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章节字数:2195  更新时间:19-10-03 2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李晓很想弄明白秦安的目的,怎奈张队叫得急。

    张队问他想不想抽烟。

    可他明知自个不抽烟。

    李晓很纳闷,向来酷酷的张队,怎的今儿变成了废话唠?

    身后传来爆炸的巨响,水和石块溅了一地,被炸得稀烂的蜗牛黏液糊满岩壁。

    戴胜鸟钓蜗牛的小水潭在剧烈的爆炸中灰飞烟灭。

    只一眼,张伟就知道秦琛是个玩炸药的老手。但这个水潭下为何聚集着如此众多的蜗牛,且个个有拳头大,就不得而知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想必戴胜鸟帮秦安寻找的就是这种蜗牛。

    “帮忙搬东西”。秦琛把车钥匙抛给李晓,李晓朝黑黢黢的洞里看了眼,难道里面有人?

    速降绳系在两棵粗壮的树上,秦琛钻进洞里,背包肩带上的灯光消失在蜿蜒的洞穴深处。

    秦安靠着岩石打电话,在秦琛深入洞穴的两个小时里,陆续开来四辆越野车。

    一个酷似秦琖的年青男人“咔嚓”掰下根树叉,直接朝秦安后背抽去,幸亏被秦琖拦腰抱住。

    “秦珆,送小安回去”。秦珞丢了树叉,冲秦琖大吼:“老五,就你药多是吧?你嫌她死得不够快是吧”?

    “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秦琖淡定看着他:“珞子,别在外人面前失礼”。

    “张队,他啥意思”?李晓捅捅张伟。

    “我车里有本道德经,你去琢磨琢磨”?

    实习生很好学,当真上车找书去了。

    “这片山在我爷爷眼里就跟自家的后院一样”。秦琖冲张伟淡笑道:“他必定遇到了麻烦,才会被困十多天”。

    秦琖边跟张伟闲聊,眼睛却在四处转圈。

    秦珞带人进洞接应秦琛,张伟瞄了眼他背后露出的半截青铜剑柄,却没说话。

    秦琖将秦安抱进车后座,摸摸她额头:“很难受”?

    “拿块饼干给我”。她打算用吃货的洪荒之力抵御不适。

    秦琖开尾箱,李晓看到尾箱里有几只木盒,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蘑菇。翻出袋零食丢给秦安,他顺手拎出一只青泥小陶炉。

    点着炉子架起小锅,看样子是打算煮蘑菇汤养身呢。李晓瞅着比巴掌大点的铜锅,野地里摘的蘑菇,天知道有没有毒。

    秦琖从兜里掏出一团纸巾,将带泥的蘑菇一股脑抖锅里,总共五个,形状像常吃的草菇,颜色却是蓝灰色的。

    这玩意一看就不能吃。

    进了锅的蘑菇开始脱水干瘪,秦琖瞄了眼李晓:“把手套箱里的酒瓶递给我”。

    丫的,瞧着挺斯文,没少干违法乱纪的事吧?

    秦琖一仰脖子,瓶子里的酒下去一半。酒雾喷射,铜锅随即翻腾起一大团火。

    李晓被吓了一跳,本能地连连后退。

    锅里的蘑菇在火中褪去颜色,逐一展开菌盖,空气里弥漫开一股令人作呕的煮腐肉的气味。

    秦琖轻轻敲打干蘑菇菌盖采集孢子:“麻烦把碳火灭了,小心别摔了炉子”。

    李晓提起小铜锅,只觉沉得坠手,足有八九斤重。

    搞定蘑菇孢子,秦琖捞了包火烧驴肉给李晓:“他们一时半会出不来,吃饱了去车里睡会,回西安得后半夜了”。

    蜗牛肥腻的尸体引来鸟类争食,张伟仔细查看被炸开的洞口,飞溅在岩壁上的蜗牛黏液已经变得石头般干硬。

    “这种蜗牛被当做白海螺从印度交易到中国”。秦琖踢开脚边的碎蜗牛壳:“适宜生活在十八到二十五度的潮湿环境里,它们很快适应了秦岭的寒冷,进化成穴居动物,以昆虫、根茎甚至是流水带来的落叶为食”。

    “我不是来做入侵生物科考的”。张伟掏出他兜里的烟盒:“大宗墓盗抢案的嫌犯接连猝死在看守所里,我不相信也没法相信都是因为心脏骤停,而且个个死得如此平静”。

    秦琖点着烟笑问:“小安怎么说”?

    “她说,大宗墓里能够唤醒熊罴貔貅貙虎的符咒被盗了”

    秦琖呵呵了。

    “我猜测,这群盗墓者身后还有人。猝死的八个人中,五个是山西偷盗晋墓的被通缉人员,另外仨的身份尚未确定。这伙人可以说来自五湖四海,而且以前并不相识”。

    “幕后之人不仅知道大宗的秘密,还能把握稍纵即逝的机会盗走魇书”。秦琖掐灭烟头:“他真正的目的……”

    “我见过那个鸟人”。

    “你所见的只是他黑夜的化身”。秦琖平淡看向张伟:“你所见的非你眼睛所见,你眼睛所看见的并不可怕。相由心生,可怕的是人心”。

    “我必须制止他在看守所里杀人”。

    “见过或接触过他的人不会太多,他下手很干净应该没有疏漏,剩下的是些喽啰,暂时不会再有意外发生”。

    “秦琖,你岁数不大,怎么说的话比我姥爷还老套”?张伟嗤之以鼻:“警方如何向公众媒体解释这八名嫌犯的死因”?

    “我建议你对死者肝脏做生物毒性检测筛查”。

    “照你的说法,这些嫌犯在被警方逮捕之前就已经中毒了,进了看守所才毒发死亡”?

    “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程秉、孙吉、卢斌三人精神崩溃了,冯福已恢复神智,他想见秦珞”。张伟咬着烟:“卢斌自首时交代,他们是从网上结识的雇主,对方给有经验的老手开价二十到三十万,条件是必须绝对服从雇主安排。那晚卢斌四人被安排在井口望风接应,另一波六人组带着工具下井凿盗洞”。

    “可小安只看见了冯福”。秦琖皱眉。

    “卢斌自首时神智已经不太清醒,讲述得毫无逻辑。警方抓捕程秉、孙吉时,那俩面无人色地蹲在酒店洗手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张伟呼出一大口烟气:“救援队的雷达生命探测器,只搜索到靠近井口的冯福”。

    “那六个人凭空消失了”。秦琖呐呐自语。

    “不是凭空消失,据卢斌说,他们是被类似藤蔓的东西拖入井里,不知所踪”。张伟连抽两根烟:“井沿边的卢斌也被藤蔓紧紧缠住,冯福为了救他被一并拖入井里。幸运的是,冯福跌落在棺材上后,藤蔓就不见了”。冯福攥着挂棺材的铁链,用肩膀将卢斌顶出盗洞。第一次干这种活的程秉、孙吉完全吓傻了,为救冯福,卢斌死命拦下出警处理交通事故的警车自首。

    “我叫珞子上来,张队带他去见冯福”。秦琖捻起烟盒里细长的乳白色胶管,将吸管里的药末吹进秦安的鼻孔。

    张伟看看秦琖,丫的庸医,药跟烟搁一起,难怪烟里夹着药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