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章节字数:2392  更新时间:19-10-06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故现场极其惨烈,一辆厢式货车横躺在公路上,车头窜出路基,三辆SUV完全散架,百米范围内零部件遍地,可见当时车速之快。在这种公路上飙车,简直是拿生命开玩笑。在过路司机的帮忙下,满头血迹的长发女人被合力抬上公路,早已没有生命迹象,红裙下的长腿麻花状扭曲。

    “警察同志,下边的树叉上挂着个小娃娃,看得见够不着”。驴友团的领队司机焦急跑来。

    “草,你以为警察都是美帝大片里的肌肉猛男”?张伟忍住恶眼相向的冲动,绝大多数警察就是普通人,没有保护措施,从二十几米高的砾石陡坡滚下去,也得死翘翘:“我们先疏通出一条车道,让救援人员尽快到达事故现场”。盘山公路上,车速缓慢的警车、救护车警灯不停闪烁。

    二十多分钟后,厢式货车被合力推移,拥堵在事故现场的车辆有序驶离。

    秦安睁开眼,只觉墙壁白得晃眼。草,睡个觉的功夫,怎么又进了医院。

    还没骂出口,一张义愤填膺的面孔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秦安,你……你怎么能和那……那种事扯上关系”?金文怒目相向地冲她吼叫。

    “那什么屁事”?秦安莫名其妙瞪回他:“金总,你是闲得蛋疼吧”?睡饱了心情不错,懒得跟他鸡巴啰嗦:“出去,我要换衣服”。坐起身拔了手背上的吊针。

    “你干嘛”?金文连忙拿酒精棉按住她手背上的针眼:“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姐就是睡得死沉了些,用不着你个外人大呼小叫:“死了又如何”?秦安冷哼,只觉饿得浑身乏力,前心贴在了后背上。

    “我替你联系了康复医院,这就送你过去”。金文体贴地帮她提鞋拿衣服:“听我一句,把毒戒了”。

    秦安气得很想扇他,好歹忍下恶气,拽住手臂将他推出病房。

    金文蜘蛛侠般扒住门框:“你敢不听我的,信不信我报警,送你去戒毒所强制戒毒”。

    “金总,您哪只眼看见我吸毒”?秦安郁闷不已。

    “你包里为啥揣着注射器”?金文压低声音说:“别以为把毒品装进药瓶里就能蒙人”。见秦安心虚地松开手,反手掩了门:“我没告诉其他人,只说你身体不好,需要休养,悄悄戒了那玩意”。

    秦安歪着脑袋看向自说自话的金文,几乎喷出血来。

    “秦安,饿醒了吧”?许宓提溜着一串保鲜盒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吉杰多吉和周大师。得知秦安又进了医院,他顺了许宓一同过来。

    吉杰多吉穿了身藏青色卫衣,牛仔裤裹着长腿,身材匀称阳刚。无视秦安的抗议,蹲下身小心卷起她的裤腿。

    秦安两条小腿的肤色呈青灰色,但右腿上斑点密布,摸上去竟糙得有些割手。

    多吉皱眉替她拉平裤脚:“真佩服你,都这样了还能四处乱跑”。

    秦安笑着接过他递来的筷子:“说好陪你去大宗墓,等我吃完饭就出发”。

    “大宗墓没长脚跑不了,什么时候都能去,你好好歇着,不许再乱跑”。多吉才二十一岁,说话的口吻却比长辈还老成,隐藏在清澈纯净眼底的是深不可测的雪域冰湖。

    三菜一汤一馍被秦安扫荡干净:“谢你了,许宓”。进卫生间换下医院的病号服:“金总,以后别没事就把人往医院整,是死是活我自个清楚”。

    许宓乘着秦安吃饭的功夫,替她办妥出院手续。

    周大师看看替秦安忙前忙后的许宓,这姑娘面相不错,年少时颇有些挫折,实乃善盈而后福之人。

    “小秦,听说你结婚了”?周大师语调平缓地明知故问:“在你需要照顾之时,他始终不见首尾,这样的婚姻还是早早舍弃为好。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不是鱼,无需相濡以沫”。秦安冷声怼回他:“我没兴趣活在别人的吐沫星子里”。

    除了同学许宓,这丫爹不疼妈不爱老公也不在,金文有些忿忿:“老周说得没错,至少你先生该来陪陪你”。

    “金总,是您自作主张把我送进了医院,我没骂你已经很客气了”。秦安戴上脚踝矫正器,调整钛合金矫正器完全贴合小腿,将弱电感应贴黏在大腿肌群上。

    见秦安下了病床后行走自如,金文方才恍悟:“你这双智能腿可不多见”。

    “多吉,我们去洽川”。

    “我们哪都不去,你老实歇着”。吉杰多吉凝视着她,慎重问道:“方才你和金文在门背后说的话可当真”?

    “什么话?当什么真”?金文装傻充愣。

    多吉拽过秦安的背包,底朝天将杂物一并倒出,果见有个小药盒,里头装着类似青霉素针剂的小玻璃瓶和医用蒸馏水,没有任何标签。

    “这些是什么药?有医生处方么”?多吉冷冷看着她,眼底满是失望。

    “各位,请高抬贵手给我留点隐私”。秦安将杂物塞回背包:“罂粟能提炼毒品,同时也是吗啡、蒂巴因、可待因、罂粟碱、那可丁等多种镇静剂的来源”。拍拍金文因紧张而绷得僵直的脊背:“再说了,咱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绝不非法藏匿毒品”。

    金文见她说得轻松,内心毕竟还是相信她的:“你能这么说,也不枉我们朋友一场”。

    “这是种提取自致幻菌的新型镇静剂,我是首批试用者,在我之前只在小白鼠和兔子身上使用过”。

    金文几乎绝倒。

    “致幻菌的使用已有上千年历史,好在不会成瘾”。多吉松了口气:“不过致幻菌也不是善类,更不许拿自己的身体当小白鼠”。

    “即便没人疼,犯得着如此作践自己么”?周大师俩眼直盯手机,没好气地嘟囔:“我瞧你资质不错,不如做我的关门弟子,师父养活你”。

    “谢您好意,我一见周易就头痛,您老还是放过我吧”。秦安乐呵道:“乘我尚能动弹,您老让我见识见识星穴,我就死而无憾了”。

    周大师脸色铁青地抬头看向她,怒吼:“你怎么能随随便便把自己嫁出去”?气吞山河的气势,震撼得金文莫名哆嗦。

    二十六岁的大姑娘结婚天经地义,您老操得神马闲心?

    秦安也被吼傻了,蒙圈回看着他。

    “你结婚了,为毛仍是处子”?

    周大师,您是否太过直白了?秦安无法给予正面回应。

    “小秦,他并非你的良人,离开他”。

    “打住”。金文挺起小身板拦住周大师:“你凭啥干涉小秦的婚姻”?

    “我能说服他离开你”。周大师晦暗的眼睛笃定凝视着她。

    老家伙想精神催眠,做梦。秦安吁了口气,避开他的直视。

    “给你看段视频”。周大师横眉冷对向金文:“金总,麻烦您回避”。

    金文对神神叨叨的大师心怀惧意,生怕被其触霉头,坏了运程,很识相地走人。

    “阴兵借道”?二十多秒的视频一晃而过,秦安递还手机:“哪拍摄的”?

    “周至的光头山附近,上传视频的人一小时前撞车死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