解机器人引领刘菲前行:“希音由民间收藏者捐赠给我馆珍藏,六弦、琴长122。5厘米,宽18。5厘米,底部有西周金文十四枚。您听到的背景乐幽兰,便是由希音所弹奏。其散音松沉旷远,泛音清冷,按音悠长缥缈”。

    “小刘,可曾技痒”?秦琖悄无声息走近张伟,用麂皮擦拭琴面及琴弦底部,面漆修补痕迹明显,甚至改变了整体颜色。

    “我只会弹七弦琴”。刘菲笑应:“少根弦的琴,我弹不了”。

    张伟的手机不合时宜地铃声大作:“菲菲,局里有事急招”。

    “我替你送小刘回家”。秦琖从琴盒里捧出一具通体墨黑的七弦琴。

    同一看守所,一晚上五个疑犯猝死,无一例外的心脏骤停,让看守所蒙上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霾。

    相同的死因,死得如此蹊跷,干了二十多年法医的郑璎彻底蒙圈了。

    警方很快找到了五名死者的共同点,盗抢大宗墓的盗墓团伙重要嫌犯。

    舆论和公众质疑,令所有办案警员压力山大,张伟觉得此案还得从大宗墓入手。

    备受煎熬的姬教授,向张伟道出自己与秦安私下达成的协议。

    秦安在寻找一柄陨铁古剑,她还真打算去斩妖除魔?

    许宓瞅着门前的仨警察,犹疑应答道:“秦安住在楼上”。

    张伟看了眼楼层和房号,姬教授应该不会弄错地址,她肯定认识秦安,而且关系非同一般。

    掏手机拨通秦安的电话,这年头房价高涨,想挪窝就能挪的,说明不差钱。

    “许宓,炖的鸡汤可以给秦安喝了”。方诚提着药箱:“张警官,秦安的状况很差,请您长话短说”。

    秦安窝在沙发里,右脚戴着脚踝矫正器,小腿裸露的皮肤呈青灰色。

    “你腿部的情况很像中毒症状,必须去医院”。张伟拍开她拉扯裤腿的手。

    “一时半会死不了”。秦安灌了两碗鸡汤,胃里舒服了好些:“我刚吃过睡觉的药,能坚持的时间不会太久”。

    “大宗墓里究竟有什么”?张伟点开录音笔:“你怎么知道这座西周大墓里埋着柄陨铁剑”?

    “卫愚夫卫老先生是大宗墓的守陵人,他知道的远比我详尽。我推断墓葬里埋有陨铁古剑,也是依据这个守陵家族多年前留下的线索。古剑不会改写中国的历史,对我而言却极其重要”。

    “它能斩杀被唤醒的熊罴貔貅貙虎”?

    “不能”。秦安苦笑:“兵之圣品,生而为杀。其能斩杀凶灵,亦能渡恶向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张伟不错眼地看着她:“作为专业人员,你明知自己的行为触犯法律,却仍以占有为目的。虽然迄今为止,大宗墓并未发掘出土任何古代兵器,但你必须配合警方调查”。内贼外盗、盗抢塌方,令大宗墓发掘工作一再停滞。

    秦安已然撑不开黏合的眼皮,歪在靠枕上酣然入睡。被梦魇缠绕,毫无质量的睡眠令她极度疲惫。

    浑浑噩噩地醒来,病床前尽是她不想看到的脸,张伟、金文、周大师、吉杰多吉。

    拔了手背上的吊针,秦安冲正走进病房的许宓说:“送我回家”。

    “感觉如何”。吉杰多吉手持嘎巴拉,佛陀般无欲无求、充满慈悲的眼眸低视着她。

    “谢谢你,多吉”。秦安依然神思不属地沉浸在梦境中,努力回忆每一个细节。

    金文很心塞,可怜的娃,爹不疼妈不爱,生了病只有同学许宓陪着。

    周大师眼神恍惚不定地盯着她:“那的确不是阎王井,而是传说中的牝门”。

    张伟调换了秦安钱包里的交通卡,卡里的芯片能够定位、监听她与别人的谈话。他心怀一丝愧疚地离开医院,听周大师说,秦安是在下井时受了伤。

    周大师说的牝门,张伟不知道这俩字该怎么写,风水大师之言,必定与风水玄学有关。

    他按姬溯望提供的信息联系并找到卫愚夫。卫家老辈人口口相传的祖训,大宗墓所处之地是渭南的风水宝眼,造墓者利用宝眼设局,至于所设之局要克制什么,卫家人并不知情。卫家历代住在大宗墓附近,既要保护这座西周大墓不受外人盗扰,更要寻找恰当的时机破局。因为,只要卫家远离大宗墓百余里,便会人丁凋敝、诸事不利。

    张伟话题一转,跟卫愚夫提起秦安,以及她与盗墓贼有关联的事。

    卫愚夫顿时乐呵了,回应他说,若秦安是盗墓贼,她只对秦陵感兴趣。

    临告别时,张伟问卫愚夫:“卫老先生,牝门是什么”?

    卫愚夫明显愣了下,寻思片刻道:“这俩字可能出自道德经。谷神不死,是为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

    “谢谢您,卫老先生。大宗墓的案子,我可能会经常麻烦您”。上了车,张伟先百度道德经,复制下“牝”字,继续百度。

    丫的,原来“牝”就是“雌”。特地开车去曲江书城,买了本道德经,打算吃晚饭的时候,跟老爸讨论老子的哲学。

    家里莫人,老爸老妈同时出警,留字让他去刘菲家接小江覃。

    张伟恍然记起,刘菲约自个去家里吃晚饭的事。

    陪刘雄喝了大半瓶酒,唠了会儿家常,司机大刘开车送微醺的张伟回家。小江覃早早睡了,她喜欢神仙姐姐,想和偶像在一起。

    司机大刘告诉张伟,刘菲遇险的事早在老板意料之中,不给刘婧和徐琪机会,怎么能挖出她们身后的黑手。不管是谁,只要敢伤害女儿,他绝不手软。

    刘雄重金找来圈里最好的向导保护女儿,一石二鸟,将弟弟刘致关进澳洲的精神病院,母亲远远地送去了马尔代夫。

    张伟听得瞠目结舌,难怪短短几天行程会有医生随行,难怪刘雄希望女儿离开演艺圈,嫁作寻常人妇。

    回家后,他得知又有仨嫌犯猝死在看守所。

    同住的其他嫌犯居然没有发觉任何异常,平静得仿佛熟睡,只是再也没能醒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