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章节字数:2627  更新时间:19-10-07 19: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开车玩手机,不玩死自个都没天理了:“您有何高见”?

    “我没啥低见高见,落日方向暮色晦暝,朔风厉寒隐有微霜”。周大师拧紧的眉头能挤死一排苍蝇:“因事故救援,108国道周至段临时封闭。问你要个山鹰救援队的电话,我想去光头山”。

    不愧是大师,乘夜观摩阴兵借道奇景,胆肥得不是被结石堵了,就是萎缩地找不着了。

    吉杰多吉赶到事发地时,天已经黑了,山风夹裹着湿气,寒冷透骨。救援车的大灯,将盘山公路路面上的凹坑照得清清楚楚。

    多吉点燃一块藏香,环绕于浓烈的香雾中,年青的面孔肃穆庄严。嘎巴拉从指尖一颗颗滑过,垂目诵读孔雀明王法门。

    周大师看看公路中间疏导交通的警察,面色很衰。指挥现场急救的医生,简直就是个会透气的千年僵尸。

    这破地,他的一双老眼连瞧了十多个人,面相都不太正常。

    沙砾岩山体,地质结构不稳定,少有高大的树木。那孩子偏就卡在了老槐树树冠的枝杈里,即便不知死活,也必须援救。

    沿山体速降,松散的沙砾岩无法固定支撑,救援队数次尝试均告失败。车祸发生已近五个小时,横在公路边的厢式货车被汽吊扶正后拖走。

    吉杰多吉念了俩钟头经文,周大师转了一圈,未能有幸亲睹阴兵借道。后脊梁被山风吹得冷嗖嗖,杂乱的灌木丛在车灯映照下,斑驳离乱的影子如同黑黢黢的鬼魅,迎风扑面而至。

    周围忙碌的救援人员魅影般,在晃眼的车灯光里飘来荡去,令周大师感觉异常寒冷。

    嘎巴拉骤然在指尖停止转动,吉杰多吉起身朝救援队走去:“那孩子尚且活着,但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再度实施救援的是位四肢纤长的女人,奔五年纪,身高约一米六,体重不超过四十五公斤。

    “孩子还活着”?陆亦调整保护装备,以确保安全舒适。她将按照计算得出的抛物线轨迹,被弹射至树冠顶部树叶最浓密的部位,尽可能降低发生意外伤害的程度。

    “对面的山将发生大面积滑坡,此次救援无论能否成功,请立即上行至那条废弃的公路,我会在那等您”。

    陆亦顺着年青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见半山处有段折拐,已然瞧不出些许公路的模样,灌木杂草丛生。

    这种不成形的路,悍马也得变死马。

    倘若孩子活着,弹落在树冠上的冲击力很可能对他造成次生伤害。

    弹射架简单且实用,陆亦在所有人关注的目光中,跃向陡坡下笼罩在探灯和车灯光里华盖般的树冠。

    “哗啦”一声,树冠一阵摇曳,纤瘦身影灵猴样攀住树枝,隐没其间。

    张伟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奔五十的女人,身手如此敏捷,当真令围在陡坡边无计可施的棒小伙子们汗颜。

    爬上树叉,陆亦无法仔细查看孩子的情况,快速用碳纤维中空固定架固定好其头、颈部位和身体,速降下树。

    二十分钟的等待,竟是如此漫长。当熟悉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光晕里时,公路上爆发出一阵欢呼。

    吉杰多吉驾驶悍马碾压过草茎灌木,缓慢接近被山体滑坡掩埋的老旧公路。车轮下路基塌陷,车身在黑暗中剧烈地颠簸。

    陆亦横背固定架,朝着指示方位的探灯努力攀爬。黑暗中,她能感觉到从对面环形陡坡滚落下来的碎石愈发频繁,隐约有岩石崩裂的响声传来。

    秦守戎紧攥双拳,手心里尽是冷汗。妻子身处的坡地,下陡中缓上陡,岩土体松散,遍布节理、断层、裂隙,一旦对面的环形坡走山,极可能引发连锁反应。

    “各位是嫌死得不够快吧”?周大师冷眼旁观,难怪个个面相衰败,敢情是要一锅端的节奏。

    “请所有人员后撤,离开陡坡前沿”。

    环形陡坡前部出现纵横交错的放射状裂缝,预示滑坡随时可能发生。

    如此危险的临界状态下,陆亦摒弃杂念,加快速度朝正努力靠近自己的悍马跑去。

    眼看着滚落的碎石砸落到车顶上,撤离至安全地带的救援人员个个屏息静气,生怕呼气力道大了,吹塌对面的环形山。

    吉杰多吉下车抱起陆亦背后的孩子,平置固定在后排座椅上。

    陆亦精疲力竭地爬进副驾,岁月不饶人,她已经不适合干这种危险的体力活了。

    坡脚地带,山体因向前推挤而隆起,悍马艰难往上行驶。

    秦守戎默默祷祝,请求上苍让即将发生的灾难延迟几分钟也好。

    “张队,您让我查的事有线索了”。李晓兴奋地一路小跑而来,懵逼看向张伟注目的谷地。

    张伟也懵了。

    笼罩在车灯光里的环形陡坡下,矗立着几乎与山等高的巨鹰影子,如同山涧雾气凝聚而成,虚幻而缥缈,偏又真实得能看清它的一举一动。

    李晓揉揉眼睛,重新审视眼前即将发生滑坡灾害的山谷。雾气状的白鹰,张开双翅奋力抵住环形陡坡。

    悍马穿越雾气驶上废弃公路,随即加速逃离险地。

    秦守戎拥着妻子的肩,滑坡扬起的尘埃宛如他此刻欢腾的心。

    “你在流鼻血”。秦琖用指腹按压住吉杰多吉流血不止的鼻孔,这丫过于紧张,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不住颤抖、浑身汗湿,虚脱地依靠在座椅里。

    吉杰多吉被抬上救护车时,四下响起热烈的鼓掌声。

    英雄也是凡人,有七情六欲、有恐惧畏怖。

    张伟拍拍依然处于懵逼状态的李晓:“你查到了什么”?

    李晓呆滞了好一会方缓过神来:“张队,我按您的要求,详查了八名死者的通讯记录和手机朋友圈。从韩栋的微信朋友圈里找到一张聚餐照片,放大餐具上的字迹后找着了位于凤城三路上的餐馆,因时间隔得久了,服务员没能提供有价值的线索。照片里有九只酒杯,我师傅调取了周边天网系统采集的图像,正组织人看,希望能找到第九个人”。

    救援车队避开滑坡危险带,有序驶离。

    张伟打了个瞌睡醒来,点亮车大灯,发现李晓仍面对着滑坡的山谷发呆,头发丝被浓厚的雾气打湿,踌躇的背影瞧着很是教人心疼。

    深更半夜,这傻缺孩子,简直闲得蛋疼。

    “回了,小李子”。张伟打开车窗点起烟。

    “张队,您看见山谷里的神鹰么”?李晓捞过驾驶台上的烟,超有范地点着了。

    “好的不学,这茬倒学得快”。张伟打落他指间夹的烟:“上车”。

    “张队,您究竟看没看见”?

    “我,没瞎”。

    “30%的人看到了神鹰,其他人看到山谷里雾气弥漫。如果采用180度全息投影,利用水雾的水分子震动不均衡,投射出立体影像,则幻象便能栩栩如生地呈现在山谷中”。李晓嘚瑟不已:“只要准确测量距离、方位,找到放置设备的关键点,就能破解迷津”。

    “我估计,干这事的人早把屁股擦干净了,你分析得在理,找不着证据也是白瞎”。

    “他干这事的目的是什么”?李晓瘫倒在副驾座椅里:“难不成就为了让我们相信,神灵的存在”?这么劳心费力的,真太幼稚、不靠谱了。

    “你是警察,任何定论都要有证据,这个论调不许再提”。张伟瞪他一眼:“吉杰多吉不是普通喇嘛,在信众眼里他的地位不在帕巴拉活佛之下。知道古象雄王朝么?他们以鹰为神。你这么口无遮拦地乱说话,很可能激起藏族同胞的愤慨,从而引发民族矛盾”。

    李晓不禁缩起脖子,好大的一顶帽子,几乎压扁了他的脑袋。

    凡事皆有因果,张伟坚信,他终会见到果。

    然而此事未如李晓料想那般,连一星半点的小道消息都没透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