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章节字数:1925  更新时间:19-10-04 18: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晕乎了好一阵,秦安总算缓过了气。

    致幻毒菌被用于通灵等祭祀仪式由来已久,中枢神经受其影响,使人对时间和空间产生错觉。

    好在这玩意不会成瘾,最多引起神经错乱。孢子粉末令她进入到极度愉悦的自我世界,身体越来越冷,大脑却愈发炽热亢奋。

    典型的精分状态。

    秦琖跟上异常兴奋的探路者,沿绳索下入洞穴。

    缤纷摇曳的野花扑面袭来,秦安挥舞丝巾赶开蜜蜂,采摘其间散发着独特芳香的白色花朵。

    现实世界,秦安疯癫挥舞工兵铲砸碎蜗牛黏液形成的石灰岩壳,钻进一条狭窄的地下裂隙。

    难怪秦琛和秦珞都找不着路。

    裂隙的岩壁上挤满了白蜗牛,秦安手脚并用直朝裂隙深处钻。

    一针镇静剂戳进她的臀大肌。

    秦琖将卡石头缝里的秦安拽着双脚拖出来,掏对讲机呼叫秦琛。

    约莫半小时,眼瞅着秦安浑浑噩噩苏醒,湿漉漉的秦琛终于赶到俩人身后。

    “我要进去,让我进去”。秦安翻身坐起,嚷嚷着继续朝裂隙里钻。

    “老五,你对小安做了什么”?秦琛怒火冲天地揪住秦琖的衣领。

    秦琖轻轻拨开他的手指,向来温润的眼眸闪过一丝阴冷。

    轻描淡写地一拂,剧痛之下,秦琛立马撒手。头灯光里的秦琖异常陌生,冷漠如同寒冰。

    “我对她做了什么,那是两厢情愿之事,轮不到你费心”。秦琖平淡说道:“炸开这条路,记得别把我们仨活埋了”。揽住焦躁的秦安耳语几句,安抚着轻拍其背。

    秦安靠着他的肩膀,双眼迷茫看向黝黑的裂隙,呢喃自语:“那里有株白石斛,我们去摘了给四爷爷”。

    “好,小安”。秦琖无以复加的温柔语气,瘆得秦琛一身鸡皮疙瘩。

    一连串炮仗声过后,灰头土脸的秦琛抡起工兵铲清理裂隙口的碎石碴。

    秦安挤开他,猫腰钻进裂隙。

    踩着崩落的碎石走过刚被炸开的通道,头上不时有石碴掉落。秦琛正要开口,只觉眼前骤黑,仨的头灯同时熄灭。

    脚下踉跄着掏出手电筒,这鬼畜的破地难道会吸电?连手机都刷不亮。

    “跟紧小安”。秦琖扶着岩壁,以耳代眼适应黑暗。

    秦安碎乱的脚步声和着石头滚动的响声渐行渐远,好在她似乎被绊倒了,俩人才没被落开太远。

    “老五,这怎么会有其他人”?秦琛的耳力远胜秦琖,他竟然听到了第四个人的呼吸声,即便那人气息极度微弱。

    “琛子,这洞里不仅另有其人,还有星空”。药性一过,秦安便不再语无伦次。

    幽闭洞穴里的星空,怎么看怎么诡异。秦琛头晕目眩、烦恶欲呕。

    “闭上眼睛,那是洞穴萤火虫发出的光,小心下垂的黏丝”。秦琖目不转睛凝视着裂隙尽头的绚烂夜空,狂热的意识欲控制他一头扎进星空,潜意识的头颅却在不断警告他远离危险。俩脑袋发出截然相反的指令,让身体协调性大打折扣。

    萤光流烁,宛如银河。

    “人还活着,我们不能把他留在这”。一跤跌得秦安膝盖和掌心破了皮,使不上劲搬人。

    秦琖、秦琛循着说话声走去,摸黑搭过脉,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身体极度虚弱。

    “带上她莫问题,问题是我们无路可走”。秦琛发现身后的裂隙消失了,原先的入口变成了光滑冷凉的岩石。

    秦琛擅长星象,方向感极好,他的脑垂体就似指北针。

    若没有路,山洞里的人从何而来?

    若有路,她为何会被困多日?

    绚烂的萤火虫星空,串联成死亡之海。秦安决定不再浪费体力,原地坐以待毙。

    秦琖凝视缓缓流淌的星河,感觉到岩洞里的氧气量正在减少,而萤火虫代谢散发出的有毒气体愈发浓烈。

    正主脑袋昏昏嗜睡,意识脑袋却格外清晰。烁烁流淌的星河,此刻在脑海深处汇聚成大江大河的水文地理图。

    “小安,仔细看你面前的萤火虫星空,把它颠倒过来,找到渭河”。

    秦安打着哈欠,努力睁大睡眼:“琛子,什么时辰了”?

    “申时二刻”。即便没有手表、指北针,秦琛也绝对不会混淆时间和方位。

    “酉时下三刻,艮土方位。临者大也,物大而可观。观高亨,盥而不见,有孚颙若”。一团漆黑之中,要排除萤火虫干扰,还得在准确的时间点,找准方位、炸开阻碍:“一旦炸错了,会有嘛后果”?秦安笑问。

    “我们会变成腊肉”。能托起巨大的花岗岩浮岛,必是高浓度卤水。

    “临,审时度势,八月有凶。观,敬天法祖,修德自省。观临相偶,君子无咎”。秦琖淡然应道:“一方难得之宝地,无碍”。

    “你确定四爷爷不会有事”?毕竟年岁大了,这么些天饥疲交加,老人家能否扛得住。

    “老爷子走过的山路比咱仨加起来都多,先管好自己,别真在卤水里泡成腊肉”。秦琛扶额看向流烁的星空,脚下的岩石在黑暗中旋转漂移。若爆破方位偏移,竖井外壁的卤水便会喷溅进来,直至淹没浮岛。

    秦琖摸黑给躺地上的女人静脉推了针葡萄糖,仨人原地短暂休整。

    透明的萤火虫沿下垂的黏丝蠕动至猎物边,贪婪吞噬。数百万计的虫子生活在这片几乎封闭的洞穴中,何以为生?

    丫的,密集恐惧症,秦安后背一阵刺痒。

    它们吞噬白蜗牛卵和幼体,代谢出只有白蜗牛能存活其间的有毒气体,窒息死亡且无法被小萤火虫吞噬的动物尸骸,是成年蜗牛最喜欢的食物。

    相生相克,使得延绵的秦岭在人为砍伐、垦荒、物种入侵、气候突变中依然能静默地葱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